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樂視同命殊途 互聯網電視市場的不同軌跡

石飛月

2020年07月09日06:29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暴風樂視:同命殊途

  在困境中不斷掙扎的暴風集團,終究還是步了樂視的后塵。7月8日,由於未在限定時間內披露2019年年度報告,暴風集團被暫停上市,與上月剛剛被終止上市的樂視網成了難兄難弟。雖然同是互聯網視頻起家、創始人都被“千夫所指”,但在電視業務方面,暴風和樂視如今走上了不同的道路。背靠大佬融創,樂視電視如今還活躍在市場上,暴風TV卻失去了資本的倚靠,銷聲匿跡。

  資本市場的潰不成軍

  暴風集團發布的公告顯示,由於該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屆滿之日起兩個月內仍未披露2019年年度報告,根據《關於發布〈深圳証券交易所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2020年修訂)〉的通知》《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2018年11月)第13.1.1條、第13.1.5條的規定以及深圳証券交易所上市委員會的審核意見,深圳証券交易所決定其股票自2020年7月8日起暫停上市。

  對於遲遲沒有披露年報的原因,暴風集團解釋稱,自公司披露與審計機構終止合作后,暫無合作的年報審計機構,同時由於首席財務官的缺位和其他財務人員的匱乏,公司未能在法定期限內披露2019年年度報告。公司將繼續努力尋找有意願的審計機構和首席財務官,並盡快披露2019年度業績情況,爭取在被暫停上市之日起一個月內完成聘請工作並披露2019年年度報告,但不排除最終無法如期完成的可能性。

  此外,根據《深圳証券交易所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如果暴風集團股票被暫停上市后一個月內仍未能披露2019年年度報告,或者被暫停上市后的一個月內披露了2019年年度報告,但未能在其后的五個交易日內提出恢復上市申請,深圳証券交易所有權決定終止該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北京商報記者就暫停上市一事聯系了暴風集團的公關部工作人員,但對方均表示已經離職。

  上個月,樂視網也經歷了類似的命運,剛剛被終止上市,目前正處於退市整理期。樂視網終止上市的原因是因為該公司2019年度經審計的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淨利潤、期末淨資產均為負值。根據相關規定,如果上市公司被暫停上市后首個年度經審計的淨利潤或者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淨利潤為負值,深圳証券交易所有權決定終止其股票上市交易。早在2019年5月13日,樂視網已經被暫停上市。

  平行線下的相似命運

  巧合的是,樂視網創始人賈躍亭和暴風集團創始人馮鑫都來自山西,都以互聯網視頻網站在業內成名,幾乎在同一個時間段創造了股價“奇跡”,最終都以失敗告終。

  暴風集團和樂視網都曾在資本市場如魚得水。2015年3月,暴風集團登陸創業板,隨后創造了40天內36個漲停板的紀錄,被股民戲稱為創業板的“股王”“妖股”,其股價於2015年5月一度達到123.85元,市值突破408億元﹔而樂視網2015年5月股價最高時也曾達到179.03元,市值高達1700億元。

  時至今日,兩家公司在資本市場基本以失敗告終。今年6月30日,暴風集團暫停上市前的最后一天,其股價已經跌到1.48元﹔樂視網在7月8日收盤時,股價跌到0.19元,市值隻有7.58億元。

  雖然“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但賈躍亭和馮鑫現下的心情恐怕天差地別。日前,負債累累的賈躍亭如願以償,其在美國申請的個人破產重組方案通過並生效,還能在美國的土地上繼續發揮創業的余熱。而馮鑫自去年因為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佔罪被批准逮捕后,就再也沒有公開的消息了。

  在暴風和樂視的創業史上,除了互聯網視頻,互聯網電視也值得一提。2013年起,互聯網電視產品在市場上掀起了一陣熱潮,很多沒有實體產業背景的互聯網公司紛紛入局,此階段的電視市場迎來了品牌大爆發階段,業內也將這些互聯網電視稱為“攪局者”,樂視和暴風就在其中。

  公開數據顯示,2014-2016年,樂視電視銷量分別達到了150萬台、300萬台和600萬台,銷售數據直逼一線陣營。憑借著暴風影音曾經的影響力,暴風電視在一段時間內也備受關注。

  2015-2016年是互聯網電視各品牌斗爭最嚴重的時期,肩負代工費、版權費等各種成本的互聯網電視廠商們,開始了一輪輪惡性競爭,55英寸電視2000多元,“你賣電視送會員,我賣會員送電視”,賣一台賠一台的現象在市場中已經成為了常態。

  由於無法承受虧本的現實,2017年開始,互聯網電視開始沒落,逐漸在市場上失去了聲音,這其中就包括看尚、微鯨等品牌。至於暴風,其智能電視彷佛只是出名了一段時間,在銷量上完全無法跟樂視相比,暴風TV早在2016年就虧損了3.58億元。

  2018年馮鑫在接受採訪時曾說,目標是2018年暴風TV賣出200萬台,到2019年就能進入大規模盈利的狀態。但根據暴風集團公告,暴風智能電視2018年銷量隻有約70萬台。馮鑫還曾自信地表示:“暴風TV在2019年可以進入盈利期,2020年和2021年有10億-20億元利潤的期望值。”但事實最終並未如他所願。

  電視市場的不同軌跡

  雖然過去有著相似的命運,同時也都已脫離原公司的控制,但如今樂視電視和暴風TV卻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2018年9月,融創旗下的天津嘉睿成為樂融致新(樂視電視主體公司)的第一大股東,今年6月,該公司又以約1.3137億元的價格競拍下樂視網包含“樂視TV”“樂視TV超級電視”在內的1354項商標專用權,至此,樂視電視幾乎完全成為融創旗下的資產。

  產經觀察家丁少將認為,樂視電視雖然不復往日輝煌,但仍有生存和發展的空間,畢竟有一定的品牌基礎,還有融創的資源背書。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樂視電視這兩年一直不斷有新品上市,今年還開啟了2020年“4·14樂迷節”,經營並沒有受到太大波及。

  在闡述樂視電視的未來發展戰略時,樂視電視市場部高級總監吳國平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樂視電視會持續在低價和用戶體驗上尋找平衡。

  相較之下,去年7月,暴風集團失去對暴風智能相關經營活動的主導作用和實際控制權后,暴風TV就在市場上失去了蹤跡,2019年底,風行網宣布獨家代運營暴風TV系統、內容服務、廣告業務。

  不過,北京商報記者嘗試登錄暴風TV官網、暴風TV官方旗艦店和暴風商城,但這幾個網站都已經打不開,在京東、淘寶等平台搜索“暴風電視”也隻剩下配件產品,沒有電視在售。

  家電分析師梁振鵬指出,暴風TV早已停售,沒有任何前景可言,即便風行網的風行電視做了好幾年,到現在也是無聲無息,在彩電市場上沒有任何地位,風行接手暴風的廣告系統,隻不過是看中暴風之前的軟件和系統資源廣告平台。

  至於互聯網電視行業的未來,丁少將並不太看好。“互聯網電視企業在最鼎盛的時候,也不是電視行業的主流,未來也不會成為行業主流,但融合互聯網思維的電視企業會成為行業主導力量。”

  梁振鵬則認為,未來互聯網電視應該還有很大的發展前景,因為從華為、榮耀不斷進入彩電領域,還有一些手機品牌推出互聯網電視來看,這個行業還有比較大的發展潛力,但也預示著未來的市場競爭會越來越激烈。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打造具有強大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詳細】打造具有強大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詳細】

聚焦第二十九屆中國新聞獎獲獎作品
  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
【詳細】聚焦第二十九屆中國新聞獎獲獎作品   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