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时代让阅读更有趣 创新为传统阅读"续命"

2016年12月13日06:5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开创一个崭新的阅读时代(青春派·年轻人如何阅读③)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今年发布的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18至29周岁群体的手机阅读接触率最高,达到89.6%,“微信”成为手机阅读接触者的首选,此外,“看手机小说”和“阅读手机报”的比例也不低。

  移动互联时代,阅读方式正经历着革命性变化,成长于移动互联时代的年轻人,最先感受到这场变革的深刻影响。

  “变革”,总会有阵痛伴随,阅读方式的变革也不例外。手机、电脑成为人群获取知识的便利途径,但也让知识成为了碎片,“碎片化阅读”“浅阅读”等时代阅读症候会不会使年轻人失去阅读的“本真”?年轻人在这场变革中如何探寻合适的阅读方式?本期,我们来关注年轻人的阅读方式,寻找有吸引力的阅读生活。

  新媒体让阅读更有趣

  周一早高峰,365路公交车在北京中关村大街上走走停停,小贾掏出手机,插上耳机,点开一个听书软件,堵车带来的烦躁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上下班路上我都会用这款软件听书,最近听的是蒋勋的《孤独六讲》。在川流不息的车流里,他的声音给我很大的慰藉。”小贾说。在听书软件普及前,小贾通常会听音乐,而现在她有了新的选择。“每天都要花大量时间看电脑,看手机,眼睛实在太累了。在公交车上就只想闭上眼睛,用耳朵听一会儿书,放松一下。”小贾说。

  “喜马拉雅FM”“蜻蜓听书”“懒人听书”……近两年,一批可以听书的软件在移动客户端大量涌现,这种解放双眼的阅读方式吸引了不少人,很多年轻人从“边走边看”的“低头族”转变成“边走边听”的“听书族”。

  “听书”也促使一些传统出版社开始调整出版结构,打造有声读物。不久前,《读库》杂志社与上海电影译制厂老艺术家们合作推出的《城南旧事》《童年与故乡》等一系列有声书籍就受到不少年轻人欢迎。“当熟悉的故事被温暖的声音讲述出来,我特别感动。”一位书迷说。

  与单纯借助声音的有声书相比,微信公众号作为一种新媒体则具有更多元的阅读功能。结合了文字、图片、视频、声音、动画等形式的推送文章给人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多维感官享受,深受年轻人的追捧。

  11月22日,二十四节气的“小雪”。晚上10点,在北京某公关公司上班的华涛加完班回到家,简单洗漱一下,关上房间的灯,摸黑爬上床,点开“为你读诗”。丝竹声声萦绕在房间,伴随着音乐,独立音乐人陈鸿宇一句句念出诗人洛夫的作品——《今日小雪》。每晚听诗入眠已经成为华涛的习惯,“安静的夜里,听着美妙的音乐和诗句,仿佛从繁忙的生活中抽离了,到了另一个世界。”听完诗,华涛还会浏览一下微信“诗歌互动”和文末的网友留言,素不相识的人们在这里借着诗句互诉着冬日的温暖:“今日小雪,冷是冷了些。如果无酒,又无火炉,就请把这些诗拿去,焚而取暖。”

  两年前,一个好友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了“为你读诗”推送的北岛诗歌——《语言》,华涛被这种新颖的读诗方式吸引了,在学校时就喜欢读诗写诗的他从此加入了新媒体时代的读诗大军。有人认为这个时代诗歌已死,华涛却觉得,“只要有爱诗的人,诗歌就不会远去。这不,新媒体正以前所未有的传播方式,继续打动着那些敏感的心灵。”

  创新为传统阅读“续命”

  数字化阅读如火如荼,还是有不少人钟爱传统阅读,他们尝试各种创新,为传统阅读“续命”。

  “就我自己的创作来说,我的小说几乎都是写挣扎的,写的时候我脑子里经常出来一个画面。”在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会议室,80后作家蔡东正在分享自己创作《我想要的一天》的心路历程。赵天成和其他十几位同学围坐在长条桌边,准备在作家发言后就这部小说发表自己的评论。

  每隔一段时间,这里就会举行一次针对当下文学作品的阅读交流活动,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杨庆祥老师把活动命名为“联合文学课堂”,旨在“关注当下写作,建构有效阅读”。

  这已经是赵天成参加的第十二次联合文学课堂了,每次活动前他都要深入阅读作家作品,查阅大量相关资料,把自己对作品的感受、顾虑与期待条分缕析,带到联合文学课堂,与现场的作家、老师及青年学生们分享。“我想从蔡东的创作心理开始谈起。”在作家分享完后,赵天成发言,开始了自己的评论。

  “这个课堂深刻地影响了我的阅读生活!”赵天成说,一种“倒逼机制”,迫使青年学生去关注并阅读当下的文学作品,并且发表个人独到的见解。“去图书馆翻各种期刊艰难地选择作品,遇到好作品时激动不已,见面时一起吐槽交流,写评论时青灯黄卷乐此不疲……对于我们这些渴望知识和思想的年轻人来说,这会是一段难忘的历程。”赵天成说。

  通过微信公众号,他们的讨论成果被推送给更多的人,在网络上呼朋引伴。“我们追求的便是与无数远方的同路人联合起来,在阅读和思考中为我们这一代人发声。”赵天成说。

  数字化阅读会取代书籍吗

  数字化阅读会全面取代纸质阅读吗?会不会像纸质书取代简牍那样一统天下?“碎片化”阅读会不会让深阅读消亡,进而使我们走向浅薄?近年来,围绕传统与现代、未来的阅读方式变化争论不断。但无论如何,阅读方式的变化,正在发生。

  有人认为,看到“碎片化”阅读的弊端,便对数字化阅读全盘否定,未免操之过急。历史上,对阅读方式变革的恐慌其实早已有之。唐宋之际,基于印刷术的普及,知识传播方式就发生了“唐宋变革”。与抄本时代相比,刻本时代迅速、低成本的知识传播方式也引起了人们的恐慌。朱熹在《朱子语类》谈到读书时曾说,“今缘文字印本,人不著心读。汉时诸儒以经相授,只是暗诵,所以记得牢。”他担忧的是书籍变得容易获取,人们便不再用心记诵了。但印刷术的出现并未摧毁读书人的知识体系,反倒推进了整个人类的文明进程。

  网络时代,知识传播方式发生了继印刷术之后的又一次巨大变革。由此产生的对“碎片化”阅读、“浅阅读”的恐慌和担忧实属正常,虽然不能否认其弊端,但也大可不必杞人忧天。尽管实体书将死的言论流传已久,其实在网络时代,传统阅读并非无立足之地,一项调查显示,近六成的受访者更倾向于“拿一本纸质图书阅读”,市场数据也显示,2015年全国图书零售市场比2014年增长了12.8%。现在就断言传统阅读方式将死,或许为时尚早,而新媒体下新的阅读方式,则确确实实给人们带来了更多选择。

  其实,无论传统阅读还是新兴的数字化阅读,在真正有心读书的年轻人那里,都会成为一种“开卷有益”的阅读方式。有人认为,不同的阅读方式会带来不同的阅读体验,只要能带来心灵的愉悦,多些选择有何不可?在这样一个崭新的阅读时代,没有人可以明确预知未来的阅读会走向何方。真正需要做的,是为年轻人完善和引导正在发展中的数字化阅读,鼓励年轻人去探索更多新鲜有益的阅读方式,同时相信他们有能力开创属于他们的阅读生活,那会是一个新世界。(马铭雪 李昌禹)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迎第十七个记者节 看优秀新闻人炼成记
   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评选日前正式揭晓,在第十七个记者节来临之际,让我们走近这些中国最高新闻奖项获得者,通过数据和事迹,为您揭秘优秀新闻人修炼之路。
【详细】迎第十七个记者节 看优秀新闻人炼成记    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评选日前正式揭晓,在第十七个记者节来临之际,让我们走近这些中国最高新闻奖项获得者,通过数据和事迹,为您揭秘优秀新闻人修炼之路。 【详细】

戳破"10万+"泡沫 自媒体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这个平均每100个网民就有一个微信公众号的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10万+”的光环再加上一波高过一波的估值,自媒体在资本和市场的热捧下水涨船高。
【详细】戳破"10万+"泡沫 自媒体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这个平均每100个网民就有一个微信公众号的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10万+”的光环再加上一波高过一波的估值,自媒体在资本和市场的热捧下水涨船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