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紀錄片美食是重點 故事只是加分項

2019年07月17日07:19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美食紀錄片美食是重點,故事只是加分項

  1.0階段的《舌尖》。

  2.0階段垂直領域按照時辰劃分的《早餐中國》。

  2.0階段垂直領域按照時辰劃分的《宵夜江湖》。

  按照食物細分的《人生一串》。美食紀錄片在不斷演變,也有趨同的風險。

  【一家之言】

  民以食為天。時下,美食紀錄片已經成了紀錄片最熱門的題材之一。7月開始,視頻網站相繼推出了《宵夜江湖》《人生一串2》兩檔美食紀錄片。這兩檔紀錄片的口碑和市場反響卻各不相同,《宵夜江湖》豆瓣評分5.2分,《人生一串2》則拿到8.7分的高分。在美食紀錄片市場從“藍海”漸變成“紅海”的背景下,走怎樣的路線才能創新與突圍?拍的都是市井美食,為何兩部作品口碑會有如此大的差異?

  1.0階段:全景式呈現

  在之前很長一段時間裡,觀眾對於美食節目的印象,大抵就是1979年央視開播的《為您服務》,以“服務”的形式向觀眾科普一些烹飪知識﹔或是央視1999年誕生、此后紅極一時的《天天飲食》——這檔節目以“飲食”為主題,通過攝影棚裡的現場烹飪,向觀眾介紹一些美食烹飪方法。無論是《為您服務》《天天飲食》,還是之后興起的一系列模仿《天天飲食》的節目,它們都屬於美食類綜藝,而不是紀錄片。

  真正讓美食紀錄片一躍登上巔峰的,是2012年央視推出的、陳曉卿執導的《舌尖上的中國》。拍一部以“吃”為主題的紀錄片的想法,早在10年前就縈繞在陳曉卿的腦子裡,限於當時的條件和技術,一直未能實現。直到2011年,央視紀錄片頻道CCTV-9成立,《舌尖上的中國》這一項目得以通過,並於2012年驚艷出場,才掀起了之后的美食紀錄片熱潮。

  總體而言,《舌尖上的中國》1、2季整體貫穿的一個拍攝思路是:食物實在是太美太香太好吃了——這是第一個層次﹔第二個層次是,食物不僅僅是用來“果腹”的,食物背后有人、有故事、有文化。

  《舌尖上的中國》既注重“吃”,也注重在“吃”背后的人與事上面做文章。它對美食的呈現是全景式的,大江南北、山河湖海,應有盡有的美食和口味﹔它對美食文化的呈現也是全景式的,背后立住的,是中國的傳統、文化與人情——經由食物這個窗口看到中國人,人和食物的關系,人和人的關系,人和社會的關系。

  陳曉卿本身就是一個資深美食愛好者,他懂美食,也愛吃美食,在他的整體把握下,《舌尖上的中國》1、2季縱然凸顯的是“中國”,但“舌尖上的美味”是基礎也是根本。紀錄片俯拾即是關於食物的種種科普,美食的呈現成為紀錄片的主體。雖然有人說,陳曉卿拍的美食“普通人大多吃不起”,太過高端﹔但實際上,美食既是飲食,也是文化和審美,“雖不能至,心向往之”。

  2.0階段:垂直化、細分化

  陳曉卿一人就將全景式呈現的美食紀錄片推到了頂峰,后繼者很難達到這樣的高度了。直到2018年,離開央視的陳曉卿再次推出了《風味人間》,延續的是《舌尖上的中國1》的模式,依舊贏得了極好的口碑。

  后繼者不敢跟隨,一方面是超越的難度太高了,另一方面是全景式呈現的拍攝手法難度系數太大——費時、費人力、費錢。像《風味人間》7集,陳曉卿團隊的拍攝就歷時2年、橫跨全球5大洲、探訪20多個國家,是相當費錢的。

  於是,垂直化、細分化,成為美食紀錄片可供開拓的一個方向:分區域、分食物、分類型,既可節省拍攝成本,也可以實現差異化競爭。

  2016年,《舌尖上的中國2》的主力團隊就制作了一部《尋味順德》,專注於廣東順德地區美食的挖掘,風評極好。《尋味順德》未能出圈,真正讓垂直化美食紀錄片成為“顯學”的,是2018年B站出品、陳英杰等人執導的《人生一串》。

  《人生一串》1、2季挺“聰明”,他們在茫茫“紅海”裡找到了一片“藍海”,一個專題6集都用來講烤串。第一季攝制組從32個省份近500家店中篩選了30多家進行拍攝,素材豐富,為我們詳細梳理了圍繞燒烤的方方面面問題:除了烤,還有哪些做法?都有哪些食材?全國各地都有哪些特色燒烤?“國內首檔呈現國人燒烤情結的專題片”的稱呼,名副其實。

  地域美食有人做過了,某種具體的食物有人做過了,《早餐中國》和《宵夜江湖》找到新的切入點是一日三餐,不同的時辰有不同的飲食特色。像《早餐中國》每集介紹一個地方的一間最受本地人歡迎的市井早餐店,由此也構建出了一個美食圖譜和美食中國。《宵夜江湖》則以沈陽、西安、武漢、重慶、杭州、南寧、廈門、廣州八個城市的宵夜美食為介質,勾勒出不同城市的品格,以及一幅幅夜市生活圖景。

  值得一提的是,垂直化、細分化式紀錄片雖是小投入辦大事,但跟全景式美食紀錄片相比,它也有一個同質化的弊端,拍的都是大排檔、小餐館、路邊攤。有市井氣、很生活化,但審美感不足,文化的厚重感也欠缺了些。

  沒有了美食,也就丟掉了“魂”

  無論是全景式的美食呈現,還是細分化的美食呈現,不同的美食紀錄片口碑差異很大。像《舌尖上的中國1》豆瓣評分9.4分,第三季的豆瓣評分僅有3.8分﹔《人生一串2》的豆瓣評分8.7分,《早餐中國》7.9分,但《宵夜江湖》就隻有5.2分。口碑懸殊的根源是什麼?

  《舌尖上的中國》1、2季,以及《人生一串》1、2季的成功,一個根本原因在於,它們很好地均衡了美食與故事之間的關系。像《人生一串2》,跟第一季一樣,鏡頭特別簡單直接,它沒有那麼多彎彎繞繞,而是直接對准美食。一塊塊肉穿起來,一爐爐炭火烤起來,煙霧繚繞、熱氣騰騰、色澤鮮亮,即便在屏幕前,都可以感到扑鼻的香氣。對美食最大的肯定無疑就是那操著不同口音說出的“好吃”二字,一部好的美食紀錄片也應該是讓觀眾覺得“好吃”,並發出彈幕“多謝款待”。《人生一串2》再次做到了。

  當然,食物從來不只是食物本身,食物背后有人生百態。《人生一串2》雖著力刻畫食物,但並不意味著它刻意排斥食物背后的故事,只是它努力做到了不煽情、不刻奇、不喧賓奪主。導演陳英杰曾說,他想把鏡頭聚焦於市井美食、人生百態和草根英雄。很多觀眾一開始只是接受味蕾的誘惑,可一不留神就發現,走腎走著走著,就走了心。

  就比如第一集《您幾位啊》最后講到西南交大峨眉校區月牙山燒烤,食客主要是大學生,很自然地從燒烤攤的聚餐過渡到大學的友情、困惑與別離,令人心有戚戚。《人生一串2》好看的不僅僅是美食,還有美食背后的市井煙火氣和“油滋滋的生命力”。

  觀眾會納悶,這《宵夜江湖》也有美食,也有世間百態啊,怎麼口碑差別這麼大?症結在於,《宵夜江湖》中美食和人文的呈現比例失當,關系顛倒﹔並且文案刻意拔高,“文過飾非”。《宵夜江湖》中,宵夜更像是引子,不過是起興,主創團隊似乎無意於告訴觀眾,一道宵夜所需的素材是什麼,具體該怎麼烹飪,它最后的味道是什麼樣的,甚至有時停留在食物上的單個鏡頭就匆匆幾秒。節目想重點呈現的是,賣宵夜或吃宵夜的人的故事。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沒有動人的美食呈現,你講述的那些與食物有關的故事,也就顯得過分刻意,充滿雕琢的味道。

  像《宵夜江湖》第一集講述的是沈陽的宵夜故事,第一個小故事談到的某夜場裡的烤牛骨髓、炭烤豬心,其時長是七分鐘,但節目對兩道食物的時間加起來不超過兩分鐘(烤牛骨髓不超過30秒),其他時間都是夜場歌手的甘苦談。問題是,這二者有啥聯系?並且,雖然可以理解夜場歌手的不易,但節目大段呈現了大盆喝酒(喝完了吐)、嘴含鞭炮等夜場文化(台下觀眾拍手稱快),傳遞的並不是“豪邁”的氣質,而是像有人說的,“拿糟粕當寶貝”。

  再如《宵夜江湖》與《人生一串2》恰巧都講到了沈陽同一家主打羊槍燒烤的串吧,《宵夜江湖》大概5分鐘時長,《人生一串2》近9分鐘,《宵夜江湖》主打的是“壯陽”的擦邊球來體現市井氣(更近乎“俗氣”),《人生一串2》不僅對於美食有更豐富的呈現,它還善於從老板與老板娘的互動發現真正妙趣橫生的市井氣,“二哥收拾羊,二嫂收拾二哥”。

  總而言之,美食紀錄片,美食的呈現效果定成敗。美食呈現效果理想,故事才是加分項,否則一切都顯得飄忽。

  □李愚(劇評人)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