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复出版愈演愈烈 一个“福尔摩斯”三年出了580种

路艳霞

2016年11月08日08:25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一个“福尔摩斯”,三年出了580种

  中国版本图书馆近日公布了一组数据,根据2013年至2016年8月CIP数据统计显示,文学、哲学、军事、历史、古汉语启蒙、生物、林业类图书都有重复出版现象,文学类图书重复出版数量最多,占到80.40%。重复出版图书数量在不断增长,文学类图书由2013年、2014年的4000余种增至2015年的5000余种。古汉语启蒙和哲学类图书由2013年和2014年200余种,分别增至2015年的400余种和300余种。重复出版不算新鲜事,但是愈演愈烈,不能不引人忧虑。

  现象

  重版前十位全是名著

  中国版本图书馆研究人员杨育芬对“重复出版”如此解释:“同一作者的图书选题,图书功能、读者年龄相同或相似,每年重复出版多于10种的图书计入重复出版。”

  按照2013年至2016年8月CIP数据统计显示,《福尔摩斯探案集》拔得重复出版图书头筹,达580种。排进前10位的图书还包括:《唐诗》564种、《安徒生童话》555种、《三字经》538种、《格林童话》536种、《论语》529种、《西游记》525种、《红楼梦》492种、《水浒传》485种、《三国演义》484种。

  还有更多热门的重复出版图书,如《弟子规》《伊索寓言》《老人与海》《柳林风声》《朝花夕拾》《汤姆叔叔的小屋》等等。杨育芬补充说,其中翻译图书占比超过七成,共有90余种,占比71.54%,多数为进入公有领域的经典名著,主要包括童话、侦探小说、科幻小说、长篇小说等;中国本土图书不足三成,共有30余种,占比28.46%,多数为古典文学名著,少部分为当代文学名家名作。

  杨育芬介绍,哲学类重复出版的图书以中国先秦哲学的古文典籍为主,包括《论语》《道德经》《周易》《孟子》《庄子》《鬼谷子》。此外,还包括明代洪应明著的《菜根谭》。

  来自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监控数据,从另一个角度印证重复出版的图书数量惊人。今年1至9月,目前在售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有1200多种,《红楼梦》有1600多种,《三国演义》有1300多种,《西游记》有1600多种。

  热点

  追逐刚进公版期的名家

  按照杨育芬的统计,近几年参与重复出版的出版单位多达400余家,有的单位出版的重复出版物多达700余种。也就是说,全国580余家出版单位,绝大多数都会参与重复出版。

  重复出版热度在上升,记者同样感同身受。一家知名图书公司今年9月以来发送的新书资讯,涉及几十种图书,但皆为进入公版期的中外图书,而且不少都是重复出版几率高的图书,自家原创图书竟无一本。

  重复出版愈演愈烈,更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关注。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周绚隆分析,这些年放开书号后,大量民营公司凭借其经营的灵活性,从生存困难的出版社买来书号,这为重复出版提供了巨大空间和可能性。此外,图书馆馆配、农家书屋等地方采购项目,也为有渠道、有关系的地方出版社做重复出版提供了机会。据他了解,“有些省馆配图书,中标时列的是人文社图书,但等到进书的时候,就换成其他出版社的图书了。”

  开卷信息技术公司研究咨询部经理杨毅认为,这些重复出版的图书,大都是公版图书,而且都是知名度高的名著,既没有版权上的法律风险,也无需花费推广成本。同时,这类图书大多是学校的推荐教辅读物,因此出版机构愈发趋之若鹜推出这类书。

  重复出版图书多了,做原创出版的却变得越来越小心。原漓江出版社副总编辑庞俭克坦言,一线作家本身数量有限,他们对版税、印数要求又很高,动辄要求几十万册的印量,不少出版社干脆就不争这个市场了。与此同时,挖掘新人、做原创新书不仅成本高,市场风险也高,一些出版社已不敢轻易冒险。

  正因如此,紧盯刚刚进入公版期的名家,日益成为新的竞争点。比如今年8月底,老舍作品版权进入公版期;明年5月,周作人作品也将进入公版期。庞俭克预言,“如果不出所料,明年我们将会见到大量老舍、周作人作品现身。”据开卷信息技术公司披露的数字,老舍的《骆驼祥子》今年以来已新增30个品种,远高于往年。

  市场

  劣质重版书泛滥该管治了

  不可否认,大量重复出版图书的出现,一方面会造成图书市场鱼龙混杂,给读者选书带来困扰;另一方面,低质图书充斥市场,更对那些精耕细作的出版社不公平。

  “福尔摩斯”的粉丝都清楚,最受认可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版本出自群众出版社。《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责任编辑张晔说,这是群众出版社的镇社之宝,历经数代出版人和译者的努力,才有了迄今180万套的销量。

  早在1958年,群众出版社就推出了四部“福尔摩斯”长篇小说。时至1978年,出版社重新组建后,《福尔摩斯探案选》曾作为内部刊物风行一时,当时需凭票购买,一度一票难求。1981年,《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正式出版,该版本由11位权威译者翻译完成。前年,群众出版社又在1991年修订版的基础上重新修订,耗时两年多,对错译漏译、标点不当等一一改正。张晔说:“截至目前,全集已重印39次,是所有版本中重印次数最多的。”然而,其他出版社推出的各种“福尔摩斯”版本,最差的一年也能出个5000套,好的也卖出了上万套,但其中有不少译文不精当、编辑不严谨的版本。

  面对重复出版热潮,周绚隆充满了忧虑。他认为,国内出版社的类型定位过于雷同,放开书号也加剧了无序竞争状态。他因此建议,“书号总量还是应该控制,这样可以逼着行业进行洗牌、调整。”而接下来,出版社结构调整还需到位,才会真正遏制一味追求重复出版的现象。

  业内人士更呼吁,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追求文化担当更是出版社的责任。庞俭克说,他曾向作家王树增约稿,王树增表示之所以将《长征》书稿交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最关键的原因正是因为这家出版社有文化担当。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戳破"10万+"泡沫 自媒体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这个平均每100个网民就有一个微信公众号的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10万+”的光环再加上一波高过一波的估值,自媒体在资本和市场的热捧下水涨船高。
【详细】戳破"10万+"泡沫 自媒体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这个平均每100个网民就有一个微信公众号的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10万+”的光环再加上一波高过一波的估值,自媒体在资本和市场的热捧下水涨船高。 【详细】

粗制滥造情怀耗尽 国产青春片何去何从?
   经历了近三年的井喷,题材泛滥、故事狗血、制作粗糙的青春片,终于在一片吐槽声中逐渐失去了关注热度,甚至被业内认定为一个注定失败的类型。国产青春片未来出路何在?
【详细】粗制滥造情怀耗尽 国产青春片何去何从?    经历了近三年的井喷,题材泛滥、故事狗血、制作粗糙的青春片,终于在一片吐槽声中逐渐失去了关注热度,甚至被业内认定为一个注定失败的类型。国产青春片未来出路何在?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