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开年神曲 张士超被菜场阿姨问"钥匙放哪儿啦"

2016年01月16日06:17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2016开年神曲诞生 菜场阿姨求问:张士超,钥匙放哪儿啦?

神曲作者、张士超的好哥们金承志

昨日,朋友圈陷入一种集体无意识的状态——被一首名叫《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的歌曲刷屏了。这首歌采用了男女8声部合唱,气势恢宏,旋律高亢激昂,由浅入深,由叙事而抒情,层层递进,直至拷问灵魂。唱到中段向上天祈求时,相信所有听者已经不由自主地跪下;尾声段落还化用了周杰伦《牛仔很忙》中“不用麻烦了”的副歌旋律……然而,如此“史诗作品”,讲述的却是一个找不到钥匙进不了家门的怨念故事……那些潜伏网络很多年的网友突然回过味来——这不就是“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同类事件吗?连故事的发酵方向都是一样一样的,被神曲洗脑的大家伙儿纷纷追问:张士超到底是谁?

作为这首歌的发布方,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以下简称彩虹团)也由此进入了大众的视野。昨日,记者采访了彩虹团的负责人金承志。

彩虹团的骄傲

如果你以为《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仅仅是一首网络神曲,那你就错了。这首歌可是演唱会上的正式曲目,是彩虹团在《双城记》崔薇、金承志作品专场音乐会中演唱的最后一首歌。唱完了彩虹团还意犹未尽,就顽皮地把整场演出的音频发到了网上。可能他们自己也没想到,这首歌被视为充满魔性的神曲,迅速在网络流传开来。

在追问张士超到底是谁前,我们先来简单了解一下这个不简单的彩虹团。这支合唱团成立于2010年,由上海音乐学院三位指挥专业的学生组建,三位中包括《张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的作者金承志。初期,这个团只有8个人,主要负责人2人,一个专门管乐团,当时还在读大二的金承志负责合唱团。

彩虹团每周进行一次排练,每次3小时,每学期进行16次排练,排练至少18-20首歌,8个声部一次排练至少要学会一首歌——这是让金承志非常骄傲的一点,因为他们的这个进度,全国只有两三家合唱团可以比拟。

金承志的骄傲之二,来自于他们没有半毛钱资助,维持至今全凭团员的热情。目前,彩虹团有团员40余人,大都是半专业的,有上海音乐学院在读和毕业的学生,也有别学校搞合唱的同好。总之,团员的艺术修养普遍比较高,入团前要经过考核才能愉快地在一起合唱“张士超”。

彩虹团半年搞两次大型演出,一次讲座性音乐会,这都是经过金承志的严格计算和控制成本的。假设可容纳700人的场地租金和宣传费用共计4万元,他们的票房可以做到6-7万元。

金承志的骄傲之三,是他们的演出从来没有冷场过,观众都是这6年来培养的死忠粉。金承志说:“合唱团的受众是古典乐听众,古典乐听众大都是知识分子,我们的死忠粉就是这批。市民不太愿意去掏钱听古典乐,他们愿意听价格很低的普及型音乐会。我们一开始只是团员的亲友来捧场,运营走上正轨后,他们口口相传,甚至有些地方组团来看,目前为止有20多个城市的粉儿来听我们的音乐会,最快的一场音乐会门票13天全部卖光。”

接下去还有骄傲之四,金承志这个指挥可以随意地训斥观众。比如演出中间观众的手机铃声响起,指挥通常的做法就是忍过去算了,但是金承志会让音乐停止,转身正色喝止:“手机关机,不然出去!”

金承志的歉意

说过了彩虹团,接下来就说说张士超。张士超是金承志作曲系的同学,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一年多光景,感情不错,至今都是好兄弟。

这件事给张士超造成很大困扰,因为张士超被金的作品塑造为一个为去闵行泡妞让哥们儿在五角场寒风中苦等钥匙的不仁不义的形象。金承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特别澄清了这件事:“这个辐射太大,我始料未及,张士超身边和音乐毫无关系的亲人和朋友都看到转发。不了解我和张士超关系的人会以为我是在嘲讽他,不了解张士超为人的人会以为他非常好色。总之,这是个不太令人愉快的形象,在这里我需要向张士超道歉,他本身是很好的人,但是打扰到他了。”

此外,金承志还公开发表了对张士超的歉意:“这首歌收录于我与另外一位合唱作曲家崔薇共同的作品专场音乐会录音专辑《双城记》,其走红让我备感意外,当然也希望大家在关注这首歌的同时,试试专辑中其他非常优秀的原创作品,也多关注合唱音乐本身,以及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关于这首‘合唱界的单口相声’的创作心路,以及当下民间合唱团其他的优秀作品,都来问我吧。至于张士超,他是我此生最好的朋友,经过这几日天翻地覆的变化后,他也接受了这件事,所以我俩重归于好。而我对他的爱始终没变,如果我是女生,一定嫁给他!”

彩虹团团员小夏也说,这首歌写完之后,团员们排练了大概两三周的时间,大家都觉得很可爱很好玩,曲子也很好听,唱得很开心。他们都认识张士超,因为彩虹团也唱过张士超的作品。小夏解释说,其实这首作品的主题很简单,就是小金忘记带钥匙,小张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给他送钥匙,但要写有趣了,就要进行一定的艺术加工。彩虹团其实是很严肃的合唱团,只不过为了好玩,每次都会安排不一样的东西,只是这次张士超火了。对此,她也表示遗憾,因为严肃的没有人理你。

张士超的困扰

金承志是在去年的11月写了这首歌,写完还给张士超本人看了看。张士超当时表示,没有意见。其实这首歌是非常完整的合唱作品,一架钢琴、一个非洲鼓、每人一个卡祖笛,共8声部,40人的合唱团一起完成了这首歌。

如今,张士超已经离开上海回到沈阳了,没想到在那边,他也享受了一把网红的感觉。

当然,张士超对于朋友圈的刷屏也是很困扰的。他告诉金承志,自己试图屏蔽发那首歌的好友,结果试了下发现,自己的朋友圈就没剩下什么人了。

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口,张士超给金承志打来了电话。金承志立刻抛下记者,诚惶诚恐地跑出去接电话了。记者脑补了很多“你怎么这样对我”、“我永远都不能原谅你”、“我都跪下了,你真的还是不原谅我吗”这类的情节桥段……10分钟后,金承志回来了。他告诉记者,张士超打来电话抱怨,内容大概是:张士超下楼去常去的市场摊位买菜,买菜阿姨认得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张士超,我的钥匙呐!钥匙放哪儿啦?”

看来,张士超还要被钥匙问题困扰一阵子。(记者 徐 宁)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庆祝建党95周年 走进党报历史长廊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详细】庆祝建党95周年 走进党报历史长廊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