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校園青春片中“校園”元素分析

玄曄

2018年10月18日09:54  來源:今傳媒
 

校園青春片,是指青春電影中表現學生生活,男女主角都是中學或大學學生,主要集中講述發生在校園中的年輕人的故事的影片。校園青春片可看作青春片的一種亞類型。尤其在2013年由趙薇導演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上映后,大陸刮起了一陣以校園為主要故事載體,大打懷舊牌和愛情牌的校園青春片,“校園”所成為眾多懷舊向、純愛向青春片鐘愛的場所載體。

一、校園作為場所——呈現形式與意義

“校園青春片”將“校園”一詞單獨拿出來,放在青春片前作為一種限定,其實是將該元素進行了突出強調,限定了故事的發生場所,故事內容全部圍繞“校園”這個限定性的空間來進行編排。

首先,校園是一個具有一定限定性的場所。校園中的人,是大家具有共同目標(求學、升學)而在一定時間內聚集在一起的。這個聚集具有時間和空間的限定性。在時間上,它是一個有開始有結束的時間段﹔空間上,它是一個有實際載體的場所。

其次,從人物構成看,高中和大學校園裡都是處於青春期的青年們。此時的他們處於人生的過渡期,逐漸擁有了自我意識,既想努力擺脫幼時狀態,但又還未真正長成大人。在青春荷爾蒙的推動下,他們的溫順、迷茫、莽撞或焦慮等,都會在校園這一場景中淋漓盡致地釋放。

“作為青春片重要元素的校園,既為角色和行動提供了具有文化地理學屬性的空間,同時也作為具象化的社會機制,對青春期的危機和威脅進行管理和規訓。”﹝1﹞綜觀2013年至今上映的大陸校園青春片,不難發現,對於“校園”元素的應用主要分為高中和大學兩類,具體的展現方式有三種。

1.高中校園。高中校園通過校規與執行者,常被塑造成一個代表權力和主流的正統形象。展現場所為高中的校園青春片,大多通過優生/差生、老師/學生、規訓/反叛等矛盾形式,將校園的權力主導、主流地位與青少年的反抗和自我追求,通過一次次的矛盾對抗呈現出來。優生、老師和規訓代表著符合主流價值的存在,而差生、學生、反叛則代表與主流相對的一種個人意識的覺醒和探索。

高中校園裡學生內部的分化和對抗性更加突出和強烈,如班干部/普通學生、優生/差生等,后者多為被主流排斥的存在,是要在校園場景中不斷被主流所規訓、教導的形象。如《致青春2:原來你還在這裡》中,程錚和蘇韻錦就是學霸和學渣的設定,這種設定為后面故事情節的展開做鋪墊,也成為后面許多劇情發展的起點。

高中校園中的師生關系展現,一般分為對抗型和陪伴型。對抗型的師生關系中,老師可以看作是主流和權力形象的化身,如經常耳提面命學生們的校長、主任、班主任等都屬於這類形象,每一個青春片裡都有一個“教導主任”的存在。陪伴型的師生關系中,老師一般是學生們亦師亦友的存在,他們會與學生站在一起來反抗一些不公平,努力在權力規則和學生自我中為兩者找到一個平衡點。《少年班》中的周老師雖然帶有一些個人的目的,但也想盡辦法為學生爭取學習的機會。

由於“高考”這個共同的主題存在,因而代表權力主流的一方和代表個性與反叛的一方總歸能夠找到一種“平衡感”,為了這個共同目標可以達成一定的“妥協”。而隨著高考的結束,青年人也完成了人生中的一段具有標志性的事件。《青春派》中,居然等同學和撒老師一直走的是對立的關系,互相對抗。但是在最后在面對高考和人生選擇的問題上,還是達成了一定程度的理解后,進而互相做出了妥協,也就出現了影片結尾居然對撒老師的獨白。

2.大學校園。大學校園中,學校的主流概念被弱化,它更多地成為了一種背景。相對於緊張的高中生活,大學才是青春自由生活的真正開始。大學裡校園的概念性被弱化,意味著少了高高在上的權威壓迫,不再隻按成績的好壞區分學生,大學生們擁有了更多的自主選擇的權力,戀愛也不再是不可輕易觸碰的話題。

同時,在大學校園中,學生們盡情地釋放在高中時代一直處於被壓制中的青春悸動,另一方面,由高考所帶來的不確定性被畢業選擇的不確定性所替代,而人生理想與現實選擇將在“畢業”的強制性下做出對現實生活的妥協。電影《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表現的就是大學校園生活。在大學校園中,學校和老師的作用被削弱,更突出表現的是影片人物在愛情、友情之間的糾葛和選擇。而面對大學畢業這個命題,不同選擇也導致了不同的結局。鄭微和陳孝正的分開即為畢業選擇所帶來的結果。

3.高中—大學校園。因為“高考”的存在,硬性地將青年人的校園場所劃分為兩個連續但卻完全不同的校園環境。高中校園是被主流所限定、受權力規訓的狀態到達峰值的場所,而大學校園則是壓制已久的自由的放飛與逐步踏上社會,真正長大成人的場所。高中—大學的連續性是由兩種不確定性組成的。前者的不確定性在於即使面對考大學這一共同的目標,卻無法左右具體的結果。后者的不確定性在於面對真正的成人社會和成人世界,自己掌握了在高中被壓制的選擇權后,卻又陷入了因為面對更多選擇而帶來的更大的不可預測性。

在大多數有場所跨度的大陸校園青春片中,即使主角們安安靜靜地邁過高考的考驗,他們在高中裡對大學的設想也不一定能夠成為現實﹔即使實現了,也因大學所面臨的誘惑和選擇而步步維艱。《同桌的你》《匆匆那年》等影片均橫跨了高中—大學兩個場所,在高中時期所期望的無拘生活、自由戀愛、一輩子在一起等願望,在大學中有過短暫的實現,最終卻都因為周邊的誘惑或畢業的選擇而產生了分道揚鑣的缺口,最終以遺憾收場。

除“校園”這個主場所之外,校園青春片中涉及到的場所還有:家、小賣部、操場/天台、游泳池/海邊/游樂場、練習房/自修室等。這些場所元素通常在電影中成為與“校園”相輔相成的輔助場所。“家”是兼具兩重身份的:延續學校的主流權力的同時又是屬於年輕人的個人空間。其他的場所則是學生抒發真正自我的場所。在這些場所裡,沒有了學校及老師的說教,學生們擁有了真正的自主權,可以盡情抒發自己的不滿、怨念、迷茫、焦慮,也可以表達愛情、友情。《匆匆那年》裡確定彼此心意的溜冰場、《致青春2:原來你還在這裡》中男女主角輔導功課的頂樓天台等等。在這些場所裡,我們都可以看到主要角色的真正情感訴求和表達。而主要角色在校園以及輔助場所中的不同表現,可以形成強有力的反差,而核心故事情節也可以在其中展開。

二、校園限定性——指向懷舊

一提起大陸的校園青春片,懷舊、純愛、理想、選擇等元素似乎是逃不開的永恆話題。這也不難理解,校園的場所特殊性決定了在校園中發生的青春故事天然具有一種懷舊性。

校園場所指向懷舊性首先表現在時間性上。校園是人生經歷中的一個過程,它提供的是某一個時間段內,大家因為一個共同的目的訴求而聚集在一起的場所,這個聚集因為畢業的到來而面臨不得不散場的結局,青春對於每個人來說都隻有一次,這是懷舊的出發點。綜觀眾多青春片的創作者們,大多都是已經從校園裡走過來多年的,當他們再回味那段時光的時候,懷舊訴求的出現也成為一種順理成章。諸如《同桌的你》等影片,在開篇先展現的是成年以后主角們的樣子,然后再由婚禮邀請而引發對於過去校園生活的懷念,這種懷舊式的敘事方式在影片一開始就奠定了。

其次,校園指向懷舊性還體現為校園場所具有的不確定性。這種不確定性是由畢業(高考)而導致的,它有一個永恆的主題——畢業。校園是一個帶有一定限定性的空間,大家在這裡的聚集永遠逃不開分離的命運,而畢業就成為了這種解散的“儀式”。處於校園時期的青少年正處於一個尋找自我的時期,心理上的成長伴隨著分離的刺激以及對未來不確定的擔憂而交織在一起。高考結果、城市、工作、讀研、出國等等都因為可供選擇而給未來以很大的不確定性,這種不確定性成為校園題材青春片中推動故事發展和人物關系變化的重要因素。而這種不確定性,也使得校園青春片的結局多為半開放式、遺憾式,這也為懷舊主題的出現找到了原因。

三、校園青春片——弊端與展望

在類型電影的發展中,類型元素和元素方式的組合范式的不斷重復,久而久之會帶來類型發展的瓶頸和僵化。大陸校園青春片在發展中逐漸展現出主題立意趨於同質化的問題,影片中的元素的組合方式也漸漸走向固化。大陸校園青春片喜歡在懷舊的指向中加入傷痛的元素,或者是遺憾化的表達,但大多數表現出來的效果卻是既無法打動正青春的人,又無法觸動曾經青春的人。

青春應該是一個不會過時的話題,校園作為青春期的最典型的載體,也不應該隻能走向被拋棄的命運。對於校園青春片的未來發展,電影《閃光少女》雖然票房上並不盡如人意,但影片在類型元素的涵蓋范圍上,在類型元素的組合方式上的探索和嘗試,卻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啟示。《閃光少女》故事的發生背景是高中校園,電影在校園的場景表達中融合了諸如音樂、二次元、樂隊、熱血、夢想等多重元素,放棄懷舊之風,而體現出一種現在進行時的青春。電影不再是追憶過去的經歷和情感表達,影片的重點也不再是對於青春傷痛的展示,反而努力地表現出青春裡積極熱血、陽光向上的一面。從元素組合角度來看,在《閃光少女》中,愛情元素在表達上的創新性在於,愛情不再是電影的表達目的,而成為了故事發生的動因。《閃光少女》所帶來的對於校園青春片中類型元素涵蓋的擴大和類型元素組合的多元化表達的探索意義是值得肯定的,也是值得學習的。

參考文獻:

﹝1﹞梁君健,尹鴻.懷舊的青春:中國特色青春片類型分析﹝J﹞.電影藝術,2017(3):6167.

﹝2﹞程波.《閃光少女》:類型范式的復合躍進與代際沖突的價值平衡﹝J﹞.電影新作,2017(3):104107.

﹝3﹞孫暉.從《匆匆那年》看校園懷舊青春片的類型策略﹝J﹞.當代電影,2015(2):3536.

﹝4﹞蔡爾妮.校園青春電影中的青年形象建構及認同困境——以20132015年中國校園青春電影為例分析﹝D﹞.湖南師范大學,2016.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