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幫""伐木累"散場 陣容大換血壓垮"綜N代"?

徐顥哲

2019年03月21日07:31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陣容大換血,壓垮“綜N代”?

  “極限男人幫”的6位成員是《極限挑戰》最大的招牌。

  大型戶外綜N代,今年都面臨著相似的窘境。近日,東方衛視的王牌綜藝《極限挑戰》發布第五季嘉賓陣容:黃渤、孫紅雷退出“極限男人幫”,由迪麗熱巴、岳雲鵬、雷佳音接棒加入。在這之前,浙江衛視的熱門綜藝《奔跑吧》亦宣布,鄧超、鹿晗、陳赫和王祖藍四人退出“跑男團”。而這段時間,湖南衛視慢綜藝《向往的生活》固定嘉賓劉憲華也表示,因自身原因將不再參加《向往的生活3》的錄制。嘉賓陣容大換血,會否讓本就處境尷尬的“綜N代”雪上加霜,成了人們最擔心的問題。

  “男人幫”“伐木累”散場

  觀眾能不能接受?

  鄧超、陳赫、王祖藍、鹿晗4人集體告別“跑男”,令不少觀眾感到唏噓。畢竟,“伐木累”組合已經深入人心,它不僅是一個團體,更是積累了五年的默契。幾年下來,“極限男人幫”已經成為《極限挑戰》的最大特色,因為6位“男人幫”成員的互補性太強,所謂的綜藝劇本在這檔節目中形同虛設。正是這種毫不受拘束的真實感和未知的新鮮感,賦予了《極限挑戰》不同於其他真人秀的獨特魅力。

  《極限挑戰》總導演嚴敏曾分析過節目中6位嘉賓的特點:黃磊決定了一期節目內容的復雜程度,黃渤決定了每一個能力項目的難度,王迅決定了在出發前到底能給嘉賓帶上多少錢,羅志祥與張藝興因為粉絲太多,決定了能去哪些地方拍攝,孫紅雷則決定道具的固定強度。嚴敏也說,“極限男人幫”6名成員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個人,節目就沒必要做下去了。

  對於像《極限挑戰》和《奔跑吧》這樣的節目來說,嘉賓陣容大換血必然激起不小的水花,但這又是節目要繼續走下去不可避免的選擇。對節目制作方來說,往往面臨兩難:維持原班人馬是老觀眾想要的,但當節目已出現疲軟之態時,尤其是面對觀眾口味與審美的日新月異,這種安於現狀的做法顯然不可取。因此,走出舒適圈才是良藥。正如媒體人翟笑千所說,改變還有一絲生機,不變的話連搏一搏的機會都沒有。

  《奔跑吧》新的嘉賓陣容,由李晨、楊穎、鄭愷、朱亞文4位明星和3位准藝人作為常駐嘉賓,試圖從根源上解決“過度明星化”的問題。《奔跑吧》總導演姚譯添表示:“全新的陣容更有利於節目組跳出固有的思路,制作出有別於以往的節目。另一方面,陣容與節目是相互成就的,跑男帶動新人,新人的發展反過來也增加了節目的價值,這不僅僅是調整,更是一種投資。”

  嘉賓退出理由如出一轍

  “工作原因”有何玄機?

  很有意思的一點是,此次黃渤、孫紅雷在退出《極限挑戰》時給出的理由,和《奔跑吧》“跑男團”換血時的理由如出一轍——由於工作原因,不能正常參與錄制。“工作原因”確實是實情,影視圈安身立命的根本是優秀的影視作品,錄制《奔跑吧》《極限挑戰》這樣的大型戶外綜藝節目,需要佔用明星大量演戲的時間。這一點,在2015年一年播出兩季節目的時候最為明顯——由於上半年和下半年錄制馬不停蹄,“跑男團”中的任何人都無法保証3個月完整進組時間,所以幾乎無法出新的作品。

  不過,一句輕描淡寫的“工作原因”背后,很大程度也有來自主管部門政策調整的影響。2018年11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布的《關於進一步加強廣播電視和網絡視聽文藝節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各電視上星綜合頻道19點30分至22點30分播出的綜藝節目都要提前向總局報備嘉賓姓名、片酬、成本佔比等信息,並將節目全部嘉賓總片酬控制在節目總成本的40%以內,其中,主要嘉賓片酬不得超過嘉賓總片酬的70%。

  這兩年席卷影視圈的“天價片酬”,隨著主管部門的管控,以及相關制作公司和平台方的落實,已經有了明顯回落。去年8月,愛奇藝、優酷、騰訊視頻聯合多家影視制作公司發布《關於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業不正之風的聯合聲明》,宣布單個演員的單集片酬(含稅)不超過100萬元、總片酬(含稅)不超過5000萬元。有業內人士透露:“不排除檔期沖突的可能性,但更大的原因或許是因為片酬,整體降薪的大環境下,‘大明星退出’與‘小明星加入’是比較合理的。”

  賽制、環節升級越來越難

  創新或成紙上談兵?

  一個尷尬的現實是,國產“綜N代”絕大多數的最新一季收視抑或是口碑,都創下節目開播以來的“最低紀錄”。已經被觀眾所熟悉的節目模式和嘉賓,成為關乎節目“生死存亡”最致命的難題。樂正傳媒聯合創始人彭侃指出,國際上有個論調叫“超級模式的終結”,就是說隨著越來越多頻道、在線網站、移動平台的涌現,人們的注意力日漸分散,娛樂內容的選擇指數增長,像過去那樣出現爆款節目越來越難。在他看來,“綜N代”面臨的頹勢是不可逆轉的,而這種困境也已經成業界共識。

  其實,賽制、環節升級越來越難,不是今年才擺在這些老牌綜藝面前的問題,從上一季《極限挑戰》和《奔跑吧》中可以看出,節目組在內容形式上皆做出了不小的改動。《極限挑戰》第四季強化了“星素結合”元素,加入了很多正能量內容和素人鏡頭﹔《奔跑吧》第二季也採用了全新的“明星+素人”的模式,並且融入更具有時代感和地區意義的故事主線,增強節目的敘事性。但是從觀眾反饋看,這些本應體現節目“求生欲”的創新內容,反而成為節目的減分項。

  “綜N代”越來越難做很重要的原因是,創新僅僅停留在表層,某種意義上成了紙上談兵。去年《奔跑吧2》首期在聯合國維也納辦事處錄制,甚至奧地利總理庫爾茨都特別出鏡,為節目站台。7位嘉賓站在聯合國的舞台進行全英文演講。不過,這種看似更加“高大上”的節目設置,卻被觀眾評價為“說教意味重,顯得不知所雲”。事實上,節目走到了國外,嘉賓登上了國際舞台,並不代表節目內容也實現某種國際化的輸出。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