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悔人生 我已飛過——追記用生命踐行"四力"的央視女制片人周泉泉

2019年07月11日07:14  來源:中國經濟網
 
原標題:無悔人生 我已飛過——追記用生命踐行“四力”的央視女制片人周泉泉

  2018年11月29日,《熱血邊關》第二季在西藏墨脫拍攝時,周泉泉帶隊在拍攝途中。 (資料圖片)

  見到周泉泉,已是定格的容顏。照片裡,她身穿迷彩,手握拐杖,艱難地行進在西藏墨脫邊境線上,驕傲地昂著頭,目光堅毅。

  這是一個熱愛電視、熱愛軍旅的人。為了讓更多人了解祖國邊防的故事,她帶頭策劃了軍旅題材節目《熱血邊關》。為了這個節目,她在阿裡與雪域凶險的自然環境抗衡,在湄公河體驗戰士們如何與真槍實彈的毒販較量﹔她走過墨脫最艱險的絕望坡、無懼泥石流的襲擊,卻在最后一次廣東珠海擔杆島海防一線的採訪中,意外被落石擊中。作為一名新聞工作者,她用腳力、眼力、腦力、筆力記錄時代,將46歲的生命永遠獻給了心中最美的事業。

  熱血邊關見証不變初心

  《熱血邊關》是周泉泉嘔心瀝血之作。這檔紀實體驗類節目,通過在全國大學生中選拔佼佼者,深入我國邊防一線哨所體驗生活,從側面反映戍邊軍人們的家國情懷。“無數邊防戰士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維護著國家的尊嚴,人民的安全,疆土的完整。我要讓更多年輕人體驗有組織有紀律有信仰的生活,感悟什麼是責任、愛和堅守,讓他們的青春不再迷茫。”周泉泉如此闡述她做這期節目的初衷。

  邊防部隊地處偏遠、條件艱苦,節目組經常面臨十幾天不能洗澡的問題。看到年輕的女編導付伊銘流露出畏難情緒,周泉泉抱住她爽朗地說:“沒事,你不能洗,我也不能洗,咱們誰也別嫌棄誰。”

  《熱血邊關》迄今已制作播出兩季,攝制組的足跡從大漠延伸到高原,從北疆踏步至東海。在節目拍攝過程中,周泉泉明確提出,選擇的每一處地點都要“成色十足”,拍攝團隊“什麼困難都能克服”。在原始森林的巡邊路上,她不知疲倦地調動著大家的情緒。在西藏阿裡,她帶領團隊到達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冬季含氧量不及內地40%的地方。在西藏墨脫,她在不時出現雪崩、塌方、泥石流的公路上為大家斷后。在西藏最遠的楚果寺邊防哨所,她與戰士們同吃、同住、同巡邏,以敬業精神和共患難的真情打動著邊防硬漢,戰士們都親切地叫她姐姐。

  《熱血邊關》第三季啟動,周泉泉選擇了條件最艱苦、最能體現海軍特色的擔杆島。這裡是南中國的戰略門戶,是民族英雄文天祥寫《過零丁洋》的地方。周泉泉興奮地說,“我一定要親自參加前期採訪”!

  2019年6月5日2時38分,節目組前期採訪團隊乘坐的飛機降落珠海。在睡眠不足4小時的情況下,一行人繼續乘船前往擔杆島。6月6日,吃過早飯后節目組開始勘察島上各處適合拍攝點。12時,考察工作基本完成,周泉泉鼓勵大家再堅持一下,把最后這個戰士們抗台風的坑道看完就回去吃午飯。就這樣,一行人向最后的地點出發了。

  幾名戰士在前面開路,節目組和部隊官兵一對一隔著往前走,編導付伊銘剛剛邁進坑道的洞口,沒有任何聲音,沒有任何預兆,一塊石頭就掉下來,付伊銘一回頭,周泉泉已經倒在地上。“《熱血邊關》前兩季的拍攝也遇到過很多意外,那麼多的困難大家都挺過來了,但沒有想到周泉泉卻將生命永遠留在了這個島上,留在了她最熱愛的軍營裡。”付伊銘說。

  艱苦事業練就“全能女戰士”

  周泉泉出生於一個軍人家庭,她的父母都是青藏高原的軍醫。生於高原,長於高原,艱苦環境中綻放出的,是一個開朗且堅韌、嬌小卻剛強的姑娘。

  周泉泉雖然個子不高、嗓門不大,但是身體裡卻蘊藏著巨大能量。2001年,她調入《半邊天》欄目組,加入到欄目中最難做的社會組。在一次調查重慶某公司假借招聘,性騷擾女性的案件中,她無懼風險和阻力,假扮應聘者親自上陣,前往涉案公司當臥底,拍下了女性被騷擾的關鍵証據,讓犯罪分子得到了應有制裁。

  2006年,台裡接到一項棘手任務,調查拍攝可可西裡自然保護區某些不法分子盜挖金礦及盜獵野生動物。這是一項耗時長、風險大的任務,周泉泉說自己是高原長大的孩子,這個任務非她莫屬。在可可西裡無人區,天氣變幻莫測,路途極其凶險,盜礦匪徒持有武器、氣焰囂張,甚至將威脅電話打到周泉泉在北京的家中。但她毫不畏懼,以極大的勇氣和智慧,出色完成了拍攝任務。

  周泉泉是團隊的“定海神針”,也是大家口中的“全能女戰士”。從演播室導播,到節目編導、記者、攝像,哪個崗位需要她,她就第一時間頂上去。《熱血邊關》在西藏阿裡地區拍攝時,團隊所有人都有著不同程度的高原反應,當攝像人員因高原反應而無法拍攝時,她馬上扛起攝像機﹔當節目編導因高原反應沒法採訪時,她立即進入記者角色,完成採訪任務。其實,周泉泉在抵達西藏的第一天就因高原反應嘔吐不止,但是她悄悄告訴身邊的同事不要聲張,因為她知道自己是整個團隊的主心骨,“隻要我不倒下,團隊就能看到希望!”

  在工作中,周泉泉展現出對創新的極度渴求,她始終堅持掌握新知識,熟悉新領域,開拓新視野。從2011年到2013年,她帶著團隊幾乎嘗試了所有可能使用於電視直播中的互動手段。她和新浪微博團隊反復研究嘗試,使《夜線》欄目的微博粉絲人數半年之內迅速增長到80多萬,每一個直播話題下面都有網友的數千條留言互動。她努力嘗試各種網絡平台,並迅速應用在工作中。就在周泉泉殉職的前幾天,她還聯系公安部和抖音平台,在《夜線》推出了系列微視頻節目“反詐者集合”,成為在電視端播出微視頻的最早一批實踐者。

  以愛為銘不負芳華

  形容周泉泉的為人,用熱心是不夠的,她有著一顆熾熱的心。周泉泉曾在西藏之行中與一個叫晉美的藏族小伙兒有過一面之緣。當時倆人只是互留了電話就沒再聯系。沒想到時隔很久,有一天晉美突然給周泉泉打來電話,說自己的姐姐得了重病,要來北京治病,請求周泉泉幫助。周泉泉馬上回復道:“你來吧。”之后,她把晉美姐弟等人安排在自己家裡,跑前跑后幫他們聯系醫院、醫生,直到晉美姐姐的病痊愈為止。從此,他們成了一對好姐弟。

  邊防戰士常年待在閉塞的環境裡,很多人不愛說話,但在錄播節目時周泉泉總能打開他們的心扉,動情之處,戰士們時常落淚。“邊關的月很冷,風很大,陽光很刺眼,戰士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戍守在邊境一線,一年到頭沒有探望,沒有新鮮的事,更難見到新鮮的人,直到《熱血邊關》欄目攝制組一行人的到來……”她離世后,一些與她隻有幾面之緣的戰士紛紛寫下長長的文字紀念她,讀著這些炙熱滾燙的文字,我們終於可以理解,一個女制片人為什麼一定要挑戰最艱苦、最危險的軍旅題材節目。

  《熱血邊關》前兩季播出后反響很好,許多網友留言:“看到了真實的邊防”“致敬邊防軍人”“哪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為你負重前行”……還有許多報名未成功和沒報過名的大學生一直在問:“什麼時候還有第三季我一定要參加”“想去,看完感覺自己更加愛國愛我們的軍隊了”……這大概就是周泉泉堅持的意義和初衷。

  “天空中沒有翅膀的痕跡,而我已飛過”。在周泉泉的個人主頁上,留有這樣一句話。這句泰戈爾的名言,也許就是她看待世界的方式和做人的態度。她將自己短暫的一生奉獻給自己最熱愛的廣電事業,倒在她最有歸屬感的軍營裡,她為世人留下的一部部鏗鏘有力的作品,就像一束光,照亮我們的人生。(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姜天驕)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