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朝鮮族少年報》:採訪組走向全國56個民族

張席貴

2019年09月02日13:43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原標題:採訪組走向全國56個民族

  一個在地級市辦公的媒體,主要閱讀群體為朝鮮族孩子和教師,卻能夠站在全國的角度,走出延邊,走出吉林,走向全國的56個民族。已經有69年歷史的《中國朝鮮族少年報》,始終記得來時的路,明確前進的方向,以高度的主人翁責任感,承載著歷史的使命。我作為一名記者,也有一次與他們同行的採訪機會。回來一段時間后,每每回望,總會有溫暖的力量和感動在心中升騰。

  遠行的“腳力”

  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與各地的聯系單位進行一次溝通,主要是看一下有沒有新的報道工作。大約在今年3月底,我在與李秀玉社長、總編輯溝通時,她和我說正在報道此前策劃的“為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56個民族56個花朵’系列報道”。我覺得這是媒體踐行“四力”比較接地氣的一次行動。

  4月的吉林,春草萌動,萬物復蘇。我在去延邊朝鮮族自治州採訪中得知,他們已經組成了多個報道組,走了10個少數民族。在許多時候,在沒有從事過新聞的人看來,那是一路風景與歡歌。可是對於前去採訪的人來說,則意味著行路的困苦,採訪過程的艱辛,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從吉林的巍巍長白山脈,到四川的山光雲影、一碧千頃的邛海深處﹔從波濤洶涌的岷江沿路而上的茂縣,再從成都飛往遠在西藏的雪域高原。《中國朝鮮族少年報》一行4人,他們帶著踐行“四力”的責任與使命,背著近100公斤的採訪設備負重前行。我在一路同行中,也見証著他們深入到彝族、羌族、珞巴族、門巴族、藏族聚居地採訪時的一路汗水、一路征程。

  深入現場的“眼力”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從地處涼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的邛海遠處盤山而上,在海拔2520米的山頂,有一所書聲琅琅的彝族學校。5月21日,採訪組的人員顧不上休息,他們沿著崎嶇的山路,來到普詩鄉中心小學。對於遠道而來的朋友,校長莫色古哈和老師的臉上挂滿了燦爛的笑容,不時有孩子圍攏過來問這問那。音樂老師、同時也是少先隊輔導員布爾阿沙莫組織20個孩子,為遠道而來的採訪組一行跳起了歡快的舞蹈《到這裡來玩》。

  “同學們,在祖國的東北有一個吉林,大家都知道嗎?我們是從吉林延邊朝鮮族自治州來,那裡有一張《中國朝鮮族少年報》,我們想了解一下同學們的學習和生活情況。”“我們知道。”午后的陽光暖暖地照進教室,打在彝族同學們純真的臉上。這是5月21日,前來採訪的《中國朝鮮族少年報》新媒體部主任安海燕與同學們的對話。採訪組一行穿上了朝鮮族節日的盛裝,在教室內與同學們熱情地互動。

  羌族被稱為“雲朵上的民族”,主要分布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的茂縣等地。“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5月23日上午,在岷江之畔、九鼎山下的茂縣鳳儀鎮小學校內,同學們穿上了整齊的民族盛裝,在操場上高聲唱起《我和我的祖國》,以此來歡迎《中國朝鮮族少年報》採訪組一行。

  沒有比腳更長的路

  採訪組出遠門,尤其是到四川和西藏這麼遠的地方,在家的單位領導總是放心不下,每到一地,採訪組人員都會在微信群裡向領導匯報一下行程和採訪進展,以免牽挂。每次採訪的內容大致相同,但是每次採訪的對象不同,各個學校和師生的談話不同,各民族學校的建設、教學、學習等情況也不盡相同,採訪組需要從不同的角度進行切入。所以在每次採訪前,採訪組的人員都是先備好課。

  5月26日,採訪組經過5個多小時的車程,從西藏自治區拉薩市趕往林芝市。5月27日,他們來到米林縣南伊珞巴民族鄉小學,這所小學1975年由解放軍56028部隊創建,原名為“南伊村軍民共建小學”,1985年更名為現在的名字。從林芝趕往米林的路上,那天早晨的氣溫偏低,隻有12.4攝氏度。遠處的天、山、水間飄著一層薄薄的、游動的白色水霧,而採訪組一行完全沒有心情欣賞這美麗的風景,他們在思考下一步的採訪內容。

  “叔叔好,阿姨好!”珞巴族居民大部分居住在雅魯藏布江大拐彎處以西的高山峽谷地帶,直到20世紀中期,珞巴族社會仍處於原始社會末期階段,人口極少。採訪組的到來,讓這個校園的操場頓時熱鬧了起來。

  不知何時,天空飄起了綿綿細雨,但是大家仿佛忘記了這一切,熱鬧的民族舞蹈《珞巴舞》跳起來,愛國歌曲《我和我的祖國》在校園內唱響,鏡頭隨著孩子們在移動。校長喬頓珠向記者介紹,學校一共有180個孩子,其中珞巴族孩子58個。

  我在採訪中看到,來自江蘇的援藏干部唐宏強回到家鄉后聯系愛心企業,剛剛為孩子們寄來了253本《恐龍時代》《十萬個為什麼》等書籍。教師達瓦扎西介紹,他們學校平時進行雙語教學,對學生加強民族團結教育,各民族兄弟姐妹在學校同吃一鍋飯。有一個宿舍還被巴宜區教育局評為民族團結宿舍,一名同學被評為民族團結先進個人。

  採訪組白天採訪,晚上整理照片和稿件。同時,負責新媒體的同志還會將採訪到的圖片和攝像作品配上說明,經過整理后,再統一在報社的網站上刊播,以此來讓朝鮮族小朋友與各民族小朋友有一個更加深入的了解。

  沒有比人更高的山

  5月22日,採訪組一行從成都乘大客車趕往羌族的聚居地茂縣。5月23日,在楊發文老師的幫助下,採訪得以順利進行。採訪結束后,立即乘大客車返回成都,並於5月24日乘機前往西藏自治區拉薩市。

  從拉薩市一下飛機,大家還沒有什麼感覺。採訪組的人員中,大家都沒有來過西藏。后來才聽說,高原缺氧一般不是立即有反應,而是要過半天或一天的時間。在到拉薩前,帶隊的黨組書記黃成民就有點感冒的症狀,據說在高原感冒是大忌。為了不耽誤採訪,他提前吃了感冒藥。在5月25日趕往林芝前,黃成民感覺到自己實在頂不住了,於是吸了兩罐氧氣。平時最喜歡鍛煉的安海燕認為自己不會有問題,可是在5月24日晚上吃飯時便不斷地嘔吐,她是採訪組裡最先出現缺氧症狀的一個人。記者李春善的身體還是不錯的,但也是一直在吃感冒藥,當天便出現了頭疼、呼吸困難的症狀。攝影記者黃彪不時地“笑話”大家說:“你們這些人都是心理作用,你們看看我,什麼事都沒有。”可是5月28日,從林芝返回拉薩后,這個身體壯實的漢子,終於也頂不住了。黃彪在晚上出現了劇烈的疼痛、呼吸困難的症狀,不得不面對失眠,並開始吸氧。

  整個採訪組,均出現了頭痛、呼吸困難、晚上睡不著覺等不同的症狀,但是大家目標隻有一個,那就是高質量完成採訪任務,按計劃進行,不能耽誤一天時間。

  這是一家始終堅持“用腳採訪,用筆還原”理念,堅持“說孩子的話,讓孩子說話,為孩子說話”的媒體。11天滿滿的行程,從吉林到四川再到西藏,山高路遠,人生地不熟,但他們靠著一股子韌勁,一個地方一個地方聯系。他們靠著一種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每一次採訪都做到深入細致。對我來說,這是一次採訪的過程,也是學習過程。

  如今,他們已經採訪完了22個民族,我也在內心深處默默地祝願,祝他們在接下來的34個民族採訪中,寫出更好的稿件,為民族團結進步作出更大的貢獻。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