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云金微博斥郭德纲"七宗罪" 忆拜师学艺辛酸经历

2016年09月06日06:4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曹云金斥郭德纲"七宗罪" 经纪人:郭所作所为太过分

资料图:曹云金发表长文。(曹云金微博截图)

  中新网北京9月6日电(记者 李萌)8月31日,郭德纲在微博发布了一份《德云社家谱》,但其徒弟曹云金、何云伟并未出现在云字辈的名单中。5日,曹云金在微博发表题为《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的长文章,不仅回忆了早年拜师学艺时的辛酸经历,更是细数郭德纲“七宗罪”。

  对此,中新网记者独家联系了曹云金经纪人王女士,她认为郭德纲的所作所为非常过分,“看到喜欢曹云金却又不了解真相的粉丝依然在坚持维护他,其实我们也挺心疼的,所以决定发表这篇文章,澄清多年来的一些事情”。同时,她也表示,曹云金与一些离开德云社的人偶有联系,“但是大家都不愿意再提当年那些伤心事了”。

资料图:郭德纲晒出德云社家谱。(郭德纲微博截图)

  “一宗罪”:借拜师之名行赚钱之事

  曹云金在文章里提到了2002年只身来到北京的情景,他透露当时向郭德纲缴纳了8000元学费,对方开具发票后正式开始了学徒生活,“每月还要交500饭费,500生活费”。而据其所述,当时郭德纲生活拮据,曹云金在3年中都是干着洗衣服、做饭、养狗、沏茶、买菜、做家务等事度过的。

  2003年,曹云金被郭德纲赶出家门,无家可归的他甚至曾经在公园长椅上过夜。半年后,郭德纲搬家因付不起每个月1500元的房租,邀请曹云金合租,但最后因琐事再次将其赶走。

  除此之外,曹云金还提起拜师时郭德纲多收费的问题,“学艺三年,期间拜师,你从我的‘姐夫’变成我师父,你说我和何云伟,每个人要交3000块拜师费,这是规矩。后来你觉得3000要少了,琢磨这事儿还能赚钱,你让我和何云伟,统一口径,告诉潘云侠拜师费是5000,这样你又能多赚2000”。

资料图:曹云金宣传新片。 中新社记者 张道正 摄

  “二宗罪”:传道受业“因人而异”

  尽管师傅的要求十分苛刻,但曹云金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但是,他也坦言曾经有过委屈流泪的时刻,“我知道那时候,你不看好我,觉得这些个徒弟里,我最不可能学出个名堂来”,同时,他也写道:郭德纲教何云伟念《口吐莲花》时不允许曹云金旁听,“你们进屋关门,我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掉眼泪,我跟我自己说:‘没关系,你自己好好学,以后你说的比谁都好,他终究会高看你一眼。’”

资料图:曹云金。(曹云金微博截图)

  “三宗罪”:阻止徒弟个人发展

  郭德纲不仅在教徒弟方面会有所区别,在徒弟发展道路上也要介入。据曹云金回忆,2006年参加央视相声大赛时被郭德纲要求退赛,“你说:‘没有为什么,我让你退,你就得退。’”这件事当时还曾让其师爷侯耀文大发雷霆。

  2014年,郭德纲更是被指借前一年合作的经验威胁春晚剧组,“有我没他,有他没我”。此外,更在与某网络平台合作的3年终,要求对方不得推广曹云金。

  对于郭德纲的做法,曹云金在文中分析称,“一方面我不再给你赚钱了,另一方面你也要做给还留在你那里的徒弟们看,离开我,谁都没有好下场,你有太多的手段,你要杀一儆百”。

  然而,郭德纲曾在节目中回应过岳云鹏人气超过自己的提问,“有一句老话,青出于绿而正于蓝,教徒弟为的什么,你得比我强,一辈比一辈差就没意思了”。

资料图:曹云金曾为客串的电影宣传造势。 主办方供图

  “四宗罪”:克扣酬劳拍戏不给钱

  除了学费和生活费外,曹云金还提到了与钱有关的另一件事,甚至曾经为了保证收入,多地往返只为得到一场演出150块的工资。

  “零九年拍《三笑才子佳人》,上海拍摄近两个月,也是分文没给,这回连演出费都没的(得)赚了,就这么零收入生扛了过来”。

  对此,曹云金发问:“你总说你在钱上没亏欠过任何人,拍戏没钱,是因为片子没卖,所以不能给我片酬。后来片子播了,影片也上映了,这笔钱也没补还给我,这就是你对谁都毫无亏欠,是这样么?”

资料图:李菁晒工作照。(李菁微博截图)

  “五宗罪”:骂前辈、骂徒弟、骂逝者

  曹云金表示,郭德纲对很多不满意的人和事都会采取谩骂的形式解决,试图借此控制舆论。

  “你先骂授业恩师杨志刚,捏造人家挪用公款,后来你转拜相声名家侯耀文,又骂李金斗、再骂姜昆、骂冯巩,几乎把中国声界骂遍了,你说相声圈里没有一个好人。”

  “你骂我、骂刘云天,骂何云伟、骂李菁、骂徐德亮、骂王文林、骂曾经无私支持你的张德武,后来你干脆也不点名了,就是指桑骂槐,含沙射影,只要离开你的,无一幸免。”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电视台台长王晓东2013年离世时,郭德纲曾公开为其贴红喜字、写打油诗。逞一时口舌之快的他却因触碰网友情感底线,迅速被围攻。

  曹云金总结称,“你以弱者之姿,行敢言之态,收获着他们对你的支持和爱护,所以轻易地,你也煽动了他们”。

  对此,李菁对记者表示不愿再提当年的事情,同时也感叹曹云金这几年来十分不易。而何云伟工作人员则未接听电话。

资料图:曹云金长文中曝光与师娘短信记录。(曹云金微博截图)

  “六宗罪”:欺世盗名,心口不一

  2010年,曹云金宣布离开德云社,郭德纲当时曾感叹遭到徒弟背弃。但曹云金却在文中解释称:“我当时毫无离开的想法,只是对你们合同的条约心存疑虑,在与你商量,得到你允许的情况下,暂时没有签约”、“我当时也对你说:‘家里任何演出,我分文不取,这是我对你的回报’”。

  然而,随后不久曹云金在德云社的演出全部取消,甚至无法联系上郭德纲。2012年底,郭德纲在某活动中直言无法评价曹云金:“他走了三年,我没有收到过任何一个短信,也没见过人。”但曹云金却晒出了期间与其师娘的短信记录。

  同时,曹云金还称曾遭到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诟陷,“他的书里满纸胡言,肆意污蔑我的人品,抹黑离开的所有人,连张文顺先生创始人的身份都在他书里被矢口否认”。对此,李菁称郭德纲让小舅子着书撰写德云社历史的行为非常不严肃。而曹云金经纪人也对此持同样态度。

资料图:曹云金晒工作照。(曹云金微博截图)

  “七宗罪”:无情无义,不念师徒情分

  文章中,曹云金叙述了与郭德纲学艺期间诸多往事的同时,也感叹面对如今的局面伤透了心。

  “二零一三年初,你登上以前誓死不上的央视春晚,之前审查节目的某天,在央视门口,我与你不期而遇,我想,可能注定,我和你有这一面之缘,面对面说句话,还能跟以前一样,要说我和你之间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仇和怨。当时我和刘云天只是想上前问候寒暄,你却在眼看着我们走来的一刹那,立刻转身上车,把车门一关,隔绝了我们”、“我都伤透了”。

  对于曹云金的爆料,经纪人王女士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次澄清不是希望引发双方开战,而是希望事情到此有个结束。未来也不会再对郭德纲示好,至于听云轩和德云社会否展开竞争,她则称会看市场选择。(完)

(责编:宋心蕊、燕帅)

推荐阅读

自媒体智能分发平台蜂起 内容争夺激烈
   如果说2015年是新闻客户端的高峰年,那么2016年各大网站掀起了自媒体智能分发平台的热潮。进入2016年以来,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各大网站、平台等对内容的争夺越来越激烈,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对内容创业者的影响如何?
【详细】自媒体智能分发平台蜂起 内容争夺激烈    如果说2015年是新闻客户端的高峰年,那么2016年各大网站掀起了自媒体智能分发平台的热潮。进入2016年以来,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各大网站、平台等对内容的争夺越来越激烈,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对内容创业者的影响如何? 【详细】

职责与使命——2016媒体融合发展论坛
   8月22日,由人民日报社和深圳市委市政府联合主办的“职责与使命——2016媒体融合发展论坛”在深圳开幕。众多业内人士、专家学者、新闻工作者齐聚,围绕承担新时期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与使命,进一步深化媒体融合发展工作,进行了深入交流。【详细】职责与使命——2016媒体融合发展论坛    8月22日,由人民日报社和深圳市委市政府联合主办的“职责与使命——2016媒体融合发展论坛”在深圳开幕。众多业内人士、专家学者、新闻工作者齐聚,围绕承担新时期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与使命,进一步深化媒体融合发展工作,进行了深入交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