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導演吳貽弓逝世:城南猶憶舊事 人歸尚有月隨

2019年09月15日07:00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城南猶憶舊事人歸尚有月隨

  吳貽弓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追思】

  本是闔家團圓的中秋假期,人們卻在不舍中送別一位天真而深情的電影人。9月14日上午,中國第四代導演、中國文聯原副主席、中國電影家協會原主席吳貽弓在上海辭世。猶記《巴山夜雨》中流淌的詩意,猶記《城南舊事》裡淡淡的鄉愁,這一刻,長亭外,古道邊,一曲《送別》隻為他唱。

  中國電影裡獨樹一幟的存在

  吳貽弓,祖籍浙江杭州,1938年生於戰火紛飛的重慶,伯父因此為其取名“貽弓”,“貽”為“收藏”,“弓”乃兵器,“貽弓”意寓“刀槍入庫,天下太平”。1948年,隨父母遷居上海,在父親的影響下,少年吳貽弓走進了光影的世界。1956年,18歲的吳貽弓考入北京電影學院,成為這所新建的高等學府第一屆導演系的大學生。1960年,畢業后被分配回上海,進入當時名噪海內外的海燕電影制片廠。從導演助理做起,吳貽弓拼命地工作和學習,為一生的電影導演之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吳貽弓的名字,與改革開放后國產電影的跨越式發展聯系在一起。1980年,由吳永剛總導演、吳貽弓導演的《巴山夜雨》獲首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故事片獎。這是吳貽弓完成的第一部長片,詩意的故事裡有迷惘,也有光芒。1983年,吳貽弓執導的《城南舊事》大獲成功,這部改編自作家林海音同名小說的電影,在第三屆中國電影金雞獎評選中斬獲多個獎項,還獲得第二屆馬尼拉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獎,在國內賣出115個拷貝,相當於收進80多萬元票房,在1980年代蔚為可觀。

  在導演手記裡,吳貽弓用十個字奠定了這部影片的基調:“淡淡的哀愁,沉沉的相思。”多年后談起《城南舊事》,吳貽弓說:“那是屬於20世紀80年代的深情。”他將其視為一個時代對電影美學重塑的“典型”:“三段沒有什麼關系的人物構成的毫無聯系的故事,是保留原小說的分段式結構,還是打散后重新交織?我們抓住了‘每一段故事的結尾,裡面的主角都是離我而去’這種情緒積累構成特殊的味道。”他坦言,“也沒有過多地想怎樣去感染觀眾,只是想著如何把我十分摯愛和同情的這幾個人物誠實地呈現出來。”正因為此,他們為中國電影史留下了一段溫柔流淌的別致影像。

  吳貽弓的電影在中國電影裡是獨樹一幟的存在。上海電影家協會評價,吳貽弓在電影創作上堪稱是“我們的一面旗幟”,其獨特的抒情敘事風格影響深遠。同屬“第四代”導演的宋崇回憶:“我們當時上海這些人大多讀的是電影專科學校,特點是繼承20世紀30年代中國電影加蘇聯電影的傳統。吳貽弓帶來北京電影學院的新風,當時他們所倡導的電影語言的現代化,是中國新浪潮的開始。”

  “所有稱呼裡,導演是我最看重的一個”

  在電影學者石川看來,吳貽弓作為導演,有些“生不逢時”。“他的藝術生涯從人生的后半段才開始,但很快又因為各種行政上的事情無法再專心從事創作。”石川還提到,其實吳貽弓還有包括像《闕裡人家》這樣“被忽略”的作品,“1993年正是中國電影最不好的時候,那部電影有些生不逢時,其實它的藝術質量和他早期的作品不相上下,但沒有引起什麼注意。”

  1984年起,吳貽弓先后出任上海市電影局副局長、上海電影總公司經理、上海電影制片廠廠長、上海市電影局黨委書記兼局長、上海市廣播電影電視局藝術總監、上海影城主任。他曾說,如果當時能夠選擇,還是想繼續拍電影,“所有稱呼裡,導演是我最看重的一個”。

  晚年退休在家的吳貽弓,以“申江小吳”為筆名寫博客,分享自己的生活感悟、旅行見聞,也直言自己幾番與肺癌、糖尿病等疾病斗爭的細節。開博初始,他為自己寫下一段自述:“要說我和電影的關系,自然相當密切。屈指算來,從1960年北京電影學院畢業正式投身電影起,至今已將近半個世紀﹔然而慚愧的是,即使把和張郁強聯合導演的一部短片《我們的小花貓》也勉強計算在內,這期間我總共隻導演了9部電影,平均5年多才拍一部,數量實在可憐。”

  身為導演的吳貽弓,有遺憾﹔作為官員的他,以超前的視野和魄力、超強的市場運作能力,推動中國電影的國際化進程,在上海電影發展史上留下深刻烙印。20多年前,他就提出電影要走產業化道路。擔任上影廠廠長期間,他率領的領導班子大膽決策,將在鬧市商業區的陳舊廠房置換成大出好幾倍的郊區土地,啟動了中國最早的影視拍攝基地建設。他力主建造的上海影城,開創了中國多廳影院之先河,至今仍然是中國最好的多廳綜合性電影放映娛樂場所。

  “電影對我而言就是一個夢”

  吳貽弓對中國電影做出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一手推動創立了上海國際電影節。

  20世紀80年代后期,中國電影進入了第三次創作高潮。吳貽弓覺得,無論從藝術還是市場的角度,中國電影都需要一個與之相匹配的國際電影節,“當時亞洲已有三四個國際電影節了,東京、馬尼拉等,我們如果沒有的話,有點不太像樣。”1993年,全無經驗可借鑒的上海國際電影節在吳貽弓等人的四處奔走下問世,幾代中國電影人的夢想終於開了花。這也是迄今為止中國唯一的國際A類電影節。如今,每年六月的上海都會成為全世界電影人匯聚、市民大眾沉醉的光影之城。

  “有人說我是理想主義者,片子裡到處流露出理想的色彩。我以前常說,金色的童年、玫瑰色的少年,青春年華總不會輕易忘記,常常在創作過程中表現出來。我們是與共和國一起成長的一代人,那個年代留給我們的理想、信心、誠摯的追求、生活價值取向、浪漫主義色彩等等,總不肯在心裡泯滅。”這是2012年吳貽弓獲頒中國電影導演協會終身成就獎時的感言,也是他對自己一生的回望與總結。

  對於電影,吳貽弓始終滿懷深情。當第十五屆上海國際電影節宣布,本屆華語電影終身成就獎授予吳貽弓時,滿頭華發的吳貽弓激動得幾近哽咽,用詩一般的語言深情表白:“電影對我而言就是一個夢,它包羅萬象、五花八門、絢麗多彩、應有盡有。它最大的好處,就是從不拒絕任何人,隻要你願意,就可以親近它、喜歡它,從它那裡獲得應有的快樂,它也會毫不吝嗇地告訴你,世界曾經或者可能是這樣的,人生應該或者不必是那樣的,這就是我心目中的電影。”今年5月,病榻上的吳貽弓,依然牽挂著他摯愛的電影,鄭重其事地寫下“上海電影萬歲”。

  吳貽弓曾執導電影《月隨人歸》,那是一個發生在中秋節的故事。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執行院長蔣為民是吳貽弓在1988年帶的第一個研究生,一直記著當年跟隨老師工作的美好時光。30年后,吳貽弓在中秋節之后的清晨離開這個世界,蔣為民感慨:“好像那部電影的片名成了歸宿。”

  一位年輕的電影人在網上寫下寄語:“獨吟送別,城南猶憶舊事﹔共話夜雨,人歸尚有月隨。”

  (本報上海9月14日電 本報記者 顏維琦)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

熱點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