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學習、拍戲辛苦? 關於童星的謠言可以終結了

武芝

2019年03月18日07:21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影響學習、拍戲辛苦?關於童星的謠言可以終結了

  劉楚恬在《羋月傳》和《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中出鏡。

  劉楚恬在《羋月傳》和《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中出鏡。

  在楊冪、趙又廷主演的古裝劇《三生三世十裡桃花》中,張藝瀚扮演女主角的兒子阿離。談到入行成為童星的機緣,張藝瀚稱,“我一開始在798彈尤克裡裡唱歌,一位導演姐姐找我。”從而進入了演藝圈,在拍《三生三世十裡桃花》的時候,張藝瀚說,“和趙又廷哥哥玩得很開心。” 對於拍戲,張藝瀚覺得很有趣,“我能去更多的地方,也可以交更多的朋友,學更多的知識,特別好玩。”

  《天真派武林外傳》

  “你會放屁嗎?”

  古裝劇《羋月傳》中,小羋月在胳膊吹氣,模仿放屁聲,萌態可掬,讓許多觀眾一下子就記住了小羋月的飾演者劉楚恬,近期她還在熱播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中扮演了女主角盛明蘭的童年時期,演技獲贊。不止劉楚恬,從昔日的釋小龍、郝邵文到隨著《爸爸去哪兒》《爸爸回來了》等親子綜藝走紅的“星二代”,被大眾喜愛的童星從未間斷過。

  在童星經紀公司看來,小藝人“天真單純,有禮貌,相對好管理”﹔在少兒影視劇導演的眼中,小演員“注意力集中的時間有限,但可以解放天性”﹔對逐利的資本而言,童星經紀是一片市場前景看好的投資產業。童星產業究竟發展如何?新京報記者採訪童星經紀人、選角導演、少兒影視劇導演等業內人士,發現實際情況和人們誤認為的“童星工作很辛苦、會影響學習、小孩不高興”等刻板印象截然不同。

  入行 想孩子成童星的家長不少

  曾經親子綜藝的走紅,使得萌娃擁有了忠實擁躉,享受著和成人明星一樣的鮮花和掌聲。加之,現如今社交網絡發達,或有才藝或有個性或有顏值的小孩,經過社交媒體的傳播發酵,都會獲得一大批粉絲。

  戴著愛的濾鏡再疊加一顆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心,很多家長認為自家孩子並不比別家孩子差,也可以當童星,被大眾關注喜愛,既鍛煉了自身才藝,也增長了見識,甚至同時可以獲得可觀的經濟收益。

  曾在童星經紀公司工作的林放(化名)向新京報記者介紹了童星經紀公司發掘童星有幾個常規方法:一種是公司的童星經紀人在大街上掃街,看到好看的孩子,就跟家長聊,看家長是否有培養孩子成為童星的意願,“但是一般情況下,這樣會被家長當成是騙子,成功率比較低。說實話,現在童星經紀公司裡騙子公司比較多。”另一種是公司把與童星相關的節目信息發到有關的微信節目通告群,有意向的家長就會帶著自己的孩子主動上門聯系。

  此外,林放表示,“有的孩子父母本身有一定的影視業內資源,就會讓自己的孩子參加一些節目,或者內推給熟悉的導演和制片人拍戲,這種情況父母本身就是童星的經紀人,既照顧孩子的日常生活起居,同時也負責孩子的一切娛樂和商業活動,比如童星張效銘的經紀人就是他的父母。”

  除有業內資源的父母之外,一些想培養孩子唱歌、跳舞等才藝的家長,會主動為孩子報名參加培訓機構,進行相關專業學習,“這些機構可能跟一些節目組有合作,就會有推孩子上節目的機會。”

  培養 訓練談吐以顯得成熟

  童星經紀人李凱表示,他選擇做童星經紀人,是因為看到很多孩子的表演比成人更加精彩和震撼,從而想專業從事培養童星的工作。

  李凱稱,他看一個小孩能不能成為童星,除了要關注整體形象氣質和唱跳、表演等才藝素質之外,“小孩本身也要很機靈。”

  那麼怎樣的童星才能被大多數人喜歡?李凱認為,“孩子身上的天真和單純,不是裝出來的,是很自然的,所以大家才會喜歡他,這是成為童星的基礎。此外,孩子也要很懂事,不會招人煩,要非常有禮貌,有才藝,表演和唱功等專業實力一定要有。”

  李凱從事童星經紀人這一行已有數年,旗下的小藝人也帶了很多年,他會根據每一個小藝人的特點,制定不同的職業發展規劃,有的小藝人走拍戲的路子,有的小藝人走唱歌跳舞的路子,“每個小孩的發光點都不一樣,要盡量發揮他們的優點。”

  為了提高自己所帶童星被導演選中的機會,李凱會根據節目的需求選擇契合度高的小藝人,其次還要為旗下的童星編輯完整的資料來打造他的整體形象,提升被選中的幾率。

  此外,童星的培訓也是必不可少的,李凱稱,“童星基礎培訓都在學校裡完成,比如唱歌、跳舞還有一些形體訓練。在培訓機構完成的則是進一步的台風、談吐上的針對性訓練。”

  當記者問及童星的談吐需要如何訓練時,李凱稱,訓練談吐是為了讓童星在與人交流的時候稍微顯得成熟一些。

  童星被大眾喜愛,就是他們的童言無忌、天真爛漫俘獲人心,那麼當童星被訓練成一個言語成熟,像個“小大人”一樣說話做事,還能讓觀眾喜歡嗎?抑或是這樣的訓練到底是否對兒童的成長有利呢?這些都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平衡 拍戲“絕不會影響學業”

  當記者問李凱,童星上節目或者拍戲是否與學業產生沖突時,他態度非常堅決地表示,“絕對不會跟學業產生沖突,一般大型的活動都會安排在假期,如果是在上學期間請假,一定會給孩子提前布置好作業,把作業補完。”

  林放也表示,大部分的影視劇,童星的戲份都不會特別多,“如果暫時沒有辦法去學校,經紀人會安排他去學習、寫作業,所以就會看到很多孩子在片場蹲著寫作業。”

  林放稱,大部分的童星適應能力比較強,劇組也會給相應的照顧,“如果是年齡特別小的孩子,他的父母可能會跟著去,照顧日常生活。如果是經常拍戲的孩子,父母都比較放心,孩子也能調整自己的狀態。”

  如果劇組裡孩子多的話,不拍戲的時候就會像一個“幼兒園”,孩子們就會在一起瘋,一起玩。

  在少兒類影視劇拍攝的劇組,演員都是小孩,就需要非常嚴謹的管理制度來保証日常拍攝的正常進行以及小演員的安全。

  “小戲骨”品牌創始人,現在開創“天真派”品牌的導演潘禮平,帶領著團隊拍攝了一系列“學經典,演經典”的“小戲骨”系列影視劇,有《小戲骨:白蛇傳》《小戲骨:紅樓夢之劉姥姥進大觀園》《小戲骨:水滸傳》等作品。

  上個月在騰訊視頻播出的《天真派武林外傳》是潘禮平執導的最新電視劇,據介紹,該劇組演員的平均年齡在11-12歲,最小的演員是七八歲,潘禮平表示,劇組有非常嚴格的規定,必須保証小演員每天8小時睡眠,如果低於8小時,被發現3次就會撤掉執行導演,“此外我們拍戲的間隙也有很充分的休息時間,現場也有補課老師給他們補課。”

  爭議 有壓力也有不一樣的快樂

  李凱坦言,作為童星經紀人,主要的壓力還是來自社會輿論,“很多人認為小孩子過度成熟會讓他們失去快樂的童年,但是不同的孩子想要的童年是不一樣的,成為童星會讓他們接觸社會的更多面,此外,童星演一部好戲或者演唱好一首作品,他也能享受到成就感。”

  李凱認為,他接觸到的童星,童年都很快樂,“他們工作的時候會很認真,這可以培養孩子的責任感。他們拍完戲,演出結束之后,也會和其他孩子一樣,開開心心的,玩得也很瘋。”

  此外,李凱覺得跟童星的父母溝通,也是日常工作的壓力來源之一,“每個家庭都是以孩子為中心,有些家長的期待值很高,滿足不同家庭對孩子的期待,就非常難,需要跟家長溝通得很細致。”但有些家長也會對自己的孩子在拍戲時的要求非常嚴格,據林放回憶,“有一次拍一部電視劇,有一個場景需要小孩在水裡,那場戲很難,拍了好幾條都沒有過。水裡非常冷,當時孩子的爸爸跟著,導演說這場戲的時候,孩子爸爸就很嚴厲地讓孩子一次次地去水裡拍,我們都心疼了。”

  當談到小藝人和普通孩子最大的區別是什麼,李凱的看法是,“可能童星的人生目標會更明確,他們更加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其他的孩子可能更多上的是聽從家長的安排。”

  但是,童星進入演藝圈的開始,往往也跟其家長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例如世界著名童星,被譽為“大眾小情人”的秀蘭·鄧波兒之所以成為童星,就跟她的母親對明星夢的追求有關。秀蘭·鄧波兒曾說:“我隻過了兩年懶惰的嬰兒生活,以后就一直在工作了。”

  演員王一楠曾經和吳磊搭檔出演喜劇《家有外星人》,當時吳磊還不到10歲,台詞和大人一樣多,王一楠告訴新京報記者,“他非常聰明,有天分,有時候趕工拍夜戲,睡眠不足,但是他都能完成。” 由此可見,童星既要拍戲,出席活動,上節目,又要完成學校裡的功課,壓力著實不小。

  童星面臨的壓力,除了社會輿論認為過早成名可能會失去童年之外,還有就是“小戲骨”系列影視劇作品,因為是小孩演大人的戲,也存在爭議。對此,導演潘禮平認為,“喜歡的人非常喜歡,也有人看不慣小孩演大人,爭議一直有,都是意料之中的。”

  關於《天真派武林外傳》,潘禮平認為劇中小演員的表演,是符合小孩天性的無厘頭喜劇,“相比較之前的一些戲,小演員演得更加過癮,更加享受,因為無厘頭、打打鬧鬧的風格,小演員演起來更加得心應手,效果也更加天然,看上去不違和,是適合少兒的風格。”

  潘禮平認為《天真派武林外傳》豐富了喜劇的形態,可以稱為是一種“萌喜劇”,“萌喜劇有它自己的邏輯,天然適合小孩做,此外,《武林外傳》傳遞給觀眾的價值觀是笑對人生的心態,有福同享的境界,這也是一件寓教於樂的事情。”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