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體視域下大學生“網紅”現象的研究

錢冬妮

2019年06月19日08:30  來源:今傳媒
 

摘要:自媒體時代的來臨,網絡紅人不斷涌現,其中不乏大學生群體。如今大學生群體正是網絡媒體所關注的焦點,而大學生群體也因為他們敢於勇於接受新鮮事物而對網絡有著極大的興趣,在這種雙方互相關注的前提下,大學生“網紅”現象應運而生。如何在“網紅”影響下引導大學生群體正確對待“網紅”現象,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就顯得尤為重要。

關鍵詞:自媒體﹔大學生﹔網紅﹔影響

中圖分類號: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9)05-0000-02

“網紅”即“網絡紅人”的簡稱。“網絡紅人”是在網絡社交平台上因為個人才藝或是顏值亦或是某個特定事件受到網民關注而走紅的一類人。“網紅”也可理解為網絡中的意見領袖,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古斯塔夫·勒龐認為:網民是一群非理性群體的集合,由於非理性這一特點,網絡意見領袖的言論無論好壞都能受到一部分網民的追捧和喜愛。而大學生“網紅”的出現對大學生群體來說既是機遇更是一種挑戰,本文將從“網紅”對大學生學習和生活的各方面影響出發,闡述大學生網紅群體的利與弊,力圖為大學生“網紅”的思政教育提供一定的借鑒意義。

一.大學生“網紅”群體的產生

1. 自媒體的特點

自媒體是時下非常流行的一種新媒體形式,隨著微博、直播、短視頻網站等自媒體平台的飛速發展,在這些平台上也涌現了一大批自媒體人,這些自媒體人大部分都是“網紅”。相較於傳統媒體,自媒體有著門檻低、操作簡單等特點,而這些特點都為大眾成為自媒體人降低了成本,使得大眾的接受度和認可度都很高。而自媒體的交互性和碎片化特點也在很大程度上打破了傳播在時間、空間和地域上的限制,實現了信息的實時交互。自媒體的這些特點都為大眾提供了成為“網紅”的可能性。

2. 大學生群體對自媒體的認同和喜愛

目前的大學生基本為90后或00后,這個年齡段的群體最大的特征便是願意也敢於接觸新興事物。以抖音短視頻APP為例,他們的主要目標受眾便是18-24歲的年輕人,這便是抓住了年輕人對新興事物充滿熱情這一特點。而抖音簡單的創作方式和新穎的互動模式也頗受大學生的歡迎。目前抖音平台上的兩大“網紅”費啟鳴和代古拉K均為在校大學生,像這樣的在校大學生的走紅也促使更多的大學生模仿和投入到自媒體平台當中來。

二.大學生“網紅”群體的利與弊

1. “網紅”對大學生價值觀和人生觀的積極作用

大學時期是一個人形成價值觀和人生觀的重要時期,在網絡高速發展的現在,每天都有大量的信息在沖擊著大學生群體,互聯網信息良莠不齊,如何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就顯得尤為重要。

(1)傳遞正能量。縱觀目前網絡上的“網紅”群體,其中不乏很多傳播正能量的群體,很多大學生“網紅”會利用自己在網絡上的影響力為社會弱勢群體發聲,讓更多的網友和公民看到一些社會不公事件,請求相關法律部門出面解決,也有很多大學生會把一些社會正能量事件融入到直播或者作品當中,成為傳播正能量的“網紅”。

(2)創新創業新路徑。在“互聯網+”和“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時代背景下,“網紅”也成為了求職市場中的熱門職業,他們通過注意力獲取經濟效益,這樣全新的行業也為很多大學生提供了新的就業機會和創業契機。例如抖音的兩大網紅費啟鳴和代古拉K,他們最初都是普通在校大學生,因為在抖音平台上展示了自己的顏值和才藝而獲得了大量粉絲的關注,現如今費啟鳴成功出道,正式進入了演藝圈,而代古拉K也已經成功簽約娛樂公司,成為當下最炙手可熱的“網紅”。可見“網紅”的出現也為大學生提供了更多的就業方向,這不僅促進了個人的發展,也從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社會就業壓力。將“網紅”作為一種職業並得到相應的勞動報酬這是值得社會各界鼓勵和倡導的。

2. “網紅”對大學生價值觀和人生觀的負面影響

(1)扭曲大學生的成才觀。很多人對“網紅”的印象都是“一夜成名”,確實相比於傳統明星的成名機制,網紅的走紅方式簡單很多,似乎隻要是有個性、有顏值的年輕人都能成為“網紅”。如此低成本、低門檻卻高收益的新興職業,讓圈外人趨之若鹜。而這種現象卻往往會誤導心智還沒有完全成熟的大學生們,讓他們以為成功可以走捷徑,這與我們的主流價值觀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2)沖擊大學生的價值觀。很多“網紅”會在自媒體平台上向粉絲分享自己的生活,他們的生活大部分可以用一個詞概括,那就是“紙醉金迷”,然而大多數網友對“網紅”所展示的生活都表達了羨慕和渴望之情,越來越多的受眾渴望自己也能擁有這樣的生活方式。“網紅”所輸出的這些充斥著拜金主義和享樂主義的價值觀,對主流文化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沖擊,大學生群體長期受到這種不健康的價值觀的影響,對他們的成長是非常不利的。

三.大學生“網紅”群體的發展問題與思考

1. 大學生“網紅”群體目前存在的問題

(1)門檻過低。“網紅”沒有明確的學歷和能力的門檻,隻要有個性敢出位人人都可能成為“網紅”。低門檻的弊端也是顯而易見的,大學生群體心智尚未成熟,他們容易在競爭的過程中丟失道德底線,誤以為敢博出位敢博眼球就能紅,這對大學生的成長發展是極為不利的。

(2)內容的同質化。目前直播平台上的“網紅”多數以唱歌、聊天或者游戲解說作為直播內容,而在微博上最多的便是“美妝博主”、“健身博主”,他們所展示的內容都大同小異,這樣同質化的內容過多之后就很難讓受眾留下記憶點,這也是導致目前“網紅”競爭越來越激勵的一個主要原因。而這些大同小異的內容要如何在日新月異的網絡環境中長期佔據優勢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3)利益至上。大學生“網紅”辨別能力不強且缺少社會經驗,長期受到利益至上的價值觀的影響便有可能為了高收益而誤入歧途,在利益的驅使下很難做到獨善其身,這從長遠角度來看是對社會發展極其不利的,值得深思。

2.發展建議

(1)引導大學生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和成才觀。在當前的網絡環境下,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更應該引導大學生主動學習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將正能量“網紅”作為榜樣,通過榜樣的影響力讓大學生認識到成為“網紅”不僅僅是為了獲取經濟利益,更是為了推動社會的發展。更要讓大學生意識到部分“網紅”所輸出的拜金主義、享樂主義等功利思想與我們的主流價值觀是背道而馳的。

(2)挖掘優質內容。在這個“內容為王”的時代,受眾更看重的是內容本身而不是外在的表現形式,真正受到受眾認可的往往是優質的內容。比如微博上的“美妝博主”都會分享自己的化妝技巧,而真正去研究人的三庭五眼的卻極少,其實化妝是否能化到精髓是和每個人的五官息息相關的,適合“網紅”的並不一定適合大眾,要對每個人都做到“對症下藥”那才是真正的優質內容。“網紅”找准自己的定位和自己的精准受眾匹配才能達到效益最大化。

四.結語

自媒體時代背景下,“網紅”影響著當代大學生學習、生活的方方面面,如何引導大學生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和成才觀尤為重要。而大學生“網紅”群體的出現是挑戰也是機遇,我們要做的不是將這個群體扼殺在搖籃中,而是應該積極正確地對其進行引導,讓大學生“網紅”成為網絡世界中的一股清流。

參考文獻:

[1].邱袁利.“網紅”對大學生價值觀形塑.的影響研究[J].法制與社會,2018(1).

[2].胡德平.大學生“網紅”現象分析與教育引導策略[J].思想理論教育,2017(4):77-82.

[3].賀軍生.運用新媒體做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J].傳媒.2017(5):80-82.

[4].張金蘋.網絡時代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初探[J].民營科技,2018(7):193-194.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