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與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早期傳播

朱天玉

2018年12月11日09:32  
 

來源:《新聞愛好者》

【摘要】探討《新青年》與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二者內在的關聯,對於推進馬克思主義傳播研究意義重大。一是要從國際與國內雙重視角來充分還原《新青年》傳播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背景﹔二是要充分認識到《新青年》傳播馬克思主義的主要內容,即馬克思主義理論觀點;三是國際社會主義運動經驗概況﹔四是駁斥非馬克思主義與反馬克思主義思潮。在此基礎上總結歷史經驗,對當下馬克思主義最新理論成果傳播具有重大的價值啟迪。

【關鍵詞】《新青年》﹔馬克思主義﹔傳播

一、《新青年》傳播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考察

(一)國際視角:十月革命為中國送來馬克思主義

“時代是思想之母,實踐是理論之源”。[1]《新青年》的誕生有著深刻的歷史背景,與當時的時代條件密切相關。舊民主主義時期,中國社會身處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深淵,民眾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農民階級、地主階級、資產階級改良派、資產階級革命派相繼登上歷史舞台,《天朝田畝制度》《資政新篇》、“師夷制夷”“中學西用”“君主立憲”“民主共和國”等救國方案相繼誕生,各階級各派別運用各自的思想武器嘗試完成救亡圖存的重任,結果都以失敗而告終。中國的出路在何方?時代主題擺在世人的面前,考問著每一個身處其中的中國人。1917年11月7日,在列寧為首的布爾什維克黨的領導下,俄國建立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由此科學社會主義的設想成為現實,也使得其指導思想——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在全世界得以廣泛傳播,為世界無產階級革命運動、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民族解放運動提供了寶貴的經驗借鑒,尤其是為中國的救亡出路指明了新方向和提供了新路徑。鑒於俄國的國情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國社會相類似,俄國是資本主義世界的薄弱鏈條,資本主義經濟發展不充分,革命的主體力量是工人和農民,因此,以列寧為首的布爾什維克黨運用馬克思主義將革命主體力量調動起來為革命服務,最終奪取了革命勝利。而中國佔全國大多數的農民自然成為革命的主體力量,能否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武器完成中華民族救亡圖存的歷史重任,成為當時有志之士思考的重大問題。因此,宣傳馬克思主義學說、關注俄國革命成為當時報刊,特別是《新青年》承擔起傳播馬克思主義角色的歷史緣由。

(二)國內視角:《新青年》創刊主體的理論自覺

以俄國十月革命為界,《新青年》從傳播內容、傳播人員等方面也悄然發生著變化,最終轉變成為宣傳馬克思主義理論學說的主要刊物。孫中山領導的“二次革命”失敗之后,中國社會仍然沒有擺脫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深淵,內憂外患仍是中國社會的常態。陳獨秀逐漸認識到,在當時的中國社會,僅進行政治革命遠遠不夠,思想革命才是救亡圖存、振興中華的關鍵。1915年,他創刊《新青年》,高舉“民主”“科學”兩面旗幟,以新文化代替舊文化,批判封建禮教對民眾的思想束縛,提倡塑造有個性的青年。因此《新青年》在青年中的影響力和知名度甚高,極大推動了民眾思想解放的進程。俄國十月革命爆發之后,人類歷史上誕生了第一個社會主義性質的國家,其指導思想——馬克思列寧主義也開始引發國人關注。作為國內先進知識分子的代表——李大釗、陳獨秀等,開始將目光投向俄國,關注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學說,在接觸馬克思列寧主義觀點后,他們逐漸認識到其蘊含的普遍真理,契合中國的國情,因此,除李大釗、陳獨秀外,魯迅、李達等大批馬克思主義者相繼加入到宣傳馬列學說隊伍當中,以《新青年》雜志為載體,廣泛傳播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引發了巨大的社會反響,從而實現了《新青年》肩負使命的歷史性轉變。

二、《新青年》傳播馬克思主義的主要內容

(一)推介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觀點

俄國十月革命勝利的消息傳到國內,引起先進知識分子的巨大反響,他們開始將目光投向俄國,關注其革命成功的思想指南——馬克思列寧主義。從1918年第五卷第五號開始,《新青年》逐漸開始宣傳馬克思主義相關理論觀點,並率先開辟馬克思主義研究專欄,專門研究馬克思列寧的著作文章,進行了馬克思主義的早期傳播,如“李大釗的《我的馬克思主義觀》(上)、顧兆熊的《馬克思學說》、凌霜的《馬克思學說批評》等”[2]。鑒於中國國情的需要,進步分子傳播的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觀點主要是以下四個方面:

一是剩余價值說。多數文章是從馬克思的勞動價值理論出發,解析剩余價值的內涵,並進一步揭示了剩余價值孕育於生產環節、實現於流通環節,剖析了剩余價值的分配機制,深刻揭露了資本主義制度的本質及其毀滅的歷史必然性,即各種資本家無限度地剝削勞動者的剩余價值,最終在勞動者的反抗中走向滅亡。

二是唯物史觀說。諸多文章歸納出了唯物史觀的本質屬性,從人類歷史發展進程來看,深刻揭示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基本原理,此原理揭示了貫穿人類歷史發展的的主線和規律。從社會制度變動層面來看,生產力是社會制度更替的決定因素,是決定人類歷史向前發展的根本動力,也是資本主義制度最終走向滅亡的決定力量。

三是階級斗爭說。面對內憂外患的中國社會,如何實現救亡圖存成為當時進步青年共同思考的問題。《新青年》諸多文章特別推崇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學說,認為俄國革命成功的關鍵在於堅持階級斗爭,贏得無產階級專政。同時,也認識到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學說揭示了一切過去社會斗爭的本質,階級之間的矛盾不可調和等。

四是勞農專政說。《新青年》多篇文章引用馬克思主義經典篇目,如《共產黨宣言》《法蘭西內戰》《哥達綱領批判》的重要論述,來闡述階級斗爭必然導致無產階級專政的結論。同時還將唯物史觀說和階級斗爭說聯系起來,指出階級斗爭與唯物史觀的內在統一性,最終實現無產階級專政。

(二)介紹國際社會主義運動發展狀況

“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3]。俄國國情與中國國情相似,俄國革命取得了重大成功,自然將民眾的目光引向蘇俄,關注毗鄰中國北方的大國。為此,《新青年》開設《俄羅斯研究》專欄,發表諸多真實反映蘇俄革命成功經驗和社會主義建設概況的文章,如第5卷第5號發表的《布爾什維克的勝利》一文,重點介紹了俄國布爾什維克黨人的概況,指出布爾什維克是將馬克思主義作為科學指南的政黨,他們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俄國具體國情相結合,取得了無產階級專政的偉大勝利,是被壓迫民族學習的榜樣。“一年以來,社會主義的思潮在中國可以算得風起雲涌了。報章雜志的上面,東也是研究馬克思主義,西也是討論布爾什維克主義﹔這裡是闡明社會主義的理論,那裡是敘述勞動運動的歷史,蓬蓬勃勃,一唱百和,社會主義在今日的中國,仿佛有‘雄雞一鳴天下曉’的情景”。[4]此外,《新青年》還刊發了《東方文化與世界革命》《東方問題之題要》等文章,詳細論述了東方落后被壓迫民族進行無產階級革命的歷史必然性,以及歐洲各資本主義國家內部的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經驗,系統闡述了世界無產階級革命同東方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革命之間的關聯,表明二者之間不是孤立存在、各自為戰,而是相輔相成、遙相呼應,進一步強調了無產階級革命聯合、最終實現無產階級專政的重要性。

(三)駁斥非馬克思主義與反馬克思主義言論

俄國十月革命勝利的消息傳到國內,馬克思列寧主義也開始在中國得以傳播,但遭到了當局軍閥的嚴加控制,同時也受到胡適派改良主義、基爾特社會主義、無政府主義三股重大思潮的猛烈攻擊。因此,《新青年》專門開設社會主義討論專欄,針對改良主義、無政府主義、基爾特社會主義等各種非馬克思主義或反馬克思主義思潮,進行了猛烈批判,有效地捍衛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學說,使得馬克思主義傳播的范圍與廣度進一步拓展。

一是“問題與主義之爭”,陳獨秀在《新青年》第八卷第四號刊發文章《主義與努力》,針對胡適派改良主義的“少談些主義,多研究些問題”的言論,站在馬克思主義者的角度,指出“努力”和“主義”缺一不可,同時在《革命與作亂》《民主黨與共產黨》等文章中進一步指出,“主義”即馬克思主義,“努力”的方向就是通過階級斗爭的手段取得社會革命的勝利,這一觀點得到了李大釗等人的聲援,集體駁斥了改良主義的錯誤主張。

二是駁斥基爾特社會主義的錯誤主張。其代表人物為張東蓀、梁啟超,他們主張繼續走資本主義改良式道路,將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同社會主義分配制度相結合,從而實現中國富強。鑒於此,陳獨秀認為,基爾特社會主義是一種“調和的理想”,有“兩個不可掩蔽的缺點”:“(一)把壓制生產勞動者底國家政權、法庭、海陸、軍警完全交給資本階級了﹔(二)政治事業和經濟事業有許多不能分離的實踐,例如國際貿易之類是也。”[5]“強調資本私有和生產過剩造成資本主義社會必然崩潰不可救的危機”,資產階級同時“鍛煉”出的無產階級,成為“致自己死命的武器”[6],進一步揭示資本主義制度的不可調和性和滅亡必然性。

三是批判無政府主義的荒謬理論,無政府主義主張個人不受任何組織和紀律、國家和政府的制約與束縛,享受絕對的自由,在當時的社會思潮中影響深遠。針對區聲白、黃凌霜等無政府主義者反對無產階級專政的荒謬言論,陳獨秀等馬克思主義者根據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學說,闡述了無產階級專政的必要性,也鮮明指出無產階級國家與資產階級國家的本質區別。此外,還駁斥了無政府主義者的其他錯誤言論,使得眾多的進步青年能夠及時認清無政府主義等非馬克思主義思潮背后的實質,從而認同馬克思主義理論學說,並促使他們加入到社會革命隊伍中來,為后續革命的順利開展奠定了堅實的思想基礎。

三、《新青年》傳播馬克思主義的歷史經驗

(一)提供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語境

面對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國社會,各種救國方案的失敗,到袁世凱的“尊孔復辟”,嚴重束縛了國人的思想,中國的出路在何方成為當時仁人志士苦苦思索的問題。因此,《新青年》從傳播馬克思主義的那一天起,先進知識分子就開始嘗試結合中國實際去理解各種救國學說。《新青年》上的文章《社會主義與中國》一文指出,“馬克思主義全部理論,都是拿產業發達的國家底材料做根據的﹔所以他有些話,不能適用於產業幼稚的國家”[7]。“我們研究一種學說一種主義,決不應當‘囫圇吞棗’”[8]。1920年,李大釗在《社會主義與社會運動》中明確指出,社會主義“因各地、各時之情形不同,務求其適合者行之,遂發生共性與特性結合的一種新制度(共性是普遍性,特性是隨時隨地不同者),故中國將來發生之時,必與英、德、俄……有異”[9]。可見,以李大釗為代表的先進知識分子已然開始思考中國的特殊國情問題,並且嘗試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如共性與個性相結合的分析方法觀察中國社會,一方面看到中國社會的特殊性,與英國、德國、俄國國情的差異性,各國的現狀、情形都不同,但另一方面也認識到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帶有普遍性,可以為改造各國社會提供行動指南和方法引領,為馬克思主義的傳播提供了“中國化”的歷史語境,也為后續中國共產黨的成立壯大發展奠定了堅實的思想基礎,此外,胡適派改良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也從各自立場出發,提出“細心考察社會的實在情形”“中國式的無政府主義”等主張。

(二)鍛造一批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

“在宣傳馬克思主義等進步思想的過程中,宣傳者的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思想逐漸成熟,並且將之進一步傳播開來”。[10]陳獨秀與李大釗早年都留學日本,受過資產階級文化的熏陶,都支持民主革命,是激進的民主主義者。《新青年》創刊初期,兩人都以資產階級文化為斗爭武器,高舉“民主”“科學”的大旗,同“尊孔復古”的歷史逆流作斗爭。一方面,俄國十月革命勝利之后,俄國國情與中國國情的相似性為中國革命勝利指明了一條新路徑,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真理性和普遍性也引起中國先進分子的廣泛關注。另一方面,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殘酷現實仍擺在國人面前,資產階級性質的文化不能阻擋中國繼續走向黑暗,李大釗、陳獨秀等先進知識分子開始向俄國人看齊,決心走俄國人的道路。他們開始放棄資產階級文化武器,堅定地以馬克思列寧主義作為改造舊社會的思想武器,樹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信仰,為改變內憂外患的現實而奮斗。以李大釗、陳獨秀為代表的先進知識分子,以《新青年》作為傳播載體,廣泛傳播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觀點,引發了廣大進步青年的熱烈反響,在宣傳鼓動的基礎上鍛造了一大批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為中國革命的勝利奠定了堅實的隊伍基礎。

(三)激發民眾救亡圖存的革命熱情

《新青年》的歷史貢獻不僅限於提供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語境,以及培養一批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還在於啟發民眾救亡圖存的革命意志。自開始傳播馬克思主義后,《新青年》文章切中時弊,尋求救國方案的突破,探討了一系列中國革命的基本問題,如中國革命的性質和前途問題、中國革命領導權問題、統一戰線問題、農民是革命同盟軍問題、革命的武裝力量等等,通過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的充分思考,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去解決中國的現實問題,他們“注重用馬克思主義理論啟發工人的階級覺悟﹔還親切關心愛國青年和進步工人、主動聯系進步青年社團負責人,以面談的方式向他們灌輸馬克思主義,啟發和引導他們擇定馬克思主義投身中國革命”[11]。特別是深入工農,指引工人開展有針對性、有策略性的罷工,在農村鼓動農民反抗地主的殘酷壓迫,在此過程中激發普通民眾的政治覺悟和革命熱情,同時也實現理論與實踐、精英與大眾的良性互動,為中國革命最終走向勝利奠定堅實的群眾基礎。

四、《新青年》傳播馬克思主義的價值啟迪

(一)鞏固主流意識形態的領導地位,抵制錯誤思潮

馬克思列寧主義剛傳入中國時,是眾多救國方案的社會思潮之一,需要應對胡適派改良主義、基爾特社會主義、無政府主義等非馬克思主義與反馬克思主義思潮的批判與挑戰,最終是真理戰勝了謬誤,馬克思主義的真理性與普遍性贏得了世人的認可。在當下價值觀多元化、社會思潮多樣化的時代背景下,凸顯並鞏固馬克思主義主流意識形態的領導地位,成為國家意識形態工作的重中之重。一是注重主流媒體的宣傳導向,“黨報姓黨”,要堅持黨和人民的立場把握輿論導向,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二是要做好馬克思主義最新理論成果的宣傳與普及,指引國家各項事業、各個領域的發展方向﹔三是創新主流意識形態的傳播模式,多採用老百姓喜聞樂見的形式進行宣傳,增強趣味性和親和力。

(二)秉承馬克思主義原則與立場,堅定理想信念

李大釗、陳獨秀等先進知識分子在《新青年》傳播馬克思主義后期,逐漸轉為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傳播馬克思主義的真理,解決中國的現實問題。對於當下黨員干部與普通黨員而言,必須秉承馬克思主義原則與立場,堅定理想信念,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而奮斗。一是堅定政治導向、站穩人民立場。人民對於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人民的庄嚴承諾,黨員干部要心中有人民,為人民做實事,密切聯系群眾,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二是要學習理論、聯系實際,在實際工作中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指南。當下要認真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學通弄懂做實,在實際工作中真抓實干、發揮實效。

(三)重視理論與受眾的同頻共振,形成良性互動

《新青年》傳播馬克思主義,使得一大批進步青年成為馬克思主義的堅定信仰者,自覺深入工人、深入農民,將科學理論的真理傳播給普通大眾,實現理論與實踐、精英與大眾的良性互動。在當下傳播主流意識形態的過程中,也要注重對受眾的全方位考察,這樣才能提升傳播實效。一是要了解受眾群體,進行針對性的傳播。當下社會成員可分為學者知識分子群體、黨員干部群體、普通大眾群體,針對不同的受眾群體,進行有針對性的宣傳普及。二是要創新傳播路徑,多運用微信、微博等新媒體工具進行傳播,將主流意識形態話語用民眾通俗易懂的形式表達出來,增強傳播的親和力、提高傳播的可接受度,從而提升傳播效果,達到理論與受眾的同頻共振、良性互動。

[本文為2018年度河南省科技計劃項目“科技創新與河南新型城鎮化建設的機制研究”(編號:182400410549)和2019年度河南省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泛傳播環境下河南民辦高校大學生意識形態教育問題及對策研究”(編號:2019-ZDJH-375)的階段性成果]

參考文獻:

[1]習近平.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9.

[2]張寶明,王中江.回眸《新青年》[M].鄭州:河南文藝出版社,1997:5.

[3]毛澤東選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1470-1471.

[4]近代社會主義及其批評[J].東方雜志,1921(4).

[5]任建樹.陳獨秀著作選編:第2卷(1919—1922)[M].上海:上海人民出社,2009:345-346.

[6]任建樹.陳獨秀著作選編:第2卷(1919—1922)[M].上海:上海人民出社,2009:341.

[7]李季.社會主義與中國[J].新青年,1921(8).

[8]施存統.馬克思底共產主義[J].新青年,1921(9).

[9]李大釗文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3.

[10]閆艷紅,段志文.《新青年》對馬克思主義傳播及其啟示[J].中國出版,2012(12).

[11]王學明.陳獨秀推進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早期傳播的路徑探析[J].湖北社會科學,2014(4).

(作者單位:鄭州科技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