帶來便捷也消耗時間精力 我們該如何應對"手機控"

2018年09月12日07:16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我們該如何應對“手機控”

到了晚上,傅小麗(化名)和丈夫坐在客廳,各自攥著手機,悶頭刷微信。他們並沒有意識到,沉溺於虛擬世界的溝通會讓現實生活中的人際關系變得疏遠。

“你在家的時間都花在手機上了,不好好看管孩子,怎麼做好榜樣?”傅小麗的父親傅健青(化名)不能忍受。

“啥都看不慣,你搬出去住吧!”女兒的一句氣話讓傅健青胸口悶悶的。傅健青用“有點中毒了”來形容女兒,卻不知她為何依賴手機。傅健青更擔憂的,是家長玩手機會對孩子起到負面的言傳身教作用。

這樣的憂慮不僅存在於一個家庭中。上網檢索“手機依賴”——“母親發個朋友圈孩子就不見了,北京8歲雙胞胎青島溺亡”“未成年人觸網呈低齡化,超六成小學生有手機”……身邊的故事和相關調查數據不斷敲擊公眾的神經,我們到底該如何與手機相處?

手機已成為手和腦的延長

傅小麗覺得,自己和大多數80后一樣,追求新的東西,手機裡塞著數十個當下流行的應用軟件,隻要沒有特別重要的事,“叮”——應用通知聲一響,她就會立刻拿起手機查看。即使沒有新的信息,她也忍不了10分鐘就會去刷朋友圈。“不然就不舒服,怕錯過什麼,那是一種好奇的心理。”

智能手機不隻佔用了她越來越多的時間,可以說是串起了她的生活,自拍、社交、購物、刷劇。相比之下,傅健青的日子簡單得多,在他手裡,手機回歸到了最原始的功能:打電話。漸漸地,他發現女兒的生活越來越便捷,自己遇到的麻煩卻越來越多。比如出門買東西必須帶現金,轉賬匯款必須去銀行,一聚會討論朋友圈裡老朋友的近況,自己一臉懵。“也想學學手機的新功能,否則在生活上多有不便。”其實傅健青心裡很矛盾,他知道手機已經成為女兒日常生活的必需品,但他同時也希望女兒能從手機的世界裡抬起頭來透口氣,把精力放在工作和孩子上。

這早已不是一個家庭面臨的問題。當我們環顧四周,公交站、地鐵站、紅綠燈下,幾乎所有人都用手機來打發時間,手機滲透到了生活的每一個角落。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第42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18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為8.02億,其中手機網民7.88億。按上網設備統計,手機上網佔比98.3%,台式電腦、筆記本電腦佔比分別為48.9%、34.5%。

北京大學教授張頤武指出:“手機已經成為現代社會人類器官的延伸,是手和腦的延長,整合了許多傳統的支付、購物等功能,由此帶來了大量的時間投入和用戶黏度。”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劉德良表示:“手機依賴是一個現象,在網絡信息時代,購物也好,社交也好,上網的終端是社會生活的核心平台。”他進一步解釋,依賴與成癮有區別,更偏向於中性的、對客觀現實的描述。“在這個時代,依賴於移動互聯網是一件自然的事,關鍵看依賴手機是干什麼、有沒有沉溺、成癮,心理、生理上有無影響到正常社會功能的運轉。”

“科技的發展,手機的普及給我們的生活學習工作都帶來了極大的便利,但不良的使用習慣會影響人們的身心發展,過量的時間消耗也會疏遠人和人之間的關系,與現實生活脫節。”華南理工大學教師明宗峰提醒道。

當心下一代手機依賴

傅小麗和父親冷戰了一個星期后,開始找他和解,這才知道原來父親有更深層的擔憂。傅健青認為,父母的行為會影響孩子的成長。

記者在採訪過程中,傅小麗的大兒子跑過來討要手機,她嚴厲拒絕了。不過傅小麗坦言,一兩次不成,孩子就會吵鬧,而手機是安撫的“神器”,雖然知道對眼睛不好,可難免心軟。傅健青認為,孩子過多接觸手機,關鍵原因在於家長自身的行為和引導方式不當。如今,家裡一年級的小孩就經常玩游戲,1歲的小兒子還拿不穩手機卻總要撥弄幾下。

事實上,在很多新一代年輕家庭的教育中,似乎都缺少如何與手機共處這一課。

剛上初一的北京市中學生陳宸,“連洗澡也要帶手機去衛生間,除了睡覺,手機不離手”。為了讓孩子合理使用手機,陳先生經歷了從強壓、約法到放棄的過程。他回憶,孩子小的時候嚇唬嚇唬、藏手機,后來被破解了,就聽專家的簽手機協議:每天上網不超過兩小時。“馬上就關”“很快就好”,慢慢地,在陳宸的磨蹭中,兩小時被撐到了兩個半、三個小時。一次,陳先生發現孩子凌晨一點偷偷在被窩玩手機,“實在沒法子了”。

據中國社科院發布的《青少年藍皮書——中國未成年人互聯網運用和閱讀實踐報告(2017-2018)》,64.2%的小學生擁有自己的手機。從2006年到2017年,中國未成年人首次接觸網絡的年齡不斷降低,2017年底,7歲(學齡前)觸網比例達到27.9%。

下一代手機依賴的問題在國外也存在。據美國媒體報道,Facebook推出的一款針對13歲以下兒童的社交應用Messenger Kids引發了公眾的擔憂。雖然移除了廣告植入、“點贊”等功能,並允許家長限制孩子的在線時長、查看聊天記錄,但批評者認為,Facebook此舉旨在培養下一代中的用戶黏性,對剛剛建構身份意識、關系角色和道德感的兒童而言,把線下友誼轉移到線上會威脅兒童的情感發育,並使他們失去獨處的能力。

關注沉溺的成因

直到家裡莫名其妙多了一張某電競比賽“北京通州賽區第三名”的証書,李寶東才知道,上高二的兒子一直在偷偷摸摸租手機玩游戲。“小賣部裡五塊錢可以租一小時,還有同學藏了好幾部手機租給別人。多害人呀,我就說這孩子,這節骨眼怎麼還能玩得下去。”

“手機應用,尤其是APP這麼流行,是滿足了人性的某些需求,例如自我認同、社交、表現欲。”劉德良說,“最典型的,網絡游戲就是通過人為地對用戶進行等級劃分,利用對人性弱點的激發來綁定玩家意志。任何人都存在人性的弱點,無論年齡大小,隻要進入游戲,就會被游戲規則所牽引,一步步走向游戲的深處。”

2017年底的統計數字顯示,中國網絡游戲注冊用戶達到5.8億,市場收入達2355億元,同比增長23%。我國在架415萬款APP中,游戲類應用佔比36.6%,網絡游戲手機用戶增長較快,最近半年增加5123萬,達4.58億。而根據2010年出台的《網絡游戲管理暫行辦法》,很多游戲平台已經推出了實名注冊和防沉迷系統,管理防控之下,為何仍然不盡如人意?

明宗峰表示,游戲內容審查制度有“聘請專家承擔內容審查、備案與鑒定”的規定,但是應該包括哪些領域的專家、具體操作性的制度等缺乏明確性的規定。《暫行辦法》將游戲分級的權利給了游戲運營商的做法缺乏合理性和科學性依據,對運營商基本上沒有約束,“甚至還變成另一種獲利的工具。游戲運營商為幫助玩家規避因防沉迷系統所造成的游戲內升級經驗和虛擬物品獎勵損失,直接向玩家出售升級經驗。”他說。

“成癮只是一種症候,背后往往有更深刻的心理動因。就像流鼻涕,背后的原因可能是感冒,也可能是肺部疾病等。”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李玫瑾說。“除了得到快樂,被尊重、合群的需求、親子溝通問題、逃避和替代都可能成為孩子沉溺手機的原因。”

劉德良認為,這一邏輯對成年人也適用。“如果現實生活中沒有交往的機會,沒有娛樂的途徑,這類人群就很容易陷入手機依賴之中。所以,社區、單位應該提供豐富多彩的活動,讓成癮者回到現實生活中來。”(本報記者 劉博超 李婷 光明網記者 李政葳)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