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劇"出海"日本翻譯引熱議 為何劇名特立獨行?

2019年08月22日07:20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國產劇日文名夸張?源於命名習慣

  連線題答案:

  1-D 2-C 3-A 4-B 5-H 6-K 7-G 8-J 9-E 10-F 11-I

  【漲姿勢】

  昨天《如懿傳》釋出日版預告,這部中國電視劇的日版譯名為《如懿傳~紫禁城裡命運凋零的王妃~》,由於劇名的翻譯比較另類,在互聯網上引發熱議。而有人整理發現,不僅是《如懿傳》,包括《琅琊榜》《扶搖》《延禧攻略》等劇的日本譯名,都非常具有日本氣息。超長的劇名和中二(青少年過於自以為是的言行)的氣質確實是與國內電視劇起名方式天差地別,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日本的劇名總是這麼特立獨行呢?

  日本編劇熱衷用副標題解釋內容

  我們覺得日本的劇名很長,主要是因為主標題后波浪線裡的內容長。不光是從中國引進的劇,日本的劇也是這樣,比如戶田惠梨香的科幻電視劇SPEC,全名叫做《SPEC~警視廳公安部公安第五課 未詳事件特別對策系事件簿~》,2019年大河劇叫做《韋馱天~東京奧運的故事~》,正在播出的東京台月10劇《Legal Heart∼重建生命的律師∼》等。一般都是把波浪線裡的內容也算作是劇名,實際上它們叫做副標題。

  日本許多編劇非常熱衷於給自己寫的劇加上副標題,副標題的主要作用其實就是講述本劇的主要內容。比如前文提到的幾部劇,不管是對於日本觀眾來說還是海外觀眾來說,簡單的一個詞或是幾個單詞並不能讓人知道這部劇是講什麼的,所以都要加上副標題。

  這個習慣具體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難以考証,但是由於日本許多綜藝節目也喜歡根據每期節目的主題打上不同的副標題,而日本電視劇和綜藝節目的制作都是電視台中心制,因此電視劇起名的時候受到綜藝節目的影響也是有可能的。

  那麼對於從中國引進的電視劇來說,許多電視劇的劇名也是無法讓人知道是在講什麼,比如《琅琊榜》和《延禧攻略》,還有這次的《如懿傳》,因此加上副標題是非常合理的,這樣也有助於普通觀眾第一時間把握故事主題,進而點進去觀看或是購買DVD。

  為什麼劇名翻譯如此夸張?

  如果整理一下日本引進的國產劇翻譯,我們會發現,除了長,用詞還很夸張。常見用詞包括:逆襲、宿命、誓言、牢籠、爭霸、命運等等,在海報設計上也極為夸張,大量地使用亮色,對比度高,字體巨大,視覺沖擊力極強。

  很多人覺得是因為日本人太過於中二,喜歡這些夸張的東西。實際上更多的是日本影視劇制作體系的一種習慣性操作。

  日本的劇場文化濃厚,早年各種戲劇小劇場為了招攬觀眾,在給劇目起名和制作宣傳單頁時都是極盡夸張之能事,巨大的字體和強烈的視覺沖擊可以最大限度保証吸引觀眾的注意力,而且非常喜歡把一部劇的所有賣點都擠在一張海報上。而當這些劇場從業人員開始走進影視劇制作體系的時候,這樣的宣傳邏輯自然也就帶了進來,最后便形成了非常具有日本特色的影視劇起名風格和宣傳素材制作邏輯。

  沒有起名規范隻有起名習慣

  具體分類來看的話,日本翻譯劇名主要有三種情況:

  一種是直接翻譯劇名,一般採取直譯、根據英文片名翻譯、融合日本特色翻譯,這個話題屬於翻譯學上的,由於筆者不從事翻譯工作,在此不進行展開。這類劇主要是一些現代題材的劇或是偶像劇,偶爾也有特例,但是不常見。

  一種是加副標題的,以古裝劇為主。幾乎所有日本從中國引進的古裝劇都會加各種各樣中二的副標題幫助觀眾理解。

  還有一種是古典小說改編的大IP劇,一般使用原名,比如《水滸傳》《三國演義》這些作品。由於這些題材本身在日本就有比較廣泛的受眾,因此劇名都不做翻譯,而是直接使用日式漢字寫出來。

  這個規律也可以用在日本自己拍攝的電視劇上。不過由於給電視劇起名這種事隨意性比較大,因此並沒有什麼所謂的起名規范,隻能說一個編劇一個習慣,而最終播出時的劇名也是由編劇和電視台共同確定的,唯一的共性可能就是劇名越起越長了。

  國產劇在日本的表現如何?

  雖然近幾年國產劇出海勢頭很猛,但是與在東南亞掀起觀劇狂潮的架勢相比,出口到日本的國產電視劇還是比較小眾,無論是播放量、DVD銷售量、社交媒體話題熱度都不是很高。特別是由於國產電視劇普遍較長,一部40多集電視劇,在日本隻有一年一部的大河劇是這個長度,嚴重限制了受眾。

  以日本的影視劇評價網站filmarks的數據來看,上面比較火的國產古裝劇是范冰冰的《武媚娘傳奇》(日文翻譯《武則天~The Empress~》),有29人看過,而石原裡美的《非自然死亡》則是11965人看過,差距還是非常明顯的。

  與此同時,日本電視劇的制作播放體制也限制了國產劇在日本的傳播。

  日本的電視劇制作是以電視台為中心,從立項、選角、拍攝都是由電視台負責,然后在該電視台播出。在這樣的制作-播出體系下,本台的自制劇永遠佔據主導地位,比如石原裡美的《朝5晚9~帥氣和尚愛上我~》,出品方和發行方都是富士電視台,不存在兩個台同時播出的情況。這樣的制作體系也導致了日本電視劇在宣傳上非常依賴本台的其他節目,雖然社交網絡興起后網絡熱度變得很重要,但是並沒有撼動原有體系。

  這就導致了國產劇出口到日本后,能夠在電視上播出的不多,因為所有的播出檔期都被各電視台的自制劇佔滿了,偶爾能夠在電視上播出的也都是在一些深夜檔或是午間檔。如果沒在電視上播出的話,觀眾們要麼買DVD,要麼就隻能在視頻網站觀看,極大限制了傳播。

  國產劇出海任重而道遠,國內電視劇市場與海外市場的巨大差異如何去彌補,不是單單改一個名字就可以解決的事情。

  □袁蕾(劇評人)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