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作死網紅"第一人:挑戰沒人做的事 獲數百萬投資

2019年05月20日07:42  來源:封面新聞
 
原標題:起底“作死網紅”第一人

舔棒棒糖挑戰。

吃檸檬挑戰。

敬漢卿的視頻拍攝工作室。

敬漢卿,一個22歲的小伙子,來自四川遂寧。在網上,他作為短視頻博主被網友熟知,5年來,他堅持日更一條短視頻。敬漢卿是個什麼樣的人?他說自己是一個熱愛生活的人,而有不少網友認為他是一個“作死的人”。他曾經直播吃口紅、吃過期12年的食物、一口氣吃50個鮮檸檬……

漢卿也是個極度無聊的人。在凌晨三四點突發奇想,跑到直播室,試驗一個多小時,得出一個打火機能打火1000多次的“無聊結論”﹔買了一支巨型棒棒糖,花6個小時舔完﹔為了弄清楚一個火龍果裡有多少粒黑籽,他從凌晨1點,一直數到早上7點……

或許有人會說,這也太無聊了吧?但網友一邊覺得他“作死”、無聊,又一邊忍不住看下去。截至目前,敬漢卿全網粉絲量已達到1400多萬。

A “作死”

租下別墅每天拍奇怪的視頻

初次見面,敬漢卿趿拉著一雙拖鞋,上身穿了一件自己設計的衣服,上面印滿了“吉祥”“富貴”等字樣,在某購物網站上,可以找到敬漢卿衣服同款。與短視頻中“口沫橫飛”的他不同,現實中的敬漢卿,給人感覺是個腼腆的大男孩。

在位於成都市青羊區的一個別墅區中,敬漢卿和6個小伙伴一起租住在一棟3層別墅裡,這6個小伙伴,也是他的員工。其中一個代號為“女運營”的女生,是敬漢卿的女朋友。

走進別墅一樓,一隻名叫“路由器”的柯基正在和一隻橘黃色流浪貓互相追逐,所過之處,是成堆的道具、快遞盒,還有吃剩的外賣。這群90后、95后,看上去與別的年輕人沒什麼不同,只是顯得有些懶散而隨意。

“一樓是剪輯室,拍攝間設在地下室,二樓三樓是生活區。”盡管凌亂,但敬漢卿還是把別墅做了功能劃分。之所以如此安排,也是為了能24小時隨時工作,“如果在寫字樓,到點關門,工作沒那麼方便”。

敬漢卿幾乎所有的室內短視頻,都在別墅的地下室完成。一張長方形桌子上,還擺放著十多個檸檬、幾隻蠟燭。看過他的短視頻就知道,這是他最近的兩期節目使用的道具,“直播一口氣吃完50個鮮檸檬”和“嘗試用低溫蠟燭的蠟油洗澡”。

敬漢卿曾半夜突發奇想,想弄清楚一個打火機究竟能打燃多少次火?於是在凌晨三四點起床,連續摁了1000次打火機,直到打火機報廢。

在直播間內,當快門鍵摁下的那一剎那,敬漢卿整個人瞬間變了一樣——聲音嘹亮、口若懸河,表情動作夸張。

迄今為止,敬漢卿已經拍過2000多條短視頻,其中有“作死”性質的不在少數。有網友把他稱為“作死網紅第一人”。說起這個稱號,敬漢卿並不排斥,反而有點驕傲。

B 賺錢

“罵我的人肯定都沒我窮”

敬漢卿還記得,他拍攝的第一個原創短視頻,是挑戰吃“全世界最辣的火雞面”。因為當時沒有后期處理,全程7分鐘的視頻,隻有他吃面的鏡頭重復出現。視頻上傳后,吐槽和謾罵席卷而來,視頻拍得太爛是網友的一致反饋。

挨了罵,敬漢卿心中多少有些失落。但那一次“翻車事件”,卻給他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收獲。“因為視頻受到了很多爭議,視頻反而被頂上了主頁。”這件事情后,敬漢卿做一個短視頻博主的決心,比以前更堅定了。

幾年來,不管一個人單打獨斗,還是找來一幫小伙伴一起拍,敬漢卿都堅持每天更新一條短視頻。在各大短視頻平台上,敬漢卿都算得上高產主播。而拍這些“作死”短視頻是為了錢嗎?敬漢卿直言不諱,“當然啊,肯定是為了掙錢。”

“那些罵我的人,小時候肯定都沒有我窮。”敬漢卿在一個單親家庭長大,從小跟著媽媽一起賣水果,每天都呆到深夜。“有一天晚上,我坐在三輪車上,看著水果攤上面吊著的燈,才真切地感覺到,我家怎麼這麼窮?”

敬漢卿上學時不愛讀書,整天琢磨著如何賺錢,“上初中時我就開始做起了幫人代寫作業的生意,一塊錢起步﹔用代寫作業賺的錢去買網絡小說,然后一周一塊錢租給別的學生。”敬漢卿說,上了職業學校后,他瞅准學校到點斷電的規定,一入學就開始倒賣充電寶。

2014年,敬漢卿獨自一人去了北京,做了一名底層銷售,拿著平均兩三千的工資。雖然日子過得苦哈哈,但他有一個苦中作樂的愛好,就是制作短視頻。

“那時候,白天上班,晚上拿出3個多小時做視頻,一年時間,粉絲從0漲到了4000。”即便如此,短視頻也沒有給敬漢卿帶來一分錢收入。

2016年,敬漢卿又回到了四川,拍短視頻仍然佔據了他所有的閑暇時間。也是2016年起,短視頻迎來風口,短視頻的受眾也越來越多。通過短視頻,敬漢卿的月收入從幾千到上萬元,頂峰時期,他一個月能掙10萬元。2017年,敬漢卿還得到了資本的青睞,獲數百萬投資,對於當時還屬中小型UP主(上傳視頻的人)的他來說,可謂是一筆巨資。

C 網紅

“一年買道具花了50萬”

有傳言說,敬漢卿發了,如今住上了別墅,年薪百萬。對於他人的評論,其實敬漢卿並不是太在乎,“如果天天被這些流言蜚語所困擾,你就沒有更多時間去研究更有趣的視頻了。”

如今的敬漢卿,對賺錢已經沒有了原先的迫切。他現在關心的是怎樣把公司經營好。2017年他組建了自己的傳媒公司,除了運營自己的賬號,也開始孵化其它的短視頻博主,希望未 來 朝 著 MCN(英 文Multi-Channel Network的縮寫,指是一種能實現商業變現的多頻道網絡產品形態)方向發展。

如今,敬漢卿制作的短視頻,已經不再動不動就“作死”,而是更傾向於好玩有趣的題材。他會嘗試負重100斤跑步,啃10斤重的巧克力,試著生吃一斤重的俄羅斯龍蝦……當然,和“女運營”在一起后,他的視頻中也加入了一些溫暖的元素,也常常在短視頻中“撒狗糧”。

他有一個“靈感庫”,裡面裝著自己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想法。甚至,有時沒靈感了,就翻翻網絡購物車,看看自己還有哪些購買的道具沒有用。去年,敬漢卿光是買道具,就花費了50萬元,大部分道具隻會用一次。

他說,拍這些視頻的目的就是好玩,挑戰大家沒有做過的事情。“也許有很多人也有跟我同樣的想法,但我去嘗試了,也算是給大家一個普及。”在他看來,自己並不是在傳遞不正確的價值觀,而是自己的視頻能夠讓大家在緊張生活之余能夠得到娛樂、放鬆。

作為短視頻的重要收入來源之一,很多博主都通過電商帶貨掙錢,但敬漢卿說自己幾乎不接廣告,因為拍廣告“傷害”粉絲。

搞笑視頻的博主那麼多,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短視頻領域的KOL(指某個群體裡影響力較大的人)。“如果只是為了賺錢而進入到這個行業,就會像被割掉的韭菜,是賺不到錢的,而真正能賺錢的,是那些熱愛生活,熱愛記錄的人。”敬漢卿說,他就是個這樣的人。

而如今,他也在思考拍攝一些其它類型的視頻,並且利用短視頻這種形式傳遞更多有價值的東西。

對話

“想用短視頻,傳遞更多有價值的事情”

記者:為什麼要選擇拍“作死”短視頻?

敬漢卿:我在某視頻網站上看見“作死”的視頻形式在國外訂閱量很高,但當時在中國還沒有,未來這樣的短視頻模式一定是有市場的,所以開始嘗試。

記者:你覺得拍“作死”短視頻是在傳遞不正確的價值觀嗎?

敬漢卿:我覺得沒有。其實很多視頻裡的點子,都是觀眾告訴我,“這個很有意思,你要不要嘗試一下”。我嘗試之后,也會告訴觀眾,什麼東西味道不錯,什麼東西對身體沒有危害。我覺得自己就像一隻小白鼠,就當幫觀眾試毒了。

記者:你覺得這類視頻為什麼有市場?

敬漢卿:現在大家的生活節奏都很快,壓力也很大,可能就是喜歡看一些輕鬆的、搞笑的。

記者:如何看待大家對你的評價?

敬漢卿:其實我不太在乎這些。如果天天去回應這些的話,自己怎麼進步呢,所以隻管提升自己就好,多去想如何把視頻拍得更有趣。

記者:對於未來的規劃?

敬漢卿:“作死”視頻已經在國外証明了是有市場的。另外,我也會利用短視頻這種形式去傳遞更多具有價值的事情。(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申夢芸)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