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類節目《一席》的創新與改進

胡盼盼

2018年12月04日10:10  來源:視聽
 

摘要:從央視2012年播出《開講啦》起,國內掀起了電視演講類節目的熱潮,各大電視台紛紛推出演講類節目,並呈現出娛樂化、同質化的傾向。《一席》開播6年來,邀請了來自全球各行各業的600多位人士分享故事。《一席》憑借著深刻的主題、有趣的故事和全媒體多形態的傳播策略,在電視公開課和真人秀扎堆的演講類節目市場形勢下佔有一席之地,獲得了極大的傳播量、社會影響和品牌價值。面對節目的不足之處,《一席》應抓住熱點話題,依托電視台的平台優勢,充分發揮線上與線下的互動,進一步擴大節目的影響力。

關鍵詞:演講類節目﹔主題﹔講故事﹔傳播策略﹔《一席》

2012年新媒體演講節目《一席》開始播出,《一席》演講每月舉辦一次,節目不設主持人,一塊地毯,一個話筒,演講者即進行演講,時長20—40分鐘。節目以“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為口號,主題涉及人文、科技等眾多領域。在這6年時間裡,有600多位來自各行各業的演講者站在《一席》的舞台分享故事。演講以文字、音頻、視頻的形式在微信公眾號、各大音頻APP和視頻網站播出。據統計,《一席》的微信公眾號平均每期閱讀量為6萬+,音頻專欄關注人數達60萬,網絡視頻觀看已超過4億人次,影響觀眾上千萬人。①

這檔從2012年推出播放至今的優質演講節目,知網上僅有兩篇文章相關文章,2017年康馨悅在其碩士畢業論文中對《一席》演講的修辭進行了研究,2018年趙子琪對《一席》的市場運作進行了分析。本文擬從主題設置、節目形式和傳播策略三個角度對《一席》的創新之處進行探討,並針對《一席》的不足提出改進意見。

一、深刻有意義的節目主題

以往的演講類節目研究多是以央視2012年播出的《開講啦》為開端。《開講啦》以青年人為主要傳播對象,定位為中國青年電視公開課,邀請知名人士講述自己的人生故事和感悟,引領青年人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隨后,2013年安徽衛視推出演講類真人秀節目《超級演說家》,節目將演講與真人秀相結合,通過普通選手競賽和明星導師戰隊制,營造緊張、有趣的氛圍,成為各大衛視爭相模仿的對象。由此確立了我國演講類節目的兩大類型:一是以《開講啦》為代表的電視公開課,類似的節目有《青年中國說》《我們正青春》﹔另一種是以《超級演說家》為代表的演說類真人秀,類似的節目有《我是演說家》《說出我世界》。

以《開講啦》為代表的電視公開課,邀請社會知名人士採用演講的形式傳播正能量的故事,以達到鼓勵青年觀眾的目的,其話題逃不過說教式的“雞湯”范疇﹔而以《超級演說家》為代表的演講類真人秀,重點不是演講,而是將演說作為比賽的工具,以達到互動和娛樂的目的,以此提高節目的參與度和收視率。央視《開講啦》開播之前,《一席》演講就已經開始推出,並開創了我國演講類節目的新形態,央視2015年播出《一人一世界》個性化演講類節目,很大程度上模仿了《一席》的節目理念。《一席》關注每一個有趣的靈魂,被邀請至《一席》舞台的演講者,不一定是有傳奇往事的精英人士,但他一定是在某一方面很特別,能為人們展示不一樣的世界。

《一席》演講者的篩選非常嚴格,不接受任何自薦或者推薦。總結起來,這些演講者有三個特點:有故事、有意義、有情懷,如主持了15年《冷暖人生》的著名主持人陳曉楠,用4年時間跟蹤外賣小哥來完成博士論文的建筑學者何志森,化身為醫生在醫院蹲點拍攝兩年的《人間世》編導秦博,用手繪畫冊紀念與妻子一生坎坷愛情的九旬老人饒平如,5年來致力於在中國農村推廣循環生態農業、親自堆肥的日本老人川崎廣人,等等。

《一席》演講的標簽是“人文、科技、白日夢”,演講主題范圍廣,但始終關注的是個體生命價值和社會良性發展。《一席》關注中國社會發展遇到的現實問題,例如斯坦福經濟學家羅斯高關注中國農村兒童的教育問題與中國發展的關系﹔為社會發展和治理提供方案,例如汪劍超創立了“綠色地球”,用8年時間在成都倡導垃圾分類﹔關注中國傳統文化和科學技術的發展,建筑學博士萬麗利用現代技術發揚傳統夯土建筑技術。《一席》關注個體的狀態,從SARS病源的探索到人類睡眠規律的生物探索,從小孩子怎麼學會撒謊到負面情緒對人的傷害的心理研究,從單身的黃金時代如何面對愛情的困境到老樹畫畫的人生哲學。

《一席》演講通過每個演講者獨特的故事來反映深刻的主題,引導人們去關注個體生命價值與社會良性發展。在娛樂化和雞湯式的同質化演講電視節目市場中,《一席》脫穎而出。

二、講好故事的節目策略

好故事是演講的靈魂,讓演講過程充滿魅力。好故事是真實生動的、具有新意的、能引發情感共鳴的、具有意義價值的。②演講被搬進電視熒屏后就不斷地吸收電視的視覺化風格,演講本身的色彩被沖淡,而《一席》的成功之處恰恰就在於其對演講原始風格的堅持,在於對講好故事的執著。電視節目一直在追求強大的視覺美感,運用各種高科技營造絢麗多彩的舞美效果,為了追求節目的播出效果和收視率,強調與觀眾互動,並邀請明星作為嘉賓或導師,演講類電視節目呈現出娛樂化、庸俗化的同質化趨勢。沒有絢麗的舞台布置,不刻意安排互動,不追求明星效應,“高冷”的《一席》憑借著敘述一手好故事抓住了觀眾的心。

《一席》發揚演講人的自我個性,講述真實的故事。主持人在談話節目中具有重要意義,他能控制整個節目的風格和走向,演講人在節目中也受主持人的引導,目前基本上所有的電視演講節目都設置了主持人。《一席》不設主持人,演講人完全按照自己的個性和風格即興發揮,去展現一個真實的自我。演講內容也是基於演講者真實的經歷和感悟。演講本身是以講為主、以演為輔的一門藝術,但目前的演講類電視節目為追求節目的沖突性和趣味性,演講者過度地進行煽情和表演。③《一席》沒有主持人,沒有夸張表演,隻有一束光、一張地毯,地毯上站著一些人,這些人,就是一個時代。

《一席》講有趣的故事。《一席》演講故事的趣味性體現在生動、獨特、深刻這三點你上。各位演講者在《一席》中講述了很多生動的故事。陳曉楠講述了唯一一個公開身份的台灣高級間諜闞中干在大陸的曲折一生﹔還講述了平凡婦女文香嫂在20多年間從海邊救回100多個想自殺的人的傳奇故事。90多歲的老人饒平如用畫筆來回憶與妻子坎坷相愛的一生,並將畫集匯編成《平如美棠》一書。《一席》講的故事很獨特: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清華大學博士生畢嘯天向人們展示了他的各種科學小段子﹔世界廁所組織創始人沈銳華多年來致力於改善世界各地的廁所建設﹔緝毒偵查員田浩講述了自己神奇冒險的緝毒經歷﹔秦明講述偏門職業法醫的工作與生活。《一席》演講的故事不僅能博人一樂,更重要的是其深刻的意義。演講者石正麗探尋SARS病毒來源,秦博關注醫患矛盾,錢岳關注社會中越來越多的單身和離婚人士,許子東剖析中國網民的矛盾心理。他們關注社會發展,關注個體價值,能激起人們的共鳴和深思。

沒有互動,笑聲不斷﹔沒有明星,關注度不減。面對娛樂化、同質化的演講類電視節目市場,《一席》用一個個好故事打動了觀眾的心。

三、全媒體、多形態的傳播矩陣

“內容為王,渠道制勝”的理念早已成為業界共識,《一席》演講從成立之初就抓住新媒體發展的大好機遇,利用各種新媒體傳播平台傳播《一席》演講。2012年微信公眾號剛推出,《一席》就注冊了自己的公眾號“一席”,並將同期的演講文字稿和視頻上傳更新,至今已經更新了611期演講,平均每篇公眾號文章的閱讀量有6萬+,據清博指數預測用戶關注量達80萬。④除了微信、微博,一席APP也同步更新演講文字稿和視頻,在各大視頻網站和一席官網均可以觀看《一席》演講。《一席》還在喜馬拉雅、網易雲、荔枝FM幾大音頻APP上開辟專欄,同步更新演講音頻,僅僅是喜馬拉雅的粉絲數量就已達42萬,總播放量超過900萬次。其他演講類電視節目多在電視上首播,再將獨家播出權賣給某一個視頻網站,同時在多家視頻網站播放的隻有極少數。電視演講節目憑借電視的平台基礎獲得大量關注,而作為新媒體的《一席》演講通過跨平台傳播和長期積累,實現了大量的、穩定的傳播量。

《一席》演講實現了文字、音頻、視頻的多媒體形態傳播。相較於其他節目,演講節目具有天然的多媒體傳播優勢。演講本身是發生在面對面場景中的口語傳播,但面對面演講受到時空的限制,無線電技術首先將演講搬到廣播上,著名的羅斯福總統“爐邊談話”就是通過廣播傳播。后來演講節目逐漸進入熒屏,人們結合電視的傳播特性,增強演講的視覺性、互動性、娛樂性,演講進化成視頻傳播的形式。媒介在進化的過程中不斷地將舊媒介的功能包容進去,以視頻形式傳播的演講節目包含了原來以音頻傳播形式的廣播演講。但國內演講類電視節目基本上都是以視頻形式傳播,而《一席》強調演講的本質,去挖掘演講本身的聲音和內容特色,並結合不同形式的媒介特性進行傳播。《一席》的微信公眾號和APP上展示全部的演講稿以及演講視頻,在網易雲和荔枝FM、播客上播放演講音頻,在各大視頻網站和官網上傳播演講視頻。《一席》發揮演講的特性,採用文字、音頻、視頻的多形態傳播,滿足了碎片化時代不同場景下觀眾的需求。

從兩微一端到音頻APP再到各大視頻網站,《一席》形成了“文字+音頻+視頻”的全媒體、多形態的傳播矩陣,將節目送到觀眾每一個觸手可及的地方。

四、節目的不足和改進建議

一是主題選擇局限了受眾范圍。《一席》演講主題涉及多個領域,主題相對比較分散。在眾多的主題中,文藝類風格的主題偏多,偏離了“人文、科技、白日夢”的節目定位,因此受眾就局限在一個比較小眾的文藝圈子裡。在注意力經濟時代,熱點就是關注,熱點就是流量。《一席》應多關注一些現實問題,面對日新月異的社會發展和網絡輿情變化,抓住熱點話題,再結合《一席》的精品內容,邀請相關人士進行深度演講,定能使《一席》在短時間內獲得大量關注和受眾。

二是缺乏電視台的大平台基礎。《一席》由傳媒公司制作,通過新媒體傳播,缺乏其他演講類節目的電視平台基礎。國內演講類電視節目基本上首先在電視台播出,基於電視台的大平台和大影響力,能在短時間內獲得大量關注,再通過網絡視頻平台,滿足更多人的需求。《一席》的先天不足,需要后期的長期積累才能填平。對比我國演講類節目的制作模式,由傳媒公司單獨制作或電視台與傳媒公司合作已成為大趨勢。《一席》可以與電視台進行合作制作,在電視台播出,后方各大新媒體全部跟上,真正實現全媒體多形態的傳播,實現節目、傳媒公司、電視台三方收益的局面。

三是缺乏線上和線下互動。雖然《一席》憑借著自己的精品內容獲得了一批穩定受眾的青睞,但仍應加強互動,增加互動環節,給用戶分發福利,增加用戶的黏度。目前《一席》演講主要在北京、上海、武漢幾個城市舉辦,影響力小,而且錄制現場採用小於500人的小場地,門票少,參與人數少。⑤應將《一席》線下演講擴大到更多的城市中去,採用更大的場地,在多平台上發布演講預告和派票,吸納更多的觀眾,擴大節目的線下影響力。

五、結語

尼爾·波茲曼悲觀地預言電視會帶來一個娛樂至死的時代,一切話語都以娛樂的方式呈現,人們忘記了思考,忘記了為什麼笑。而在國內演講類節目娛樂化、同質化的傾向下,《一席》不刻意安排互動,不依靠明星噱頭,不做作表演,懷著對個體價值的尊重和關注社會發展的情懷,做深度精品,講好故事,採用全媒體多形態,成為一個具有極大傳播力、社會影響力和品牌價值的節目,但也存在一些不足需要改進。

注釋:

①一席官網[EB/OL].yixi.tv/about. ②康馨悅.新媒體演講《一席》的修辭研究[D].南京林業大學,2017.

③趙志偉.電視演說節目不應有表演而無內涵[N].中國藝術報,2015-03-25(004).

④清博指數[EB/OL].

http://www.gsdata.cn/tool/ygfsaction?wx_name=yixiclub&type=1.

⑤趙子琪.讓“英雄夢想”走進更多人的視線——網絡演講節目《一席》市場運作分析[J].新聞研究導刊,2017(22):229.

(作者單位:湖南大學新聞傳播與影視藝術學院)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