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綏日報》社論的語言風格

侯月芳

2019年02月28日13:45  
 

來源:《新聞愛好者》2019年1月

【摘要】黨報具有引領社會輿論主流的作用,《晉綏日報》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一直肩負著國內外政策宣傳的重任,同時也對百姓的生產生活有著重要的指引作用。《晉綏日報》社論在語言風格上的通俗性、時政性、生動性,使其具有語言的內在價值及其社會實踐價值、文化價值,且對現今紙媒行業的發展仍具有重要意義。

【關鍵詞】《晉綏日報》﹔社論﹔語言風格﹔語言價值

一、《晉綏日報》社論及其發展

《晉綏日報》的前身是《抗戰日報》,抗日戰爭勝利后,於1946年7月1日更名為《晉綏日報》,並於當天發表了題為《本報今后的任務》的社論,一直成為晉綏地區的重要信息渠道。隨著國內形勢復雜的變化,《晉綏日報》的發展也面臨巨大挑戰,最終在1949年停刊,其間發表社論共計323篇,轉載他社社論共計319篇。

毛澤東說:“報紙的作用和力量,就在它能使黨的綱領路線,方針政策,工作任務和工作方法,最迅速最廣泛地同群眾見面。”[1]甘惜分先生認為:“社論代表報刊、通訊社、廣播電台、電視台編輯部的權威言論。”“它反映並傳播特定政黨、社會政治集團或社會群眾對當前重大事件和迫切問題的立場、觀點、主張,是影響並引導社會輿論的有力的評論形式。”[2]

黨報的社論尤其具有引領社會輿論的作用,《晉綏日報》作為晉綏革命邊區的黨報,其社論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一直具有宣傳國內外政策和指導引領百姓的生產生活的重要作用,政治色彩濃厚。《晉綏日報》社論的編輯內容以黨的方針政策為主旨,它作為一份地方性的黨報,受眾大多為邊區老百姓,所以具有很強的親民性。《晉綏日報》要求關注社會時事,因此具有社會言論性。總的來說,《晉綏日報》社論的編輯理念講求政治性、時政性、親民性、社會性。

二、《晉綏日報》社論的語言風格

(一)《晉綏日報》社論標題的語言形式

《晉綏日報》社論標題的語言形式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短語型、句子型。

《晉綏日報》社論標題的語言單位以短語型為主,句子型為輔,沒有特別簡短的詞語標題。

1.短語型為主

人們在使用短語表達內在情感時總是相似的,編輯人員在使用短語來突出新聞信息時會考慮到短語本身的作用。短語能夠更好地表達人們對事件的認識,同時也能讓新聞事件表達得更簡要、清晰。短語型標題分為聯合式、偏正式、動賓式、兼語式等,例如:標題介詞式如《對於晉西北第二次行政會議的希望》(1940年9月21日)、《把〈施政綱領〉變為三百萬人民的行動》(1942年11月7日)﹔動賓式如《注意夏季衛生》(1941年6月10日)、《慶祝晉西農救會擴大干部會議》(1942年4月19日)、《論自力更生》(1941年9月30日)﹔偏正式如《今年的冬學》(1941年11月18日)、《油印報的方向問題》(1945年7月22日)﹔聯合式《保護法幣,抵制偽鈔,推行本鈔》(1941年3月15日)、《認真掃除不民主 認真健全村政權》(1941年8月27日)”等,都是以短語的形式直接展開社論,簡明扼要。

2.句子型為輔

句子型標題進一步劃分為陳述句式、疑問句式和感嘆句式標題。[3]

陳述句式的標題直接敘述或說明事實、語氣為陳述,把核心時間平敘開來,亮明觀點。如《中山先生逝世十六周年》(1941年3月12日)主謂賓關系一眼明了,這類標題使老百姓能迅速了解到歷史上的今天。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軍政民一致動員起來迎擊敵人的新進攻》(1940年11月6日)等。

而疑問句式標題,可以起到制造懸念、吸引讀者欲望的作用,就是將讀者關注的帶有懸念的新聞事件,用疑問的方式做題目,給文章蒙上一層神秘的色彩,引起讀者尋根問底急於“解題”的欲望,從而使讀者跟隨記者的筆觸步步深入地仔細閱讀內容。[4]而《晉綏日報》對此類型標題的使用如《如何進行冬學運動》(1946年10月26日)、《如何使我們的報紙更加與群眾相結合》(1944年5月20日)、《閻錫山在干什麼》(1946年4月1日)等。

通過觀察我們不難發現,與平鋪直敘的陳述式標題相比較,疑問句給人的感覺和號召力、影響力、吸引力更強,更能引起讀者興趣,引起讀者思索。

(二)《晉綏日報》社論內容的語言風格

不同內容的社論使用不同風格的語言,《晉綏日報》作為黨的喉舌,雖然有著類似於新華社這類全國性媒體嚴謹地用事實說話的特點,論點犀利客觀,論証方式層層遞進,但它更立足於晉綏邊區,呈現出一種特有的地方性色彩,因此,在語言的使用上也與眾不同。

《晉綏日報》的社論充分利用日報的標題語言來強化辦報思想和編輯理念,它憑借獨特的語言風格吸引了大量讀者。《晉綏日報》注重國內外事件的報道,同時也注重社會輿論,體現了一定的語言風格。

1.通俗性

通俗是地方性報紙應該具備的重要特征,報紙的價值就在於讓讀者更快捷地捕捉重要信息。相較於《新華日報》《解放日報》等,《晉綏日報》的語言更加通俗易懂,讓人容易親近。本人所查閱到的《晉綏日報》的社論當中大量使用通俗化的口語進行編輯,很少使用晦澀難懂的文言詞匯,這大大拉近了編輯人員和受眾的距離,也使晉綏邊區老百姓能夠迅速理解黨和根據地的大政方針以及政策走向。如:《抓緊時間發動有組織的秋收運動》(1940年9月28日)、《火速進行春耕准備工作》(1941年2月22日)、《及早准備春耕》(1942年1月29日)。《慶祝以后應該怎麼樣》(1943年3月4日)、《把進犯的敵人打出去!》(1944年10月31日)、《戰勝旱災的危害》(1945年5月31日)等。在內容方面,如“第二,有些意識落后的戰士與干部,趁著我們某些制度和群眾底線尚未健全的時候,他們便起了‘混水好捉魚’的念頭,以致發生個別違犯紀律的事情……(《提高部隊和地方干部的群眾紀律》1940年10月5日第一版)”中的“混水好捉魚”語言親切朴實,自然真摯,百姓一聽就知所言何事。如“過去婦女參加勞動的地區,可以組織壯年青年婦女開荒、打土、耕種、送糞、拾糞、種菜等。過去婦女一向不參加勞動的地區,婦女可以參加輕勞動和發展家庭副業,種菜、養雞、養豬、植樹和代替丈夫服抗戰勤務(《紀念三八與我們的任務》1942年3月7日第一版)”中,涉及了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開荒、打土、耕種、送糞、拾糞、種菜。“首先各機關學校部隊團體,要以身作則,領導民眾對於滋長蒼蠅之主要策源地,如馬糞、廁所、垃圾等污物,必須即刻予以適當處理。關於馬廄、牛羊圈,要時時掃除,鋪填干土,民眾所存之糞堆,應立即挖坑深埋,或移入田地埋藏,或移至遠處,對於廁所,不論自備或與群眾公用者,均應隨時打掃,保持清潔,毛坑上最好有木蓋,便溺后立即蓋上,可能時蒙以石灰,街道上有礙衛生及不必要之毛廁,應一律填埋,如需另開新廁所時,應找適當地點,如距人居處較遠的偏僻處,毛坑深度,至少應挖一丈,同時務必糾正隨地便溺的壞習慣,才能真正使蒼蠅減少繁殖的來源。”(《注意夏季衛生》1941年6月10日第一版)真實質朴的語言直接貼近百姓的日常生活。《晉綏日報》社論中語言的通俗性,與該報創刊的環境及辦報理念有很大關聯,《晉綏日報》誕生於抗戰時期,立足於晉西北革命邊區,貧窮和艱苦惡劣的自然環境使得這裡看報讀報聽報的老百姓90%以上是文盲或半文盲,因此,通俗易懂的口語化文字使老百姓能聽懂搞明白。

2.時政性

鄧拓指出“社論是評論中的重頭戲,關注的問題都是人民大眾所思所想的身邊大事”[5]。《晉綏日報》社論版的內容主要介紹和評論黨內外重要事件及宣傳根據地政策,這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其語言風格的時政性。如社論的標題《擁護並貫徹征收抗日救國公糧條例》(1941年10月24日)說明了當時抗日救亡運動的如火如荼,根據地政策的引領和走向還在抵抗日本侵略上﹔《減租交租和減息交息》(1942年10月10日)這條社論的刊發在彰顯根據地的土地政策,當地社會的經濟發展政策,這也與當時的社會發展狀況有關。民眾看到這則新聞能夠對社會的發展政策有所了解,同時也能為自己的生活作出安排。除了社會發展政策,該報還刊發有關文化、戰爭狀況的社論,如有關文化的《報紙和工作》(1942年10月29日)、《“七七七”文藝獎金公布以后》(1944年9月20日)、《如何使我們的報紙更加與群眾相結合》(1944年5月20日)、《對文教會議准備工作的幾點意見》(1945年3月13日)社論,根據當時當地的時事、政策、事件等方向,從思想、輿論、意識形態等領域引導開拓、提升當地百姓的見識和觀念。《反掃蕩勝利以后》(1942年3月26日)、《粉碎敵寇的政治陰謀》(1942年3月28日)、《破壞日寇推行“對華的新政策”》(1943年6月12日)等類型標題的社論從抗日的角度,報道和宣傳了黨的抗日成果及主張,充分體現了該報的時政性。社論語言作為新聞事件的載體,通過語言的形式,我們可以知道《晉綏日報》向廣大邊區百姓傳遞的內在信息。

3.生動性

在黨的正確領導下,《晉綏日報》始終把黨的方針、政策、綱領作為編輯工作的重要標准,一直堅持“全黨辦報、群眾辦報”的路線,因此,地處我國西北、在異常艱苦的環境中孕育出來的《晉綏日報》,其社論的另一個特點就是語言生動形象、文字鮮活,深深地植根於廣大的勞動干部群眾中,一改傳統黨報社論語言的嚴肅庄重,再加上特有的地方性語言,一經發行就收到了良好的傳播效果。如在社論《反對日寇拔我壯丁送赴歐洲》(1941年5月10日)中“各個根據地尤其是接近敵佔區和敵佔區內的工作同志應當深刻認識嚴重注意日寇的這一大陰謀,這完全是日寇以華制華的又一新花樣”。

三、《晉綏日報》社論語言的價值

(一)內在價值

1.詞語的規范性

作為地方性黨報,《晉綏日報》在抗戰時期一直擔負著發布黨的重大政策的責任。《晉綏日報》社論對黨及根據地政策與戰況進行報道和評論。《晉綏日報》的特性決定了其詞語在組合上一定要規范。黨報不同於其他報刊,因此語言構造一定要規范,尤其是社論標題。一些刊物在新聞標題上會使用數字、字母等形式,但是《晉綏日報》在標題上中規中矩。《晉綏日報》在詞語構造上嚴格按照語法形式來填充語料,並且力求政策的嚴肅性。《晉綏日報》編輯的內容不僅能被國內群眾所了解,同時它的新聞消息也要被國際人士所熟知,《晉綏日報》擔負的責任更是代表黨的形象,例如《晉綏日報》編輯的內容有批評與自我批評的專欄,在這些專欄內它的新聞內容注重規范性,新聞標題則更是注重詞語的構造,不管是從語法上還是語義上都很嚴謹。

2.語義的明晰性

黨報具有影響力大、傳播速度快的特征,它將黨的政策、方針傳達給民眾。因此,《晉綏日報》社論在語義上具有一定的明晰性。《晉綏日報》社論代表著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走向,所以它的標題在內容上一定要明晰,不容許含有任何的不確定語素。例如,1940年9月18日創刊以后,它的第一大標題內容為《晉綏黨政軍民 馳電向朱總司令祝壽》,第二大標題為《關於目前部隊與地方干部婚姻問題與處理家屬問題的決定》,從這些標題內容中我們可以看出詞語的語義明晰。不只是標題,就連編輯內容也是嚴格按照語法的結構,講求語義的明晰性。版面新聞標題短短幾個字就概括了黨的方針、政策及發生的重大事件。《晉綏日報》的新聞標題及編輯內容都是嚴格按照語義組合原則構造的,在語義內容上具有明晰性。

3.政策的引領性

《晉綏日報》作為抗戰時期的黨報,主要作用是宣傳黨的政策,同時報道國內外重大事件。黨的各項政策必須由黨報來宣傳,它的作用堪比風向標,同時也具有引領作用。在《晉綏日報》的各個編輯版面,我們可以看到內容主要以邊區經濟政策、戰事戰況為主。《晉綏日報》作為主流媒體,承擔著邊區政策的引領責任,它的政策動向能夠成為邊區社會走向的風向標。《晉綏日報》在語言上的規范性也成為民眾日常生活的典范。《晉綏日報》在各專欄開設的目的是為了將邊區政策傳達給民眾,同時引領社會的發展。

(二)外在價值

《晉綏日報》社論具有的語言學價值,除了有內在價值,還有外在價值。《晉綏日報》的語言學外在價值包括社會實踐價值、文化價值。具體分析如下:

1.《晉綏日報》社論語言的社會實踐價值

《晉綏日報》社論在語言學上不僅具有語言學內在的價值,同時還具有社會實踐價值。《晉綏日報》社論書寫的是對當時當地重大事件的評論和態度,目的是為了讓民眾對社會發展狀況有所了解。在版面上刊登的是社會中的重要事件,同時也宣傳黨的政策。因此,這些事件都是影響力很大的。《晉綏日報》刊登的內容不僅反映了抗戰情況,同時也反映了社會發展變化以及民眾的精神生活。從《晉綏日報》的新聞標題中我們可以看出社會的變化、經濟政治生活、邊區政府政策、抗戰情況等。而隨著《晉綏日報》刊登內容的不斷變化,我們也可以看出民眾的心理變化等。

《晉綏日報》在語言學上的價值最重要的就是社會實踐價值。同時《晉綏日報》在抗戰時期還充當著抗戰與邊區政府政策之間的通訊工具。人民群眾在看到《晉綏日報》上的新聞信息時,會對社會狀況有大致了解。黨和邊區政府看到民眾對新聞語言材料的反映能夠作出下一步的決策。總的來說,《晉綏日報》盡管已經停刊,但它在抗戰時期所具有的社會實踐價值尤為重要。

2.《晉綏日報》社論語言的文化價值

語言是事件的載體,所有的語言都是為了表現一定的事件。文化存在於政治經濟中,因此語言也具有文化的價值。詞語作為話語中最活躍的部分,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晉綏日報》社論在刊登的內容中都借助語言來表現一定的文化價值,其社論所刊登的新聞標題明顯具有文化意義。《晉綏日報》的社論創作形態主要是鄉村化、戰爭性的題材。這些文學形態在編輯時使用一定的語言修辭方式來凸顯社會文化意義。

(三)現實價值

把紙質媒體行業與語言學研究相結合,具有一定的現實價值。研究《晉綏日報》的作用僅是見微知著,從《晉綏日報》社論的語言學價值出發,來探究更多主流媒體行業的語言學功能。《晉綏日報》的現實價值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規范紙媒用語

當下報紙行業更多地追求銷售量,質量已經讓位於數量。很多政治性媒體也越來越趨向於娛樂化。由於信息化時代的進步,受眾的信息來源也越來越多樣化。受眾的需求偏向於網絡媒體,而報紙行業的發展也趨向網絡化。我們隨便抽取當下的報紙,會發現版面設置革新了,但是實質性的內容卻少了。《晉綏日報》社論的編輯設置均以語言的社會實踐功能為標准,現今的報紙行業忽視語言的內在價值,片面追求高曝光率、發行量,造成了新聞內容設置不符合詞語的構造,語義表達也不明晰,這些都對報紙行業的發展造成了阻礙。《晉綏日報》的編輯內容在語言構造上很規范,語義內容極其嚴謹、明晰,這些都可以作為現今報紙媒體的模板。

2.激活語言學功能

語言除具有社會交際功能外,同時還具有語言本身的價值。語言研究一直是很熱門的話題,這由語言自身的功能所決定。語言的功能應該成為其他學科的輔助工具,這由它的文化與社會功能所決定。《晉綏日報》社論語言的社會實踐功能和文化功能也進一步激活了報紙語言學方面的功能。語言學的功能具有運用性和可操作性,因此,探究《晉綏日報》的語言學價值能夠激活語言學功能。

3.語言與新聞媒體行業的結合

新聞媒體行業的發展很容易受到干擾,特別是互聯網時代的發展。如今的新聞媒體行業追求標新立異,錯詞亂語很多。學界對這方面的研究較少,研究成果欠佳。語言學的發展應該為其他科目與行業提供助力,同時也應該為其他行業帶來語言實質性的作用。通過探究《晉綏日報》社論的語言風格,能夠讓大眾認識到報紙行業體現的語言學知識,同時也能讓大眾對語言學的價值與功能有新的認識。新聞媒體行業的實質是信息的傳播,目的是讓民眾進行交際。新聞媒體行業的交際功能最有影響力。如果語言學能夠與新聞媒體行業相結合,新聞行業的發展會更加規范。

四、結語

《晉綏日報》作為抗戰期間晉綏邊區的黨政宣傳基地,不僅承載著晉綏邊區的經濟、政治發展狀況宣傳報道,同時也記錄著人民群眾的奮斗歷程。《晉綏日報》的語言風格具有獨特性,它的語言價值也值得學界探討。

[本文為2018年度山西省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課題“《晉綏日報》文藝副刊及當代啟示研究”(項目編號:2018B222)成果之一﹔並獲“臨縣方言語法專題研究”(項目編號:RWXN201604)的資助]

參考文獻:

[1]毛澤東.對晉綏日報編輯人員的談話[N].晉綏日報,1948-04-02.

[2]甘惜分.新聞大詞典[M].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3:206.

[3]盛新華,田琳.疑問句式報紙標題研究[J].新聞界,2004(6):44.

[4]李愛梅.點亮新聞的“眼睛”:淺談讀題時代黨報的標題制作[J].新聞愛好者,2014(3):85-88.

[5]徐莉.建國以來《人民日報》元旦國慶社論研究[D].太原:山西大學,2007.

(作者為呂梁學院中文系教師,晉綏新聞與文化研究中心成員)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