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文本之“真”与娱乐之“秀”的冲突与调和

——以《跟着贝尔去冒险》《我们的法则》为例

梁成英

2016年12月20日13:20  来源:视听
 

摘要: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作为一种新的节目类型,其特点是惊险、刺激、挑战与趣味并存。然而其面临的困境在于:为表现丛林探险求生的真实、刺激与冒险,制作团队必须加强节目文本的专业性和真实性;为保证收视率又必须使节目内容娱乐化。当前,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文本之“真”与娱乐之“秀”的冲突与调和少有人研究。从符号学伴随文本理论视域出发对丛林探险类节目的文本及伴随文本进行考察,对比分析《跟着贝尔去冒险》和《我们的法则》两档真人秀节目在伴随文本因素的控制与把握,可以探索出收视差距背后更深层的社会文化原因,从而为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在中国综艺市场“冒险”提供一些启示。

关键词:丛林探险;真人秀;符号学;伴随文本

作为一种新的真人秀节目类型,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于2015年在市场上崭露头角,其与户外真人秀节目的区别主要在于选手们要真正进入丛林或荒岛中展开长期生活,寻找食物并学会野外生存技能。与户外真人秀相比,丛林探险类节目几乎无台本,拍摄中突发状况多,拍摄难度大,对参与者的身体素质要求高,节目内容充满刺激、惊险与未知。《跟着贝尔去冒险》和《我们的法则》是上海东方卫视和安徽卫视同年重磅推出的两档丛林探险节目,但收视情况、市场反应、业内评价却呈现出鲜明的对比。在上海卫视2015年晚间栏目平均收视排名(CSM50 4+)中,《跟着贝尔去冒险》以0.484的收视率和2.278的市场份额排名在23位。①而《我们的法则》节目开播当晚首播收视率破1,CSM35中心城数据为1.226,大晚间收视排名卫视前三,节目正片网络上线13小时总播放量达到1000万。②本文尝试运用符号学伴随文本理论分析两档节目收视悬殊的原因,探讨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在面临文本之“真”与娱乐之“秀”的冲突时如何走出困境。

一、伴随文本理论下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的困境

符号是携带意义的感知,任何符号只要能表达意义就可以称为一个符号文本。符号文本的产生脱离不了主客观环境。因此符号文本必然携带着大量社会约定和联系,这些约定和联系往往并不显现于文本之中,而只是被文本“顺便”携带着。伴随着符号文本一道发送给接受者的附加因素便是伴随文本。③

任何符号文本都是依靠伴随文本的支撑才成为文本的,如果没有伴随文本,文本便被悬置于真空中,与接受者形成区隔使其难以对文本进行有效解码。真人秀节目作为一个文本,其生产、传播的过程必然携带了大量伴随文本因素,正是这些伴随文本因素的存在才使得真人秀节目作为一个符号文本能够顺利完成表意过程。

(一)型文本的定位困境

型文本是文本线性框架因素的一部分,是指文本所从属的集群。最明显、最大规模的型文本范畴是体裁,体裁作为文本程式化的媒介,将媒介固定在模式之中,并作为表意与解释的基本程式而出现。④真人秀节目作为一种体裁,其本质要求人们将其视为一种娱乐化的节目解读,它与纪录片的根本区别在于“秀”,是一种娱乐化收视。丛林探险类节目作为真人秀节目的一类,体裁规定了此类真人秀节目依然是以收视率为主要目标,是一种探险经历的秀,本质还在于参赛者生活经历的展示。因此探险并非真的探险,其根本在于通过探险丛林、荒岛,以参赛者的生存行动、表演行为来吸引受众,趣味性和娱乐性仍然是吸引受众注意力的关键。

然而目前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正陷于定位困境中,无论是《跟着贝尔去冒险》还是《我们的法则》都在节目专业性与娱乐化的定位中摇摆不定,相比之下,后者在调和节目文本的真实性、专业性与娱乐化的冲突上更为成功。

《跟着贝尔去冒险》以探索纪实真人秀为节目理念,由美国《荒野求生》制作团队主导拍摄,带有明显的纪实性色彩,节目风格缺乏趣味性,记录和专业性的展示更为浓厚。制作团队在拍摄上全方位记录,后期处理上继承了好莱坞式的剪辑风格,强调线性、紧凑和速度,缺乏趣味性的展示,节目整体突出了刺激、惊险和专业。节目中多次出现贝尔为参与明星讲解人处于体能衰竭时候如何自救,如何在丛林里捕猎觅食以及传授生吃蚯蚓老鼠、攀岩技能等行为。然而节目定位在于《跟着贝尔去冒险》,不是“跟着贝尔去求生”,定位的不明晰让观众对体裁的期待与节目现实产生了冲突,节目更像是一部纪录片而不是真人秀,真人秀节目的趣味性和人的“秀”荡然无存。因此《跟着贝尔去冒险》的文本之“真”挤压了人的“秀”。

《我们的法则》节目是定位于明星成长的真人秀节目。通过将明星带入丛林、海岛中生存,记录明星们矛盾、迷茫、成长的故事。节目开始便引用中国神话,将明星们描述为被贬到凡间的神仙,他们需要按照《山海经》中的神话故事去寻找相应的物品,或者完成相应的任务才能恢复神能力,并获得“神”的称号。这种称号在节目中体现为熊黛林因为抓鸡能力突出而升为“抓鸡女神”,李亚鹏海底捕猎能力升级被称为“海神”。每一称号背后都是一段有趣的小故事。将节目定位为一种基于人的秀,关注人在节目中的趣味表现、明星作为个人在丛林里知识阅历的增长以及团队之间信任合作的增强。娱乐化多于专业化。尽管在节目中也多次科普丛林生存知识,但大都采用画面字幕小贴士的方式展示或用当地人、参与明星的讲解来实现,这种知识性、专业性的内容在每期节目中占有极小的篇幅,节目文本之真退居到娱乐秀的后面,在体裁期待上,《我们的法则》更符合真人秀这个型文本,也体现出真人秀的本质在于秀。

(二)前文本的过度倚重

在文本生成过程中,各种因素留下的痕迹称为生成性伴随文本。生成性伴随文本包括前文本和同时文本。前文本指的是文本产生前先前的文本对其产生的影响,包括文本之前的全部文化史。⑤一档真人秀节目的前文本包括此类型的节目类型文本、引进的原版节目模式。同时文本是指在文本产生的同时出现的影响因素,通常前文本包括同时文本。

《跟着贝尔去冒险》作为一档上海东方卫视与《荒野求生》原制作团队共同打造的真人秀节目,其最大的前文本便是《荒野求生》。自2006年7月推出以来,《荒野求生》一直维持着惊人的收视率,以实用性、专业性、刺激性和观赏性在全球赢得大量粉丝,在全球各地掀起了一股“生存”狂潮。⑥前文本的成功为新文本步入综艺市场积攒了人气与收视期望,在《跟着贝尔去冒险》开播前的宣传中都大打《荒野求生》中国版旗号,借力贝尔的知名度进行前期宣传。《我们的法则》的前文本是韩国SBS电视台的《金炳万的丛林法则》,原版节目于2011年推出,在韩国该节目的收视率也一直稳居前列,并连续获得了第46届休斯敦国际电影节纪录片金奖、第六届SBS演艺大赏最优秀节目奖。在节目播出历史上,《荒野求生》作为最早的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之一,在历史积淀、全球知名度上《金炳万的丛林法则》不及前者。

前文本的有效利用固然可以在节目播出之际进行有力的宣传造势,对于吸引受众的注意力、提高节目知名度具有重要作用,但前文本的作用并非万能,关键还在于现有文本的编码与发送,前文本由于历史、时间、收视习惯等差异在当前文本的表意过程中只能起到辅助作用,若过度偏重前文本的编码,便会造成伴随文本失衡,使得节目宣传空有噱头而无实质内容。《跟着贝尔去冒险》的前期宣传便是一种过度倚重前文本的宣传策略,将宣传重点聚焦于前文本《荒野求生》中丛林历险的专业技能、专业纪实团队以及贝尔,缺乏对文本内容特色的宣传,这种宣传使得节目宣传“雷声大雨点小”,观众前期赋予的高度期待也会很快消失。相比之下,《我们的法则》在节目开播之际则将重点放在参与明星、节目内容的宣传上,对于前文本《金炳万的丛林法则》以及金炳万本人只是略微带过,这种偏重于现有文本的宣传策略更能有效地将受众吸引到节目内容本身上,而不是文本的表面影响因素。这种宣传策略的平衡在《我们的法则》的收视率中可见一斑,每期网络点击量都超越了《跟着贝尔去冒险》。

(三)元文本的失控

在文本生成后产生的新的伴随文本称为解释性伴随文本,这些文本只能在解释文本时起作用。解释性伴随文本中最重要的一类便是元文本。元文本是“关于文本的文本”,是此文本生成后被接受之前所出现的评价,包括有关此作品及其作者的新闻、评论、八卦、传闻、指责、道德或政治标签等。⑦在“眼球经济”时代,元文本是文本吸引接收者注意力、占领媒介渠道的主要方式,符号文本的信息发送者会有意识地去运用元文本来引导接受者解码信息。

一档真人秀节目除了在开播之前会进行大力宣传外,在每一期节目以及节目播出时都会产生大量的元文本,这些元文本有些是节目制作团队有意识生成传播的,有些则是网友或明星的粉丝自发产生的。大量元文本的出现不仅浸没了文本原有的解释语境,还会对符号文本的意义解释起着引导、强化或弱化等作用。贝尔的野外生存计划要求明星们回到原始生活,生吃蚯蚓、穿越瀑布、吃老鼠、喝尿液等,这类行为常使明星们崩溃,如韩雪哭着拒绝生吃蚯蚓、张丹峰含泪喝尿液等话题经常占据微博话题榜。这些元文本的产生在吸引人们关注明星们对丛林探险生存计划的排斥和不适应时虽有一定作用,但这种基于负面形象的文本所产生的元文本对于符号表意过程却是一把双刃剑,在围观该节目弱肉强食的大自然生存规则时,人们并未对该节目施予掌声,反而给出了不少批评的声音。“一帮娇生惯养的明星毁了这节目。”“大张伟神马玩意啊?居然说贝尔不如他?”类似的网友评论经常见于微博话题中。⑧

元文本虽可以辅助符号文本表意以及接受者解码,但是对于元文本的控制更为重要。一旦元文本走出符号文本发送者的控制之外,或者元文本与原文本形成较远区隔,便会歪曲或误导接受者对文本的解读。而在控制元文本方面,《我们的法则》的节目团队则更为成功。节目团队不仅在每周播出前在微博上刷起话题,还充分利用网络制造一个“话题全家桶”,与百度、微博、网易、天猫为首的互联网大品牌开展合作,对于互联网话题影响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样是以节目内容为宣传出发点,《我们的法则》则充分利用有趣的节目片段作为宣传聚焦点,避开专业性节目片段和栏目不确定性的挑战、生存技能普及,使得人们更容易接受,也可以让更多人参与到话题讨论。

二、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的困境与思考

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在进入市场时面临的一个根本悖论即:为表现丛林探险求生的真实、刺激与冒险,制作团队必须加强节目文本的专业性和真实性;为了收视率的保证又必须将宣传作为重点工作并使节目内容娱乐化。这种文本之“真”与娱乐之“秀”的冲突与调和是当前该类节目面临的主要挑战。从伴随文本理论审视该困境可以发现,型文本、副文本、元文本、前文本、深层伴随文本对于节目文本表意都有一定的影响,而与该困境联系最为紧密的是便是型文本的定位与元文本、副文本的宣传之间在面临市场时出现的矛盾。一方面真人秀这个型文本要求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的落脚点在于“秀”,通过一种“秀”的观赏来实现收视率和市场口碑的积聚,然而吸引观众来欣赏“秀”的关键还在于元文本的宣传造势以及副文本的有效引导。目前很多综艺节目团队在节目定位、宣传与制作时,常陷入元文本、副文本、型文本的把控失衡中,那些专业性极强的真人秀节目尤其如此。

2015年7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真人秀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真人秀节目摒弃“靠明星博收视”的错误认识,纠正单纯依赖明星的倾向,同时节目要根植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充分利用中华文化因素积极鼓励具有鲜明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原创节目模式。⑨综艺市场规范和重组意味着过去单独依靠元文本宣传、副文本造势的模式已经行不通,一味利用明星效应、刻意激化参与者之间的矛盾来吸引观众的方式已面临淘汰风险。在节目严重同质化的今天,真人秀节目突破重围的途径还在于创新组合节目文本以及伴随文本,协调平衡各式伴随文本因素。对于带有明显西方文化色彩的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来说,走出文本之真与娱乐之秀困境的出路还在于节目要在型文本上有明确定位,型文本的确定是一档节目进入市场的首要关键,在节目宣传时要把控好元文本、找准有效副文本,并使之贴合节目定位。此外,在深入统合各类伴随文本因素以及将伴随文本贴合节目文本的基础上,更要关注节目文本编码,注重深层伴随文本的作用,关注收视群体背后的文化认同与文化特征,唯有此,丛林探险类真人秀节目才能在中国综艺市场中探险成功。

注释:

①恒高传媒.2015年收视率最高的综艺节目排行榜浙江卫视包揽前四 [EB/OL].[2016-09-05].http://www.tvtv.hk/archives/2815.html.

②搜狐公众平台.安徽卫视《我们的法则》首播收视破一受赞[EB/OL].[2016-09-06].http://mt.sohu.com/20160613/n454083995.shtml.

③赵毅衡.论“伴随文本”——扩展“文本间性”的一种方式[J].文艺理论研究,2010(2).

④⑤⑦赵毅衡.符号学[M].江苏:南京大学出版社,2012.

⑥高慧峰.浅析户外真人秀的节目设计——以《幸存者》(《Survivor》)为例[J].东南传播,2014(9).

⑧澎湃新闻.是“跟着贝尔去冒险”,还是“贝尔带着八个宝宝去冒险”?[EB/DL].[2016-09-10].http://chuansong.me/n/1818551.

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总局《关于加强真人秀节目管理的通知》[DB/OL].[2016-09-11].http://www.sarft.gov.cn/art/2015/7/22/art_113_27532.html. 

(责编:石思嘉(实习)、宋心蕊)

推荐阅读

迎第十七个记者节 看优秀新闻人炼成记
   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评选日前正式揭晓,在第十七个记者节来临之际,让我们走近这些中国最高新闻奖项获得者,通过数据和事迹,为您揭秘优秀新闻人修炼之路。
【详细】迎第十七个记者节 看优秀新闻人炼成记    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评选日前正式揭晓,在第十七个记者节来临之际,让我们走近这些中国最高新闻奖项获得者,通过数据和事迹,为您揭秘优秀新闻人修炼之路。 【详细】

戳破"10万+"泡沫 自媒体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这个平均每100个网民就有一个微信公众号的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10万+”的光环再加上一波高过一波的估值,自媒体在资本和市场的热捧下水涨船高。
【详细】戳破"10万+"泡沫 自媒体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这个平均每100个网民就有一个微信公众号的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10万+”的光环再加上一波高过一波的估值,自媒体在资本和市场的热捧下水涨船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