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暖新闻的探索与思考

郭韶明

2016年10月10日15:16  来源:青年记者
 

国外兴起正能量新闻

2015年初,有着多年媒体从业经历的阿里安娜·赫芬顿开始反思长期以来关于新闻的定义。2015年2月,赫芬顿宣布赫芬顿邮报新的方针,专注于正能量新闻。

赫芬顿的转向让人意外。但她同时强调:正能量新闻不是那些简单的心灵鸡汤,会心一笑的片段,也不是讨人喜欢的动物等(不过,他们还会给读者大量这样的故事)。赫芬顿邮报将致力于讲述普通百姓和社区的故事,聚焦普通人面对挑战时是怎样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以及最后如何成功应对的。通过这些故事,赫芬顿希望可以产生一种积极的感染力。已有的数据表明,赫芬顿邮报是Facebook上被转发最多的媒体,积极的故事是读者最愿意浏览和分享的。赫芬顿相信,人们想要更多建设性和积极向上的故事。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一位社会心理学家Lisa Williams从心理学角度解释这个现象:那些扯动我们心弦的事故、痛苦和不幸听得越多,我们越倾向于“撤离”,不再有那种强烈的愿望去提供帮助了。

无独有偶。美国沃顿商学院教授Jonah Berge与同事Katherine Milkman,曾在2013年对纽约时报为期6个月邮件分享最多的报道进行分析,也发现人们更倾向于分享可唤起积极情绪的新闻。从华盛顿邮报的订阅新闻“the optimist”到纽约时报的“Fixes”栏目、解决问题新闻网(Solutions Journalism Network),以及Upworthy和NationSwell等网站,都是新闻业对这种形式的尝试。

中国青年报的暖新闻实践

中国青年报《暖闻周刊》创办于2016年1月15日,主打向上向善好活法,做有温度的新闻。《暖闻周刊》在报纸端是中国青年报的一个周刊,每周五出版,目前包括封面、在线故事、圈里圈外、青年之声四个版面。

封面设有中国青年报第一个全媒体专栏“暖心”,每期刊发一个温暖人心的故事,并关联视频和H5专题作品。封面设有“暖评”专栏,由评论员曹林主笔。“暖城”,则聚焦城市中温暖人心的故事。

在PC端,中青在线设有“暖闻周刊”专栏,除呈现展示报纸端《暖闻周刊》的内容以外,突出呈现有图文、视频和H5专题的全媒体专栏“暖心”,设有“互动”“暖讯”等栏目,每天更新。PC端的“暖闻周刊”适配移动端,通过中国青年报官微、移动浏览器就可进入。在“冰点暖闻”客户端,则设有暖闻频道。《暖闻周刊》探索网报跨部门融合的新运行机制,由《暖闻周刊》项目组负责运营。

在线故事版的定位,是报道互联网领域的热点事件、热点人物,以及被互联网改变的生活方式。圈里圈外版是一个基于“朋友圈”的版面,成为从社会学角度研究朋友圈话题的样本,在后来的操作实践中,关注范围逐步拓展为互联网人际。青年之声版,做青年关心的话题,服务青年成长,维护青年权益,利用媒体的优势给青年实际的帮助。

在前期的项目讨论阶段,项目组碰撞出一些新的栏目。比如“GOOD NEWS”就是一个优质专栏,每期刊发一个在社交网络上转载量较大、具有普遍关注度的温暖故事。作者看到的可能是一段视频,也可能是一个新闻,需要做的是把这个故事讲得有个性、有人情味儿。如《他为无家可归者造了一辆“睡眠巴士”》《这间餐厅提供选择“二次人生”的菜单》《穿越70年的爱心接力》《如果那时候我也收到过这样一封信就好了》等,每一篇都称得上精彩。这个栏目一直在持续,也是《暖闻周刊》最稳定、反馈最好的一个专栏。

再如“一周暖闻”栏目,精选四条国内外近期发生的触动我们情感的新闻事件,并作出评论。这是一个很好操作也很难操作的栏目。说它好操作,是因为体例是固定的,看起来并不难。说它不好操作,是因为这样的栏目操作时间久了,选题难免会重复,各种拾金不昧、好人好事、残疾老师的坚持、老年人的温情等故事,不可避免地都来了,而且趋于同质化。这当然是编辑不愿意看到的。

暖新闻是一种什么气质的新闻

一位给中国青年报长期写稿的作者,在对《暖闻周刊》做了一段时间的文本分析后发文《比惨不是正能量》。一个盲人的马拉松,两肾彻底坏死还坚持上课的大学老师……作者直言,看到最近报纸集中刊登类似文章,有点不能理解。不是说身残志坚、热爱生活的故事不励志不感人,可是如果说起正能量,就是身残志坚、生离死别、抗灾抢险、舍身为国,就是人民教师一心扑在学生身上自己的孩子不认爹妈,这种对正能量的解读实在是太过狭隘,“弘扬正能量不应该沦为比惨大会”。

有段时间,编辑也经常会被问到《暖闻周刊》的定位,似乎很难避免进入“好人好事”“老弱病残”的怪圈。那么在具体操作上,我们应该传递什么气质的新闻?

首先需要清楚的是,传播正能量的暖新闻不是“鸡汤文”。关于正能量,科学的解释是:以真空能量为零,能量大于真空的物质为正,能量低于真空的物质为负。而理查德·怀斯曼在《正能量》一书中指出,正能量指的是一切予人向上和希望、促使人不断追求、让生活变得圆满幸福的动力和感情。网络上转载率很高、公众号上动辄就10万+的鸡汤文,的确柔软、温暖,但所有鸡汤的本质都只是暂时的安慰剂,在生活中对于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而理想的正能量新闻,应该是新闻中的主体和普通人一样都会遇到各种麻烦,在普通人都可能遇到的困局中,新闻中的当事人找到自己的解决方式,并且把这种力量传递出去,影响更多的人。

第二,传播正能量的暖新闻不是“悲惨世界再现”。拾荒老人、好人好事、身残志坚、苦中作乐,当然是值得颂扬的,但是过多地刊发这些新闻,只会让人觉得身处“悲惨世界”,实际上并没有跟读者建立起真正的情感连接。真正的情感连接应该是,新闻报道说的就是每个人正在经历的事,并没有距离太远,从情感上来说读者是去了解和认识新闻中的当事人,而不是去可怜他们。更重要的是,从这些事件和情绪中,我们传递怎样的精神面貌。

第三,传播正能量的暖新闻不应该是让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现实中的很多人,对正能量有一种本能的抗拒,他们可能并不清楚正能量的真正内涵,但是一提正能量这个词他们就反应过度了。正能量在“汉语盘点2013”中当选年度国内热词,但后来被多数80后、90后关在了门外。

实际上,正能量的外延很广。我们会讨论熊本熊,因为它本来就很暖;我们会讨论热播韩剧,因为它里面藏着很多暖元素;我们会讨论公众号“严肃八卦”,因为作者把娱乐新闻写得那么具有人情味儿;我们还会用图片讲一个漂亮的故事,二孩时代、带着女儿环游世界,都是既养眼又符合时代节奏的选题;《看,爷爷七十二变》讲的是给爷爷拍照的时尚摄影师,他把爷爷拍得那么时尚又可爱,难道不暖吗?这些,显然更符合人们的阅读品位和心理期待。

我们想要的正能量新闻,可以是洋气而呈现“大暖”气质的,它包括更好的生活方式,一种社会新职业的一天,涉及一种现象或事件的优质讨论,某一国家正在进行的对弱势群体的默默支持……不一而足。

让暖新闻回归新闻本位

问题变得简单了。人们需要接受那么多暖新闻吗?当然。他们不需要考虑接受,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他们正在经历的日常,但视角又高于日常。

《暖闻周刊》封面的“暖心”栏目,是每期《暖闻周刊》里分量最重的。其中一期《向上的生命线》讲述中央美术学院食堂服务员汪化画画的故事。汪化从未受过任何专业训练,出于内心驱动进行创作,最初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是“励志榜样”,如今人们叫她“素人艺术家”,公众显然更愿意接受后一种叫法。《一家五代灯塔守望者》聚焦“灯塔工”这一职业。100多年来许多灯塔工守卫着这片海域,叶家是最特殊的——五代男丁当过灯塔工。文章从77岁的爷爷讲到29岁的孙子,讲述这一家人的生活方式,他们是如何面对孤独的。故事的主角很平凡也很普通,故事的最终呈现却让人格外感动。

《暖闻周刊》正在回归一种更为真实的新闻视角,更关注普通人不被关注的一面,寻找他们自身蕴含的能量。专注于讲述故事里的人是如何面对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困境,不需要去刻意渲染,只需要还原它的本来面目,已经足够有力量。(作者为中国青年报文化副刊部负责人,《暖闻周刊》责任编辑)

参考文献:

①田智辉 赵璠:《〈赫芬顿邮报〉:互联网报纸的典范》,《中国报业》,2015年第3期

②【英】理查德·怀斯曼:《正能量》,湖南文艺出版社,2012年版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粗制滥造情怀耗尽 国产青春片何去何从?
   经历了近三年的井喷,题材泛滥、故事狗血、制作粗糙的青春片,终于在一片吐槽声中逐渐失去了关注热度,甚至被业内认定为一个注定失败的类型。国产青春片未来出路何在?
【详细】粗制滥造情怀耗尽 国产青春片何去何从?    经历了近三年的井喷,题材泛滥、故事狗血、制作粗糙的青春片,终于在一片吐槽声中逐渐失去了关注热度,甚至被业内认定为一个注定失败的类型。国产青春片未来出路何在? 【详细】

自媒体智能分发平台蜂起 内容争夺激烈
   如果说2015年是新闻客户端的高峰年,那么2016年各大网站掀起了自媒体智能分发平台的热潮。进入2016年以来,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各大网站、平台等对内容的争夺越来越激烈,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对内容创业者的影响如何?
【详细】自媒体智能分发平台蜂起 内容争夺激烈    如果说2015年是新闻客户端的高峰年,那么2016年各大网站掀起了自媒体智能分发平台的热潮。进入2016年以来,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各大网站、平台等对内容的争夺越来越激烈,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对内容创业者的影响如何?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