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像:頹敗的鄂爾多斯

——淺析電影《老獸》的城市意象

索金煒

2019年08月05日17:01  來源:今傳媒
 

摘要:在最早的電影短片之中,城市和電影就已產生了親密的互動關系。電影成為城市文化形象構建的重要方式,城市的文化發展又影響著電影的創作表達。當下中國城市建設正朝著趨同化的態勢發展,“新都市電影”創作的繁盛也在淡化著城市文化表征的獨特性。在這樣的時代和創作背景下,鄂爾多斯籍青年導演周子陽卻堅持電影創作對於城市的本土關照。電影《老獸》以書寫城市現實生活的方式,通過對城市的物化空間和精神內蘊兩個維度的展現,真實的塑造了鄂爾多斯經濟發展大潮退后,頹敗不已的城市意象。

關鍵詞:城市意象﹔鄂爾多斯﹔物化空間 ﹔精神內蘊

中圖分類號: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9)08-0000-03

在電影誕生之初,盧米埃爾兄弟創作的《工廠大門》、《火車進站》、《水澆園丁》等電影短片裡,我們便可以鮮明的感知到工業化發展之下法國巴黎的城市風貌、城市文化以及市民生活。城市是電影存在的母體,是電影情節發生的聚集區,是電影故事演繹的首要空間。①城市同時也是社會建設和發展的重要產物,趨同化已成為當前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令人擔憂的文化走向,千百年來風情各異的許多景象不復存在,而經過再造的城市全都是似曾相識。②在這樣的時代發展背景下,諸如《杜拉拉升職記》、《小時代》、《失戀33天》等反映現代城市生活的“新都市電影”,在城市意象的構建之中也呈現著趨同化的態勢。摩登大樓、購物商場、時尚男女成為城市的通用視覺符號,光鮮亮麗、奢富豪華、浪漫自由成為城市生活的共同表征。城市文化表征的獨特性正在電影媒介的助推下經歷解構。值得欣喜的是青年導演周子陽在這樣的影視創作潮流之下遠上寒山,以書寫城市現實生活的方式堅守著電影對於城市本土化和獨特性的展現。

做為新銳導演的首部作品,電影《老獸》一舉拿下第54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獎和最佳男演員獎、第30屆東京國際電影節“亞洲未來”單元最佳影片獎等國內外多項大獎。影片講述了主人公老楊因挪用妻子做手術的錢,被子女捆綁起來並最終走上法庭的故事。老楊做為鄂爾多斯地區經濟大發展時代的乍富階級曾經也有過自己的輝煌,然而經濟環境的衰退也使得老楊式的人物被逐漸邊緣化。更為重要的是影片為我們展現了鄂爾多斯這個經歷了資源開發和經濟發展浪潮之后,從城市的物化空間到城市的精神氣韻都呈現出一片頹廢之感的城市意象。美國環境設計理論家凱文•林奇在其著作《城市意象》中首次提出了城市意象理論,城市意象由情感與物象融合而成。③城市意象成為了觀察者和城市空間環境雙向互動的結果,觀察者通過對城市空間的感知形成對於城市的認知與印象城市意象具有兩層含義,既有人們對城市生活空間形態或視覺景觀的感知和印象,也包括大眾對於城市氣質與精神內蘊的把握與認同。④本文將從城市物質空間和城市精神內蘊兩個維度對電影《老獸》所構建的頹敗的鄂爾多斯意象進行研究。

一、 城市物質空間

在城市意象的物質空間組成部分中,凱文•林奇將其分為五大元素:路徑、邊界、區域、節點和標志物。五大元素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城市物質空間的閱讀方式,能夠便捷立體的全景式感知城市的形態和風貌。鄂爾多斯曾憑借著豐富的自然資源和政策的扶持經歷了一場經濟大發展的浪潮,由於人口稀少,當時的鄂爾多斯人均GDP甚至要遠超香港。電影《老獸》的主人公老楊正是當時經濟大環境中乍富階級的一員,通過投資取得了一定的財富。但這種依靠資源開發的粗狂性經濟發展模式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迎來了經濟發展的困境。影片也多採用實景拍攝的方式將鄂爾多斯頹敗的城市面貌進行展現。

(一)路徑

路徑是城市物質空間元素的主導,是觀察者的移動通道,諸如隧道、鐵路線和街道。在電影空間中道路也佔有著重要的作用,它往往是電影主人公的運動軌跡,體現著畫面的延展性和連續性。電影《老獸》也對鄂爾多斯的城市路徑做了大量的展現。老楊偷了妻子做手術的錢為自己的好友盧布森買了奶牛,在回去的路上老楊一手推著電動車一手牽著牛,身后就是高樓林立但空曠的城市。城市的衰敗感在此時也得到了最大限度的體現。電動車很少做為主人公的交通工具出現在影視作品中,它是老楊目前社會階層和地位的精准體現。電動車是城市中比較底層的人常使用的交通工具,在畫面感的呈現上電動車行走在空曠的都市顯的孤獨又獨立。而駱駝更換為奶牛則是以盧布森為代表的傳統牧民的生存困境和生存轉向。在這個鏡頭段落之中畫面以城市遠景為背景,高樓林立卻絲毫不能夠遮擋這座城市的空曠和荒涼。主人公老楊逆向而行也暗示著老楊式的人物不得不背離原有的富足生活,落魄的逃離。在老楊前往榆林尋求女兒幫助的路上,鏡頭慢慢上搖,路徑旁一座座的爛尾樓也在印証著鄂爾多斯“鬼城”的稱號,泡沫經濟破滅后的慘象血淋淋的溢滿屏幕。

(二)邊界

邊界也是一種線性的要素,是兩個部分的界線,如海岸線、柵欄和圍牆等。影片中老楊和盧布森走近一棟爛尾樓,未完工的窗戶構成了一個獨立的畫框。畫框內寒冬蕭瑟,冬雪蒼白,高樓林立卻又滿目荒涼。曾經的繁華和建設開發時的熱情似乎還歷歷在目,而如今所有的一切被牢牢的定在這畫框之中無法更改,正如這段城市的過往也被歷史牢牢框住,等待著人們評價與悔悟。老楊和盧布森被隔離在畫框之外,也暗示著他們這代人注定要和這段城市發展的歷史相隔離。經濟發展的大潮退去,慘淡的現實讓他們從中抽離,理性的看待這段生命的這段過往。老楊說:“當年我還在這投錢了,就折在這個項目上了。”

(三)區域

區域是城市中可以“進入”的二維平面,具有很多共同的能被識別的特征。電影常選擇城市中具有異質性的區域,以場景的方式成為電影故事的重要組成部分,甚至參與到電影敘事之中。電影《老獸》中重要的區域就是影片開頭的麻將館。在麻將館裡賒賬打麻將的老楊卻被牌友一口一個“楊總”叫著,緊接著一位中年婦女也拿著一把刀走進來,對著自己口中的“王總”討債。簡短的情節設置卻將這些昔日“老板”和“老總”的落魄展現出來。正如導演的創作訪談裡所說:“就是因為那個人太有錢了,大家都不敢叫他名字,都叫他什麼“總”。當他沒有那麼有錢后,大家又開始叫他名字了,這多有諷刺意味啊!”⑤社會稱呼與真實情況的錯位,也深刻的反映出了人物內心的虛弱和失落。

(四)節點

節點是城市中人們行動的交匯點,可以是城市中的街心廣場也可以僅僅是兩條道路的交匯處。影片之中老楊為自己的好友購買奶牛的交易所就是鄂爾多斯地區游牧民進行交易的匯聚節點。在交易節點,先是近景鏡頭展現老楊和奶牛賣家通過傳統方式進行畜牧議價。緊接著的鏡頭便將鄂爾多斯傳統畜牧經濟的衰退展現的一覽無遺,諾大的交易市場卻少有人來。通過老楊和盧布森的交談我們也得知,國家提倡退牧還草,不允許放牧牛羊。比起破敗的城市景觀,這種人物真實的困情要更加的具體、深入和生動。放牧是牧民傳統的生活方式,如今一切將不復存在,他們要告別昔日固有的生存空間和生活方式。生存狀態的變化對於個體的影響是極具顛覆性的。

(五)標志物

標志物是城市的一種物質符號,它可大可小,兼有地域的獨特性和共通的心理認同性。在電影中,標志物常被用做空鏡頭來符號化的展現城市獨特的氣質和魅力。影片《老獸》將主要的敘事空間放在老楊的家庭之中,影片雖沒有出現明顯的具有鄂爾多斯地區代表性的標志物。但滿街“蒙K”的車牌號以及老楊狀告子女時,法院大門上寫著的“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都顯示著重要的地理信息。

現代化的城市標志往往都具有很強的設計感和時尚性,因此導演有意避開使用這些影像畫面而大量對城市的頹敗景觀進行展現。

二、城市氣質和精神內蘊

城市迎合著人們多樣性的需求進行著現代化的發展,奢華時尚的新貴生活也符合年輕一代對於都市生活的向往。每座城市都是歷史的見証者,有著自己的文脈和精神。毋庸諱言,當下城市建設中,將城市做為一種“表意之象”的理念正在消退,歷史積澱下來的城市精神正在被“戲說”。⑥相對於城市物化空間的頹敗,鄂爾多斯城市精神和氣質的頹敗更加的深沉和凝重。它所體現是一種精神層面的總體的、由內至外的更加深入和強勁的頹敗。而這種頹敗既有父權旁落的家庭生活也有道德和秩序異化的社會。

(一)、父權旁落的家庭

受父權制歷史語境的影響,父親一直在家庭生活中充當著重要的角色而居於權威地位。同時影視創作在父權制文化邏輯的影響下,父親的角色也一直是維系家庭內部運轉的核心。而電影《老獸》中這種父權至上的家庭觀念正在經歷著變化與解構。兒女聯合起來捆綁了老楊,而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僅僅是因為金錢。老楊在經濟富足的時候也是家裡的權威,給兒子買房結婚,為女婿找工作,供養住在省城的女兒讀書。但很快當以老楊為代表的乍富階級,隨著經濟實力的衰敗他們在家庭之中的地位也隨之衰敗。兒女們開始對他不再尊敬,甚至上升到暴力對抗。這不僅僅是城市化發展與人們內心秩序的不匹配性,更是金錢至上的價值觀念對於人們情感觀念的沖擊。

(二)、道德和秩序異化的社會

不幸的是經濟的衰敗也隨之帶來了社會道德和秩序的異化。金錢成為社會“文明”的新秩序,影響著人們的道德判斷和社會行為。浮躁和追明逐利成為這座城市經濟大發展浪潮過后的“流行病”。在影片的開頭部分,老楊來到自助取款機取錢,門外的年輕人不斷的催促,在老楊離開時年輕人說:“錢也不取還不快點”。金錢早已經代替了尊老愛幼等應有的社會秩序,開始掌握著社會的主動權。

在影片最后老楊被公交車售票員逼迫的跳了窗,東西也被扔進了河裡。緊接著遇到兩個房產銷售,他們纏著老楊不停的稱呼 “老板” 。當原本就氣沖沖的老楊表達了對他們這種糾纏的不滿時,立刻被打了一頓。社會秩序和社會道德也在此時完全的塌陷。如果說城市物化空間的頹敗令我們苦悶,而城市內在的氣質和精神意蘊的喪失讓我們徹底的失望。經濟的開發為鄂爾多斯帶來短暫的富足,卻也留下了無盡的病痛。

三、小結

毋庸置疑電影是屬於時代的,電影創者也應該要敏銳感知時代發展的陣痛,通過現實主義的創作手法為時代奔走疾呼。青年導演周子陽不同於傳統的內蒙古電影導演,在世居的草原空間之中,哀嘆現實和傳統的沖突。而是把電影的空間由草原轉向現代都市,直面社會問題。通過對鄂爾多斯物化空間和精神氣蘊的展現,把頹敗的鄂爾多斯展現在公眾面前。導演通過《老獸》的創作在質問浮華過去以及身處浮華的時代“我們”為何如此頹敗?

 

參考文獻:

[1]張經武.介入與植入:城市在電影中的存在方式和意義[J].北京電影學院學報,2019(2):22-29.

[2]馮驥才.城市風格雷同——令人擔憂的文化走向[J].重慶建筑,2005(2):1.

[3] (美)凱文•林奇著.城市意象[M].北京:華夏出版社,2001.

[4]呂曉瀟.論電影空間中的城市意象建構——以青島為例[J].四川戲劇,2015(12):42-44.

[5]周子陽,連秀鳳,劉佚倫.真實的人難以抵御自己的人性——《老獸》導演周子陽訪談[J].當代電影,2018(1):42-48.

[6]王玉瑋.電視劇城市意象研究[M].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2010.

(責編:陳原原(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