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觀影+在線影評 "雲端影院"創新之處在哪裡?

鐘菡

2020年03月19日07:14  來源:上觀新聞
 
原標題:直播觀影+在線影評,雲觀影是特殊時期彌補觀眾的替代品嗎?

日前,微博電影聯合愛奇藝電影發起線上觀影活動,邀觀眾一起免費觀看泰國電影《天才槍手》。觀眾需掃碼進入線上影廳,登陸后會生成一張電子票,上面寫著具體日期和時間。“宅家觀影也要有儀式感”,這是愛奇藝雲端電影院打出的口號。

這已不是第一場以“雲觀影”為主題的活動。此前,某自媒體賬號與愛奇藝和優酷、淘票票合作“雲觀影”活動,分別放映了《本杰明·巴頓奇事》和《勇往直前》,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也攜手優酷、淘票票、和觀映像等在國際婦女節期間呈現了一場以女性為主題的雲觀影。

疫情發生以來,全國電影院暫停營業,雲觀影可以滿足觀眾宅家看電影的需求,但另一方面,線上觀影其實早已存在,加入社交和解說互動功能就是雲觀影嗎?“雲端影院”的創新之處在哪裡?

線上觀影不能代替線下路演

相比直接在線點擊看片,雲觀影的流程更復雜,甚至開場還出了點狀況,比“票面時間”推遲了2分鐘。這恰恰給人一種微妙的“儀式感”。

愛奇藝雲端影院

不過,當觀影活動開始后,這種儀式感又被逐漸消解。無論是愛奇藝還是優酷都採取直播+評論的方式,在電影放映畫面下方設置互動區域,由主持人或影評人帶領觀眾邊看邊討論。比如在《天才槍手》觀影活動期間,影評人“木易movie”會適時賞析解讀電影中的細節,官方賬號也會推送其評論要點。從評論可見,不少觀眾都在影院看過影片,更多是為了交流而來。愛奇藝相關負責人表示,啟動雲觀影的出發點是為滿足廣大宅家用戶的影視娛樂需求,同時希望用戶在線上也能夠體會到看電影的儀式感、社交感。“我們會挖掘更多元的佳片推薦給用戶,本周五,愛奇藝將會聯合桃桃觀影團、微博電影,邀約影迷線上觀看高口碑電影《閃光少女》。同時我們也在積極溝通,推動更多明星影人加入,以直播觀影的形式,推薦他們喜愛的佳片。”

在豆瓣上,也有不少人發起“雲觀影”話題,招募同伴分享交流。這種方式其實並不新鮮。大象點映早在2016年底就通過“眾籌點映”方式舉辦觀影活動,來自全國446座城市的8253名喜歡電影並具有行動能力的發起人,讓445342名觀眾走進3424家影院,完成真實的相遇和觀影、交流。這種線上“雲”集觀眾、線下放映的方式也可以看作“雲觀影”。

導演賈樟柯和大象影迷映后合影。

“現在所謂的雲觀影區別於一般線上觀影,最重要的是加入了交流互動。”上海電影家協會副主席、上海戲劇學院教授石川認為,配合電影放映的線上交流活動早已有之,隻不過沒有塑造品牌意識,直到最近,“雲觀影”這一概念才火起來。雲觀影的交流部分可以看作是把過去的首映路演活動、主創見面會等搬入線上。“由於時間、場地租金的限制,線下路演一般隻能安排在電影開始前或結束后約15分鐘時間,線上的好處是時間寬裕。”

大象城市影展期間,石川在微信群裡做交流分享活動。

不過,線上觀影直播並不能代替線下路演。“路演主要演給誰看?粉絲。”一位追星女孩曾搶購過某位青年演員的路演票,比原電影票價貴了約二三十元。石川也認為,線上交流活動無法取代線下。此前,上海影城做《小偷家族》映后活動時,他作為對話嘉賓發表了觀點,沒想到結束后被一群中學生圍住,還因此收獲了幾個小粉絲,“面對面交流帶來的直接效率和情感介入是線上難以體會的”。

《小偷家族》SFC上海影城千人首映禮

個人觀影體驗無法“雲”上替代

面對“在線觀影”誘惑,不少力挺影院觀影的觀眾表示,線下的觀影氛圍和社交功能是線上觀影無法取代的。此前,有觀影軟件加入陌生人社交功能以招徠用戶,但更多觀眾仍然傾向於個人化的觀影體驗。

“電影我就想一個人看。”影迷蘇小姐無法接受有人在觀影時吃爆米花,“約會請在影院外進行,把電影還給造夢者和做夢人吧。”在她看來,影院、劇場的封閉黑暗環境所帶來的個人沉浸式體驗無法在“雲”上替代,解說和互動評論更是一種觀影障礙, “這些跟在電影院看電影的時候,后座小孩踢你凳子,拉著你討論劇情,有什麼區別?”

愛奇藝雲端影院

在不少人看來,雲觀影中的實時互動評論和“彈幕”大同小異。蘇小姐記得,2014年電影《小時代3》上映時,曾在北京做過彈幕專場,很多看過電影的觀眾專程為了體驗發彈幕而來。不過,這種另類觀影手段只是一種營銷噱頭。“彈幕吸引觀眾的點在於可以邊看邊吐槽,《小時代》也是因為吐槽紅的。對文藝片來說,這種邊看邊吐槽的觀影方式並不適合。”

石川也認為,觀影需要安靜專注,不被干擾。此前,許多電影放映和交流活動都是線上和線下結合的方式,就是為了保証觀眾先認真把電影看完,再和主創交流才能真正有所收獲。

石川朋友家的孩子最近在組織小范圍的雲觀影,上周他無意中點進了他們的恐怖片直播間,幾十個孩子歡騰喧鬧的彈幕讓他笑個不停,突然感受到了這群00后的觀影樂趣。“雲觀影未來也許會成為一個常態,00后一代可能更適應這種交流方式。如果要追求更好的交流質量,線下和線上結合的方式更為適合。”

上海市影視發行放映行業協會秘書長金輝認為,對於中國電影工業還未全面完成的情況下,推廣雲觀影概念為時尚早,畢竟影院是大制作電影回收成本比較可靠的渠道和保障。在他看來,雲觀影更多隻能成為一種特殊時期彌補觀眾的替代品。

愛奇藝雲端影院

有價值的影片才值得去影院

影院復工后,雲觀影中的有益探索能否照進現實?石川認為,基於“雲”而產生的變化已經出現。在上海有許多“邊邊角角”的影院,盡管參加統一排片,和市中心名牌影院有同樣優質的影片資源,但人流量和知名度遠遠不如。在不影響影院正常經營的情況下,它們更樂意做一些線下交流活動增加流量。對不愁客流的影院來說,可以做類似的線上活動,擴大影響力。“線下影院和雲觀影不矛盾,現在的電影發行體制決定了兩者不會沖突。”石川說。愛奇藝相關負責人認為,雲觀影的形式會隨著用戶的需求而不斷優化,“隨著5G投入商用,強調線上觀影的在場感及社交感,滿足用戶的差異化需求,必將是未來趨勢。”

另一方面,由雲觀影引申出的拓展話題同樣有啟發意義。在《天才槍手》的互動評論中,話題並不局限於電影本身,很多人會結合自身經歷發表感想。石川認為,從《天才槍手》可以引申出對亞洲國家教育資源不均的討論,讓話題伸展到更廣闊的社會層面,才是“雲”的意義。

雲觀影同樣值得內容制作者思考。網上流傳的各種“三分鐘看全片”的電影視頻解說,其實也是一種雲觀影方式。“劉老師說電影”在評《三生三世十裡桃花》時有句話頗有意味,“大伙說哪個是爛片不想看,沒事我看﹔哪個是坑粉絲的電影不想貢獻票房,沒事我看”,一派“我代大眾鑒爛片”的英勇態度,贏得彈幕齊刷刷稱贊“辛苦了”。當下觀影方式和渠道越來越多元,除了電影票價外,“時間成本”也是不少人選擇是否進入影院觀影的重要原因。正如蘇小姐所言,一年隻有幾部真正喜歡和有價值的影片值得去影院,至於內容粗制濫造,靠流量明星吸引粉絲或靠獵奇內容博人眼球的爛片,或許就會被速食的“雲”觀影形式吞掉了。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打造具有強大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詳細】打造具有強大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詳細】

聚焦第二十九屆中國新聞獎獲獎作品
  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
【詳細】聚焦第二十九屆中國新聞獎獲獎作品   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