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春天》導演談幕后故事 為寫劇本做了兩萬字筆記

滕朝

2019年03月19日07:14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過春天》 為寫劇本做了兩萬字筆記

  No.584 《過春天》 71分

  觀影時間:3月19日

  觀影地點:百老匯影城國瑞城店

  觀影人數:15

  由白雪執導,田壯壯監制,黃堯、孫陽等主演的電影《過春天》已於3月15日全國公映。2018年,影片拿下第2屆平遙國際電影展最佳影片和最佳女主角兩項大獎,還入圍了第69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新生代單元,口碑不俗,目前豆瓣評分高達8.0分。

  該片講述了出生在香港,生活在深圳的16歲少女佩佩,為了夢想不惜冒險走上“水客”(走私者)道路的故事。片名“過春天”可謂一語雙關,一方面是指“水客”的行話,指過海關走私成功﹔另一層意思指每個人成長中可能都要“經過”一個階段,過去了又是春天,有點詩意和惆悵。

  該片是導演白雪的長片處女作,也是第二屆中國導演協會青蔥計劃的扶持作品,雖然影片成本小,主演也都是新人演員,但作為監制的田壯壯看過影片之后有點出乎意料,“完成度特別高,很多人覺得片子好可能跟監制有關系,其實一點關系都沒有,我什麼都沒干”。

  新京報記者採訪了該片導演白雪,聊了影片創作的幕后故事。雖然這是白雪的第一部長片,卻顯得相當成熟,而且還有不少鏡頭上的創新,比如一場男女主角互相纏膠帶的戲份,把走私貨品綁到身上,這場戲拍得特別美,更像一場“激情戲”。導演說,兩人的呼吸聲就像在觀眾耳朵邊,縈繞的一種炙熱的、荷爾蒙的感覺。再比如片中嘗試的三個定格鏡頭,導演就覺得這種方式很好玩,因為這個她第一次入行,能夠讓電影好玩起來,是很慶幸的一件事。

  導演

  家庭生活給創作很多滋養

  導演白雪2007年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畢業之后人生狀態基本在躊躇,雖然很想拍電影,但那時拍電影途徑比較窄,沒有確定想法,但又不希望自己的人生狀態停下來,就選擇了結婚生子。2013年的時候,她又重新返回學校讀研,讀了電影學院導演系的MFA(藝術碩士學位)。白雪說:“家庭生活的這些東西,確實對我創作有很大的幫助和滋養”,她認為剛畢業那會兒寫出來的東西很淺,結婚生子感受到家庭生活之后,有了更豐富的經歷,再去寫一個母親或父親角色,感受是不一樣的。監制田壯壯對於白雪的個人選擇也是大為激賞:“這是我最希望的女導演的成長之路,這完全是按照我的思想培養出來的。”

  《過春天》是白雪那一屆導演系的第一部長片作品,主創除了美術指導張兆康(《擺渡人》《激戰》)和剪輯指導馬修(《山河故人》《相愛相親》)之外,攝影、聲音、作曲、制片等,都是白雪同一屆的同學。“我們基本上是從十幾歲一起長大的,大家都知根知底,電影觀和審美都很接近,對電影的認知和想法基本一致。他們在各自領域都非常厲害,在業內已經是中堅力量了。”春節前在網上刷屏的短片《啥是佩奇》的攝影就是《過春天》的攝影師。

  劇本

  暗訪調研花兩年時間創作

  之前白雪在深圳長大,就很想寫一個跟深圳有關的故事。無意中,她關注到住在深圳、香港讀書的“跨境學童”這個特殊群體,發現這個群體身上有不同社會背景、文化、價值觀的沖突,身份上比較尷尬,在深圳有家沒朋友,在香港有朋友沒家,永遠在兩地之間穿梭。白雪覺得這裡面一定有很多迷人的故事。

  “‘走水’是個技術環節,你可以上網去查,也可以跟人家聊天,去做暗訪啊,這些都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信息。”為了寫劇本,白雪做了很多調研和資料搜集工作,去深圳、香港兩地做了很多調查,採訪了各個年齡層的跨境學童,包括他們的父母,也採訪了一些海關等工作人員,整理了兩萬多字的筆記。這個過程挺漫長、挺孤獨的,白雪也不知道劇本能不能寫出來,電影能不能拍出來,但她一直對這個女孩子比較有悲憫之情,最終她用兩年時間完成了劇本創作。

  制片

  難度主要來自拍海關戲份

  因為電影故事發生在香港和深圳,講述了一個“雙城故事”,該片的制片人之一是白雪導演的老公賀斌,在制片人老公的規劃下,導演在拍攝過程中沒有太多后顧之憂。電影中最難搞定的場景是海關,因為故事涉及“走水”,海關這個場景對整部電影來說非常重要,導演也沒有備選方案,如果隨便換一個別的相似場景,則會讓影片看起來很不真實。賀斌一個人扛著很大壓力,找任何可以找到的關系去疏通,因為這麼多年基本沒有民營電影在海關拍過戲,難度特別大。“他每天六點鐘在人家單位門口等,等了三天,最后人家都被他感動了,就覺得哎呀,你們拍電影太不容易。”白雪說,拍完戲之后賀斌和很多人成了朋友,臨走時還帶著她去跟街道的警察、消防局還有海關等一一致謝。

  劇組還有一個香港團隊協助制片人處理各方面的問題,幫劇組節省了很多成本。他們沒有用租車的方式,因為加上停車等費用開銷特別大,大家都是打車開工。白雪聊到這裡特別開心,覺得拍戲跟旅游一樣。她記得劇組第一次從深圳到香港,“特別壯觀,在關口就跟螞蟻搬家一樣,所有人都在拎行李,互相幫忙。”整部戲在香港拍了14天,在深圳拍了17天左右。

  關鍵詞

  1.纏膠帶

  這場戲的空間很狹小,演員動作與機位受到很多限制,拍攝前演員排練了很多次。實際上,兩位演員的很多動作是無實物表演,並沒有真的用膠帶,因為道具膠帶發出的聲音會影響說台詞,因此撕膠帶纏膠帶的聲音都是后配的。

  2.定格鏡頭

  三個女主角的定格鏡頭是剪輯指導馬修先生的創造,導演第一次看到后還有點震驚,后來也聽到一些聲音覺得這種剪輯處理不夠平實,但是導演卻認為,這對女主角佩佩的心理有強化作用,“定格鏡頭其實是個感嘆號,有一點遞進和強調作用。”

  3.結尾

  電影結尾,警察突然出現,所有人被抓。很多觀眾覺得這種設定可能是礙於審查不得已的妥協。白雪坦言,在限制中去尋找創作的自由,是很正常的事情,犯了錯就一定要抓,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