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音社交軟件亂象調查:明碼標價進行色情交易

2019年04月21日05:31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語音社交軟件亂象調查:明碼標價進行色情交易 未成年用戶隨意進入

  新華社北京4月20日電(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李夢婷 趙珮然)國家網信辦近日發布消息,對小眾即時通信工具開展專項整治,首批清理關停9款傳播淫穢色情信息,或涉招嫖賣淫、售賣淫穢色情音視頻的即時通信工具。然而,記者調查發現,在一些語音社交軟件上,也有大量用戶打語音社交名義明碼標價進行色情交易。這些軟件年齡限制寬鬆、監管不嚴,有未成年用戶隨意進入。此外,語音社交具有隱匿性,在監管上存在諸多難點。

  打著語音社交名義 明碼標價進行色情交易

  目前,市場上主打語音社交的交友應用數量越來越多,這些產品側重以聲音為媒介切入陌生人社交,並迅速“俘獲”大量用戶。記者對下載量較高的“Soul”“吱呀”“處CP”“尋歡-輕語”四款軟件進行了為期兩周的體驗。

  在“尋歡-輕語”裡,首頁有“相親”“娛樂”等與情感有關的語音直播板塊。在夜間,每個直播房間的人數可達到兩三百人。記者隨機點開一個正在直播的房間,主播頭像照片暴露,言語輕佻,並不斷通過性暗示來慫恿用戶用虛擬幣刷禮物。

  部分直播公告明碼標價,用戶隻需支付一定的“房費”,就可以任意“帶走”一位女主播,私下進行語音甚至是視頻裸聊等色情交易。

  為提升人氣,一些主播用隱私照做頭像,在昵稱裡打“擦邊球”,個人主頁顯示衣著暴露的圖片。有房管要求女主播“頭像統一標准,露腿露胸”。

  在語音社交軟件中,“磕X”“X車”“磕XX”等是提供涉黃語音服務的代名詞。記者打開幾位主播的主頁,報價圖片顯示,語音“磕X”30元半小時,視頻60元到100元之間,並表示如有其他需求可溝通滿足。

  “尋歡-輕語”還有一個“深夜撩人”版塊,隻在22時至次日5時開放。記者發現,版塊開啟時間一到,大量用戶發布“連麥睡覺私聊”“視頻磕炮+Q”“處對象、有償”等信息,還有用戶發布明確針對未成年人的交友信息。

  記者發現,幾款應用都不同程度存在頭像暴露、言辭露骨、展示性暗示內容等問題。“Soul”表面並無明顯涉黃信息,但在其“匿名小助手”功能裡能看到許多帶有“軟色情”的狀態、評論和私密照。記者看到,有用戶發“想養個蘿莉,一個月願意給一萬生活費”,有多名用戶參與評論。

  年齡限制寬鬆 未成年用戶隨意進入

  記者在下載語音社交軟件時發現,在蘋果應用商店內,大部分語音社交軟件下載界面上標注的年齡限制是“17+”,而“Soul”的年齡限制僅僅是“9+”。在安卓應用市場中,“Soul”沒有標注年齡限制,“吱呀”是16歲。

  多款語音社交軟件無身份認証即可下載注冊,標注的年齡限制形同虛設。“Soul”“處CP”“吱呀”三款軟件通過手機號即可完成注冊。“尋歡-輕語”會在注冊前彈出“是否滿18歲”的對話窗,選擇“已滿18歲”后通過手機號或關聯QQ、微信即可正常注冊登錄。

  “這些帶軟色情內容的社交軟件根本沒有未成年人保護機制,無法想象孩子接觸到這些內容會對成長造成多大影響。”一位田姓家長說。

  記者在“Soul”裡將個人信息設置為2005年出生,其“靈魂匹配”交友功能為記者匹配的多是“00后”,其中一位網友稱他隻有16歲。通過“星球”功能還能篩選性別、年齡,最低篩選年齡為12歲。

  通過用戶狀態能在這些語音社交軟件上看到大量未成年人的身影,其中不乏小學生和初中生。在“Soul百度貼吧”,有用戶稱自己匹配到10歲的小女孩。有吧友回復,“當然是報了虛齡,不然誰進得了這個軟件。我是05年的,別問我是怎麼進去的。”

  某業內人士給記者發來一張未成年人給主播打賞688元的截圖,“看頭像就知道是學生。”該業內人士說,由於平台沒有設置年齡門檻,也沒有相應的未成年人保護系統,因此用戶中不乏學生群體,一些學生零花錢多,對金錢缺乏概念,出手比成年人更闊綽。

  語音色情服務已成產業鏈 監管成難點

  記者發現,很多語音社交軟件上的語音色情服務已成產業鏈。在網上搜索“語音主播”關鍵詞后,有大量語音陪聊招聘信息顯示,女性隻需要普通話相對標准,無須露臉就能月入萬元。在一個近200人的陪聊接單群裡,群主會每天公布接單收入,單人陪聊一天最高收入達1500多元,過百的不在少數。招聘人員在篩選應聘者時,要求嘗試發嗲語音。

  據了解,今年1月18日,廣東省網信辦發布信息,針對廣東省部分語音直播平台存在涉低俗色情信息等問題,該辦會同公安、文化旅游部門開展執法檢查,依法下架Hello、喵喵、泡泡等5家語音直播平台,並對相關企業進行立案調查和行政處罰。但是,有語音社交平台又“卷土重來”。

  對此,某主播經紀公司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軟件運營過程中已積累了穩定的用戶群體,即使軟件下架,還有客服會“一對一引流”,同時通過技術手段不上架應用商店也能下載使用。“就算是綠色聊天平台,語音聊天涉黃平台也檢測不到,聊啥也不封號,封號也能解開,這點特權還是有的。”該工作人員還透露,16周歲以上就可以當主播,需要身份驗証的平台也可以幫忙用假身份証通過驗証。

  記者曾嘗試多次舉報色情內容。截至發稿前,“處CP”“尋歡-輕語”“Soul”都沒有對舉報內容進行處理。

  語音社交軟件低俗信息為何屢禁不止?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佔領表示,依據《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等規定,互聯網用戶、平台的名字不能有暗示、挑逗信息,不能散布淫穢色情信息,網絡服務提供者有對信息內容經營管理的責任。

  “就語音社交軟件而言,技術上難以及時、准確識別違法違規的語音信息﹔網絡聊天屬於個人隱私,難以進行有效監管,這裡面存在監管難題。”趙佔領說,平台如有涉黃內容,對未成年人成長不利,國家相關部門和網絡服務經營者應採取相關技術和管理措施過濾色情等違規違法信息,打造綠色網絡環境。(參與採寫:孟溢、余淼、陳曦、姚永海)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