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芽》副主編胡瑋蒔:引領青春文學新風尚

何 平

2019年12月12日07:0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引領青春文學新風尚(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文學期刊篇⑧)

  “新概念”作文大賽改寫了青少年寫作路線圖

  何 平:1956年7月創刊的《萌芽》是新中國第一本青年文學刊物。第一任主編哈華在創刊詞中說,“萌芽”代表著新生的意思。2006年,《萌芽》創刊50年時,編輯過一套6本“萌芽50年精華本”,整個就是一部中國當代作家的青年文學史。1996年1月,“基於時代的變化,《萌芽》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進行了改版,更強調文學的普及和推廣,更多著眼於提高青年人的文學素養,佔領文化市場。”(趙長天:《50歲了,還是萌芽》)今天,一些文學期刊仍然還在關門辦刊,而《萌芽》在20多年前就有了自覺的讀者和市場意識:更主動出擊,而不是被動防守。這可不可以說是新《萌芽》的核心競爭力?

  胡瑋蒔:與作協其他刊物不同,《萌芽》很早就自負盈虧,所以讀者意識和市場動向一直是雜志關注的重點。趙長天接任《萌芽》主編后延續了這一傳統,經過一系列對讀者和市場的考察,做出了“文學的普及與推廣,著眼於提高青年人的文學素養,佔領文化市場”這樣的定位。這個定位是准確的,適合時代的,所以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孫甘露來到《萌芽》的時候,青春文學已經和10年前有了很大區別,所以我們再進行改版,就有了一些調整,會更強調做精做強,“精”是做精品青春文學,“強”是指業內的“標杆性”。

  何 平:說到新《萌芽》,說到青春文學,肯定離不開“新概念”和“80后”這兩個關鍵詞。事實上,也正是《萌芽》的“新概念”作文大賽改寫了中國青少年寫作路線圖,一定意義上,《萌芽》也是和“80后”作家共同成長的文學期刊。我曾經做過觀察,上世紀70年代晚期到90年代早期出生的作家,像任曉雯、周嘉寧、韓寒、郭敬明、張悅然、顏歌、朱婧、張怡微、那多、蔡駿,幾乎半數都與“新概念”或《萌芽》有關,我曾經把他們統稱為“《萌芽》系”作家。今年也是“新概念”20年,你怎麼看20年的“新概念”?未來“新概念”前景如何?生長空間在哪裡?

  胡瑋蒔:我是重視傳承的人,又在《萌芽》工作了20多年,所以《萌芽》的歷史也是我的歷史。我贊同你的觀點,“新概念”作文大賽和“80后”作家是《萌芽》獲得廣泛關注的最大原因。這20年裡閱讀形式發生了巨變,但在我看來,“新概念作文大賽”本身是越來越規范、嚴謹,越來越像一個成熟的作文比賽,“新思維”“新表達”“真體驗”的大賽宗旨也沒有變。變的部分在於參賽來稿的題材,這也是生活形式的變化帶來的。總體上,文字水平是普遍提升的,但文學水平高的作品永遠只是很小一部分。這也符合事物的內在規律。

  “新概念”未來的前景很難預測,我們會根據形勢的變化來做調整和努力。這些年我們經常去全國各中學和學生們交流“新概念”、交流文學鑒賞、交流寫作,這樣能促進雙方的互相理解。《萌芽》每年還會舉辦文學營,“新概念”作者也在人員名單裡。此外我們也有專門的“新概念”欄目,追蹤參賽者的寫作進展。我們盡可能地為“新概念作文大賽”尋找各種可能性。

  洞察時代青年的動向

  何 平:改版后的《萌芽》雖然還是一本青年文學刊物,但已經是新傳媒時代“再造”的結果。自然,《萌芽》對什麼是新傳媒時代的青年文學和青年文學刊物也會有自己的看法,比如《萌芽》對青年寫作者的培養就形成了獨特的競賽、發表、出版和媒體推廣的“造星”機制,這和傳統刊物的推介文學新人有很大的不同。我想知道《萌芽》是怎麼去思考文學、文學期刊和青年之間的關系?

  胡瑋蒔:我們做的是青年(春)文學,核心作者是青年,讀者主體是從初中到大學的學生。我們盡可能了解讀者的需求,以給讀者提供有益於他們的文學作品為使命,通過我們的雜志,也利用到一些新媒體手段。雜志實際起的是一個連接的作用,一個平台,但是這個連接的作用需要從業人員具備較高的素質,包括深入的思考、人文素養、使命感和專業技能等等。

  何 平:一本好的文學刊物,應該是可以創造一種文學風尚,甚至是一種文化。我覺得《萌芽》做到了這種意義的“創造”——創造了一種屬於都市新青年的文學風尚和青年文化,或者說,《萌芽》洞察到了我們時代青年的動向。

  胡瑋蒔:謝謝。大概18年前,在趙長天老師的鼓勵下,《萌芽》以刊中刊的形式創辦了一本小冊子,所有內容包括設計都由在職學生完成。因為很有活力也貼近學生,很受矚目。即便現在看來很不成熟,但是表現了《萌芽》雜志的態度,就是你說的,我們想“創造一種屬於都市新青年的文學風尚和青年文化”,傳達“《萌芽》是洞察到我們時代青年的動向”這樣一個信息。

  何 平:改版后的《萌芽》帶動的是整個和青年相關的文學,甚至文化生活,它的“青年性”可以從《萌芽》的欄目、版式和一些小細節的設計中看出來。當然,《萌芽》只是一本刊物而已,它不可能針對所有代際意義上的青年。讀者會挑《萌芽》,《萌芽》也會有自己的讀者定位吧?

  胡瑋蒔:從現實來說,《萌芽》也做不到帶動整個青年文學和文化生活這樣的大目標,我們對讀者的定位就是年輕的文學愛好者,他們多半是學生,需要一些課堂外的精神滋養,而文學是其中之一。

  往“精深”做

  何 平:2017年,你在回答讀者提問時說:“面對網絡新媒體的沖擊,和傳統出版業江河日下的局面,《萌芽》同樣以積極的心態應對,甚至反其道而行,選擇了一條更為艱難的道路。如何理解你說的“反其道而行”?

  胡瑋蒔:新媒體閱讀的特點是快速、便捷和廣度。期刊在這些方面沒有優勢。所以我們決定往“精深”做。這個決定很冒險。習慣了新媒體閱讀的讀者很難再回到“精深”的慢讀習慣去,這個改變意味著我們一些讀者會流失。我們決定為最需要文學滋養的那一部分年輕讀者服務,反而更強調文學性了。現在看來效果還不錯。

  何 平:我們現在看到的《萌芽》是2016年再次改版后的樣貌。除了小說、散文和新概念三個傳統的欄目,“頭條”和“驚奇亂講”都是要考驗編輯團隊的組稿能力的,尤其是“頭條”的訪談,選什麼人,用怎麼樣的說話方式,才能做到是有《萌芽》特色的訪談?而“驚奇亂講”,“驚奇”應該是對話題的選擇,怎樣的話題稱得上“驚奇”?

  胡瑋蒔:《萌芽》的幾個欄目還是很有特點的。“頭條”的做法是在實踐中慢慢形成的。當定好人選以后,我們會閱讀受訪人的主要作品,和其他媒體不太一樣的是,我們會從作品、作者經歷、作者愛好來做全方位的探究,盡量做到深入而全面。通常我們的採訪提綱初稿在萬字左右,然后再做精簡,最后形成的面貌是我們剛開始做這個欄目時也沒有想到的。

  “驚奇亂講”主要是對時下熱點的一個觀察,是自由地說。

  何 平:《萌芽》特別善待從自己刊物走出去的作者,我翻《萌芽》發現,《萌芽》在新世紀前后那四五年培養的作者一直到現在還時有新作在《萌芽》發表。但新《萌芽》二十幾年已經歷了“70后”到“00后”好幾個代際,在最年輕的寫作者中,你發現了哪些有潛力的作者?

  胡瑋蒔:其實要感謝那些成熟又優秀的作者繼續給《萌芽》寫稿。《萌芽》是已經存在了62年的雜志。我每年都會發現很有潛力的作者,有幾位00年前后出生的作者已經發表過3篇以上的作品。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