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集合的用戶生產與傳播價值

何苗

2019年07月11日09:56  
 

來源:《視聽》2019年第7期

摘要:移動互聯網的迅猛發展,信息生產方式與傳播方式的更迭,技術賦權,使受眾的主動權得到極大提升,用戶與媒介平台從過去的傳受關系上升為相互協作的共生關系。處於認知盈余時代下的用戶,基於社會驅動、技術驅動、個體驅動這三點因素,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個性化地創作和整理視頻內容,通過對視頻內容的篩選、優化和整合,重新組織視頻內容,形成了一種新型創作模式,各種CUT版本的視頻涌向市場,視頻集合成為了一種新型文化產品,用戶生產視頻集合也成為了視頻市場發展的新風向。

關鍵詞:用戶生產﹔視頻集合﹔傳播價值﹔碎片化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第4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達8.29億,全年新增網民5653萬。其中,短視頻用戶規模達6.48億,用戶使用率為78.2%。另外,2005年由美籍華人陳士駿等人創立的視頻網站YouTube的推出,使UGC模式迅速進入了互聯網領域的視野,在用戶生產內容的模式下,網友不再只是觀眾,而是扮演起了內容制作者和供應者的角色,視頻集合成為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一道新景觀,用戶生產視頻集合也成為了視頻市場發展的新方向。

一、視頻集合概念界定及其現狀

(一)視頻集合概念界定

根據剪輯目的的不同,剪掉不相關的部分,把若干視頻合並起來成為一個整體,即為一個視頻CUT。目前的視頻CUT包括一些影視作品的剪輯版本,比如某個視頻的精彩片段,某位演員的個人向視頻,在某些時候花絮也可以被涵蓋到CUT中。與正片相比,視頻CUT顯得“短”而“精”。目前國內外對視頻CUT這一新興事物的研究較少,對於何為視頻CUT,學界並沒有確切的概念界定,而視頻中的CUT版本與數學中的集合概念相似。1874年,康托爾提出“集合”概念並將其定義為,“把若干確定的有區別的,具體的或抽象的事物合並起來,看作一個整體,就稱為一個集合,其中各事物稱為該集合的元素,也說它屬於該集合”。

前有學者提出視頻集合的概念,他將視頻集合概括為泛泛的內容依據一定的規則主題,聚合打包成一個個小小的集合,這種視頻內容的再組織,其實就是優質內容的整合。筆者在這裡進行重新梳理和概括:視頻集合是指內容生產者根據一定的主題,對視頻內容進行篩選、優化和整合,重新組織形成視頻內容。其中,大部分視頻集合由用戶生產,也就是我們目前所說的UGC。

(二)視頻集合現狀

移動互聯網的迅速發展,使傳統的內容生產方式和傳播方式發生更迭,原本處於被動地位的用戶角色發生了巨大改變,大量用戶主動參與到了視頻內容生產與傳播的過程中,為視頻市場提供新方向,注入新活力,形成“新生代用戶”。與此同時,5G時代即將來臨,萬物互聯,視頻行業正迎來更大的挑戰和發展機遇。

例如在影視劇方面,觀眾在看《扶搖》時,可點擊《扶搖》某集的楊冪CUT版,這樣一來,觀眾可選擇隻看楊冪的戲份,跳過其他劇情內容。同時,也存在一些影視單集高能片段,用戶可選擇收看片段后再決定是否看正片。另外,在國內以靠用戶內容輸出的B站上,也有粉絲為偶像制作的個人向視頻CUT,以及用戶對某對影視CP制作的戀愛向CP視頻CUT,NBA比賽中的精彩集錦,等等。一些靠用戶內容輸出的網站成為了視頻集合的主要陣地。此類視頻集合的生產者既有官方網站專業剪輯人員,也有普通用戶,且后者是當下視頻集合內容的生產主力軍,並且,大部分視頻集合是一種用戶自發性的非盈利內容。

二、視頻集合的創作動因

在認知盈余的時代背景下,人們的業余時間不僅可以用於內容消費,還可以用於分享創造。視頻集合的用戶生產者,基於社會驅動、技術驅動、個體驅動這三個創作動因,將視頻作為媒介,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個性化地創作和整理,以“短”而“精”的方式,提煉有效的視頻信息。

(一)社會驅動因素

移動互聯網時代,人們的視聽習慣趨於碎片化和快餐化,用戶更願意選取簡短、有吸引力的信息內容。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發布的《2018年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截止到2018年,網絡視聽各領域規模不斷擴大,整個行業呈現出蓬勃發展的態勢,視頻用戶規模為6.09億,超過40%的用戶每天觀看網絡視頻,網絡視頻已經成為了大眾的娛樂必需品。在當下信息大爆炸的背景下,“去中心化”成為了當代信息傳播的一大特點,人們對內容消費的需求越來越高,過去原本作為接收者的用戶早已不再處於被動接受的地位,每一個個體都能夠成為一個傳播元,可以參與到內容生產和傳播的各個環節,用戶的內容創作需求和自我呈現的欲望也在不斷提升。

(二)技術驅動因素

5G網絡的超快數據傳輸速度和超大寬帶,能讓終端用戶始終處於聯網狀態,滿足網絡視頻不斷增長的技術需求,將為未來的視頻生產、觀看模式提供更加良好的基礎條件。多種多樣的視頻剪輯軟件流動於市場,例如會聲會影、愛剪輯、神剪手、VUE等,類似的視頻剪輯軟件層出不窮且操作簡單,不需要專業技能就能讓新手迅速掌握剪輯規則和技巧,制作出好玩有趣的視頻,形成自己的個人門戶頻道。目前市面上的視頻集合生產者大部分是非專業的技術人員,他們通過自主學習視頻剪輯軟件,再進行創作,技術精湛的甚至可以從UGC過渡到PGC。即使大部分用戶生產者在視頻剪輯方面不是權威,但是隻要他制作的視頻集合吸引觀眾的眼球,就可以將自己制作的內容展現在大眾面前,形成專屬於自己的內容頻道。以國內為例,B站和微博就成為了視頻集合的主要陣地,粉絲的自產視頻成為主力大軍。

(三)個體驅動因素

美國學者尼古拉·尼葛洛龐帝認為,互聯網時代人人都是藝術家,藝術作品的表現和傳播都能與技術得到很好的融合。視頻網站的上傳功能為用戶提供了一個展示自我的舞台,人人都可以創作自己的作品,滿足自己的個性化表達需求。當下的視頻集合用戶生產者中年輕用戶佔較高比例,他們擁有積極表達自己的訴求,渴望通過自己的視頻集合作品向別人展示自己。

視頻網站的用戶生產者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加入自己的思想和靈感,個性化地對視頻內容進行創作和整理。大部分的視頻集合生產者並非視頻網站的工作人員,而是基於自身的興趣愛好來進行視頻集合內容的創作和分享,他們把視頻作為媒介,為喜愛的事物做出貢獻,同時使自身的興趣愛好得到發揮。用戶生產者渴望通過自己制作的視頻集合來尋求一種自我認同感和愉悅感。例如一些用戶生產者會在視頻網站上獲取粉絲,這些粉絲源於同樣的興趣愛好關注了用戶生產者,用戶生產者與粉絲之間因為興趣和愛好而連結在一起。用戶生產者與粉絲進行交流溝通時,會慢慢形成一個興趣社區,在興趣社區裡,人們互相交流和溝通,滿足了用戶的自我認同感,用戶生產者也會在制作過程中和交流過程中產生愉悅感。最后,用戶在上傳視頻集合內容后,視頻網站會對內容進行審查和篩選,違規的內容將禁止上傳,優質的內容會獲得一些經濟回報和流量。

例如,B站上就有一個充電計劃,這是一個在線獎勵功能,鼓勵用戶為喜愛的UP主“充電”,鼓勵UP主繼續制作原創非商業內容,提高UP主們的生產積極性。觀眾可購買“電池”為喜愛的UP主“充電”。除此此外,B站還在2018年推出了“bilibili創意激勵計劃”,加入該計劃並繼續創作內容的UP主可以通過視頻制作獲得經濟收入。隻要擁有1000個粉絲或100000累計播放量,就可以加入該計劃。加入后,當上傳的原創內容達到1000播放量時,可以在下個月開始獲得獎勵收入並通過貝殼系統結算。與此類似的還有微博的打賞功能。這種經濟激勵機制吸引了更多的用戶進行創作。

三、視頻集合的生產內容類型

當前的視頻集合內容多樣繁雜,但是大多還是以創作主體為基礎建構的微內容聚合,不同類型的視頻集合在內容的側重上也有不同,以視頻集合內容中的主體為界限劃分,形成了單人型、雙人型和多人型三種類型。這三種類型彼此獨立卻又互有關聯。

(一)個人向的單人型視頻集合

單人型視頻集合主要是指用戶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將視頻集合的內容限定於單個人,將單人的某種類型或是某種角色的視頻內容串聯在一起,形成新的創作。例如在騰訊視頻上播放的《如懿傳》就為觀眾提供了“周迅CUT”版本,可以跳過其他沒有周迅的戲份,觀看周迅的所有戲份。B站上也存在許多用戶制作的單人型視頻集合,如粉絲為偶像制作的個人向視頻CUT,截取偶像在某一部影視劇出現的所有戲份,或者是某一首歌、某一個舞蹈的LIVE現場視頻,甚至是關於偶像的某一個主題的所有內容。

(二)CP向的雙人型視頻集合

雙人型的視頻集合通常包括用戶制作的某對影視CP戀愛向視頻CUT,把與兩人有關甚至是無具體關聯的視頻內容集合在一起,進行重新剪輯和創作,滿足用戶對這一CP的幻想。同時,雙人型的視頻集合還包括某一影視劇中主角的對手戲。例如在《我們相愛吧》中,喜愛魏大勛和李沁這一組CP的粉絲就會把兩人在節目中所有出現過的場景內容進行整合,做成兩人的合集,甚至是將兩人在節目以外的視頻進行整合,做成一個有劇情線的雙人型的視頻集合。

(三)主題向的多人型視頻集合

多人型的視頻集合范圍較廣,視頻集合的內容不再局限於單個人或者是兩個人,而是將范圍擴大到了三人以及三人以上。用戶會為某個特定的主題進行相關的視頻整合和剪輯,比如影視劇裡的一些精彩片段CUT、預告,以及體育比賽中的精彩集錦,等等。這種多人型的視頻集合指向性較低,視頻的主題和內容也比較廣泛。

四、視頻集合傳播的正價值與負價值

用戶生產的視頻集合內容的傳播價值,既有正價值,也有負價值。傳播的正價值在於用戶生產的視頻集合廣受追捧,點擊量可觀,同時也實現了對視頻用戶的精准傳播。但在全民生產的時代,視頻集合在內容生產、監管審核等方面還存在一些問題急須解決。例如,一些視頻集合解構了視頻內容原本的意義,導致觀眾在收看視頻集合時產生了價值偏向。同時,在視頻集合中還存在著大量的侵權行為,一些用戶版權意識較差,將一些通過非法渠道獲取的視頻內容進行創作。

(一)視頻集合的傳播正價值

1.長尾效應下視頻集合播放量可觀

美國學者克裡斯·安德森曾詳細闡釋了長尾理論,一些看似需求極低的產品,雖然只是需求的尾巴,但是積累起來也能帶來與暢銷品一樣的利潤。視頻集合更加符合當前網友碎片化、快餐化、移動化的視聽習慣,而今天這些類型多元的視頻集合就構成了視頻內容市場中的“長尾”,積累起來也能帶來與正片相同的傳播效應。長尾效應下,一些視頻集合持續發力,傳播的熱度和廣度甚至高於正片。例如,一些受眾在未觀看正片時,點開觀看了某部影視作品的視頻集合,成功地被視頻集合抓住了眼球,吸引受眾回看正片,這樣就使視頻集合與正片產生了協同效應,成功吸引較大的流量。

2.內容垂直化下的精准傳播

用戶生產的視頻集合內容多樣,但大多數是基於用戶自身的興趣愛好而進行剪輯和創作的,在剪輯視頻時也盡可能從多樣的視角出發,因此能夠做到內容垂直化,快速吸引一些與自己有著相同興趣和愛好的用戶,形成一個活躍的興趣社區。用戶生產者改變視頻平台死板的視頻分類,對自身創作的視頻集合重新定義標簽,讓觀眾能迅速找到自己想看的視頻。一方面,它為視頻網站提供了更多短而精的內容,另一方面也滿足了觀眾的多元化需求。

(二)視頻集合的傳播負價值

1.后現代主義理論下的內容解構

后現代主義是20世紀末西方最具影響力的文化思潮,它推崇反中心、反理性、消解崇高、戲謔生活,拋棄宏大敘事。進入21世紀,隨著互聯網等高科技的快速發展,后現代主義在中國進入了高潮,形成了一種新的互聯網審美文化,強調感性和個性,多樣性和多元化,否定統一性和整體性。

部分用戶生產者在生產視頻集合時,會將原本的視頻內容進行重新剪輯,加入自己的想法,選擇需要的視頻內容,過濾掉不需要的內容,甚至是加上其他元素的視頻內容。但這種行為就會使視頻內容原本的意義被曲解,甚至是邏輯思維被打亂,弱化內容原本的完整性。例如在一些影視劇CUT裡面,隻觀看自己喜愛的角色的戲份時,會弱化整部影視劇的劇情完整性和邏輯性,降低了影視作品的藝術性,使觀眾在收看時無法弄清劇情的前因后果,甚至是產生歧義。

2.視頻集合侵權行為頻現

自2017年以來,政府主管部門對視頻內容頻頻出手。2018年3月,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了一份特急文件,進一步規范網絡視聽節目傳播秩序,堅決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編視聽節目的行為。目前,國內用戶獲取和傳播視頻內容的渠道多樣且便捷,大部分用戶的版權意識較差,在生產視頻集合時,常常會忽略版權這一重要問題,從而將一些通過非法渠道獲取的視頻內容進行創作。同時,大量的視頻集合用戶生產者成為了視頻平台內容生產的主力軍,每天都會有海量的視頻集合作品上傳到網絡中,這也為視頻審核帶來了巨大壓力。並且,由於把關人缺失、審核力度不夠等原因,大量的侵權行為仍然存在。

五、結語

作為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新景觀,視頻集合是基於移動互聯網誕生的新型文化產品。短小精悍的視頻集合迎合了時下快節奏的生活,適應當前碎片化、快餐化、移動化的閱讀習慣,讓用戶既不會因為視頻內容時間太長而感到疲憊,又符合新時代用戶的業余生活模式。簡單便捷的視頻集合成為人們獲取信息的另一種渠道和方式。一些視頻網站作為開放的平台,依靠用戶內容輸出來運營,用戶的加入激活了視頻產業鏈,也為平台持續的內容輸出提供了巨大的保障。但目前的視頻集合依舊存在著缺乏自身創新內容、大量侵權等問題,需要加強用戶生產者的原創內容生產,以及形成健全的版權規范機制。

注釋:

韓桂玲.如何從集合論觀點看待數學教學[J].學周刊,2015(23):223.

參考文獻:

1.朱慶華等.新一代互聯網環境下用戶生成內容的研究進展與應用[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4.

2.[美]克萊·舍基.認知盈余[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

3.王孫郁.從用戶生產內容到視頻興趣社群的建立——視頻網站發展方式的研究和探索[A].工業設計研究(第三輯)[C].工業設計產業研究中心,2015:4.

(作者單位: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新聞與文化傳播學院)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