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同一IP改編先手很重要 別幻想互聯網思維有用

楊蓮潔 張赫

2019年08月19日07:16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影視同一IP改編,先手很重要,但別幻想互聯網思維有用

  有心的觀眾會發現,像《微微一笑很傾城》《七月與安生》《快把我哥帶走》這樣,把同一個IP分別改編為電影和劇集漸成常態,雖然都有蹭IP的熱度,但口碑卻大相徑庭。

  新京報統計了近年來既改編成電影,同時也改編成劇集的多個IP數據,發現文學作品依然是IP影視化佔比高的品類﹔同一個“熱門”IP通常會先被改編成電影再改編成劇集﹔不論影劇,先拍的作品比后拍的口碑普遍要好﹔而同IP改編又在同一年上映/播出的影視劇,劇集的口碑高於電影。

  什麼樣的IP具備改編成影視劇的價值?哪些IP適合改編成電影,哪些又適合改編成劇集?為什麼同一個IP改編的電影和劇集口碑會差那麼多?新京報為此採訪《七月與安生》劇集導演崔亮、愛奇藝文學事業部凍千秋總經理、劇評人等影視行業從業者,試圖從中找出IP影視化成功和失敗的規律。

  1 文學改編佔比大

  可改編的IP類型多 文學依然是富礦

  IP是英文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縮寫,意為“知識財產”。IP改編的影視劇指的是從“知識財產”(文學、動漫、音樂、電影、劇集、游戲等)衍生而來的電影和劇集。早年前,很多影視劇導演都是從《十月》《收獲》等文學雜志,或者是當代作家的文學作品裡尋找適合改編的IP母本。但按照現在影視行業的語境,IP改編不再指單一的文學作品,而是指本身就擁有一定的粉絲數量的IP母本,可以是熱門的游戲,也可以是大火的綜藝節目,甚至是一首傳唱度很高的歌曲。

  過去的5年裡,《爸爸去哪兒》《奔跑吧兄弟》等大熱綜藝就曾被改編成電影,並收獲了不錯的票房成績﹔根據高曉鬆的成名作《同桌的你》改編的同名電影拿下近5億票房,《睡在我上鋪的兄弟》《梔子花開》《愛之初體驗》等曾經流行的金曲均被改編成了相關影視劇。一時之間,仿佛隻要是個有粉絲、有知名度的流行文化形式都能改編成影視劇,是否文學作品並不重要,是否有文學性也不重要。但是,音樂、綜藝等流行文化元素改編成影視劇只是事件本身比較受關注而已,數據統計結果顯示,文學作品依然是影視劇IP改編的首選,所佔權重非常高。本次納入統計的30個IP改編影視作品中,2個改編自漫畫﹔其余28個均改編自文學作品,佔比高達93%。文學作品,依然是影視劇改編的富礦。

  盡管當下的流行文化裡,觀眾第一時間會想到的是影視劇、動漫,甚至短視頻,文學作品排位比較靠后,但凡是能產生持久影響的影視作品,大多是根據優秀的文學作品改編而來的,其本身也具有很強的文學性。張藝謀口碑最好的電影,幾乎都改編自當代重要作家的小說,余華的《活著》、莫言的《紅高粱》、蘇童的《妻妾成群》﹔姜文的《陽光燦爛的日子》改編自王朔的《動物凶猛》﹔馮小剛的《我不是潘金蓮》改編自劉震雲的同名小說……《破冰行動》的導演傅東育認為,文學的力量對影視作品是至關重要的。“影視作品有兩個基礎,就像一個人的腦袋之下有左右兩個肩膀,左邊的是文學,右邊的是美術,它決定了你的作品未來的高度和深度。如果沒有文學,我覺得影視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是不存在的。”

  2 先影后劇佔比大

  互聯網產品思維造就低分

  一個被影視行業認為有改編價值的IP,電影片方和劇集制作方誰會先下手改編?統計數據顯示,先影后劇的佔多數。14個文學作品IP裡,有7部是先被改編成了電影,然后被改編成了劇集﹔《三生三世十裡桃花》《微微一笑很傾城》等4部IP,是改編的電影和劇集在同一年上映/播出。考慮到電影的制作周期普遍比劇集長很多,《三生三世十裡桃花》等影版劇版同一年上映的IP,其實是電影版改編啟動在先,應該歸入“先影后劇”的序列。先影后劇總數多達11個文學作品IP,佔比79%。

  值得一提的是,“先影后劇”的IP改編作品裡,多數是青春題材,並且大都口碑不佳,網上評分不及格。廣東省影協副秘書長鄭炤魁向新京報分析指出,這與2013年-2014年《致青春》和《小時代》掀起的IP改編熱潮,互聯網資本大舉入局電影產業有關。《致青春》改編自辛夷塢同名小說,由趙又廷、楊子姍共同主演,投資6000多萬,上映后成功攫取7.19億票房,成為當時國內票房最高的青春片,位列2013年全年電影票房榜第三名﹔郭敬明執導的《小時代》系列電影三部曲票房收益累計超過13億。豐厚的投資回報比讓資本市場聞風而動,阿裡巴巴、樂視等互聯網公司紛紛入局影視產業。

  2014年,時任樂視影業CEO張昭宣布進入電影“網生代”元年。“網生代”將作品視為產品,以產品經理的思維創造用戶體驗,打造電影產品。張昭眼中,郭敬明是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電影產品經理。而郭敬明執導的三部《小時代》,網絡評分沒有一部超過5分。

  2015年11月,時任阿裡影業副總裁的徐遠翔提出了“IP為王,不再請編劇”的觀點以及“IP+明星+概念”的票房收入公式。

  “產品經理”和“IP為王”的思維之下,每個人都想著把一個個IP項目盡快變現盈利,每個人都在問票房怎麼樣,沒有人去問影片好不好。結果自然是一批同類型的青春題材IP改編電影項目上馬,然后遭遇口碑滑鐵盧。侯孝賢2015年在北師大演講時曾痛批電影產品經理導演:“每天忙著抓各種流行元素,這次想10億,下次想20億。你每天盯著觀眾干嗎?電影是關於人的,你對人徹底理解,拍出來就能打動觀眾。你可以成功一兩次,不會永遠成功。因為你不是在創作,你是在幫觀眾找東西湊合看。”

  3 先拍比后拍的口碑好

  先發優勢一直存在 后作難以超越

  同一個IP改編,不論是先影后劇,還是先劇后影,從網絡評分統計數據來看,先拍的作品普遍比后拍的作品口碑更好。例如,2016年播出的劇版《最好的我們》網絡評分8.9,2019年上映的影版《最好的我們》網絡評分隻有5.4……基於同一個IP改編的影視作品,“先發優勢”十分明顯。

  鄭炤魁表示,同一個IP改編的影視劇,如果前作口碑不錯,后作的確很難超越,因為觀眾會以一個更高的標准來要求后作。“類似的情形也出現在影視劇續集上。好萊塢的經典影片,狗尾續貂的比比皆是,續集能超越前作的非常少,《終結者》算一個吧,《銀翼殺手》隻能算達到了前作差不多的水平。”在他看來,雖然觀眾對后作的要求會更高,但無可否認前作的成功會為后作積累觀眾,隻要創作者認真打磨內容,他的用心是能夠得到觀眾的認可的。

  安妮寶貝的《七月與安生》先被曾國祥拍成了電影,於2016年上映,豆瓣評分7.6,周冬雨和馬思純憑借該片獲得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七月與安生》劇版正在播出,導演崔亮接受新京報採訪時坦言,他更希望觀眾把劇版當做一個全新的故事去審視。“但創作者也有秉持著打造一個全新的故事的初心去創作。不能光純粹要求觀眾用一個不一樣的標准,寬容地看待,而我們自己創作的時候,卻沒有帶有真正從0到1的創新意識去做,這樣的話,是對別人太過於嚴苛,而對自己太過於放鬆了,其實應該反過來,當我們帶著真誠的創作理念去做了這樣的內容,觀眾是可以清晰地用這樣的標准去看待你的。”但從該劇播出后幾無水花,連網絡評分都沒有的情況來看,“創作一個新故事”沒有被接受。

  4 同一年面世,劇比電影口碑好

  劇集創作空間更大 網絡文學還需自我提升

  如果不考慮“先發優勢”,隻對比同一IP改編又在同一年上映/播出的電影和劇集,劇集的口碑評分明顯要優於電影。改編自同一個IP,又在同一年上映/播出的電影和劇集,並不存在誰受誰影響的問題,為什麼口碑表現會出現差異呢?

  劇評人李楠分析認為,對同一個文學IP而言,劇集和電影,誰拍得更好,並沒有一個固定的規律。首先要看原著的體量,內容體量較小的,在改編上更適合拍成電影。因為電視劇篇幅的原因,需要大量的改編和擴充,很難避免部分創作者為了充集數而注水,或者在改編過程中不按照創作規律、人物個性作為創作原則,以至於最終不僅原著粉不接受,丟掉了原著的初衷,新觀眾也會覺得不明所以。而對於篇幅較長的小說,可能電視劇二度改編時會更加有跡可循﹔而對電影來說,則需要梳理其中的結構,保留最精華的部分,並進行適度的提煉萃取。相較而言,這個維度上電影的改編難度會大於電視劇。

  崔亮表示,劇集的篇幅比較長,會更有利於創作者去塑造多元化的一面,因此針對同一個IP,改編成劇集的時候擁有更大的創作空間。“我不知道其他的改編是怎麼樣的,至少在《七月與安生》這部劇上,IP給予我的空間是我能夠讓今天的安生和七月更立體、飽滿的一個前提。”崔亮也強調,不管把原著小說改編成劇集還是電影,都是一種再創作。“創作人員一定要知道哪些是可取的,哪些地方一定要下工夫去做大量的改造。隻有找准了這樣一個點,把握住這樣一個度,這個作品才不會走上老套的翻拍之路,炒冷飯,才會常變常新。這才是創作的真諦,而不是簡單意義上的模仿。”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改編之后的劇集口碑優於電影的IP絕大部分是網絡文學,而不是傳統文學。

  事實上,近年來既被改編成電影又被改編成劇集的文學IP中,網絡文學佔了大多數,傳統文學反而是小眾。是否網絡文學IP更適合改編成劇集而不是電影?愛奇藝文學事業部總經理凍千秋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表示,“的確改編成電影之后口碑和票房比較好的都是傳統文學,比如《流浪地球》。網絡文學改編成電影,口碑和票房都好的不多。電影院的用戶構成跟網絡文學的用戶構成是有偏差的,網劇和網絡大電影和網絡文學的用戶則是一脈相承的。很多人看劇可能就是為了娛樂,看完聊聊天﹔看電影需要買票走進電影院,看完大家還是希望有一些思考的。當然,這也會倒逼網絡文學創作出真正能產生深厚影響力的作品。”

  劇評人李楠表示,無論是改編成電影還是電視劇,最重要的都是遵循合理的創作規律,保留原著最想要傳達給觀眾的理念、人物性格、劇情特點,並在此基礎上進行改編、選角。很多口碑不太好的作品,大多都是因為改編、剪輯混亂,選角不符合人設,有“炒冷飯”的嫌疑。如今IP已經不再是萬能的,IP好,改得不好,照樣沒有人買單。內容才是最重要的,所有創作永遠要從內容出發。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