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伉儷"王好為、李晨聲:雅俗共賞是每代影人追求

2019年09月27日07:07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雅俗共賞是每一代電影人的追求

  李晨聲(右)和王好為。受訪者供圖

  站在電影行業充斥著大量商業片的當下,王好為和李晨聲的電影,顯得遙遠而又陌生。

  同在1940年出生的王好為和李晨聲,是一對有名的電影伉儷。《瞧這一家子》《潛網》《夕照街》《迷人的樂隊》《哦,香雪》《離婚》《生死擂》……作為中國電影第四代導演的代表之一,王好為的作品著力表現個人在時代浪潮下的命運和思想變化。而以攝影師身份為人熟知的李晨聲,用細膩、生活化的鏡頭,將片中人物刻畫得有血有肉。他們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電影行業發展的見証者。

  從生活中捕捉美,絕不能“編戲”

  不少人談及王好為、李晨聲,總愛提及《瞧這一家子》《夕照街》,在外界看來這是他們的代表作。但被問及最滿意的作品,他們不約而同地談到了電影《哦,香雪》。

  影片改編自鐵凝同名小說。除了刻畫香雪面對現代文明沖擊時的心路歷程,每天像等待情人一樣等待火車僅有1分鐘的停車,還著重表現了自給自足農耕文明的生活形態和大量生活細節:晒花椒、擀氈、開荒、推碾子熬油、做蓋帘、摘柿子等。

  單是開荒那場戲,就拍了長達10分鐘。

  李晨聲說,這些細節體現了勞動者的創造和智慧。在雄渾、清麗的大自然中,人們坦然面對這些日常勞動,在不富裕的景況中充滿自尊、自強。

  影片散文詩的風格淡雅、深邃。它舉重若輕,表現了民眾對改革開放、現代文明的熱情呼喚,也對古老文化做了深情的發掘,表現我們民族性格中蘊蓄的真善美。

  開拍前,有前輩說劇本“太淡了”,幾乎沒有情節、沒有沖突,“劇情撐不過50分鐘”,王好為也感到這部作品很難駕馭,《哦,香雪》確是他們創作的二十余部影片中最難拍攝的一部。但王好為堅信:“不是輕車熟路,才可能拍出新意。”

  於是,他們滿懷希望地到生活中探究、採擷。開拍前,劇組在北京郊縣跑了40天,一個山村,幾個山村,幾十個山村。他們意識到,農民的勞動、農民的淳朴是全人類都能感應、領略的。“我們要從大量的生活形態、勞動語態中捕捉那些非常有張力的細節,來描述人物的生活常態,絕不能‘編戲’。”

  經過艱苦的創作,該片贏得了一致好評。在國內,《哦,香雪》捧回童牛獎藝術成就特別獎和優秀攝影獎、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攝影獎等獎項,被影評人稱作“散文詩電影”。影片在國外參加了4個國際電影節,收獲掌聲一片,獲得柏林電影節國際兒童青年電影中心藝術大獎。

  評委的評語是:“以很高的專業水平,成功地表現了人物的思想感情,以細膩的手法反映了中國一個偏遠山村同現代生活的聯系”。1994年,《哦,香雪》更是被德國列入中小學影視教材。

  日本影評人士認為,雖然我們的城市3分鐘開出一列火車,但我還是愛香雪那裡,哪怕火車一天隻停一分鐘。那裡有一種雄偉的自然美,還有人與人之間的溫暖。

  李晨聲認為,這部電影能夠在德國、日本引起共鳴,這是對人與人、人與自然之間質朴和諧關系的感應。為了讓更多人感悟這種“美”,需要藝術工作者立足於現實生活不斷創新。

  “拍電影像做菜,不能放錯佐料”

  第四代電影人以其現實主義的電影風格和對生活題材、歷史題材的專精為人所熟知。

  王好為、李晨聲拍了不少生活氣息濃郁的影片。根據老舍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離婚》,展現了一幅上世紀三十年代北京的風俗畫。老北京人看了,都覺得影片還原了當時的情狀,真實、地道。

  李晨聲回憶說,在拍攝《離婚》時,著力點在於塑造一些倦於行動、怯於行動的人,終日在進退取舍中左右為難的窘態,以及對北京景觀和習俗的真實再現。“我們沒有財力在宏觀上還原舊時北平的風貌,隻能‘管中窺豹’。但影片中呈現出的一窺,是經過我們精心考証、認真推敲的。”

  “想拍一部好電影,有一個好劇組很重要。拍電影就像做菜,哪個佐料放錯了,菜的味道都會不對。”李晨聲說,無論是歷史題材還是現實題材,都不能脫離生活,不能脫離時代背景,必須保証人物乃至布景、服裝、道具的真實。

  《離婚》1992年獲得金雞獎最佳攝影、最佳道具及百花獎最佳女配角獎等獎項,而王好為很在意的是最佳道具獎。她強調說,行行出狀元,服裝道具的考究對影片相當重要,“這給我的感覺就像文字語言的駕馭能力之於文學作品一樣”。對於這兩位電影界資深前輩而言,早已練就了看幾個電影片段就能判斷出這是不是好電影的能力,判斷依據之一,即為影片布景、服裝、道具等細節是否精益求精。

  近年來電影市場現實主義創作理念的回歸,王好為和李晨聲認為是一種好現象,但想要叫好又叫座兒,創作者在專業性上必須要加把勁兒。“現在有些歷史題材的影片,很不講究,經常是張冠李戴,難免貽笑大方。”王好為說,“電影是集體創作的活兒,導演、攝影、美術、道具、化妝……出現任何一個瑕疵,電影的質量就會降低。過去拍戲時,要找到最符合劇本的典型環境,體驗片中人物的心理,讓人物活起來。這是電影工作者必須完成的課程。不熟悉生活,創作者就沒有話語權。”

  出於情懷,“出山”拍戲曲電影

  本世紀以來,他們的作品漸少,比較近的是2013年播出的電視連續劇《徐悲鴻》及2015年兩人聯合執導的“京劇電影工程”影片《狀元媒》。

  如今,能打動二老重新“出山”的作品,基本都與當年的情結有關。少年時,李晨聲就酷愛戲曲。而王好為也與戲曲電影頗有淵源,1962年她以助理導演身份參與戲曲電影《楊乃武與小白菜》。李晨聲也參加過樣板戲電影的拍攝。

  2000年兩人合作執導的黃梅戲電影《生死擂》,用電影手法表現戲曲的詩、情、美,為戲曲的電影化做了嘗試,斬獲了金雞獎、華表獎、“五個一”工程獎等多個獎項。

  “過去戲曲片一般都以中景為主,因為戲曲的唱念做打主要是通過載歌載舞的身段動作來完成,而演員面部濃妝艷抹、表情夸張,不宜近觀。”他們說,《生死擂》全部在皖南實景拍攝,徽派建筑有極高的審美價值。

  《生死擂》採用兩極鏡頭:特寫、近景與全景、遠景,既表現人物的內心,又通過環境訴說著劇情之外的歷史故事。

  而2015年的《狀元媒》是我國“京劇電影工程”首批十部影片之一,獲得中美國際電影節最佳戲曲片獎。

  從中國第一部電影《定軍山》開始,戲曲就和電影結下了不解之緣,許多戲曲名家的表演曲目都曾被拍攝成電影。但在時代發展的浪潮中,戲曲電影被擱置了一段時間。京劇電影工程的啟動,推動戲曲電影破除門戶之見、行當之限,在新形勢下更好地發掘戲曲所蘊含的精神價值。

  像一個有聲有色的資料留存庫一般,如今,戲曲電影更多在留存國粹經典、傳播德藝風採。對王好為和李晨聲而言,拍攝《生死擂》《狀元媒》,更多是出於情懷,既為戲曲藝術留存一份史料,也為當下中國電影觀眾提供一份詩意的選擇。

  “搞喜劇不是胡鬧,要有思想內涵”

  王好為、李晨聲1979年的輕喜劇電影《瞧這一家子》為不少人熟知,影片由陳強、陳佩斯、劉曉慶、張金玲等出演,通過劇中兩代人的沖突,深刻反映了時代要求人們觀念更新。

  40年過去了,國產喜劇電影頻頻贏得票房,但也有一些作品飽受爭議。

  王好為認為:“搞喜劇不是胡鬧,不是出洋相,千萬不能低級趣味,要有思想內涵。”在創作中她體會到,喜劇以笑為手段,笑是由不協調產生的。這種喜劇性還要具備兩個條件:一目了然和出乎意料。

  採訪過程中,從眼神中能感受到二人平日裡的親密無間。相伴幾十年,拍電影的趣味越發相似,但他們並沒有被對方的光芒所掩蓋,反倒在各自的領域都建樹非凡。

  “我們從大學拍畢業作品時就開始合作了。沒有導演、攝影之間的糾紛,也少了很多人事關系的顧慮。”1962年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之后,王好為和李晨聲都被分配到北京電影制片廠,從此一同走上了電影創作之路。

  王好為說,二人長期以來都保持著“想起來什麼就商量什麼”的溝通狀態,白天在攝影棚裡拍攝,晚上回了家也繼續討論。坦誠地交流,使得兩人在電影的創作上能夠保持高度統一,也孕育出許多經典作品。

  歲月荏苒,近60年過去了,他們最關注的是中國電影的眼下與未來。

  “我們剛工作的時候,從在解放區走出來的老藝術家那裡獲得指教。現在我們這代人也都退休了,希望以后還有人能接棒,不要讓中國電影一脈相承的東西斷了根兒。”李晨聲說,電影創作絕對不能失去本心。

  王好為也說:“中國電影的優秀傳統,北影廠的優良傳統,要傳承下去,這是很要緊的。”

  古稀之年,與電影圈日漸疏離,但二老依舊關心著當下中國電影的創作,為電影行業“唯票房論”“唯流量論”的現象而憂心。

  “電影能達到雅俗共賞,是我們最高的追求。無論娛樂片還是嚴肅題材影片,都要具備思想內涵,尤其是不能低俗。”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專訪時,王好為多次強調。(駐京記者 泠汐 劉長欣 實習生 林可依)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