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久天長》片長三小時 還有很多喜歡的戲沒剪進去

黃文浩

2019年03月18日07:44  來源:信息時報
 
原標題:為什麼《地久天長》三個小時也不覺得長?

  王景春與詠梅到廣州分享拍攝經歷。信息時報記者 徐敏 攝

   自從王景春與詠梅在柏林電影節上拿下最佳男、女演員雙銀熊獎后,大眾對《地久天長》的關注點已經從“王源加盟”,更多地回歸到了電影和主演身上。《地久天長》3月15日開始全國點映,導演王小帥用近3小時的片長,展現了一幅30多年跨度的當代人生活畫卷,電影克制、含蓄,有著各種留白,又抓住了觸動觀眾的情緒點。昨日,主演王景春與詠梅到廣州接受媒體訪問,進一步從劇情和表演層面對電影做出解讀。王景春說,拍攝這部電影是一個美妙的過程,每天都沉浸其中,連“睡覺都在自己夢裡頭跟角色的交流,感覺挺過癮的”。詠梅就透露,其實還有挺多自己喜歡的戲最后都沒能剪進去。

  關於表演難度:用“不去演”展現生活的暗流

  《地久天長》中,王景春與詠梅飾演的劉耀軍與王麗雲是一對夫婦,他們與沈英明(徐程飾)李海燕(艾麗婭飾)一家本是摯友,兩家人更是有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兩個兒子。然而耀軍與麗雲的孩子劉星溺水身亡,成為了兩家人命運的轉折點。痛失獨子的夫婦遠走南方,收養了一個男孩(王源飾),取名劉星。而盡管傷口隨時間日漸封存,但終究還是有揭開的一日。

  電影側重於展現30年來社會變更中家庭以及情感關系的變遷。耀軍、麗雲夫婦經歷了個人的打擊,孩子的失去、下崗,慢慢遠離主流生活。同時通過英明和海燕、另外一對夫婦新建與美玉,行成了三組具有代表性的時代縮影。

  詠梅飾演的麗雲,被認為其代表了那一代女性的最隱忍、善良的一面,她不著痕跡的表演也打動了觀眾。詠梅說,自己拿到這個劇本以后就特別地喜歡,被人物的命運深深地打動。她用了大概4個月慢慢和角色融合,中間也去有跟失獨家庭的母親聊天,又到南方的拍攝地體驗生活。“導演要求電影的風格是盡量克制,盡量不去演,其實這跟我個人的表演風格比較吻合。我比較喜歡演這種生活表面之下暗流的東西。麗雲這樣的普通人其實在你的身邊、在生活裡太多太多了,所以她不是一個離你有距離的人物,她其實就是生活本身,所以你也不用去演。”

  王景春飾演的劉耀軍,更多是在默默背負起寬容、堅強的定義,當然,他背后也有自己身為男人的秘密。這個角色的難度很大,問及印象中比較難拍的鏡頭,他先舉了發現妻子在家中服藥自殺的一段戲,“劉耀軍從床上起來推開臥室門,然后再從樓梯上下去喝水,突然發現不對,再沖出門外,再一想不對,然后趕緊往回跑……那個鏡頭其實在調度上、表演上都非常難,所有的位置都要准確極了”。

  實際上,王景春與詠梅是首次合作,但兩人之間的默契,讓角色的情緒充滿說服力。王景春說令他難忘的,是夫婦倆去給孩子上墳的那場戲。“那一天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導演叫我上去,我就自己走上去,看了看位置,知道機位在哪裡了,好了,來吧。然后我就牽著詠梅,找一個小棍就上去了,一個鏡頭20分鐘,我們兩個人,一鏡到底,沒有商量,沒有排練,她(之前)都不知道那個墳在哪兒。我就覺得演的時候挺過癮的。然后我們倆坐在那裡看了半天,吃也吃完了,喝也喝完了,煙也抽完了,怎麼還不停?后來我們就沿著山坡下來了,在山底下那個棚子裡,看到導演滿眼地淚啊,眼睛直勾勾看著我,在抽泣著,我就過去趕緊給他一個擁抱……我們好像有特別多這樣神奇的戲。”

  關於刪減戲份:電影就是“遺憾的藝術”

  整部電影拍了將近4個月時間,最終片子總長近3個小時,有人擔心這對觀眾來說是個考驗。但就點映情況來看,觀眾不僅能坐得住,更還有不少人留言“從頭哭到尾”。王景春就透露,其實“導演都后悔,3個小時都剪掉太多,應該3個半、4個半小時”。

  詠梅也說,其實有不少自己喜歡的戲被刪掉了,“有太多太多值得回憶的,也有很多沒有剪進來的。有一場戲是小星星3歲的時候,我們一家人其樂融融在給孩子洗澡,他(王景春)還親小孩子的屁股那種,但沒有剪進去。導演就特別地后悔,但他就說沒辦法,‘電影就是一個遺憾的藝術’。”

  她還透露了一場正片中沒有的戲,“有一場戲我自己挺喜歡的,就是我們到晚年的時候,回到過去的房子裡面,那個筒子樓已經沒有人住了,隻有我們一家人在那裡生活。我在走廊像過去一樣做飯,這個時候我就聽見小星星喊‘媽媽我回來了’,而且看到兒子從我身邊滑過去,就是溺水之前的那個樣子,背著書包。我進到房間裡一看沒有,然后跑到睡房裡一看沒有,走廊是空空蕩蕩的”。詠梅說:“那一場戲我感觸特別的深,一個母親失去自己的孩子幾十年,她每天都在那種內心的煎熬裡,死過一回又重新開始面對生活,堅韌地活下去。那個時候她仿佛跟自己的兒子重逢了,之后好像又一次道別了,那一場戲讓我特別難過。”

  有看過點映的觀眾還提出一個遺憾,認為片中人物是包頭人,如果演員能使用當地方言,可能會更具感染力。對此,詠梅就說有過考慮,“導演當初跟我們說過,說要不要用當地話去講,但是如果你要是說得不倫不類,其實特別難受。我記得在《唐山大地震》裡面就說過山東話,但后來很多山東人說你說得太不准了,因為這個不是你骨髓裡的口音,所以挺不舒服的”。王景春就表示:“導演還是照顧到了全國的觀眾,也想保持一定的風格,用普通話表演不代表蒼白無力。”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