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海外版:《欢乐颂》为都市剧的创新探路

闫伟

2016年05月09日07:0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为都市剧的创新探路

近年,我国都市题材电视剧似乎遇到一些创作瓶颈:选题囿于婚恋关系与家庭危机,即便在“行业剧”“话题剧”“励志剧”等外衣的包裹下也难逃小情小怨的格局窠臼;风格趋于严重泛化的轻喜剧,却经常由于蹩脚的“笑果”暴露出矫揉造作、轻浮油滑的尴尬;情节主线限于男女主人公之间“平衡和谐—矛盾对立—团圆收场”的脉络俗套,往往甫一开场便让观众对结局一览无余。虽然包罗万象的现代大都市是各色人等、各类景观、各种故事的聚集地,但当前都市剧的窄狭视野和千篇一律令观众颇感失望,这类剧作的创新升级已迫在眉睫。

最近热播荧屏以及乐视视频的《欢乐颂》激发了不少观众的追剧热情,它仍旧将镜头对准五光十色的都市生活,但在创意策划上显然没有惯性化地依循老路,多重维度上的“不一样”着实让人耳目一新。

最能彰显新意之处,是剧作在人物设置上突破了以往“一男一女”的二元化主角结构模式,将同住欢乐颂小区22楼的5位单身女性作为“平行主人公”展开叙事,出身、职业、性格、气质、追求各不相同的“五美”表现出强烈的标识性和类型化,以点带面地囊括了都市年轻女性的各种“款式”。这种在人物设计上的多元开掘和多线并进,既高覆盖地与现实生活形成互文对照,也让不同女性观众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因而极大强化了剧情的真实感、层次感和代入感。在此前提下,全剧势必以女性视角来打量异性、观照生活、品味人生,传统中挑大梁的男性角色自然“降格”为陪衬。众所周知,新时期以来,随着世人观念的不断进步,摆脱依附地位的独立女性日益成为社会上受尊敬的主流时尚群体,人们对于女性立场与女性话语权的重视程度随之不断提升,况且女性观众又是都市剧的最重要收视主体,因而足见该剧这一创新之举的“有胆有识”。

善于抵达日常生活纵深处的现实题材电视剧,以紧接地气的烟火味见长。作为其中的重要类型,都市剧绝难绕开“情场”与“职场”两个核心话题。《欢乐颂》也不例外。它揭示出一些带有普遍价值的“情场真谛”和“职场规矩”,但它的可贵在于对生活万象的真实提纯与归类扫描。其间几位女主角遇到的情感困惑和职场残酷,正是无数普通人正在感受或回首品咂的人生况味,剧中人的酸甜苦辣总能与观剧者的内心铭刻契合共鸣。在爱情方面,安迪的疑惧、樊胜美的心机、曲筱绡的奔放、邱莹莹的痴纯、关雎尔的懵懂,各有千秋又真切有质感;在职业方面,现代企业各层级群体的工作生活状态被描摹得纤毫毕致,真实地铺陈出一幅当代职场多元化图景的横断面,不同观众均可从中镜鉴自我、各归其位。剧中,虽然情场和职场这两条线索同时并行,却未出现“两张皮”式的疏离,而是双线互渗、彼此深糅,圆润饱满的角色性格、隐秘微妙的感情纠葛,立体化地折射出都市众生相中最有代表性的生存样态。

从创意与制作层面看,以邻里加密友关系来结构故事的《欢乐颂》,其实自觉不自觉地借鉴了《老友记》《生活大爆炸》等热门美剧的情节范式,因而从某种意义上彰显出一种“国际范儿”。但与情景喜剧的表达方式不同,《欢乐颂》的正剧风格使作品更具现实针对性和贴合性,“生活流”式的熨帖讲述暗合了电视剧观看的日常伴随性,精致走心的细节呈现避免了虚假化、刻意化,旁白增强了作品的思维锐度与哲理深度。这凸显出准确把握国人欣赏口味的本土化匠心,而且无形中提高了剧作的整体艺术品级。讲好“中国故事”并不意味着排斥外来先进经验。遭遇创作困境的都市剧若要实现突围,需要具备放眼全球的心胸和视野,寻求最优化表达来承载民族化内核,从而实现其内容领域的转型升级。

(责编:宋心蕊、燕帅)

推荐阅读

庆祝建党95周年 走进党报历史长廊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详细】庆祝建党95周年 走进党报历史长廊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