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銀幕與虛擬網絡 電影的未來會何去何從?

鐘菡 簡工博

2020年04月18日07:30  來源:上觀新聞
 
原標題:影院關門、5328家影視公司注銷!大銀幕終究會被網絡取代嗎?

“在影城營運成本和疫情的雙重壓力下,我們終究沒能和大家堅持等到復工的那一天。”在影迷羅路的心裡,今天是很特別的一天:橙天嘉禾銀河影城天津萬象城店正式永久閉店。據統計,截至目前,今年已有5328家影視公司注銷。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原本備受期待的“最強春節檔”急轉直下。為防控疫情,影院復工遙遙無期,電影產業迷霧重重。

壓力之下,以《囧媽》為代表的一部分電影選擇網絡平台線上放映﹔而《壯志凌雲2》堅持必須在影院上映,曾拒絕流媒體網飛的戛納電影節同樣堅持“寧可改期也不線上舉辦”。

大銀幕與虛擬網絡,電影的未來會何去何從?

數以千計影視公司倒閉,凜冬已至?

“我國有幾十萬家影視制作單位大都在2014、2015年后成立,大多數沒有什麼抗風險能力,即使關停了,對行業的影響也很小。”上海電影家協會副主席石川認為,目前傳出的“5328家影視公司注銷”這一數字並不夸張,但也無需過分恐慌。

“觀影人群沒有萎縮,而是在增長,這部分增長的消費需求只是被暫時壓抑了。疫情結束后,消費會重新釋放,目前這種現狀沒必要過於悲觀。”在他看來,目前全球疫情總體不樂觀,但畢竟是暫時的現象,對於電影行業的未來仍然要保持信心。他也呼吁,希望政府為中小企業提供更多紓困政策。

“經歷過疫情的考驗,電影市場可能難以回到原先的高度。在這段時間裡,一些觀眾已經培養起網上觀影習慣。”電影學者葛穎認為,疫情對電影行業的影響將會持續到電影院復業后,電影院將進入“調整期”,一些邊緣性的影院仍將面臨生存壓力。“影院復業后,觀眾會更加謹慎選擇去影院觀看的影片,一些大場面電影還是有影院放映號召力,但對於很多中小成本電影來說,未必一定要去擠本來就緊張的院線放映資源。”

葛穎判斷,疫情之后,會有更多中小影視公司思考和流媒體平台合作線上發行,並以此為業務主體。

從院線轉網播,是對電影的褻瀆?

今年春節,受疫情影響電影院關閉,《囧媽》率先轉成網播,讓該片導演徐崢飽受批評和爭議。

疫情發展至今,迪士尼出品的真人版《花木蘭》首映后改檔,動畫片《心靈奇旅》《拉雅和最后的龍》推遲上映。《壯志凌雲2》由今年6月推遲至12月上映,導演約瑟夫·科辛斯基放出狠話:“如果沒有大銀幕,就不該放這個片子。”

在不少影迷心中,在電影院上映是電影最好的歸宿。26歲的影迷羅路過去保持著每周去一次電影院的習慣,盡管他家地下室裡也裝上了家庭影院系統,但他仍然認為“不能比”:“影院的屏幕更大、音效更好,身處其中感受到的震撼與面對網絡是完全不同的。面對電腦,我會不停地拉進度條、玩手機、開網頁,但在電影院裡,我會陷進電影裡。”

“任何電影創作者都希望自己的電影能在大銀幕放映,電影永遠是大銀幕的藝術。”獨立制片人王磊參與制作的兩部電影《氣球》和《回南天》都尚未定檔,他坦言希望自己的電影進入院線,“影院觀影如同在博物館欣賞原作,這種現場感是不可復制的。”

但他同樣接受網絡放映。在他看來,院線和網絡只是兩種不同的發行渠道,並且“網絡把發行變得更通透、更便捷,可以觸及更多的觀眾。”他說,“電影是大眾傳播藝術,有更多更廣的放映渠道才好。我們需要這樣的多元,觀眾需要有選擇權。流媒體對電影不是褻瀆,創作者應該用包容的心態面對。”

院線和網絡,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曾經有人預言電視和影院的關系是你死我活,但事實上兩者共存共榮。我相信流媒體同樣如此。”在石川看來,未來的電影業將進一步發展目前已經成型的院線、電視和網絡“三線並行”格局。

“從院線到網絡,不僅是電影分銷或發行方式的轉變,背后是文化形式、生活方式的轉變。”石川說,電影院需要在網絡興起的時代轉型。“疫情結束后,電影行業宏觀結構不太會受影響,但目前影院的經營模式相對單一,抗風險能力較弱,需要吸取教訓,尋找轉型發展的可能。”

“電影發行未來需要走分眾化市場,各種需求的觀眾都能在市場上找到特定的消費渠道,各得其所。”在石川看來,就像市場上有各種口味的餐廳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一樣,文化也不能籠統單一地供給,不同的電影都能找到相應的市場。

石川以中央電視台電影頻道為例,其最具特色的並非新片,而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老電影,吸引了大量中老年觀眾,“這些特定消費群體也構成分眾市場的信號。”他建議倡導多樣化的市場形態,滿足觀眾多樣化的文化消費口味。

吸引觀眾,線上平台必須創新升級

近年來,網飛快速崛起,吸引了大量電影創作者與其合作,好萊塢六大影視公司也紛紛發展自己的流媒體平台,開拓線上業務。

“線上經濟已成發展趨勢,疫情加速了這個行程。電影如果還要繼續在這個時代生存,順應潮流很正常。”在葛穎看來,中國還缺少真正的流媒體平台。“如果網飛是3.0版,我們的‘優愛騰’隻能算2.0,它們還不是一個標准的流媒體,隻能叫‘視頻網站’。兩者最大的區別在於獨家版權和優質內容的生產能力。”

“我呼吁影視行業應多關注電子商務領域,一定會得到很多啟發。”葛穎家附近有一家大型超市被改造為盒馬鮮生,他發現改造之后最大的變化是“優選”,大大提升了消費者的購物體驗。“優選是線上經濟的特征,對於電影同樣如此,一旦進入線上電影的海洋,需要針對個人喜好為觀眾挑選電影,這是行業發展需要思考的地方。”

他預測,“網絡選片人”將會成為電影行業新的職業。“在影院觀影中,觀眾隻能在當日排片中選擇,缺少自由﹔當電影轉到線上,資源豐富開闊又會導致選擇困難。這時就需要有公信力和市場影響力的選片行業出現。”

葛穎注意到,疫情發生后視頻網站紛紛做起“線上主題影展”,還有影評人推薦影片。“現在網絡上活躍著很多影評人和影評團隊,但還缺乏市場公信力和號召力。未來會倒逼他們向網絡選片行業轉型。”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打造具有強大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詳細】打造具有強大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詳細】

聚焦第二十九屆中國新聞獎獲獎作品
  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
【詳細】聚焦第二十九屆中國新聞獎獲獎作品   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