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星公司"騙子很多 有孩子拍戲還要倒給劇組錢

武芝

2019年03月18日07:22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童星公司”騙子很多,“造星”先收六萬

  探班現場的大頭兒子(左)和胖嘟嘟。

  童星熱一直未曾衰減,在百度搜索引擎輸入“童星”、“童星培訓”等關鍵詞,會有超過320萬個相關結果。大大小小的童星培訓工作室,都聲稱自己能夠打造“明日之星”,但是這些明日之星真的能從這些培訓機構誕生嗎?看似紅火的童星經紀又是一門怎樣的生意呢?

  業內人士林放坦言,“現在的童星公司都快被騙子佔領了。”

  有孩子拍戲還要倒給劇組錢

  林放說的這些“騙子公司”,就是抓住家長想讓自己孩子當明星的心理,向家長收取高額的費用。

  童星經紀人李凱也談到了童星經紀公司對家長“亂收費”的現象,並稱這是“不良競爭”,擾亂了正常的市場秩序。究其原因在於僧多粥少,劇組需要小演員的數量有限,兒童參加綜藝節目、拍廣告又有各種限制。2015年9月,新《廣告法》出台后,規定不滿10周歲的童星不得以任何形式代言廣告。2016年2月,廣電總局下發通知,將從節目數量、節目內容、播出時間等方面對真人秀節目進行引導調控,原則上不允許再制作播出明星子女參與的真人秀節目。《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上星綜合頻道節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嚴格控制未成年人參與真人秀節目,不得借真人秀節目炒作包裝明星,也不得在娛樂訪談、娛樂報道等節目中宣傳炒作明星子女,防止包裝造“星”、一夜成名。

  但是,很多望子成龍的家長還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爭取到表演的機會,有機會成為明星,“於是很多童星經紀公司就會從家長那裡收費,費用基本都在6萬以上。他們會給家長保証,給孩子拍多少套寫真,接多少商演、影視劇、兒童話劇、舞台劇,有的還給家長保証會給孩子出音樂專輯,但說實話就國內唱片業的狀況而言,肯定是賠錢的。”林放說。

  據林放了解,童星經紀公司的抽成很多,大概是三七開,童星這邊隻能拿到三成的報酬,一般走唱跳路子的童星,都是家長交錢,公司培訓。“童星也分咖位的,但是整體而言,童星的片酬都不會太高。”

  李凱則表示,現在很多時候,家長要花錢送孩子進劇組,才能爭取到一個表演機會,“孩子拍戲很辛苦,結果非但沒有片酬,還要倒給劇組錢。”

  ■ 記者探班

  小孩戲難拍導演也頭疼

  此外,小演員劇組跟成人劇組相比,每天的產量相對較低,因為小孩的戲是很難拍的,新京報記者曾到兒童情景喜劇《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2》劇組探班,當時剛好拍到“大頭兒子”和他的小伙伴“胖嘟嘟”的一場戲,兩個小男孩的年齡在5-6歲之間,非常活潑調皮,讓執行導演非常頭疼。兩個小孩經常是剛抓到了一個,另一個就趁機溜走了,執行導演隻能安撫好“大頭兒子”,再迅速跑出去把“胖嘟嘟”找回來。在拍攝現場,新京報記者採訪扮演“大頭兒子”的演員陳俊宇,“你害怕導演嗎?”陳俊宇是導演英達從全國3000多位小演員中選出來的,無論是形象還是表演,都跟“大頭兒子”契合度很高。陳俊宇表示,“我不害怕導演,隻要我演好就行了。”《天真派武林外傳》的導演潘禮平也稱,“小孩的戲是最難拍的,《天真派武林外傳》一共18集的內容拍了2個多月。”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