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小黑戰記》:差那麼一點

曾念群

2019年09月27日07:03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羅小黑戰記》:差那麼一點

  首先必須承認,我對《羅小黑戰記》有點后知后覺,我是其上映半月才決定進影院一探究竟的,對於每周都要看一兩部以上新片的我來說,口碑不俗的《羅小黑戰記》並沒有像《哪吒之魔童降世》那樣,向我釋放出未見其人就想咬鉤的誘餌。我甚至一葉障目,不知道《羅小黑戰記》高居B站國漫排行榜之首。話說回來,如果這些數據屬實,加上不俗的口碑,與《羅小黑戰記》當前三億元的票房是不成正比的。

  《哪吒之魔童降世》暑期檔橫空出世,使得我們一整個夏天都沉迷於“國漫崛起”的飄飄然中,適逢《羅小黑戰記》換季接檔,讓不少人剛剛舉累了欲放下的小尾巴又翹上了天。遺憾的是,《羅小黑戰記》沒能接續《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火山爆發之勢,僅保持了一般口碑動漫作品的業績。

  我們的市場和觀眾很容易因為個案的成功而自嗨,我們的創作者和資方也很容易因為意外的走俏而自滿,然后臆想出一整片莫須有的藍圖,結果緊接著就是跟頭。如果問中國的電影哪個題材領域的創作更扎實,我倒是可以把國產動畫排在前頭,但這頂多隻能說國漫領域的創作者群體更加平心靜氣,沉得下來搞創作,且涌現出了《大聖歸來》《大魚海棠》《魁拔》《哪吒之魔童降世》等一大批先鋒開拓之作。然而這些作品加起來,也隻能說我們的國漫有了突圍的可能。

  我不否認《羅小黑戰記》可位先鋒開拓之列,亦屬於沉得下來的國漫力作之一,但我的觀影體驗中,總覺得它還差那麼一點點,差那麼一點點就優秀了。走出影院思前想后,覺得至少有兩條影響到了我的體驗和評判:前半程是節奏亂了陣腳,后半場是世界觀拉低了分值。

  羅小黑從森林棲息地到城市流浪再到被風息解救收留,節奏非常快,快是好事,但快不代表強情節,快也不意味著可以盲目跳躍。從羅小黑森林“跌落”到都市的生硬跳轉來看,導演顯然沒找到解決方案——森林中奔逃跌落,然后就掉進都市。宮崎駿的《千與千尋》中,千尋一家因為走錯路闖入異境,加上沒能在天黑前離開而滯留,從時間和空間兩個維度著手﹔《魁拔》裡的小蠻吉順水漂流被收養成為神聖獸國窩窩鄉居民,空間的轉移也是有邏輯交代的。我約摸能感覺到導演想簡單交代小黑棲息地被破壞,被狩獵追趕,被迫轉移都市流浪,但導演用一個“跌落”鏡頭來完成空間和命運的轉移,有敷衍之嫌。

  后半程世界觀的問題更大。在風息人格的轉變上,導演犯了開篇小黑被強行空間跳轉類似的毛病——看上去大好人一個,給小黑帶來家的溫暖的風息,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不顧小黑的死活強取小黑的“領域”,然后強行變壞。在反派的設定上,可以是二元對立一壞到底的,比如《葫蘆娃》裡的蛇精,也可以是偽君子式的大轉變,比如《笑傲江湖》裡的岳不群,也可以詭詐邪魅,比如《雷神》裡的洛基,還可以因為政治立場的不同而對立,比如《復仇者聯盟3》裡的滅霸。從人設上來說,風息應該更接近滅霸,他代表妖族立場與人類對抗,換個視角他並沒錯。可惜這個人物被導演玩砸了,號稱為妖族謀求正義,為妖族爭取家園,最后卻不顧妖族小黑的死活,把反抗人類的義舉演變成泄憤之舉,不僅人物魅力大減,還顯得機械而僵化。導演和編劇應該多花點心思,雕琢一下他的轉變,或是令其因堅守妖族的正義誤傷居間的小黑,這樣一來,無限和風息之戰,隻因立場不同,無所謂正邪了,格局更大。

  總體來說,《羅小黑戰記》還是不錯的,可以放在良心之作的籮筐裡,隻可惜還是急了點,再沉澱沉澱,再雕琢雕琢就更好了。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