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演員用"求生欲"扭轉負面角色的影響

2019年03月28日07:08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別讓演員用“求生欲” 扭轉負面角色的影響

國民劇《都挺好》雖然已經落下了帷幕,但圍繞著該劇的話題仍在繼續。劇集完結第二天,“想念蘇大強”就登上微博熱搜,網上有人寫了《蘇大強之歌》,B站上還有多位UP主爭相模仿蘇大強的妝容。至於該劇另外一個負面角色蘇明成,也成功“洗白”。在該劇播出期間,蘇明成扮演者郭京飛天天在微博上“膽戰心驚”,擔心這個角色給自己招罵,讓自己掉粉,結果郭京飛非但沒有掉粉,微博粉絲還從開播之初的700余萬漲到了現在的800多萬,並且他在各種演員榜單裡熱度都位居前茅。負面角色非但沒有給演員“招黑”,反倒讓演員“爆紅”,這一現象是如何發生的?難道演員隻能通過“求生欲”,扭轉角色可能帶來的負面印象?

1 負面角色可能給演員帶來負面影響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郭京飛對蘇明成這一負面角色可能帶來的風險有清醒的認知,他說:“以前演員演這樣的角色,基本上會被罵得特別特別慘,現在大家變得仁慈了。可能以前觀眾也不是不懂,就是覺得罵演員沒關系。現在的觀眾知道了,罵演員,演員也不舒服,他們就把演員和角色區分開了。”

觀眾是否變得“仁慈”另當別論,但演負面角色被罵得特別慘的確曾是事實。新版《倚天屠龍記》正在播出,飾演滅絕師太的周海媚,曾在馬景濤版《倚天屠龍記》中飾演周芷若。有網友點開周海媚的微博發現,她微博停更了。之所以停更,是因為周海媚在《香蜜沉沉燼如霜》中飾演大反派天后荼姚,因為人設不太討喜,網友便對她進行人身攻擊,周海媚直接宣布退出微博。

因為負面角色被罵的演員可不止周海媚,在之前很長一段時間裡,幾乎所有大熱劇中的大反派,在微博上都會被千夫所指。《延禧攻略》中飾演袁春望的演員王茂蕾,因為太多網友涌到他微博底下痛罵,他不得不關閉微博評論。2017年熱播劇《我的前半生》中,吳越飾演第三者凌玲,她的微博評論區出現大量辱罵聲,吳越也隻能關閉微博評論。

再往遠一點說,梅婷和馮遠征主演的《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也是很多人的童年陰影之一。這部劇的男主馮遠征,當年好長一段時間出門被認出后到了人人喊打的程度。《還珠格格》裡李明啟飾演的容嬤嬤拿針“扎”紫薇的一幕,成了許多人的童年噩夢。該劇熱播后,李明啟家的玻璃被人扔石子,去菜市場買菜都沒人願意賣給她,甚至還有人沖她扔雞蛋。

觀眾因為對角色的厭惡,上升到演員本人,根本原因是因為入戲太深。觀眾在看劇過程中不免投入了真情實感,一晃神把角色跟演員混淆在一起,“愛屋及烏”“恨屋及烏”等情況都是有的。比如不少演員因為飾演一個正面角色便一炮走紅,正是因為觀眾把對角色的喜愛投射到演員身上。愛是如此,恨同樣如此。

2 “求生欲”讓演員與角色有“間離效果”

該如何避免入戲太深?德國戲劇革新家布萊希特曾提出“間離效果”,通過“陌生化”的離情作用可以激發觀者對感官對象的全新感受力,促使觀眾保持驚異的陌生化視角看待音樂、戲劇以及舞美的藝術手段。

在布萊希特看來,觀眾如果只是單純地入戲太深,而不是置身戲外保持一種清醒和批判的態度,那麼觀眾從戲劇中獲得的認知可能是虛假的和錯誤的。

藝術史有一個著名的例子,即古希臘畫家邱克西斯畫了一串葡萄,天空中飛過的鴿子都要沖上去啄食,他不無得意地笑了﹔當他來到另一位畫家帕哈修士的畫室時,看到一塊幕布,伸手就要去揭,帕哈修士撫掌大笑,原來他畫的就是幕布。這就如同欣賞戲劇,觀眾單純地入戲太深,就如同將虛假的幕布當做是真的,這可能給觀眾帶來認知上的誤區。柏拉圖之所以將詩人驅逐出伊甸園,就在於他發現藝術創作有可能是傳播謬論的溫床﹔布萊希特也擔憂戲劇無形中充當著錯誤意識形態的幫凶,所以他提出了“間離效果”。

某種意義上說,觀眾將角色上升到演員本人,就是戲劇造成認知錯位的一種體現。這個時候,讓觀眾與角色保持“間離”就非常重要。郭京飛微博上強烈的“求生欲”,無形中就起到了這一作用。

在整個劇集播放過程中,郭京飛不斷參與對他飾演的蘇明成的點評,隨時關注觀眾情緒,迎合觀眾的情感訴求,以實現角色與演員之間的脫離。具體而言,他的“求生欲”體現為以下幾個步驟。

第一步,將“郭京飛”與“蘇明成”區隔開來,讓觀眾意識到,他倆不同。像蘇明成最招人恨的一個橋段是他暴打自己的妹妹蘇明玉,這時網上就出現了“暴打蘇明成”的聲音。郭京飛發微博稱,“我們家郭京飛說了,誰都別勸,沒用!他現在就要去暴捶蘇明成!”並配上了好幾張自己飾演的角色被打的動圖。這裡的第一人稱是“郭京飛”,連“郭京飛”自己也要打“蘇明成”,既區隔了角色與演員,也紓解了觀眾的憤怒情緒。

郭京飛的第二步,是始終站在觀眾的立場上,與觀眾同聲共氣,堅定為“打倒蘇明成”搖旗吶喊,多次在微博發文稱,“蘇明成被打看得我爽快!”“蘇明成,我勸你善良!”“答應我,盡情地吐槽他好嗎?”並且在評論區積極與網友互動,不斷“表忠心”。

第三步是幽默自黑,控訴自己也被蘇明成這個角色害慘了,既讓觀眾佩服演員出色的演繹能力,又讓觀眾對演員的境遇產生理解與同情。譬如,和“跟了他八年”的團隊約飯,結果收獲全員“微笑”——沒有人想跟蘇明成吃飯!

郭京飛及其宣傳團隊此次的策略非常成功,不僅沒有被負面角色拖累,反倒讓觀眾見証了一個優秀演員的演技,以及“戲中求真、戲外賣萌”強烈的人格魅力。

只是通過在社交媒體上頻頻與觀眾互動、體現“求生欲”,就能改變觀眾對於角色的認知嗎?難道每個扮演負面角色的演員隻能借此途徑來“自証清白”?

3 呼喚更理性的觀眾更立體的角色

郭京飛並非第一個通過展現“求生欲”來隔絕負面角色、負面影響的演員。《延禧攻略》播出期間,在爾晴爬龍床、害皇后、給傅恆戴綠帽等作惡階段,飾演爾晴的演員蘇青主動發微博“求虐”,通過P圖將自己扔到海裡,讓網友盡情泄憤,還提醒大家千萬“別客氣”。與此同時,她在微博上展現作為演員蘇青私下生活健康、活潑、多才多藝的一面,讓觀眾將“爾晴”和“蘇青”區隔開來。

可出演同一部劇的王茂蕾就沒這麼幸運了。這就充分體現了,以“求生欲”來區隔演員與角色的策略,並不是萬能的。一方面,不同的演員有不同的個性,像郭京飛私下比較活潑開朗,也能開得起玩笑,所以他與網友互動得不亦樂乎,自黑時也毫不手軟。但對於像吳越這樣的演員,私下裡的她就是安安靜靜平平淡淡的,並不擅長社交網絡的經營和宣傳,你若讓她自黑來體現“求生欲”,便是強人所難了。另一方面,任何一種策略用得多了,觀眾也會審美疲勞,最后反倒會認為這個演員怎麼老愛搞虛頭巴腦這一套。

事實上,讓演員來為自己飾演的角色“洗白”,本身就不是一個成熟的文化環境裡應該出現的現象。作為一名觀眾的基本素養,就是應該將演員與角色區隔開來﹔當然,更理想的觀眾就是像布萊希特說的那樣,能夠區分戲劇與現實,並發揮主觀能動性,時時對戲劇保持批判和反思。因此,我們呼喚觀眾能夠更成熟、更理智,不要將對角色的憤怒情緒轉嫁到演員身上,不要一邊口口聲聲討厭反派角色的刻薄、狡猾、暴戾,一邊讓自己在網絡上活成了自己所討厭的反派角色。

在戲劇創作中,也有“扁平角色”與“立體角色”之分。扁平角色就是,角色沒有什麼復雜性,好的特別好,壞的就壞到極端,一根筋到底。如果是扁平的負面角色,不僅給予演員的表演空間非常有限,給予觀眾的反思空間也非常有限。而如果是立體的負面角色,他的所作所為都可以找到心理依據,角色不僅更具說服力,演員的表演空間更大,也能夠讓觀眾對角色產生“理解的同情”,並在此基礎上反思角色的悲劇性。

就像蘇明成,就是一個典型的立體式的負面角色,他的確有各種壞,但劇本的豐富以及郭京飛出色的演繹,可以讓觀眾追溯到他性格悲劇的根源,理解他的某些苦處(比如那場演技爆棚的“訴委屈”的戲),觀眾對他的情感也不僅僅是討厭,而是復雜得多,最后這個角色的“洗白”也不至於顯得太過生硬。由此可見,演員不怕負面角色,就怕扁平角色﹔我們也期待,有更多好劇本、好角色,留給好演員。

□曾於裡(劇評人)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