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當代經典電影中音樂的功能性

——以《臥虎藏龍》電影音樂為例

郭  楊

2019年08月05日15:20  來源:今傳媒
 

摘 要:當代影視產業越來越注重作品中的聲音元素運用,聲音的功能性呈現是作品主題思想、內涵要義外化表現的重要路徑。在眾多聲音元素中,音樂由於其自身的獨立性,置於影視產業中會在原有音樂自身的價值上產生全新的功能意義和內涵價值。本文以經典影片《臥虎藏龍》為研究案例,探究影視作品中音樂的功能屬性,以期提煉電影音樂深層功能要義。

關鍵詞:電影音樂﹔主題﹔意境﹔敘事

中圖分類號: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9)08-0000-02

電影音樂是一種全新的音樂體裁,基於基礎音樂的共通屬性,並包含自身的獨有特性,在影視作品的內容、情感呈現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電影音樂可以根據畫面的特定情景和場景需要,將人物、事物和情感,以音樂的形式表現出來,進而為影片的畫面提供其所需要的聲音造型[1]。作為影視作品中的非自然音響,其主要作用是補充,即創作者依據作品主題、內容,主要人物情感等,創作出與之相對應的音樂,補充畫面,以聲畫結合的方式傳遞導演的藝術觀念,達到導演所要求的主題呈現、情感表達的傳播標准。

優質的電影音樂能在豐富電影內容的同時發揮深刻表達作品主題思想,構造獨特意境和參與故事構建等功能。獲得第73屆奧斯卡電影節原創音樂獎和最佳主題曲獎的《臥虎藏龍》,導演對片中音樂的功能使用讓音樂產生更多的內涵要義,達到了感人至深的地步。與傳統武俠片不同的是,導演李安在《臥虎藏龍》中重新探討中國“俠士”和“江湖”的含義,從外在武打動作的描繪轉向重在人物內在復雜內心動作的表現,重在表現人物性格中矛盾性的刻畫[2],這些都是依靠音樂來完成的。正如評論家評論的那樣:《臥虎藏龍》裡最華麗的是武打,最深沉的是對白,最感人的是音樂。

一、深層主題揭示

一直以來,人們對電影作品中音樂的定位是輔助畫面表現,達到主題思想的完美呈現。這種傳統的思想理念限制了電影音樂的自主性和獨立性,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電影音樂發展。其實,影視作品中的音樂可以呈現出一條完整的情感線索,展現出更深層次主題思想,《臥虎藏龍》便是音樂在作品中傳遞深層主題思想的典范。不同於傳統武俠片的豪氣,這部電影尋找的是江湖中的人文內涵,並對其產生深沉的思索。該片以沉重的視角來闡述江湖的恩怨情仇,著重表現人的欲望和意念,以人物內心情感為表現核心,所有的事件、動作設計等都以塑造人物為第一要義。在導演談論作品時著重提到,《臥虎藏龍》想要塑造出反轉的女性形象,即“外陰內陽”的玉嬌龍,和“外陽內陰”的俞秀蓮,以二者完全相反的性格特點來發展劇情,使人物的內心世界達到更好的外在呈現。全片畫面部分表現的是外陰的玉嬌龍和外陽的俞秀蓮,起到的只是表層主題的呈現﹔音樂部分則表現的是內陽的玉嬌龍和內陰的俞秀蓮,這才是真正的深層主題傳遞。玉嬌龍偷了寶劍與江湖人在酒館打斗,以一敵眾的打斗場面出現了輕快婉轉的笛聲。激烈的場面與輕鬆的音樂相配,表現出玉嬌龍高超的武藝和輕鬆的心態,是其內陽的具體表現。所以,電影音樂的深層主題思想傳遞作用是任何影視元素都無法替代的。

二、獨特意境構造

意境一詞隸屬中國傳統文化,是中國特有的詞匯之一,當代影視劇也越來越重視中國傳統意境的塑造表達。在意境塑造中電影音樂因具有廣闊的想象空間使得其比畫面更具優勢,《臥虎藏龍》屬於以中國傳統文化為基礎進行故事講述的武俠片,其中的意境構造相較於傳統武俠片具有其獨特的一面。導演從傳統外在武打動作的描繪轉向人物內心的復雜情感表現,且這一思想貫穿始終,不僅是畫面,片中音樂的使用也以塑造人的內心意境為目的。全片音樂皆具含蓄深沉的特點,這與中國傳統的含蓄意境相符,片中幾處音樂的使用達到點睛效果。玉嬌龍和李慕白的竹林打戲是其中的經典片段,配樂便是特地為此片段創作的音樂《穿越竹林》。這一情節的人物動作全部在空中完成,二人在竹林間穿梭打斗,具有極強的視覺沖擊力。但這一原創音樂的出現,改變了觀眾的觀影視點。綿延不斷的蕭聲貫穿二人打斗始末,配以竹林晃動的梭梭聲和刀劍的清脆碰撞聲,營造出空曠超脫的意境。可以說是音樂的合理使用使這一片段達到了以人物內心情感傳遞為第一要義的意境塑造目的,從而成為經典。在音樂對這部影片的意境構造中,不僅具有中國傳統的優雅意境,導演在音樂配樂上的求變擺脫了單一空曠意境,使音樂營造出的意境更為豐富。在影片另一處經典片段夜斗當中,玉嬌龍與俞秀蓮深夜打斗,此時摒棄了傳統的交響樂,採用戲曲音樂中才會出現的傳統的鼓作為樂器,以鼓點聲來烘托氣氛,且隨著打斗進行鼓點節奏變化,營造表層的緊張氛圍之外,展現出二人打斗下的內心情感。玉嬌龍與俞秀蓮的爭斗並不是生死相對,而是心性之爭,西方的交響樂過於激昂,易達到情感傳遞的過度表達,不利於全片人心意境的塑造、呈現。

三、參與故事構建

電影是以畫面為主的藝術形式,在電影敘事中故事的完整度受到觀眾欣賞水平等因素影響,單純的畫面敘事存在一定局限,這時將音樂加入到畫面敘事當中,構成新的敘事元素,使其發揮自身的敘事功能。電影音樂的敘事功能也屬基本功能之一,多以音畫同步為主要表現形式,即音樂參與到畫面的敘事當中,賦予影像更加生動的具體形象,使畫面內容敘述更為清晰。音畫同步的表現形式可以直觀地達到導演的敘事目的,在畫面內容缺乏敘事張力,達不到導演的內容呈現意圖時,配以音樂渲染,是常用的表現手段。與之對立的音畫平行的表現形式主張將表層的故事敘事交給畫面完成,音樂起到人物情感、命運發展的獨立、隱藏式敘事作用。這是運用了音樂所具有的獨立主觀視角特點來進行敘事,音畫平行的表現形式使得音樂不拘泥於對具象畫面的描繪,而是以第三者的視角表達創作者思想觀念、情感態度的敘事。其最大的特點便是音樂氛圍與畫面營造氛圍無關,甚至有時達到情緒相反的程度。看似結合突兀,但極具深刻內涵。《臥虎藏龍》講述的是一個簡單的江湖故事,但並不影響故事構建的豐富程度,其原因就是整部影片不僅以畫面構建出表層敘事,還包括劇中音樂構建的情感敘事。影片伊始的水鄉小鎮,李慕白來到雄遠鏢局,與俞秀蓮見面。鏢局外一片忙碌景象,管家遠眺望見李慕白在水箱小道中牽馬走來,大聲呼喊李爺來了,隨后仆人疾走告知余秀蓮。這一片段畫面營造出的是小鎮的清幽和鏢局內外見到李慕白的喜悅,但該斷的配樂卻是大提琴低沉的演奏,綿長的音樂貫穿整個過程,與畫面表現的人物情緒格格不入。直至二人見面,坐定對話,音樂停止,二人對白也並無相見喜悅,而是探討李慕白的閉關悲哀。這段音樂便是以音畫平行為表現形式,音樂在這裡沒有輔助描繪畫面中小鎮的古朴和鏢局內外人的喜悅心情,而是以第三者的視角來敘事,畫面鋪墊但音樂卻直入主題,暗示主人公之間深沉的愛情和不幸的命運,也為故事奠定整體基調。

電影作品中的音樂所發揮的功能性不僅服務於電影,有時甚至超越電影本身,傳遞出深層的文化和內涵,賦予電影全新的藝術魅力。現代電影音樂由於其豐富的功能表現早已具備獨立、系統的價值意義,在作品的深層挖掘和內涵升華上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隨著電影音樂的迅猛發展,電影音樂的表現形式和功能將更加豐富和強大,同時,也將更加充分地表現出電影音樂的藝術特性,使影視作品更富深刻價值。

參考文獻:

[1]代曉琴.淺談電影音樂及其藝術功能[J].電影文學,2012(18):123-124.

[2]張晶晶.從《臥虎藏龍》看電影音樂的四維敘事[J].傳媒與教育,2016(2):84-87.

(責編:陳原原(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