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再引争议 张艺谋:板砖拍得我都习惯了

2016年12月18日07:48  来源:华商报
 
原标题:张艺谋:板砖拍得我都习惯了 但我对自己有自信

  《长城》是中国与美国深度合作的第一部超级大片,上映两日票房超过三亿。而随着票房飘红,影评人的板砖也毫不意外地袭来。张艺谋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已经预见被批评,言辞间流露出无奈。他为拍这部电影做了什么?还是让张艺谋自己来解读吧,或许能打开观众心中的那些问号。

  焦点1:中国元素

  《长城》不只是拍给中国人看的,中国符号不能放太多

  问:《长城》是第一部中美深度合作的超级大片,也是一部承载了中国文化海外传播意义的电影。您如何把中国元素镶嵌进一部相当美国化的电影?

  张艺谋:这个项目是美国人喜欢的类型,他们用非常商业化的方式把这个剧本开发了7年,转到了我这里,他们也很忐忑,因为他们觉得我这样的导演是不会接这样的东西的。但是我看中的是这里面有空间,它的故事设定比较有意思,比如长城、饕餮、火药、秘密部队……具有中国特色的元素都在。另外我希望它不纯粹是一部好莱坞大片。既然你们找中国导演、中国故事,我就希望得到1+1的效果——好莱坞大片的模式加上中国元素和张艺谋——这样我才能有创作激情。

  问:中美观众的需求是不一样的,东西两种文化的结合实现起来困难吗?

  张艺谋:做起来很难,就是要因势利导、借水行船,顺着故事的结构去进行调整。这部电影不只是拍给中国人看的,是拍给全世界人看的一个大片,美方一直提醒我要注意这个,他们怕我矫枉过正,拍成了纯中国电影。所以放进去的文化符号、文化元素是适可而止的,而且必须非常清晰易懂,不能野心太大、放太多,不能自己还没想好就放进去,否则就会引起混乱,这种混乱会破坏大片本体的姿态,让它变得不伦不类,这样你的初衷就没有了。

  焦点2:奥运会式“团体操”

  中国很多文化人可能会骂我,但观众喜欢就保留

  问:这是一个关于如何讲故事和如何进行文化传播的方法论问题。

  张艺谋:其实我们讲文化自信、对世界讲好中国故事,都必须要有方法。时机来了,如果方法不对,就会流产。《长城》拍完后,我都预见国内可能会有人说这样的文化信息表达太肤浅了,老一套了,或者太庸俗了,会有很多指责和要求,我觉得这都是一步到位的想法。但中国电影、中国文化走出去,不是能一步到位的事情,这个电影是一个试金石。你的品牌建立了,这条道路就通畅了。

  问:你把故事简化了,价值观也压缩到核心,传递很简单的理念,就是信任。是为了让外国人易懂吗?

  张艺谋:外国观众跟我们隔阂很大,他们跟我们不在一个文化话语体系。这就是一个标准的工业化产品,所以这也是我做的一个很难做的工作,不是简化,我觉得是浓缩。故事触及的层面还不完全是信任,也有牺牲。同时还有中国人在长城上的技术、古代科技的发达、兵法的智慧。这些元素要放进去其实是挺难的。包括那个葬礼都是我力争才保留下来的。美国人看这个情节无感,几次要拿掉,但对中国人来说这是一种仪式感,是一种精神,是在长城上守边关的家国情怀。我们后来在映前测试上专门就这个问题问过国外观众,结果他们很喜欢,说这就是张艺谋的风格,像奥运会。我觉得就这一点,中国很多文化人可能会骂我,觉得你又来这一套。但是观众喜欢,我们就留下来。所以把中国元素加进好莱坞大片,不是纸上谈兵的事,是用很多努力去保住的。

  焦点3:景甜的人设

  女英雄影响了美国英雄,撼动重男轻女价值观

  问:美国的片方看中的是什么?是马特·达蒙的角色表现的个人英雄主义吗?

  张艺谋:那是他们的叙事套路,他们不会去考虑你的文化,而是按照他们的套路去拍一个东西,保证能卖钱。对那个套路稍微有点陌生的,他们就会本能地排斥。

  问:但作为中方,我们一般在中美合拍的过程中会强调中国文化和价值观的输出。

  张艺谋:我觉得这个诉求在《长城》中其实体现得最好,因为是我们的价值观影响了马特·达蒙。首先,雇佣兵身份的设定就等于他没有价值观。第一次战斗中,我们给了马特·达蒙好几个近景来表现他脸上的震惊,他原来觉得女人在战争中干什么?结果发现女人在战斗中做了最危险的事,一去不复还的战争方式,那么惨烈的战斗,这对于欧洲当时重男轻女的价值观是一种撼动。电影里有很多这样的点,我觉得这个价值观慢慢影响了他。后来我们做观众测试的时候发现外国观众特别喜欢这个女英雄,因为他们没见过一个女英雄这么勇敢,对他们来说既新鲜、刺激,又过瘾。

  这个英雄不是简单建立的,而是我们要通过这个英雄去影响你,牺牲、信任、战争的意义影响了你,你为火药而来,最后你不拿火药,你没有表现出贪婪。这个价值观在这个故事中很强。我自己认为这是最可贵的一点。

  焦点4:打怪兽

  将怪兽加进寓意,美国人起初不以为然

  问:电影里景甜有一句台词,意思是说她对外面的世界了解不多,听说人类的贪念比饕餮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一个隐喻吗?

  张艺谋:对。美国片方之前对怪兽的设置就是一个单纯的怪兽,贪婪这个意义是我后来加上去的。我查了相关的资料,也查了《山海经》,饕餮过去在中国有贪婪的寓意,我就跟美国人说我们一定要把这个意义放进去,这是一种警示作用。他们一开始不以为然,美国人觉得怪兽就是怪兽,吃人就是吃人。而要加上这个意义,剧本就不是修改一个点,而是好多点,他们就觉得累了,他们觉得这个故事变得太中国了。后来我跟编剧讨论了好多次,最后保存了这些信息,我觉得相当来之不易。

  问:您认为《长城》在中国的票房会在全球票房中处于什么位置?

  张艺谋:中国票房最少占全球票房2/5吧,美国片方也许期待值更高。但其实对我自己的作品还真不敢存那么多期待。这样一个中国风的大片在中国是不是一定是赢,真不好说。

  焦点5:拍板砖

  如果《聂隐娘》是我拍的,早就被骂死了

  问:美国很多科幻大片轻而易举就打败了国产现实主义影片。观众到电影院究竟是想看现实的生活,还是想看一个电影工业制造的梦?

  张艺谋:我自己觉得还是分类型。如果是电影节类型,就是那些文艺片,走高大上路线,当然你越深刻越好,你让人死去活来虐心死了,你越得奖;但如果我们今天讨论的是工业系统、主流院线最大众化的传播体系的电影,国内很多电影人就觉得太肤浅了,不屑于去做,所以这部分都让给美国人了。但是你知道美国人这几十年就靠这类电影,把多少他们的价值观输入进来影响了我们的年轻人。他们很成功,而我们始终不屑。

  我觉得好像我们对自己的电影评判标准都是特别严苛的,但对人家的电影,我们又用的是另一套评判标准,好像都能理解了,都能换位思考了。这就是典型的双重标准,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是我特别明显的感觉。对外来的电影,我们全都理解,我们全在讲梦、讲童真;对自己的东西,马上就亮出非常犀利的宝剑,让你体无完肤。说到底,我们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艺术家,不爱惜自己的创作。我就开玩笑说,如果《聂隐娘》是我拍的,早就被骂死了。

  问:从业这么多年,您有觉得委屈的时候吗?

  张艺谋:真没有什么委屈,这么多年板砖拍得我都习惯了。但我对自己有自信。我觉得如果它成功,尤其在海外成功,真的是很有意义的。至于国内一些人怎么看,能不能达到他们的标准,他们会不会又拍砖……对于这些问题,我当然很无奈,但我也不想去反驳,因为从来就是这样。 (刘阳)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迎第十七个记者节 看优秀新闻人炼成记
   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评选日前正式揭晓,在第十七个记者节来临之际,让我们走近这些中国最高新闻奖项获得者,通过数据和事迹,为您揭秘优秀新闻人修炼之路。
【详细】迎第十七个记者节 看优秀新闻人炼成记    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评选日前正式揭晓,在第十七个记者节来临之际,让我们走近这些中国最高新闻奖项获得者,通过数据和事迹,为您揭秘优秀新闻人修炼之路。 【详细】

戳破"10万+"泡沫 自媒体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这个平均每100个网民就有一个微信公众号的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10万+”的光环再加上一波高过一波的估值,自媒体在资本和市场的热捧下水涨船高。
【详细】戳破"10万+"泡沫 自媒体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这个平均每100个网民就有一个微信公众号的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10万+”的光环再加上一波高过一波的估值,自媒体在资本和市场的热捧下水涨船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