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高等教育轉型背景下的新聞傳播人才培養變革——

訪莫斯科國立大學新聞學院副院長奧爾加教授

吳圓圓

2019年06月14日19:22  
 

來源:《新聞愛好者》2019年第5期

莫斯科國立大學(簡稱莫大)是俄羅斯聯邦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的綜合性高等學校,該校新聞學院獨特的教學研究和人才培養模式,使其在俄羅斯學界和業界享有盛名。

奧爾加教授是該校新聞學院副院長,直接參與該校新聞專業人才培養體系的管理和建設。受上海大學邀請,奧爾加教授於2018年10月20日至21日參加了在上海大學舉辦的世界傳播論壇2018——“一帶一路”與新聞傳播學教育的跨文化交流。會議間隙,上海大學新聞傳播學院2016級傳播學博士生吳圓圓就俄羅斯高等教育轉型背景下新聞傳播人才培養的相關問題對奧爾加教授進行了採訪。

一、強化能力本位培養模式

問:據您介紹,2018年5月7日,俄羅斯總統普京頒布了《2024年前俄羅斯聯邦發展國家目標和戰略任務》的總統令,這個總統令從國家層面上對教育體系的實質性變革提出了要求。莫大是俄羅斯聯邦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的綜合性高等學校,新聞學院作為該校快速發展的部門之一,在新聞傳播教育的變革上是如何貫徹國家所提出的要求的?

奧爾加:自2003年俄羅斯加入博洛尼亞體系后,我們按照全球教育范式的轉變和改革一直不曾停止。“2024”目標將大學的新聞專業提到了非常高的位置,我們要用創新性的方法來實踐我們的教育改革,從而提高我們教育新聞學的水平以及層次。首先在教育體系中有一個能力本位的轉型,這是一個國家級的策略,是我們在未來很多年中都會堅持的教育體系。2017年俄羅斯教育部和科學部採用了新的聯邦高等教育標准,包括新聞學士和碩士課程。值得注意的是,莫大的新聞學院幫助其制定了新的聯邦標准。根據這些標准,學生的寫作能力和編輯能力是新聞專業教育的主要內容。其次,學生還要參加各種活動,包括學術性和社會性的各項活動。

莫大新聞學院一直在對自己的教育體系進行多樣化的開發,改革從未停止。我們的培養瞄准傳媒市場的需求,培養的學生必須專業過硬,這樣才能適應媒體的發展需求,同時還要有社會責任感,這樣他們才能促進國家的傳媒體系更加向前發展。莫大是俄羅斯教育的一個縮影,一個旗艦的縮影,它也代表我們在國家型教育體系上的創新。

問:國家策略的調整對莫大整體教學課程體系帶來的最主要變化是什麼?

奧爾加:聯邦標准的變化直接影響了我們新聞學院的教學行為,教育標准的轉變帶來的主要變化是新聞學院教學課程的多樣化。在課程內容上,我們將寫作與編輯的專業技能進行融合,注重學生綜合素質和專業能力的培養,針對傳媒領域的最新趨勢、新現象、新技術,我們獨立開發了一些有針對性的教學內容。我們對畢業生提出的要求是必須能夠針對不同媒體的需求創建不同風格或者類型的作品,同時要考慮作品呈現的地域性或者全球性,從而根據需求在語言規范、標准、格式、風格和技術要求方面完成新聞作品。對畢業生能力的要求也是對我們教學改革實踐檢驗的一種形式,我們希望通過對課程多樣化的調整,培養具備全球競爭力的新媒體新聞傳播人才。

問:媒體融合對人才提出了新的需求,在這種背景下,您認為什麼樣的人才具備全球競爭力?

奧爾加:現在新聞記者的職能正在發生變化,編輯和記者趨於一體化,媒體需要的已經不是具備單一職能的員工,而是跨界的全媒體人才。媒體市場決定了我們應該為行業准備什麼樣的人才。在這種媒體職能融合的環境下,有能力、有社會責任感和高技能的專業人員是我們人才培養的主要目標。莫大在教學內容多樣化、教學方法改良等方面做了很多嘗試,總結出“能力金字塔”原則。

“能力金字塔”從下往上依次為交叉功能(cross-functionality)、通識教育(general professional competencies)、專業教育(professional competencies)三個層次。交叉功能是指所有領域的一致能力,這是本科和碩士都需要具備的,包括批判性思維、團隊工作和領導能力、跨文化交流、自我組織與自我發展、活動生活安全能力。通識教育包括傳統的文學、歷史、哲學等傳統教學領域,現在信息科學也被融入其中,通識教育能有力提升學生的綜合能力。專業教育包括使用技術手段和信息技術的能力,實現專業活動效果的能力,理解社會、國家結構的功能和傳播俄羅斯文化、融合世界文化的能力等。具備這些能力的人就是我們希望培養的具備全球競爭力的新聞傳播人才。

二、新聞學院要保持在行業的領先地位

問:飛速發展的數字媒體時代,媒體市場對人才的輸出尤其是對從業人員的專業技能提出了更多的要求,莫大在提升學生的專業動手能力上是怎麼做的?

奧爾加:媒體領域的多種主流變革對新聞作品的時效性、質量和表現方式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對技能的多樣化也提出了更多的要求。教育的一個任務就是要保持在行業的領先地位,我們要做的是創造一個教育環境,鼓勵學生獲得媒體行業最新發展所需的專業技能。

具體來說,新聞學院有電視頻道、廣播工作室、傳統印刷報紙、網絡媒體渠道、媒體網站,所有這些媒體使用的都是最新的數字設備,學生一開始就可以在學校的多媒體環境中進行媒體實踐。

問:教育涉及教和學兩個方面,因此,政策的落實不僅應從學生層面入手,還要與培養高水平的教師結合起來。在具體的教學層面尤其是新媒體課程上,老師的教學方法有何創新?從業界和學界的比例看,莫大新聞專業教師的總體結構怎樣?

奧爾加:在教學中,我們對一些好的傳統盡量保留,比如傳統的1個半小時時長的課時制度、文史哲類傳統通識課程等,而在一些更實用的實踐教學上則不斷嘗試創新。比如,我們認為俄語是俄羅斯公民自我認同的基礎,在新聞傳播教育中也有顯著作用。在某些課程的教學實踐中,我們採用融合的方法綜合教授語言學和新聞學科,在提升學生俄語運用能力的同時,增強學生的文化認同感。除了傳統教學模式,還採用更靈活的方式,比如創造性任務、商業游戲、資料和數據的搜索分析等教學手段補充主要學科的教學。

教師對於提升教學質量具有重要意義。建立與完善教師專業成長體系是2024年前俄羅斯教育領域的一項重要內容。莫大新聞學院鼓勵教師運用新技術和數字化手段進行創新性教學,但是在實際操作中也遇到了不少問題。莫大作為一所國立大學,老師的體系都需要得到國家認可,在教師的配置上我們不能隨意更改。俄羅斯大多數高校傳統上強調教學功能,多數教師並不從事科研工作,在新媒體新技術環境下,一些老師還在延續傳統的教學思維和教學方法,讓他們更新方法進行教學改革是一個長期推進的過程。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通過設置大量實驗課,與業界聯合進行創意工作室,教授的老師包括一線媒體的記者、商業人員等,課程的內容也不局限於媒體范疇。學生參加由專業人士主講的課程能開闊視野,並且有機會直接與雇主聯系,增加就業的競爭力。通過對接業界、對接市場的方式完善教師結構固化帶來的問題。

問:如何規避新媒體技術對新聞傳播教育帶來的影響及新媒體技術在不斷發展后的喧賓奪主?

奧爾加:要實現新聞傳播教育的可持續發展,並非簡單地以新媒體技術疊加傳統教育模式,教育系統要合理使用新技術。

莫大要培養的是應用型的人才,我們的人才培養是直接瞄准當下媒體市場需求的,但是這個“應用”絕不僅僅只是簡單的操作能力,而是基於綜合素質基礎上體現的專業能力,是綜合能力、綜合素質與高技能結合的新聞傳播專家型人才。我們在教學內容上一直重視學生的通識課程和實踐課程的學習,從沒有忽視對學生綜合能力和綜合素質的培養,在這樣的指導理念下,新媒體技術並不會對教育帶來反控,反而是推動我們的教學前行,推動我們培養的專業人才滿足新聞傳播不同領域的需求。

三、密切關注業界需求培養合格人才

問:媒體的變化日新月異,莫大新聞學院是如何全面把握市場需求,與業界進行深度融合的?

奧爾加:為了應對市場變化,我們從幾個方面加強與業界的緊密聯系。前面提到的,我們在課程教學中對接一些業內人士開設實驗課,與業界合作搞創意工作室。在與市場正面對接中,我們還會適當調整教育計劃,商業領域的原則也會融入我們的教育體系以及教育材料當中。值得提出的是,學院成立了一個專門機構——專家委員會,由俄羅斯最大媒體公司的50多名代表組成。理事會定期開會,討論媒體行業的新變化和最緊迫的問題。由於專業標准不斷更新,我們也不斷調整我們的教育計劃,以便能適應當前媒體行業的新要求。

問:莫大新聞學院學生就業趨勢如何?學校的培養目標與業界的契合度如何?

奧爾加:俄羅斯的新聞業帶有顯著的開放性特征,不會對學歷等提出較高要求,記者有專業學歷背景,與其他專業的人員享受同等待遇。但學校的人才培養是密切關注業界需求的,按照業界的需求不斷調整人才培養計劃,因此,學生在從業技巧上是完全沒問題的。

如果單論找工作的話,這是所有學校所有專業都面臨的問題。莫大的新聞專業是王牌專業,因此我們的學生在中心區找工作相對容易,這是莫大新聞學院的特殊優勢。除此之外,學生還可以選擇去地區性媒體工作。還有一點需要特別提到,莫大新聞學院的學生從本科第二年就要開始實習,到大四的時候他們基本都已經進入了媒體行業,一般不存在剛進入媒體工作時的壓力。

比如:俄羅斯大眾媒體法律規定,凡網頁日均訪問量達到3000人次以上的博客作者必須在監督機構進行注冊,並遵守大眾媒體相關管理辦法。也就是說,自媒體關注量在3000人以上就變成了大眾媒體。有一個莫大新聞學院的畢業生個人自媒體閱讀量達到399萬,他就是做自媒體創業的一個典型。

四、對留學生秉承絕對開放的原則

問:在普京總統簽署的《2024年前俄羅斯聯邦發展國家目標和戰略任務》的總統令中,我注意到其中對在俄羅斯高校就讀的外國公民數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在2024年前,將這一數據至少再提高一倍。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進行,中俄兩國新聞傳播學術交流越來越頻繁。莫大新聞學院在留學生培養問題上是如何做的?外國留學生與本土學生的培養模式有何差異?

奧爾加:在留學生的培養上,我們秉承絕對開放的原則。外國留學生跟俄羅斯學生完全一樣,兩者是一起授課的,本土學生擁有的所有資源也對留學生全部開放。但是在實踐中,莫大也在做一些改革。莫大新聞學院的主要授課語言仍舊是俄語,留學生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語言障礙,這不單包括使用俄語的能力,還有用在新聞傳播學習中的俄語思維能力。對此,我們專門開設了針對中國留學生的語言培訓課,幫助他們盡快適應俄語思維方式,還有專門的俄語學習測試。

莫大作為俄羅斯教育的旗艦,既是教育創新的改革者和承載者,也是競爭激烈的新聞工作者和其他媒體專業人員的教育者。莫大的經驗延伸到所有的俄羅斯大學,莫大新聞學院在人才培養上的創新也代表著莫斯科國家型的教育體系創新,所以莫大在改革中的責任至關重要。在新聞傳播領域,莫大新聞學院獨特的教學研究模式以及和新聞實踐的緊密聯系,使其在學界和業界都享有盛名。現在越來越多的俄羅斯學生來中國留學,也有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到莫大新聞學院就讀,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進行,我們希望兩國在新聞傳播領域深化人才交流,在新聞傳播人才的交流互動中進一步完善對國際創新性傳媒人才的培養探索。

(作者為上海大學新聞傳播學院2016級傳播學博士生)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