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新白》:翻拍經典損害內核的"年輕化"不可取

2019年04月18日07:26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翻拍經典劇損害內核的“年輕化”不可取

  由智磊執導,安以陌擔任編劇,於朦朧、鞠婧祎、裴子添、肖燕等人主演的《新白娘子傳奇》(下文簡稱“新版《新白》”)日前於愛奇藝播出。這是1992年趙雅芝、葉童版《新白娘子傳奇》(下文簡稱“92年版《新白》”)的首次翻拍,因此新版《新白》一播出就引發廣泛關注。但期望越高,失望越大,號稱是“年輕化”“青春化”的新版《新白》並不受年輕觀眾認可,目前其豆瓣評分僅有4.2分(92年版豆瓣評分9分)。新版《新白》的問題出在哪?

  “曠世奇戀”是白蛇傳說的永恆內核

  每一個民族都有流傳甚廣的傳說,就像阿拉伯地區有《天方夜譚》,德國有《格林童話》,中國民間也有四大著名傳說,分別是孟姜女哭長城、梁山伯與祝英台、牛郎織女以及白蛇傳。這四個傳說都關於愛情,或生死絕戀,或人仙殊途,白蛇傳說的想象力更為奇絕,它講述的是人與妖之戀。

  傳說都是在口頭傳播中不斷演變的,千百年來白蛇傳說也在不斷進化,后來記載在文字中。白蛇的形象經歷了幾次大的改寫,最早時候的白蛇形象,是變幻成人形、以女色誘惑男性的妖,她凶神惡煞、吃人血肉。比如唐代傳奇《博異志》中的《李黃》,一個叫李黃的男子被一個有絕代之色的白衣寡婦所誘惑,結果“口雖語,但覺被底身漸消盡,揭被而視,空注水而已,唯有頭存”,儼然是恐怖片。此時的白蛇傳說是“色即是空”的道德教化,勸誡男性不要被女色所惑。

  在明代馮夢龍的《白娘子永鎮雷峰塔》中,白蛇傳說的故事已經成型,后世流傳的主要人物、主要情節都有了。它的主題仍不是愛情,馮夢龍雖借助人與妖之戀推崇“人欲”,但還是“天理”佔了上風,小說最后回到“欲知有色還無色,須識無形卻有形﹔色即是空空即色,空空色色要分明”的勸誡上。小說中,許仙依舊是懦弱、好色的偽君子,知道白娘子是蛇妖后,想盡辦法要甩掉她,並叫來法海收了白蛇﹔不過,白蛇形象已經發生了變化,雖然有恐怖的一面,但也痴情,她是真心希望能與許仙幸福長久地在人間生活下去。

  清代方成培的戲曲《雷峰塔》裡,白蛇妖的色彩進一步淡化,她更近於仙,“多情吃苦”。在清代的另外兩部作品《義妖傳》和《白蛇全傳》中,許仙的形象更為正面,白蛇和許仙的愛情源於“報恩”,愛情根基更為深厚。

  到了這個時候,白蛇傳說的內核逐漸穩定下來。它講述的是善良、溫柔、痴情、感恩的白蛇,與擁有強烈道德感的儒雅書生許仙,不為世人所容的人與妖的戀情﹔哪怕有禮教的束縛、道德的藩籬,他們仍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他們想要的僅是一份兩情相悅、自由自在的愛。這份愛情“奇”,因為是人與妖之戀﹔但它的魅力更在於“曠世”,“情”與難以違背的“法”“禮”秩序的沖突,是對與錯之間的抉擇,其強烈的悲劇感動人心魄。

  因為白蛇傳說的傳奇性,從1926年的電影《白蛇傳》至今,改編自白蛇傳說的影視劇不勝枚舉。而極少數成功的作品,無一例外都把握住了“曠世奇戀”的內核,凸顯出愛之決絕和悲劇感。

  “年輕化”沒錯,錯的是沒進步

  1992年,趙雅芝、葉童等人出演的《新白娘子傳奇》在台灣播出后萬人空巷,1994年央視引進大陸播出后,也引起了極大的轟動,深深影響了一代人。這版《新白》之所以成功,除了演員、音樂、邊唱邊演的形式等因素外,至關重要的是,它充分還原了一段曠世奇戀。

  趙雅芝版的白素貞,是中國傳統女子的典范,她溫柔、賢惠、善良、端庄、典雅,她是妖,更像是一個完美的人。悲劇就是將完美的東西毀滅給人看,白素貞愈完美,她對愛情愈發投入與決絕,她的愛情悲劇就愈動人。與此同時,葉童反串許仙,減少了許仙的懦弱,放大了他的情深,比如當法海要收走白娘子時,他苦苦哀求:“我求求你不要再來煩我們了,就算我娘子是妖怪,可是她仁慈善良,從來沒有陷害過任何人,你為什麼偏要把她趕盡殺絕,置她於死地呢,你走吧。”1992年版《新白》極大張揚了愛情的合法性,如此,法海的“不近人情”就能時時牽動觀眾內心,白素貞與許仙的愛情也就在打壓中不斷升華。

  后繼者如果要將白蛇傳說影視化,面臨著兩個選擇:一個是在白蛇傳說基礎上重新原創故事,比如徐克的《青蛇》(依托的是李碧華的小說),採用了青蛇視角,以白蛇的曠世情深洞悉人性的懦弱與愛之虛無﹔或者2019年大獲好評的動畫《白蛇:緣起》,從許仙與白蛇的前世講起,開辟了新的視角。但原創的風險系數太高,20多年來成功的作品寥寥無幾。

  還有另一個選擇:翻拍。隨著時代變化,舊版經典會出現畫面陳舊、技術落后等問題,無法滿足年輕一代人的審美要求和訴求,與時俱進地對經典進行翻拍,可以更好地吸引年輕觀眾。

  因此,假若新版《新白》主創者能夠在尊重原著內核的基礎上,發揮主觀能動性,啟用全新的視角,融入特定的個人情感、社會背景和時代特質,更加契合當下年輕人的認知——那麼,我們也不妨寬容視之。

  因主創理解膚淺產生“多角戀”

  新版《新白》的確更“年輕”了。不僅體現在表演者的年輕上,更體現在角色的個性上。

  趙雅芝版白素貞修煉千年,世事洞明、人情練達﹔在與許仙的關系中,她是主動、引導、成熟的一方。但新版《新白》中,白素貞雖然也修煉千年,但個性更像是偶像劇中常見的“傻白甜”。新版是想借此凸顯白素貞的成長,想講述一個“成長向”的故事,讓年輕觀眾有共鳴。但就觀眾的反饋看,效果並不理想,“傻白甜”的塑造過於顛覆,並不符合白素貞千年修煉的作為。

  新版更致命的問題在於,它有脫離白蛇傳說曠世奇戀內核的跡象﹔雖然白素貞與許仙的愛情仍在,但他們愛情的那種崇高的悲劇感被徹底稀釋了。白蛇傳說之所以擁有古希臘悲劇的那種崇高感,是因為白素貞與許仙的愛情有著前世的糾纏,面對的阻礙是不可抗力,是“法”、“禮”、道德和秩序。所以92年版《新白》才要突出法海的阻力,他的阻隔是白素貞與許仙愛情的考驗和見証,是悲劇感的外在作用力。

  但在新版《新白》中,“報恩”情節消失了,白素貞與法海成了“歡喜冤家”。主創者挽尊說“因為現代婚姻是建立在愛情的基礎上,並不是恩情”,以今揆古、過於可笑。法海的作用也被嚴重弱化,目前白素貞與許仙的愛情阻力,全部來自於新增角色。一個是許仙學徒時濟世堂家的小姐金如意,一個是陪伴白蛇千年的佛前金鼠景鬆。他們幾個人構成了復雜的“四角戀”(如果算上喜歡景鬆的狐妖胡可心,對金如意有好感的蛤蟆精,那就是“六角戀”了)。金如意喜歡許仙,於是她嫉恨白素貞,屢次三番陷害白素貞﹔景鬆暗戀白素貞,所以他千方百計阻礙許白的戀情,甚至讓狐妖去殺許仙﹔蛤蟆精喜歡金如意,所以幫著金如意陷害白素貞……

  新版《新白》更近乎披著玄幻外衣的“多角戀”偶像劇,故事的內涵變得膚淺又幼稚。主創者自我辯解“之所以增加男女主情感關系中的支線角色,並不是因為熱衷狗血三角愛情,相反是想更突出許仙和白素貞的堅貞不移”,完全沒有說服力,難道沒有多角戀就沒有辦法表現愛情了?老版許仙、白素貞不夠“堅貞不移”?另外一個讓人驚掉下巴的改編是,編劇在許仙的身世上大做文章,並由此附著上了一個權謀爭奪,湯鎮業飾演的梁相國權傾朝野,他害死了許仙的父親,並打算對許斬草除根,而許仙最終也會扳倒梁相國,為父親洗刷冤屈……

  問題是,觀眾不想從新版《新白》中看到爛俗的偶像劇或者不倫不類的權謀爭奪,既然改編自白蛇傳說,就應遵守最基本的故事內涵,把一段曠世奇戀拍得動人﹔既然你是翻拍自92年版,就不要把整個故事改得面目全非。新版《新白》處處想討好年輕觀眾,想把時下流行的影視元素都添到劇中來,結果主次不分、喧賓奪主,反倒流失了一大批觀眾。

  □從易(劇評人)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