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成龍喜劇動作片的成功模式

——以《十二生肖》為例

周雲

2019年07月11日09:53  
 

來源:《視聽》2019年第7期

摘要:成龍的喜劇動作片一直以來受到觀眾們的廣泛認可,也是目前為數不多能與好萊塢電影相提並論的一種電影類型片。本文以電影《十二生肖》為例,分析了成龍喜劇動作片的風格特點,並淺析了此類類型片的成功模式。成龍作為“龍的子孫”,將“龍行天下”的精神推向國際,在順應潮流的過程中堅持個性。這也是將中國民族電影推向國際的一個很好的范例。

關鍵詞:喜劇動作片﹔個人風格﹔東方文化﹔國際潮流﹔成龍

“有動作而不殘暴,有喜劇而不下流” 一直以來被稱為是成龍喜劇功夫片和動作警匪片區別於其他影片的主要特征,在各類喜劇片泛濫的當下,成龍的喜劇動作片依然受到觀眾們的強烈追捧。2012年12月20日上映的《十二生肖》以3億元的成本和8.4億元的票房收入讓成龍第101部電影大獲成功。本文將以《十二生肖》為例淺析成龍喜劇動作片的成龍模式,並試圖通過這種模式,探討中國的電影以及本土文化如何增強自身的影響力。

一、一以貫之的動作加喜劇風格

成龍自20世紀70年代就開始主演喜劇動作片。在早期的電影中,成龍就有意識地塑造這種集一身武藝和風趣性格於一身的喜劇形象。到了21世紀,他延續了這種喜劇風格,將其帶入到現代題材中來,總是營造一種輕鬆有趣的感覺。

《十二生肖》是一部冒險類電影,由成龍自編自導自演,講述了成龍扮演的JC為得到國際文物販子給出的巨額報酬,與三位伙伴四處尋找“圓明園”十二生肖中失散的最后四個獸首,最后JC受大家的愛國情懷感染,幫助Coco全力挽救國寶,最終將尋回的獸首歸還中國。

在這部影片中,成龍延續了自己獨特的喜劇風格,將高密度和可觀性強的動作用一種類似於雜耍的方式輕鬆地呈現在觀眾面前。該片以新、奇、快的動作節奏讓觀眾應接不暇,從而突破觀眾保守的觀賞心理,贏得觀眾的喜愛。在成龍喜劇性的武打動作中,“即使是懲惡揚善,伸張正義,或者替中國人爭回面子,贏回自尊,也盡量用游戲心態去處理,笑意挂在臉上,舉手投足滑稽化”。 這有別於傳統功夫片打架斗狠或者兵刃相見的特點,在一片充滿喜劇氛圍的場面中完成動作,解決問題。

在這部電影中,成龍的盜寶團隊有四個人,他們武藝高強、聰明機智,每次遇到驚險的場面都能巧妙應對,其中讓人印象最深的莫過於去小島尋找獸首的過程。在此過程中,他們遇到了強悍的海盜和狡猾的小混混,他們利用靈活的動作、強大的默契、樂觀的心態和成熟的智慧打敗了全部的敵人,由此,成龍所帶領的團隊和這兩撥敵人之間便產生了強烈的對比,一方聰明機智、團結一心、武藝高強,另一方愛財如命、畏畏縮縮、有勇無謀,隻能以失敗收尾,如此鮮明的對比營造出了一種輕鬆的喜劇氛圍,這也滿足了觀眾想讓討喜的成龍團隊贏得勝利的心理。

二、與國際接軌的世界眼光和高科技運用

《十二生肖》體現了成龍電影的世界眼光。首先,從拍攝場地來看,電影在北京、香港、澳門、巴黎等城市以及新西蘭、拉脫維亞等國家取景,演員和攝制組穿越了如此多的城市和地區,從中足以看出這部電影在拍攝過程中的用心。其次,從演員陣容上來看,不僅有成龍領銜主演,還有中國內地知名男星廖凡、知名女星姚星彤等人的傾力出演,韓國人氣男星權相佑、 法國的白露娜主演,還請到了吳彥祖等人客串出演,連海盜頭目這些群演也是來自日本、泰國等國家。最后,《十二生肖》在中國、馬來西亞、希臘、英國、俄羅斯、韓國等國發行上映,可以說是具有面向全球發行和上映的國際化視野。我們不僅能夠在這種國際大片中體會到大制作帶來的全新體驗,更能在鏡頭的帶領下領略世界各地的迷人風光,這也是另一種文化視野。

在這部電影中,從成龍的盜寶團隊的整體裝備到他自身的裝備都體現出了高科技的現代感,這與他之前赤手空拳、單打獨斗的風格有很大區別。成龍在《十二生肖》中對高科技的運用,是他對自己傳統動作片基本靠真實功夫打斗的一種突破,成龍順應了電影技術的發展,將這些科技元素融入到自己的電影中,動作與科技的完美融合增強了電影的可觀賞性。無論是演員陣容、拍攝場地、上映發行地區,還是對科技手段的運用,都體現出了成龍電影回歸國際化的決心,並且也已可以看出這種策略還是比較成功的。

三、人物形象的塑造和文化精神內涵

作為一部典型的以弘揚愛國主義為主題的電影,《十二生肖》並不是主人公一開始就跟隨著愛國主義者的步伐做出正確選擇,堅決維護祖國利益,而是通過刻畫真實的人性,更加突出愛國精神的可貴和愛國主義者力量的強大。

成龍電影中的人物具有典型的東方化特征,這體現在兩個方面。第一,成龍電影中的主要人物屬於平民英雄,這是相對於美國好萊塢無所不能的超級英雄而言的。在《十二生肖》中,JC就是平民英雄的典型。他以一個盜寶賊的身份出現,他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為了金錢,但絕不觸犯底線。第二,成龍在《十二生肖》中塑造的JC身上傳達出了帶有東方色彩的道德觀。JC雖為盜賊,但隻圖財不害命。他有一身武藝,動作靈活,足智多謀,但從不輕易出手,遇到對手出招也是能躲就躲,盡量不讓對方受到致命的傷害。在偷盜財物時,他採用智取的方法,做到不被人發現。打斗時,JC遭遇同是盜寶賊的對手“九頭鳥”,他批判了“九頭鳥”為了錢財不惜犧牲和平的可恥行為,從這裡可以看出,JC的心裡是有著明確的是非善惡觀,他也堅守著他的底線。在與對手們打斗的過程中,他不使用殺傷力很大的武器,比如槍,只是借用身邊的一些物件抵擋,這體現出JC作為一個中國人心中的道義的力量。這種東方中庸主義的道德觀不僅是JC這個人物具有典型東方色彩的根源,也巧妙地消解了動作電影所帶來的暴力色彩,加上成龍自帶的一以貫之的幽默感,凸顯出了這部電影的喜劇性。

可以這樣說,成龍的類型電影是目前為數不多能與好萊塢電影相抗衡的一種文化現象。成龍電影能夠發展到現在的高度,不僅是因為成龍個人的才華和魅力,還因為中國文化的精神內涵。以《十二生肖》為例,首先,這部電影立足於圓明園被八國聯軍燒毀,國家珍貴財物被搶的真實歷史文化背景。這一史實牽系著每一位愛國者的心,電影中各國留學生為了自己國家的國寶早日回國所做的努力也激發了觀眾們的愛國之情,這就使得電影能夠帶給觀眾共鳴,引起強烈的情感共振。其次,對愛國主義的強烈傳達是《十二生肖》最鮮明的主題。在面對國寶受到侵犯時,無論是海外留學生還是國內知名教授,甚至是盜寶賊都能在愛國精神的引領下,做出正確的選擇,堅決維護國家財產。JC本身就是一名中國人,他的內心保持著善良和智慧,並有著自己的原則,他心中的愛國情懷被喚醒是可能的,所以他全力營救Coco的弟弟和留學生,舍命搶回“龍首”便是愛國主義的絕佳體現,因為愛國不僅要熱愛國家財物,也要保護同胞。

四、對成龍喜劇動作片成功模式的思考

動作片是美國好萊塢類型片的一種,而電影類型化也是電影工業發展的必然結果。好萊塢的類型片對中國的電影市場帶來不小的沖擊,“必須應對好萊塢沖擊的情況下,以類型電影來拯救民族電影也成為開出的藥方之一” 。當動作片與中國本土文化相結合時,便有了具有中國特色的類型電影,成龍的喜劇動作片最具有代表性。

成龍的喜劇功夫片作為商業片的一種,能夠在電影商業的大潮中屹立不倒,並且擁有廣泛的觀眾群體,甚至走向了國際。首先,他樹立了自己獨有的風格特點。眾所周知,成龍的動作片都是自己的真實功夫。無論是20世紀80年代以前的功夫片,還是80年代后期的警匪片,還是現在融入高科技手段的動作片,都是他親自上陣,而且他自己也說過:“即興發揮,是我所有表演的核心。” 這相對於動作都是事先安排好的美國電影來說,更巧妙,也更有隨機性。他獨特的武打套路,真實的打斗動作,讓別人很難模仿和超越。除了真實的武打動作以外,他還有自己的喜劇效果。在成龍的動作片裡,喜劇和動作是分不開的。他並不是靠以一敵百的硬功夫取得勝利,而是靠智慧和動作的結合。在遇到危險時,機智應對,他也不是從頭打到尾,而是以一種邊打邊歇的方式完成打斗動作,這樣就形成了一種自己的節奏,不會讓觀眾有長時間對感官刺激所產生的疲憊感。

其次,在成龍的喜劇動作片中,有一種本土文化的輸出,而不全是商業元素。在電影中,成龍往往是正義的代表,正義終將戰勝邪惡,這是中國人民心中是非道德觀的表現。他的電影中,“一個好人”的形象,也與當今主流思想相契合。更重要的是,“成龍的電影是以動作作為骨架……構建在這一骨架中的成龍電影的肌理血脈,是和東方文化本質緊密相連的” 。成龍的武打動作中傳達出的是東方人對現實和情感的態度。出手不是為了歹意,而是為了道義,不主動傷人也絕不畏懼暴力。20世紀80年代以后,成龍突破了傳統的武打功夫片,在動作中加入了感情,這一融合更加突出了成龍動作片的感染力,拉近了動作片與現實的距離。在《十二生肖》中,成龍更是順應了時代的號召,將歷史與愛國之情用電影宣傳的方式呈現在觀眾面前,這增強了電影的文化屬性,但同時也不失去電影的商業屬性,二者的結合使得影片更具有感染力和可觀賞性。

最后,在成龍的喜劇動作片中,我們越來越能夠感受到“龍行天下”的力量。他不僅僅將眼光放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在他的電影中,全球各地的奇觀性的場景都被他以電影背景的形式呈現在大家面前,這完全符合觀眾們要求開拓視野的要求,也符合世界一體化的潮流,這是其他香港武打片所達不到的高度。成龍的電影走遍五湖四海,縱橫海陸空,帶有極強的觀賞性,使得成龍創造了一種屬於他自己的電影形式。但無論如何,突出東方人的特點,弘揚中國文化是他的主題。

值得強調的是,雖然成龍對美國好萊塢的電影有鑒賞和學習,但並不會盲目跟風,他認為好萊塢的爆破、飛車等動作場面對於中國電影來說並不一定適用。從這裡可以看出成龍在順應潮流的過程中堅持自己的個性,保持自己的風格,這也是他成功的關鍵。

注釋:

①李少白.中國電影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2006:288.

②蔡洪聲.香港電影80年[M].北京:北京廣播學院出版社,2000:22.

③彭吉象.類型電影:中國電影的必由之路——兼論電影理論應承擔的責任[J].藝術評論,2007(8).

④史韜.我是成龍:龍行天下[M].北京:中國電影出版社,1998:42.

⑤蔡洪聲.香港電影中的中華文化脈絡[J].當代電影,1997(3).

參考文獻:

1.胡克.成龍電影中的喜劇性動作與暴力[J].當代電影,2000(1).

2.中國台港電影研究會.成龍的電影世界[M].北京:中國電影出版社,2000.

3.鄭樹森.文化批評與華語電影[M].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3.

4.饒曙光.中國喜劇電影史[M].北京:中國電影出版社,2005.

5.田卉群.探尋:中國電影的本土化與類型化之路[M].北京:中國電影出版社,2009.

6.王一川.新世紀中國電影類型化的動因、特征及問題[J].當代電影,2011(9).

7.周鐵東.好萊塢與中國電影的全球戰略[J].電影藝術,2012(5).

(作者單位:河南大學文學院)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