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對電影聲音設計的點綴與重塑

楊意濃

2018年12月03日16:56  來源:視聽
 

摘要:ASMR意為“自發性知覺經絡反應”,是一種以聽覺內容的特色為根本特色的互聯網多媒體內容,ASMR反應已是一種被國際主流學界確認真實存在的感官體驗和神經現象。對於電影而言,觀眾內心感受的共鳴,無疑也是電影成功的標志之一。除了故事情節和剪輯手法能發揮作用外,電影的聲音效果、觀影的環境與設施也是影響觀影體驗的重要方面,決定著觀眾是否能較大程度沉浸在電影場景之中。本文提出一個將ASMR與電影聲音制作后期、觀影體驗聯系在一起的設想。這一設想不僅可以增強觀影的沉浸感,同時也是一種思維創新,豐富了數字聲音設計的生產形式。

關鍵詞:ASMR﹔電影﹔聲音設計﹔沉浸感

一、關於ASMR

ASMR,全稱為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意為“自發性知覺經絡反應”,俗稱“耳騷”,是一種注重感官尤其是聽覺的多媒體傳播內容。2008年的“感覺論者社團”(Society of Sensationalists)在線社區提出了關於“使人舒適的聲音”的相關內容,后來由網友Jenn Allen創造了ASMR這一稱呼,並得到社區上下一片好評。目前國內外一些視頻和音頻網站都有ASMR主題的作品,多數為網民自己制作並上傳。ASMR表演者通常需要借用一系列工具進行動作表演和模擬,來觸發觀眾的ASMR反應。ASMR表演主要具有重復、輕柔、音量較低、速度平緩等特點,例如輕柔的耳語表演、木塊摩擦、雕肥皂、角色扮演等。

ASMR反應已是一種被國際主流學界確認真實存在的感官體驗和神經現象,是指體驗者在沉浸於某種特定內容的聽覺環境中時,顱內產生的一種精神放鬆、身體舒適的輕度刺激感,而這種刺激感往往是“耳騷”的愛好者最想追求也最為享受的。很多ASMR愛好者指出,觀看ASMR視頻會有減壓、舒緩內心以及安眠的效果。目前關於 ASMR的腦科學研究中有觀點認為,它所引起的輕度刺激感可能正是由於在注意力集中於特定條件的情形下,大腦的其他某些功能模塊被自動停閉所致,體現了“聽覺經常出現的自我中心主義或者向心傾向特征”,因而帶有較強烈的內心體驗性質。

但是這種聽覺內容既然以數字化形式在網上傳播,就會有相應內容的活動影像,同時角色扮演也是ASMR的常見元素。很多主播會事先准備好“劇本”和所需道具,用話筒來模擬場景,有時還會有一個近乎完整的故事。因此它不僅是一種內心的體驗,顯然更是一種借助於特定的工具的音像制作手段,一種音像——尤其是聲音的設計思路和理念,而ASMR反應實際上正是這種制作所產生的效果而已。因此,其制作方法和理念顯然還應該有著更多的發展和應用方向,比如本文設想的電影后期聲音設計。

二、ASMR音頻與電影

大眾影院因其提供的特殊服務環境與特效體驗,以及相對經濟大眾的票價,與團購銷售、明星廣告宣傳之間的密切合作,長期以來有著強大的市場活力,並給電影產業帶來了可觀的收益。而電影作為一種綜合的影像藝術,聲音設計當然也是其重要組成部分之一。

(一)電影與ASMR音頻合一的后期制作

前已述及,ASMR雖然更多地表現為一種內心體驗,但是它也建立在特定的音像制作基礎之上,因此ASMR音頻可以“見縫插針”地被運用在電影聲音設計中。例如在索菲亞•科波拉執導的電影《絕代艷后》中,有大量的通過法王路易十六的皇后的日常生活來展現的,當時法蘭西凡爾賽宮的奢華與時尚的場景,很多女性華麗衣裳和夸張配飾在剪輯鏡頭中展現,若加以基於ASMR媒體聲音設計的感知效應,例如傳遞奢華皇家舞會中服飾材料摩擦帶來的觸感性聲音,相信一定會增強歷史電影的年代沉浸感。又如根據真實案件改編的日本電影《無人知曉》,其緩慢有序的敘事風格和全程灰暗的氛圍都是ASMR音頻可以多加集中注入的優秀條件——四個同母異父的棄嬰(黑孩)安靜地生活在一個狹小的公寓裡相依為命,12歲的長子獨自承擔著照顧弟弟妹妹們的責任,放大細微動作的聲音能讓人更深地體會到孩子稚嫩的肩膀、生活的艱辛、未來的渺茫和內心的掙扎。還有在表現動物卡通故事的電影中,動物之間相互觸碰,皮毛之間的摩擦與撫摸,都可以夸張為角色之間感情的表現方式之一。如在迪士尼3D動畫片《瘋狂動物城》中,狐狸尼克撫摸兔子朱迪的頭,就可以嘗試運用ASMR音頻制作方式,用聲音的頻率和響度來體現狐狸尼克對兔子朱迪感情的逐漸變化,相信這樣更能引起觀眾的臨場感。當然ASMR聲音主要面對的還是低響度、相對“緩慢”的素材,例如上述舉例中的某些特定情境。而ASMR聲音植入電影中,帶來的預期效果關鍵還是觀影體驗中的享受感,這一點還有待於實踐的檢驗。

(二)借助工具來增強電影中ASMR的體驗效果

日常在視頻裡體驗ASMR聲音的過程中,觀眾在佩戴耳機時效果更佳,因此在觀看電影過程中佩戴特定的設備,對於含有這種ASMR聲音制作的體驗效果一定會得到不同程度的提高。例如,在觀看立體電影時,戴上3D眼鏡並配戴ASMR聲音體驗耳機,那麼在觀影過程中不僅會大大減少環境干擾,同時還會增強沉浸感體驗。

眾所周知,在“多廳多座”的電影院裡觀看電影會受到很多視覺、聽覺甚至嗅覺上的環境干擾。由於觀眾都會有其固定座位,視覺上的干擾范圍相對較少,例如前排視線上的遮擋、遲到早退的觀眾進出座位的打擾等,但聽覺上的干擾常常是比較“致命”的。因為聲音上的干擾源可能來自於不同的方位,並且不能被及時有效制止——身邊玩鬧的兒童、不顧公眾形象的現場“說書”和“影評”,還有邊看電影邊享受美食的大聲咀嚼等。這些現實存在的問題困擾著大部分的觀影消費者致使觀眾無法“入戲”,此時此刻內心混亂,無法有效進入場景,這本身就是干擾。而戴上ASMR聲音體驗耳機,一方面可以有效避免這些來自環境的干擾,以保証觀眾更好地“入戲”﹔同時,如果電影后期制作的ASMR聲音採用了人頭錄音技術,那麼戴上耳機無疑會提升360度音場效果,事實上這種雙聲道錄音方式出現在了絕大多數ASMR配有的視頻中。

綜上,把ASMR應用於電影聲音設計應該是一種可行的設想。它首先是一種虛擬現實潮流下的新設計思維,同時更是一種現代工具的應用。根據創新擴散理論,一種新思維的重要考量對象有實用性、易用性和成本評估。ASMR音頻聲音設計過程完全符合這一考量:制作過程簡單,收聽設備也不過是一副普通的體驗耳機。與VR頭盔不同,它完全不需要有較高要求的移動設備。說到底,ASMR的重點就是感官。另外ASMR出現在互聯網時代也不是偶然的,它正是互聯網工具的發展和個人內心體驗耦合的結晶,同時也在改變著一部分人的生活方式。如果ASMR和具有廣泛社會基礎的電影能夠結合在一起,那麼它顯然可以有更廣闊的空間。正如麥克盧漢所說:“從漫長的社會發展過程來看,真正有意義、有價值的訊息不是各個時代的傳播內容,而是這個時代所使用的傳播工具的性質、它可開創的可能性以及帶來的社會變革。”也許ASMR將來也會成為這樣的傳播工具,既改變電影后期聲音制作的思維方式,也改變觀眾的觀影方式,為觀眾帶來全新的個人感受。

三、討論:機遇與挑戰

ASMR是感知現象,其音頻不是繁雜的技術,也不是高超的噱頭,更多的作用是放大電影人的用心結果。電影聲音的精巧設計也包含著演員對人物真實細節的演繹,擬音師、錄音師等工作人員思考與創造的發揮。ASMR聲音在電影中的運用都是目前對電影院設計與營銷、ASMR音頻處理的初步結合的想法。電影院的音響播放也許會成為過去,但是佩戴耳機觀影的方式是否真的能為觀眾所接受,能否真正提升用戶體驗,是人機工程學與工業設計等其他領域的專業問題,更是一個亟需實踐檢驗的問題。

參考文獻:

1.魏曉凡.互聯網多媒體娛樂內容新類型“耳搔”(ASMR)初探[J].視聽,2017(02):99-101.

2.溫曉亮.《無人知曉》的敘事學分析[J].電影文學,2018(08):118-120.

3.陳功.電影聲音“空間感”的設計規律與方法[J].電影藝術,2016(01):129-133.

4.伍星,卜巍,陳越紅.好萊塢模式影響下的中國商業電影營銷行為探析[J].經濟研究導刊,2018(04):61-62.

(作者單位:哈爾濱工業大學媒體技術與藝術系)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