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我國短視頻監管與治理

陳 曄

2019年08月15日10:07  
 

來源:《新聞愛好者》2019年第6期

【摘要】我國短視頻行業作為網絡強國進程中的新生力量,自興起以來發展迅猛,但由此引發的亂象也導致短視頻發展空間渾濁蕪雜,不利於行業監管與治理。通過梳理當下我國短視頻行業中出現的問題,找出擾亂短視頻空間正常秩序的原因,提出相關建議,創新短視頻發展的監管方式與治理手段。

【關鍵詞】短視頻﹔監管﹔治理

黨的十九大以來,我國互聯網的發展與治理正不斷開創新的局面,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的作用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可。作為移動互聯網新生事物出現的短視頻,呈現出流量與自律的主要矛盾,相應的監管出現了新的問題,互聯網治理也面臨著新的挑戰。

一、短視頻發展監管壓力陡增

2018年,短視頻因制作簡單、發布方便等特點得到蓬勃發展,其制作體量甚至超過電視節目,大量短視頻涌向移動互聯網,使得短視頻的監管壓力迅速加大,在監管方面往往老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新的問題又出現。

1.內容良莠不齊,侵權售假不斷

從國內短視頻平台發展來看,自從抖音、快手火爆起來后,眾多短視頻平台扎堆出現,使得短視頻平台之間競爭激烈。短視頻平台為了在激烈的競爭中奪得一席之地,往往是根據算法推薦和流量走向向用戶推薦吸引眼球的內容,以此來迎合用戶的喜好,而此類內容通常都是低俗化、淺層次的。不少短視頻平台用炫富、惡搞、色情、暴力等內容吸引用戶眼球,更有甚者以獵奇性來吸引用戶關注,如直播暴飲暴食、生吃異物、毀壞名牌車標志等不妥當行為來誤導網民。這些內容極易產生不良影響,特別是對於正處在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形成階段的青少年。諸如此類的短視頻內容不在少數,其血腥的畫面、怪異的內容、夸張的表達極易混淆用戶視聽,使人難辨真假,這必然會對短視頻內容的治理與監管造成一定的困擾。

由於粉絲經濟、電商平台的加入,在利益的誘惑下,短視頻行業還出現了不少侵犯版權、制假售假等行為,這些行為不僅不斷挑戰法律底線,同時也在不斷挑戰短視頻行業的監管力度。在匿名的網絡環境中,不少用戶法律意識淡薄、媒介素養不高,熱衷於追求刺激以滿足自己的精神欲望。短視頻商家正是瞄准用戶的這一特點,且抓住短視頻監管的不足,一味追求流量、追求用戶黏性、追求廣告收益,不惜侵犯內容版權,放任不良內容的制作與上傳,並借助短視頻平台售賣假貨,短視頻行業監管力度不到位致使低俗、侵權、售假的短視頻內容成為部分平台的吸金石。由此可見,隨著短視頻行業的不斷發展,其監管壓力劇增。

2.內容制作門檻低,平台審核有欠缺

QuestMobile發布《中國移動互聯網2018半年大報告》顯示,Z世代、小鎮青年、白發老人三大典型群組在即時通信的應用時長佔比均有所下降,與之相對,短視頻成為這三大群體增長最快的應用。該報告認為,短視頻使用門檻較低,老少皆宜且增長迅猛,未來該類型人群影響力將持續上升,在移動互聯網中佔據重要價值。[1]這說明無論是青少年還是中年群體,他們都被橫空出世的短視頻所吸引,甚至達到依賴程度,社會需求極強。

短視頻APP的領頭羊抖音的用戶主要以90后為主,這些年輕人對表現自我、突出個性有著強烈的渴求,同時追求即時性的互動反饋﹔快手、火山小視頻等瞄准的是三四線城鎮青年用戶,這類用戶學歷、收入等都相對較低,希望引起關注以滿足自身社交需求,關注的內容多為泛娛樂化內容﹔秒拍用戶群體中則多為社交軟件依賴程度高的用戶,且年齡、人群不等﹔美拍,顧名思義,以“外貌”為主,主要針對一二線城市的年輕女性為主體人群,這類人群有著小資情結,喜歡通過短視頻及時把自己的生活分享出去﹔小咖秀的受眾多為處於青春期的青少年群體,他們大多喜歡嘗試新鮮事物,在視頻中體現自己的創作欲望。在這眾多的短視頻平台中,用戶定位雖不同,但是在內容的制作與發布過程中,無一例外地都選擇用戶自由上傳,短短幾秒鐘即可完成整個制作過程並進行跨平台傳播。此外,短視頻的內容非常容易通過平台的審核,究其原因主要有兩點:一是互聯網對於短視頻畫面的內容難以抓取和辨別﹔二是短視頻的海量輸入使得人工把關困難重重。在短視頻內容制作與傳播極為容易且審核機制有所欠缺的情況下,短視頻的低劣內容傳播速度之快令人咋舌,短視頻行業面臨的入門和把關困境使得監管難度增大。

3.公眾監督不足,社會監督乏力

CNNIC發布的第4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為8.29億,主要以中青年群體為主,並持續向中高齡人群滲透,其中,10-39歲群體佔整體網民的67.8%。從教育水平看,網民以中等教育水平的群體為主。[2]

由此可見,青少年佔據了網絡群體的大多數。由於短視頻所在的網絡公共空間同時也是一個開放的公眾輿論場,面對互聯網的開放與自由,青少年群體容易將在現實生活中受到壓制的自我個性放大,肆意發泄負面情緒。此外,文化層次、教育水平不同,使得短視頻用戶的媒介素養也參差不齊,對短視頻中的低劣內容和虛假信息往往無法有效識別,平台運營方對短視頻的創作和傳播也無法做到有效管控,因此對於短視頻監管來說任重而道遠。良好的媒介素養和法律意識是實施公眾監督機制的基礎,但現階段的短視頻行業發展仍缺乏主客體監督機制,因此難以真正發揮全社會的監督作用。

4.行業發展迅猛,算法備受詬病

根據QuestMoboile發布的數據,2018年9月,在線視頻使用的總持續時間為125.5億小時。短片的總持續時間為122.79億小時,短視頻的增長率遠高於在線視頻。[3]

目前,無論是快手、抖音,還是其他的短視頻平台,都是算法中心論的擁躉。尤其是今日頭條系產品,在短期內收獲數以億計的用戶都是得益於算法推薦對用戶的精准投放。以快手為例,每天有1.2億用戶上傳1000萬個視頻,用戶每天都會播放150億個短視頻。當用戶使用短視頻時,任何滑動的屏幕次數,點贊或不點贊,所有在線使用中的動作都會實時上傳到后台日志系統,再由日志系統傳輸到培訓平台,對在線模型進行培訓,將其上傳到在線系統之后,在線系統將從50億個視頻中選擇用戶最感興趣的視頻推送給用戶。[4]短視頻平台的崛起,說到底也是商業利益的需要,短視頻平台基於算法的推薦激活了平台流量,也是眾多用戶與平台追求的最大利益化。因此缺乏對內容的把關,導致低俗等不良內容的出現,也成為當下引起社會爭議的關鍵問題。

二、新行業亟待建立新秩序

短視頻是一個新興行業,雖然成熟而完善的市場秩序尚未完全建立起來,但是相關各方也意識到監管的重要性,並且作出了很大的努力。

1.強化立法思維,完善法律秩序

事實上,我國自1994年以來陸續制定了多達80余部與互聯網管理有關的法律和規定,其中,2008年起實施的《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中明確指出“從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應當依照本規定取得廣播電影電視主管部門頒發的《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或履行備案手續”。國務院於2014年8月授權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以下簡稱“網信辦”)負責互聯網信息管理之后,針對網絡傳播中具體事項的規定,網信辦制定了《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以及《即時通信工具公眾信息服務發展管理暫行規定》等。在立法層面,全國人大常委會於2016年11月7日通過了《網絡安全法》,這是我國第一次以立法的形式對網絡領域的問題進行規定。

2017年3月10日,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關於調整〈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業務分類目錄(試行)〉的通告》(〔2017〕1號)發布,對2010年3月17日發布的《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業務分類目錄(試行)》進行了調整。同年實施的《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要求,通過互聯網站、應用程序等形式向社會公眾提供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應當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証》。2018年3月底,廣電總局下發了《關於進一步規范網絡視聽節目傳播秩序的通知》,從不同方面對短視頻內容的制作及傳播提出了嚴格的要求。

2.開展專項整治,建立良好秩序

2018年是短視頻行業井噴式發展的一年,同時也是實施嚴厲監管的一年。從4月份開始,監管部門陸續對互聯網內容領域進行了集中整頓,其中,短視頻行業成為整頓重點,特別是對低俗、侵權等不良內容的出現,監管部門對眾多涉事短視頻平台直接做出了關停、下架整改的處理,遏制了不良影響的蔓延與擴大。

(1)行政處罰

2018年年初,文化和旅游部嚴查了惡搞黃河大合唱的短視頻源頭制作公司,對其在網絡流傳惡搞短視頻而造成極其不良的社會后果處以高額罰款。2018年1月11日美拍用戶洛某在其平台上發布了一則暴恐視頻,2月6日,昌都市卡若區公安分局網安大隊依法對洛某進行行政拘留和治安處罰。2018年3月22日,拉薩市城關區公安局兩島派出所關注到行為人梁某在快手平台上,以個人賬號發布抹黑、侮辱人民警察的視頻,經調查核實后,公安機關對其處以行政拘留的處罰。6月,內蒙古呼倫貝爾海拉爾公安分局民警抓捕在快手上發布吸食毒品視頻引起用戶圍觀的徐某。10月13日,青海網警與當地漁政管理部門一同對抖音上一則烹煮湟魚視頻進行實地調查,經核實情況后對視頻制作人處以罰款的行政處罰。

(2)約談整改

2018年4月初,在“未成年媽媽”話題愈演愈烈時,央視多次對其進行報道,點名相關平台方,引發了社會熱議。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為此約談了“今日頭條”“快手”網站主要負責人,要求立即下線網站上的低俗、暴力、血腥、色情、有害問題節目。2018年9月14日,國家版權局、國家網信辦、工信部、公安部聯合啟動“劍網2018”專項行動[4],針對重點短視頻平台企業存在的突出版權問題,約談了嗶哩嗶哩、土豆、抖音、快手、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美拍、秒拍、微視、梨視頻等15家短視頻企業,責令在本次行動中出現明顯問題的企業,要加強自身內部監管,提高創作者的作品版權保護意識,履行企業的主體責任。同時,依法關停“內涵福利社”“夜都市Hi”“發你視頻”3款網絡短視頻應用並從應用商店下架。

(3)整治成效

整治行動后,嗶哩嗶哩發布公告,宣布三項整改措施:一是認真落實有關處罰決定,嚴格按照要求整改全站內容﹔二是注重加強網站審核小組的建設,不斷擴大審核人力﹔三是通過加強“風紀委員會”,啟動用戶自我檢查內容和社區。據了解,嗶哩嗶哩的“風紀委員會”目前已累計招募3.6萬多人。除了以上整改措施,秒拍還對涉及違法違規的視頻內容的創作者一律實施永久封停賬號處置。快手相繼上線“家長控制模式”和未成年人過濾內容池。2018年4月11日,今日頭條首席執行官張一鳴發表致歉信,並宣布審計小組將從6000人增加到10000人,同時大幅增加法務人員的招聘數量。微信和QQ表示短視頻APP外鏈直播功能將在互聯網短視頻修復期間暫停。

抖音在此次行動中累計清理27231條視頻、8921個音頻、永久封禁15234個賬號。隨后宣稱即將上線“風險提示系統”和“時間管理系統”。其中,風險提示系統對站內有潛在風險的視頻內容進行提示。時間管理系統提醒用戶注意使用時間,防止用戶沉迷於手機。抖音還提供了時間鎖的功能,用戶可自行設定密碼,在每日使用時長累計達到2小時之后,用戶的賬號將被鎖定。此外,火山小視頻表示要落實黑名單制度,把視頻內容中出現的違法違規行為,或者有違反公眾良知、媚俗的使用者、主播等都列入黑名單,在全網實施跨平台封禁。西瓜視頻除了優化推薦算法之外,還將設置正能量視頻內容池,置頂多個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正能量視頻內容。

3.發揮行業作用,規范平台管理

成立於2011年8月19日的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是我國目前互聯網領域規模最大的行業協會之一,也是唯一一個國家級網絡視聽領域行業組織。2019年1月4日,該協會發布了《網絡短視頻平台管理規范》和《網絡短視頻內容評審標准規則》,要求每個成員單位根據網絡視聽管理政策的要求發起自律行動,堅決抵制防范低俗有害內容傳播,弘揚主流價值觀,促進短視頻平台自覺承擔社會責任,保護年輕人的健康成長,營造清晰的網絡空間,為社會注入積極的能量。《網絡短視頻平台管理規范》提出了20項建設性要求,其內容吸收總結了目前短視頻行業中出現的問題,根據網絡視聽管理政策新要求,發布平台應遵守的一般規范、賬戶管理實踐、內容管理實踐和技術管理實踐。《網絡短視頻內容評審標准規則》提供了100個操作審核標准。規則主要針對短視頻領域的突出問題,並由短視頻平台的一線審核員提出要求。這兩個標准的發布得到了全行業的肯定,各平台也從機構和把關兩個層面,為短視頻內容的安全防護提供保証。據悉,開展短視頻業務的平台大部分都參與了這兩份文本的起草和制定。

三、齊抓共管,大打短視頻治理人民戰爭

“得草野者得網絡,得民心者得天下。習近平網信思想的核心就是:‘網信事業要發展,必須貫徹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5]“互聯網+”對於中國治網者來說就是“互聯網+群眾路線”。那麼,對於短視頻治理來說就是要打一場人民戰爭,政府、平台、用戶以及廣大網民都要參與進去。

1.多個主體發力,構建治理平台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短視頻治理單純依靠行政機關的監管與治理顯然是不夠的,還需要短視頻行業相關的多個治理主體甚至是每個主體同時發揮作用。例如,面對謠言,央媒建立了辟謠平台。由中央網信辦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主辦、新華網承辦的中國互聯網聯合辟謠平台,整合了全國40多個辟謠平台,辟謠數據超過3萬條,構建了對網絡謠言“聯動發現、聯動處置、聯動辟謠”工作模式。

面對消費者維權,央企建立投訴服務平台。中國電信旗下的21CN聚投訴是國內最大的消費投訴公開信息數據庫。[6]2018年2月,聚投訴推出一系列重量級功能,包括由用戶發起的集體投訴、現實用戶共同參與的聯名投訴以及給投訴人打賞等功能。它們的綠色通道服務“7天內解決投訴承諾”一經推出便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包括中國銀聯、京東、浦發銀行信用卡等近百個商家加入這一服務領域。從2018年7月起,聚投訴還對這一服務進行了升級,由合作商家在其官網、APP、微信號等便捷渠道用戶端直接設置聚投訴的入口,主動提供了第三方投訴的監督服務。

2.加強政治保障,優化智能把關

短視頻的治理還應針對其傳播速度快、平台分布廣等特點,結合智能算法與人工監控的治理方式。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就短視頻內容審核標准和平台管理從制度上進行了規范,同時發布了《網絡短視頻內容審核標准細則》和《網絡短視頻平台管理規范》。[7]其中,提到了視頻類平台的內容審核機制流程必須人為進行審核,先審后播。要求審核人員必須經過省級廣電管理部門的專業培訓,從標題、簡介、彈幕、評論等范圍進行審核,對審核團隊的規模也進行了規定,人數必須超過平台新增內容條數的千分之一。UGC、PGC發布的內容要實名認証,另外,禁止轉發PGC用戶上傳的電影、電視劇作品片段,如需轉發,必須得到PGC機構提供的版權証明。要建立未成年人防沉迷保護機制,推薦正能量內容。對違規違法行為要在全網進行違規名單共享。新規還對社會時政新聞類短視頻內容,以及短視頻平台的資質進行要求,對規定的版權授權等知識產權方面進行嚴格把控。

人工智能最終還是要通過人來發揮作用的,智能把關首先要有政治思想保障。如今各大互聯網平台相繼建立和健全了黨的基層組織,這將成為短視頻治理有力的政治保障。同時,由短視頻平台區分不同年齡階層的用戶需求。如抖音短視頻從2018年3月起,不斷針對青少年用戶推出了時間鎖功能,成立了青少年網絡健康成長研究中心以及向日葵計劃,從入口便能開啟青少年模式,由專業的內容團隊精選出定向的健康內容。

3.全民參與治理,群防群治加力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提高網絡綜合治理能力,形成黨委領導、政府管理、企業履責、社會監督、網民自律等多主體參與,經濟、法律、技術等多種手段相結合的綜合治網格局。

首先,在短視頻使用過程中,用戶是生產者、使用者,同時也應該成為短視頻的監督者,承擔公眾治理的責任。在有效引導公眾(用戶)方面,應利用新技術新手段新形式將教育內容和公益廣告巧妙地嵌入到主要的短視頻入口界面上。同時,寓教於樂,把與網絡道德倫理教育相關的內容故事化形象化,甚至做成網絡游戲,讓用戶在潛移默化中提高自身媒介素養,明辨是非觀念。

其次,以各種形式組織和鼓勵優質短視頻創作。用好作品說話,用正能量傳播,組建一支龐大的具有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且能提供精品的短視頻創作隊伍,用三觀正、創意新的好作品來佔領短視頻領域,讓政府、平台和用戶攜手共同為短視頻的發展營造健康有序的網絡環境。

再者,作為社會化傳播的短視頻,其治理需要各年齡階層的廣大群眾共同參與。對未成年人以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為主,在課堂知識中積極引導學生建立正確的網絡傳播觀念。對成年人要發揮思想陣地優勢,通過主流媒體營造公眾監督氛圍。同時利用中老年人群的社群交際效應,普及網絡傳播知識,正確使用和消費短視頻,提高對內容的篩選和分辨能力。通過舉報獎勵等渠道讓民眾自覺參與其中,形成人自為戰、群自為戰、場自為戰,群防群治,在這場人民戰爭中發揮各個階層的作用。

就當下而言,移動短視頻行業尚未形成所有參與主體都能共同遵守的道德准則,因此,提升短視頻行業的高質量發展,形成健康有序的發展空間,就使得建立政府、平台與用戶三方之間的長效管理機制、構建互聯網生態下的文化理性顯得尤為重要。[8]然而,這種文化理性並不是自覺的。有研究者提出需要根據多利益攸關方治理模式,從創新治理、關系治理和依法治理三個層面對短視頻平台的互聯網治理提出更多更有效的可行性對策。[9]有研究者提出構建優質內容生態圈、建立負面清單制、強化社會組織職能等三個方面的治理對策。[10]

展望未來,短視頻監管與治理是一個長期、復雜、艱巨的社會系統工程,也是一個精神文明建設的綠色環保工程,因此對於各主體來說任重而道遠。在短視頻的綜合治理中,已構成黨委領導、政府管理、企業履責、社會監督與網民自律等“五大主體”,隻要我們採用經濟、法律和技術“三種手段”,遵循傳播規律,弘揚主旋律,激發正能量,充分調動各方面的積極因素,就能在這場短視頻治理的人民戰爭中獲得勝利。

參考文獻:

[1]QuestMobile發布半年報:短視頻用戶總使用時長7267億分鐘 小鎮青年成新勢力[EB/OL].https://www.cyzone.cn/article/186012.html.

[2]中國網信網.第4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EB/OL].http://www.cac.gov.cn/2019-02/28/c_1124175677.htm,2019.02.28.

[3]QuestMobile.Z世代洞察報告[EB/OL].http://www.questmobile.com.cn/research/report-new/54,2018-12-19.

[4]國家版權局.國家版權局等四部委啟動“劍網2018”專項行動[EB/OL].http://www.ncac.gov.cn/chinacopyright/contents/11205/383160.html,2018-7-16.

[5]譚天.治網於草野,取信於草根:習近平網信思想解讀[J].新聞與傳播研究,2016(5):13-14.

[6]21CN.聚投訴2018年數據[EB/OL].http://ts.21cn.com/zt/2015/juoriginalreport/,2018-10-18.

[7]央廣網.加強監管規范行業秩序短視頻新規釋放哪些信號[EB/OL].http://news.cnr.cn/native/gd/20190114/t20190114_524481605.shtml,2019-01-14.

[8]高宏存,馬亞敏.移動短視頻生產的“眾神狂歡”與秩序治理[J].深圳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8(11):53.

[9]呂鵬,王明漩.短視頻平台的互聯網治理:問題及對策[J].新聞記者,2018(3):74-78.

[10]成竹.多維度治理與規制短視頻失范現象[J].中國廣播電視學刊,2018(12):27.

(作者為廣東財經大學華商學院講師)

(責編:陳原原(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