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王》今日內地上映 開創VR拍攝復刻非洲草原

2019年07月12日07:23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獅子王》開創VR拍攝復刻非洲草原

  25年前,迪士尼經典動畫片《獅子王》誕生,25年后,觀眾有幸在大銀幕前再一次領略百獸之王辛巴的風採,這一次,不是動畫,而是“真獅”。很多人都說,動畫版《獅子王》是十歲之前必須看的一部電影,它甚至影響了一代人的世界觀,短短一個半小時的電影包含了對親情、愛情、友情的理解,也擁有著開創性的視覺奇觀和動作場景,它至今都是一部被稱為“迪士尼動畫巔峰”的電影。

  為了致敬經典也超越經典,迪士尼花了大工夫,除了找來堪比格萊美的配音陣容,為了最逼真最貼近經典的場景和特效制作,拍攝團隊遠赴非洲考察兩年,踏遍非洲尋求和動畫版原場景吻合的畫面,哪怕一個轉場也不能含糊,連鳥群飛行過的方向、夕陽的角度都必須一模一樣。

  導演喬恩·費儒表示:“《獅子王》的故事廣受喜愛,迪士尼出品的原版動畫電影和百老匯音樂劇都大獲成功。我深知自己責任重大,一定要精益求精,千萬不能搞砸。我希望在忠於經典的同時用最驚艷的技術為故事注入全新生命力。”

  契機

  一次非洲旅行促成重啟

  2016年,喬恩·費儒執導了真人動畫電影《奇幻森林》,當時採用了好萊塢的寫實動畫工藝和尖端的動作捕捉技術以及真人CG技術,深得觀眾喜愛,全球累計獲得9.4億美元票房,並贏得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獎,這部影片讓費儒看到了電影創作的全新可能。不過,最終促成他執導《獅子王》的契機卻是一次非洲之旅。“在和迪士尼洽談該片合作前,我在非洲進行了一次長達六個月的野外旅行。記得當時有隻疣豬一路跟著跑在我們車旁,團裡一名旅友唱起了《哈庫拉瑪塔塔》(動畫片《獅子王》插曲,也是動畫片《丁滿和彭彭》的主題曲)。接著,我們又看到站在岩石上的獅群,大家都說‘快看,這不是《獅子王》嗎!’”費儒表示,這個經歷讓他重新感受到《獅子王》的深入人心,不管過去還是現在,無論是音樂、電視節目、喜劇表演甚至是繪畫創作都頻頻在對《獅子王》致敬。“《獅子王》已經成為我們文化的一部分,我有了強烈的創作沖動,希望用不同的媒介重新講述這個經典故事,將它繼續發揚光大。”

  拍攝

  史無前例採用VR工具拍攝

  此次,費儒將真人電影創作技巧和CG電腦成像技術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結合,將《獅子王》老版動畫的演繹推向登峰造極的高度。環境設計由游戲引擎完成:一流的VR工具讓費儒得以身臨其境地行走於虛擬片場進行踩點和鏡頭調度,宛若置身於非洲大草原,能夠與辛巴肩並肩。桀驁不馴的獅子很難配合人拍電影,於是,扮演野獸的演員要在一個大型綠幕攝影棚中,穿上制服模擬野獸動作。

  和《奇幻森林》不同的是,《獅子王》中沒有一個人類出現,這也增加了影片的拍攝難度,畢竟拍攝空間不能僅限於綠幕技術或者其他實景拍攝,還需要虛擬現實來解決。費儒介紹,為了拍《獅子王》,他們制作了一個多人VR大空間的游戲場景,就像是一個類似於《絕地求生》一樣的大型沙盒游戲。制片人凱倫·吉爾克裡斯特透露:“費儒想捕捉到那些難以言傳的細節,親自在非洲實地考察能捕捉到許多神奇而不失真實的瞬間。”採用VR進行執導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電影創作方式,被問到這部影片究竟算真人電影還是動畫電影?費儒的答案是:“難以定義,這次我們重新發明了媒介,一切宛若魔法。”

  劇情

  故事必須還是那個經典的故事

  真人版《獅子王》從每一個細節都極致復刻了原版動畫,從開頭非洲大陸太陽升起,到腳印重疊的瞬間,再到小王子辛巴被舉起,連鳥群起飛的方向都和原版動畫一模一樣,無論色彩的搭配還是長鏡頭和剪輯的靈活運用,都在觀眾面前重現了記憶中《獅子王》的場景。

  至於劇情還原,費儒強調,故事還是、也必須是那個經典的故事。“我一開始就知道,新片與原版影片一脈相承,這個傳承意義極為重大。故事素材有著豐厚的文化傳統,人物原型和角色矛盾可以追溯至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甚至更早的文藝作品。背叛、成長、死亡與重生——生命的循環,這是世界各地所有神話傳說的基礎。”

  原版《獅子王》時長隻有89分鐘,這一版則擴充到118分鐘。整整多出半個小時的內容中,真人版《獅子王》為故事注入了全新的維度、情感和現實感。“對於使用原版劇情,我們沒有任何意見。但有趣的是,在無形中我們可能做出大量的改變和更新。這其中的尺度很微妙:你絕不想讓觀眾感覺你把個人意志強加在影片之上。我們不希望用力過猛,也不希望割斷觀眾與原版影片間的情懷關聯。”

  走進非洲

  靈感來源 盡量保持自然本色

  事實上費儒在與迪士尼會面討論拍攝《獅子王》之前,曾在非洲進行為期六個月的動物觀賞之旅,也就是在這次旅行中,他發現這個故事和其中的角色對世界各地觀眾的深遠影響。

  《獅子王》的故事表達地就是在非洲,主創團隊也想讓觀眾身臨其境一般在銀幕前感受非洲大草原的宏偉壯觀,制片人杰夫裡·希爾沃表示,主創們是帶著任務前往非洲:“費儒一直認為要保持真實。他希望影片中一切在現實中都能有跡可循。如果我們脫離現實創作,就會讓影片變成不真實、無共鳴也缺乏情緒。我們的任務就是盡可能地保持自然本色,例如確切的物種,真實的岩石色澤,日出日落的光輝,夜空以及正確的植物種類。”

  初次採風 觀察每一種動物

  2017年初,13名費儒團隊中的核心人員踏上了為期兩周的肯尼亞探索之旅,去親自觀察《獅子王》影片中重要場景——榮耀大地上的自然環境和野生動物。由此,主創們觀察了原版電影中出現的每一種動物,探訪了從北到南的所有區域,輾轉了五處住所,動用三架直升機,六輛狩獵越野車,還使用了重量超過2200磅的攝影器材拍攝了超過12.3TB的照片。動畫主管安迪·瓊斯拍攝的小獅子視頻成為重要參考素材:獅子幼崽走路的方式,不經意間趾高氣揚地看著周圍的事物,圓滾滾的小肚子,粗壯的四肢,還有身邊盤繞的蒼蠅。

  探尋搭景 像拼圖一樣旅行

  主創們用盡全力記錄每個細節,以幫助他們在電影中呈現一個真實而非完美的世界。制片人杰夫裡·希爾沃表示:“我們想要切實地把鏡頭架設在這片土地上,記錄這裡的各種挑戰,隻有這樣才能在回到洛杉磯后,捕捉到現實世界中的每個細節。不想僅僅是完成一部完美的數字電影就剝奪了這部經典的生命,我們想要把這種視覺上的不完美——空中的揚塵,刺眼的陽光,所有這一切都在非洲的行程中得以測試,並通過電影數字化制作的方式呈現。”藝術指導詹姆斯·欽倫則認為,費儒需要呈現非洲原貌,最重要的就是設身處地找到適合故事的那塊地方,會像拼圖一樣,將本次旅途中的見聞一片片拼湊出來。

  “獅子王”重要景點

  榮耀大地

  生生不息的榮耀大地是《獅子王》的重要場景,不論是開頭在萬獸之中拉菲奇將辛巴高舉,還是片尾辛巴和娜娜緩緩地登上榮耀石之巔,拉菲奇再將它們的幼子高舉,迎接來自榮耀大地萬物的朝拜時,這些似曾相識的一幕讓我們頓悟、領略到了生命的生生不息、輪回不止。

  ●靈感還原地:

  肯尼亞的馬賽馬拉,塞倫蓋蒂國家公園的一部分,主創們拍攝了標志性的草原、金合歡樹以及變幻莫測的天空,拍攝的動物則包括獅子、花豹、獵豹、角馬、非洲水牛、斑馬和羚羊。

  大象墓場

  在木法沙看來,大象墓場是充滿危險的一個區域,那裡充滿了陰暗和尸骨,野心勃勃的刀疤串通在大象墓場的鬣狗,設下陰謀企圖害死年輕的辛巴,利用侄子的好奇心將辛巴騙往此地,最終木法沙匆匆趕來才救下了辛巴。

  ●靈感還原地:

  本來主創們的選址聚焦於埃塞俄比亞達羅爾的地熱地區,但由於該地區會釋放毒氣,讓人難以接近,最后轉而前往懷俄明州的黃石國家公園拍攝這裡的地熱區域。

  角馬狂奔

  刀疤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將辛巴騙到山谷,並讓土狼將角馬群趕入谷中,最終讓辛巴陷入了危險,並以此引來木法沙,為救辛巴,木法沙危在旦夕,但刀疤拒絕幫助它,反將其害死,葬身於峽谷。

  ●靈感還原地:

  位於納米比亞的塞斯瑞姆峽谷為這個戲劇性場景提供了完美的素材,狹窄的峽谷超過半英裡長並且深達100英尺,辛巴也是在這裡練習獅吼。

  辛巴逃亡

  父親的去世曾經一度使辛巴迷失方向,被驅逐出境的它和丁滿、彭彭過著世外桃源一樣的生活。直到娜娜出現,父親及法師拉菲奇的指點,這個年輕的王子才領悟到了它應有的責任,並回到王國挑戰刀疤。

  ●靈感還原地:

  辛巴離開榮耀大地后的棲身之所:位於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的蘇索斯維利和其中獨特的沙丘、肯尼亞的圖爾卡納。

  辛巴與彭彭丁滿共同成長之地:肯尼亞山以及其中巨大的植被群提供了雲霧森林的景象,這裡的湖泊也成為辛巴看到木法沙倒影的場景。

  娜娜回到辛巴身邊的場景:阿伯岱爾瀑布以及肯尼亞最高的卡魯魯瀑布。(記者 周慧曉婉)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