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吳貽弓:探索中國電影事業的"詩"與"路"

2019年09月17日07:37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悼念吳貽弓:探索中國電影事業的“詩”與“路”

2019年9月14日上午,吳貽弓導演逝世,享年80歲。“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相信看過電影《城南舊事》的人都對電影中老北京的風土人情難以忘懷。電影的故事以女孩英子的視角展開,當家庭發生一系列變故之后,英子的童年似乎也終結了。《城南舊事》中彌漫的詩意和傷感打動了許多觀眾,也成為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電影的一座高峰。這部電影正是剛剛去世的導演吳貽弓的代表作。

據說,關於《城南舊事》,吳貽弓至少寫過三個版本的導演手記。第一次成稿於1982年,即電影剛剛誕生時。此后,90年代和2007年他又兩次修改,增補的內容無不是他這些年對創作的反復思考、對藝術的更深沉體悟。第一稿已然相當工整完備,以至於被許多電影學者稱為“論文”。由此可見,吳貽弓的為人和對電影的態度。

作為第四代導演的領軍人物,吳貽弓在上世紀80年代初,用自己的創作在電影中注入了頗具中國意蘊的美學特質,將中國文學和詩詞中的意象使用在電影創作中。他的電影《巴山夜雨》《城南舊事》都可以被看做“中國詩電影”代表作。他的作品重視個人情感主義歷史和現代道德話語呈現,鮮明地凸顯了自覺創新意識,成功地將傳統美學和現代電影語言實現了完美結合,形成了富有個性的藝術風格。

不僅如此,吳貽弓的電影創作開始於改革開放之后,他的電影不僅藝術風格鮮明,還有很強的對時代精神的回應。不論是《巴山夜雨》中對一個時代的反思,還是《城南舊事》裡對老北京市井生活的懷念,抑或是《闕裡人家》中以家國同構的寓言,吳貽弓的電影始終在以小人物書寫大歷史,以影像的先鋒性作為一種“叛逆”出現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影壇之上。

吳貽弓同樣是一個電影的多面手,他不但出演過黃蜀琴版本的《圍城》裡的周經理,還擔任過張藝謀電影《搖啊搖,搖到外婆橋》的制片人,1999年,他還擔任了神話動畫電影《寶蓮燈》的藝術指導。吳貽弓幾乎將自己的后半生奉獻給了電影事業,2018年他還有一部電影《那些女人》問世,講述了一個關於抗戰時期的非凡女性的故事。

不可忽視的是,吳貽弓還是一位電影事業家,在他的艱苦努力下,創辦了如今已然成為A級國際電影節的“上海國際電影節”,完成了幾代中國電影人的夢想。他先后擔任了上海電影總公司總經理、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電影家協會主席、上海市文聯主席、上海電影家協會主席等職務。從這些履歷和職務當中,我們不是看到吳貽弓有多大的權威或能量,而是看到了他對電影的熱愛,是將自己的生命與之交融。

因為整個青壯年時代,吳貽弓都沒有機會拍攝電影,因此吳貽弓等一代人在晚年將全部身心投入到電影之中,他的創作也始終與中國電影歷史相聯系。

回顧自己的創作心境,吳貽弓用了“共和國情結”五個字。他們這一代人在時間的長河裡歷經起伏、分流,但他說——“歸根結底我們的內心情結還是很單純的‘共和國情結’,我們總把新中國看得很理想、很美好、很親切,並千方百計想把這種情結投射在銀幕作品中”。

吳貽弓榮獲中國電影導演協會終身成就獎時的獲獎感言

謝謝大家,謝謝,怎麼說呢!終身成就,沉甸甸的,我都不知道怎麼去承受,這是我迄今為止所獲得的一個最最崇高的表彰。這是一個純粹的、專業的、權威的、不摻雜任何其他成分的表彰,所以我感到特別珍惜,也感到無比榮耀。真的,我們都十分熱愛這個由我們自由選擇的職業,所以我們也絕不會辜負它,今天我想在這句話后面再加上四個字,那就是“電影萬歲”。

□余余(影評人)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