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及其形成的意义(下)

杨保军

2016年12月28日16:35  
 

来源:西部学刊

摘要: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是在职业新闻共同体前提下着重空间范围的划定,它包含三个基本要素:全球范围,新闻领域,职业化的新闻从业者。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对人类新闻活动本身及新闻领域之外的其他社会活动都有着重要的意义,本文对此做出了比较全面系统的分析。

关键词:职业新闻共同体;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内部意义;外部意义

正像新闻的意义、价值主要在于面向社会一样,新闻共同体形成的意义也主要是对人类其他活动领域和人类整体的意义。作为手段性的社会领域,新闻领域对于人类其他社会领域的正常运行、健康发展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粗略地说,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对世界不同国家之间进一步的相互交流与理解,对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对人类多元文化之间更好的沟通交流,直至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整体形成,都会产生不可低估的正面意义和价值。下面,我就顺着这样从微观到宏观的思路,加以简明的阐释。

首先,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有利于全球不同地区、不同国家之间进一步的交流与相互理解。人所共知,新闻交流,对于现代社会来说,本身就是不同地区之间、国家之间、民族之间展开信息交流和相互了解的重要方式。如果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能够形成,必将使新闻在这些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和影响,产生更大的效果。

共同体的形成,如前所说,会使新闻领域内部的交流变得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有效,而这些内部的诸多“更加”,必然要体现在新闻传媒对不同国家社会领域、社会生活更加广泛、深入的关注和了解上,因为新闻指向的是社会事实,是要监测环境、守望社会的,不可能停留在新闻领域内部。因而,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将使世界各国新闻传媒及其职业新闻工作者更易于将本国的情况说明、解释、报道、传播给其他国家,同时,也更易于观察了解他国的情况,并将其说明、解释、报道、传播给本国社会大众。如此往来,如果能够成为常态的、普遍的活动,毫无疑问,会促进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会促进世界人民对整个世界的了解。

在全球化时代,任何一个国家(其实也包括其他各种可能的社会机构、组织、单位),都更需要向世界说明自己、解释自己、传播自己,同时,也更需要倾听他国的说明、解释和传播,从而在不同国家之间形成有效的交流互动。这样的交流互动当然不限于新闻范围也不限于新闻层次;但是,新闻自身的特征,①决定了它能使不同地区、国家、民族之间,以相对最快、最方便的方式了解到一些关于自身及他国的最新变动情况,这对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文艺、体育以及其他领域的决策安排及相应的行动,无疑都会带来一定的参考价值。在当今这样的全球化信息环境中,一个国家在处理国际国内比较重要的事务时,都得考虑到国际社会的真实反应和评价,正如有人所说,“在发达的传媒面前,任何一个国家在处理国内事务时已经不可能忽略国际社会的关注与影响”。[1]从道理上讲,如果能够形成全球新闻共同体,那么,共同体内部特有的相互信任和一致认同的工作原则,使得世界各国政府以及各种组织机构,更易通过新闻渠道获得比较真实全面客观的信息,这自然有利于各种国内国际事务正确、合理、恰当的处理。

人们不难在现实的新闻传播中看到,在很多国内国际事务中,由于复杂的利益关系以及不同新闻观念之间的差异,导致新闻领域常常成为重要的矛盾冲突领域。甚至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一些不够真实、客观、全面的新闻报道,更不要说那些心怀叵测的新闻,有可能对国家之间本可能的正常交往、交流造成障碍和损害。新闻话语权的争夺、舆论场的争夺、“口水战”的激烈,是全球新闻领域、舆论领域常见的现象,很多情况下,新闻之间的争斗、舆论之间的交恶,不仅激化了国家之间的矛盾,也造成了不同国家人民之间的敌视甚至仇恨。在如今的网络空间中,这种现象更是屡见不鲜,网民之间的相互攻击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如果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形成了,不同国家之间的职业新闻传媒之间、职业新闻工作者之间,拥有更多基本的新闻观念,认同更多新闻工作原则、标准与方式,那无疑将更有利于新闻信息的沟通,特别是更有利于比较真实、客观、全面、及时的新闻沟通。当然,不是说有了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就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了,就不会产生新闻冲突、舆论矛盾了,果真如此,我们也就太幼稚了。但不可否认的是,有了这样的共同体,如上所说,不仅全球新闻界内部更易于展开沟通和交流,也有利于使新闻界成为促进国际矛盾冲突解决的正面力量,而不是煽风点火或者火上浇油的帮凶。

如果我们再放开或抬高一点眼界,从人类整体利益角度观察,就会发现,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一定有利于世界各国以及各种国际组织对人类共同事务、整体利益的关注与处理。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有利于全球职业新闻传播界在某种特定的情形中,形成相对统一的行动,集中关注人类面对的共同问题,营造出普遍的全球性的舆论环境。事实上,人们看到,“人类已经进入‘地球村’时代,共同利益远大于彼此的分歧,地球人面对经济全球化及生态危机、核武器威胁、极端主义,真正成为风雨同舟、荣辱与共的共同体。”[2]今天的全球职业新闻传媒,已经开始关注人类面临的大量共同困境、危机、挑战与难题,诸如环境污染、气候变化、粮食短缺、武器控制、恐怖活动、流行疾病等等,全球新闻传媒已经以新闻方式呼吁各国政府、各种世界组织以及世界公民,关注这些事关人类整体生存发展的问题。如果共同体得以形成,我们相信,这样的“全球关注”会做得更好。但面对现实,不可否认的是,当下不同国家的新闻传媒,更多的是从本国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人类利益或全球利益出发,去关注报道这些事关人类整体利益的事实的。新闻传媒站在各自国家利益的立场上,以新闻方式展开相互的指责,新闻不仅没有成为国际社会展开有效交流的中介,反倒成了利益争斗中的“急先锋”。看来,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建构不仅必须,而且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当然,谁都知道,这里的根本不是新闻领域的问题,而是真正的“世界历史”进程还在起步阶段。

其次,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对全球化的加快演进具有更大、更强的促进作用。全球化,通俗点讲,就是人类天然多元化基础上的一体化过程,就是在全球人类各自相似的、分散的活动领域基础上逐步建构出共同的全球活动领域,就是让全球多元文化有机会能够相对比较平等地在人类或世界意义的舞台上互相交流、互相学习、共同演进发展,形成真正的作为“类的历史”或世界历史,逐步形成一幅人类共在、人类文化共在的弘大图景。

全球化不是当代开启的,而是相伴人类历史演进始终的活动,人类的演进过程,就是不断全球化的过程。狭义的全球化,一般认为开始于地理大发现时代,或者说西方(主要指欧洲)资本主义逐步产生扩张的时代;20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开启的新的全球化进程,为人类走向真正的共同体开辟了新的途径。在这一新的征程中,信息传播领域始终走在前沿阵地,为全球化发展做出了独特的贡献。信息领域或信息空间,本就是重要的全球化空间,正如今天的网络空间,已经是一个全球化空间,是一个全球互联互通的空间,世界各国及其全球民众已经活动在这样的空间之中,尽管其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矛盾和冲突、博弈与风险,但网络空间中的合作,网络空间共同体的形成,都在行进之中。作为以新闻信息生产传播为核心工作的全球新闻领域,同样对全球化的发展发挥着重要的先导性作用。如果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能够形成,我们相信,它对人类社会各个领域的全球化的加快演进必将产生更大、更强的促进作用。

就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与全球化的关系而言,我们可以这样说,如果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能够形成,那一定既是全球化的结果,同时又是全球化的表现。不同人类活动领域,要想形成或建构全球共同体,难易程度显然是不一样的。就人类既有经验事实来看,那些利益冲突相对较小的活动领域,那些意识形态色彩相对比较“清淡”的领域,也许更易形成全球共同体;相反,越是事关信念信仰、越是事关价值理念的精神领域,越是难以形成相互的理解和认同。既然有难易程度的差别,这就意味着,那些能够先行形成共同体的领域,应该以自己的方式帮助和促进那些比较艰难领域共同体的形成,如此,才能加快人类整体的全球化进程,加快人类整体作为共同体的形成。

新闻领域是个比较特殊的领域,就目前世界各国的现实来看,它是个意识形态色彩比较浓厚的领域,是一个“表达”利益冲突比较激烈的领域,世界各国特别是大国之间都在通过新闻领域展开激烈的话语权争夺(直接表现为新闻话语权的争夺),都想塑造各自国家、政府、人民直至领导人的良好形象,都想确立本民族、本国文化及其内涵价值观念的全球主导地位。因而,人们很容易看到,一旦世界上那个地区发生了具有全球性影响的事件,一旦国家之间有了矛盾冲突甚至战争,往往首先表现在新闻领域、新闻话语的交锋上,“战斗首先在媒介平台打响”几乎成为必然的现象,对当今这样的信息时代、“信息地球”来说,就更是如此了。因而,要想在新闻领域形成全球共同体,显然是非常艰难的。

但这只是事情的一个面相。如果从另一面相观察,人们也不难发现,新闻领域,由于其自身特有的“信息”根基特征,也是一个容易形成国际交流、全球交流的“前沿领域”,是一个容易形成及时、广泛、频繁交流的“敏感领域”。而且,即使是不同传媒之间因新闻报道产生矛盾冲突,实质上也是一种有效的交流方式,恰好能够真实呈现不同传媒的价值立场和新闻观念,当然还有背后的深层利益追求。新闻领域的如此特点,决定了在其内部场域,更易于比较快地形成全球范围内的交流局面;或者说,比起其他领域来,不同地区、不同国家的职业传媒领域、职业新闻工作者,更易感知到对方的存在,更易于认知对方的工作理念和工作方式,这至少从认识论角度看,有利于新闻共同体的形成。

如果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得以形成,它将对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能够带来什么样的作用和影响,产生什么样的意义呢? 

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过程,不仅标示着全球化本身的进展,同时也构成了人类其他社会领域全球化得以形成的重要动力。尽管经济领域是全球化的基础,政治领域是全球化的关键,文化领域是全球化的灵魂所在,但我们完全可以说,新闻领域是全球化的前沿,它不仅以自身特有的方式及时反映呈现全球化的进程,也在以自身特有的新闻方式促进各个领域全球化的进程,构成一种动力作用。不管人们如何在不同的历史环境中定义新闻,新闻的本质就是表征或再现事实,②就是一种特殊的事实信息,其基本的功能就是信息功能;正是新闻的这一本质和基本功能(本位功能),使得新闻(信息)能够成为人类社会各个领域中的“必需品”,发挥沟通上下左右的中介作用。如果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得以形成,新闻的这种功能作用,就能在人类社会的各个领域进一步全球化、世界化,从而对全球化进程产生更大的动能作用。

如前已经提及的,全球职业共同体的形成,有利于全球新闻界在事关人类生存、安全、发展等一些重大问题上,协调行动,以新闻方式,营造广泛的全球社会舆论,促进全球公民社会的形成,建构全球性公共领域。人类的命运需要人类共同关注。新闻关注的是整个世界的最新变化,向人们提供的是交流的有效方式,通过对新近发生的有意义有价值的事实的反映和报道,人们可以相互了解对方的最新实际情况;进一步说,新闻本身又可充当不同地区之间、国家之间、民族之间其他交流的中介和渠道。

再次,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对全球多元文化之间的相互交流,能够产生重要而直接的推动作用。新闻是对新近发生的事实的反映和报道。职业新闻主要关注的是发生在自然界、人类社会中的那些与公共兴趣、公共利益相关的突出现象、事实、事件,美国新闻社会学家迈克尔?舒德森在其《新闻社会学》一书给“新闻业”下定义时也说:“新闻业是生产和传播有关公共利益的重要事实信息的活动或实践。该活动由定期发布时事信息或评论的一组机构进行,它以真诚的态度为分散和匿名的受众呈现真相,从而获得公众的关注。”[3]13但是,新闻的眼光,并不是简单停留在新闻的层次上,任何新闻都来源于一定的历史语境、社会语境、文化语境、时代语境,所有的新闻,不管来自哪里,总体上都天然地带有一定的历史蕴涵、社会意味、文化韵味、时代气息;因而,通过新闻的任何交流,不只是简单直接的事实信息的交流,而是包含着历史气息、社会气息、文化气息、时代气息的交流。笼而统之地讲,所有层次主体间的新闻交流,同时也是一种精神交流、观念交流和文化交流。

基于这样的认知,我们以为,不同地区、不同国家之间的新闻交流,意义不再限于新闻范围和层次,而要上升到精神交流、观念交流、文化交流的层次。对于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来说,还没有足够的机会去直接观察体验他国文化的魅力与特征(这一点可能永远不可能),也许正是通过新闻天然所带有的文化气息、环境信息,来了解其他地区、其他国家的人民和文化的。因而,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如果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得以形成,那它不仅能够大大促进国际社会、全球范围的新闻交流,与此同时,它也就大大促进了不同文化、不同文明、不同国家人民之间的交流和相互理解。

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无疑可以创造更好的条件和环境,使得全球职业记者拥有更多更好的机会展开互相交流,使本土传媒能够把高质量的新闻报道传播出去,使非本土的职业新闻工作者有更多更好的机会深入到其他国家、社会的深部、细处展开新闻工作。毫无疑问,越是来自社会深处、细处的新闻,越是具有社会气息、文化气息和真实的生活气息与时代气息,如果这样的新闻能够越来越多地进入国际传播、全球传播渠道和平台,那一定自然有利于全球范围内的文化交流、文明交流。

人类社会多元文化、多种文明之间的有效交流,是促成人类之间真正相互了解、相互理解的关键或灵魂所在;每一种文化,都有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不同文化之间、文明之间,只有在这些“观”的层面上达成互相尊重和相互认同,达成“互为主体”而非“你主我客”或“我主你客”的关系,一个和谐相处的人类社会、全球社会才有可能成为事实;唯物史观告诉人们,“在全球化背景下捍卫文化多样性,就必须使人与人的交往模式由‘主—客关系’转变为‘主—主关系’亦即互主体性关系”。[4]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是建构如此“主—主关系模式”的重要方法,因而对于整个人类社会具有重大的意义和价值。新闻,本身就是文化的一种,更是负载、传播文化的中介,它可以说是文化中的文化、交往中的交往,我们应该充分发挥新闻的作用,促进文化、文明间的常态交流、有效交流。

最后,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有利于新闻领域以自身的特殊功能促进人类共同体的真实形成,新闻力量应该说是人类共同体得以形成的重要力量。如果在最为宏观的层面上考虑,人类任何一个活动领域共同体的形成,都会有利于“人类”这个最大的全球共同体(人类共同体)的形成。一定意义上,人类共同体的体现,必须和必然落实在每一具体的人类活动领域,必须和必然落实在每一国家、地区人民的肩旁上,亨利·基辛格讲过这样的话:创造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秩序,“归根到底是所有国家都必须参与到世界秩序的创造过程中来,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创造更好的世界秩序是我们共同的使命”。[5]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不过是人类作为共同体的领域表现。如果人类能在主要的活动领域达成基本价值观念、基本活动规范、原则、方式等的认同,人类共同体也就实质性的形成了。事实上,如此特征的规则、观念在人类各个具体活动领域已经大量形成,从联合国宪章到各个领域的国际公约、条约等等,就是人类统一活动规则、统一活动观念在一定程度、一定范围的体现或明证。其实,人类作为共同体,在相似的、共同的活动领域,只有形成越来越多相似的、共同的观念,人类作为整体才能取得共同的进步和发展,人类不同群体间的交流才能顺利高效地展开。人类不同活动领域,都有自身的属性、特征、功能,对人类共同体的形成可以发挥不同的作用和影响,产生不同的价值和意义。

人类本就是一种类共同体,“尽管世界不同民族和地区的文化差异是巨大的,但是人类文明的发展总是有着一定的共同性”。[6]这种总体的共同性,是所有领域性共同性的基础,也是人类能够在各个领域建立共同体的总体平台。“不可否认,随着全球范围内文化交流的深化,随着科学技术、世界市场、世界历史进程,特别是随着信息化和全球化进程的加快,文化的共同性在初步增加,而文化的数量在逐步减少。”[7]67“随着历史越出地域而走向世界历史,历史空间等方面的限制也在某种意义上得到突破,这就为真正超越特定界限(包括文化背景的界限)而走向对整个世界的理解提供了历史前提。”[8]

就今天的现实世界来看,尽管所有的人是一类,但人类只能说更多的是生物学意义上的共同体(一样的动物),形式上的共同体,还远不是真正的共同体,当今世界,“是一个多元民族共在的时代,每个民族的联系越来越密切,然而每个民族的生活方式、文化心理却又有相当大的差异,而每个民族国家的政治制度安排也是五花八门,甚至还存在着严重的意识形态冲突”。[9]分布在全球不同区域、生活在不同国家、不同社会中的人类,走着各自的历史步伐,哼唱着不同的历史曲调;可以说,尽管早在十四五世纪人类就迈出了具有现代意义的全球化步伐,但时至今日,人类自身的历史还远未成为共同的世界历史;人类之间的各种矛盾、争斗给人类自身带来了巨大的不幸和灾难,“当今‘人类’呈现的是被分割为无数各自为政、相互博弈的利益主体”。[10]中国哲学家赵汀阳指出:“我们生活在其中的‘世界’至今仍然只是一个物理意义的世界,即地球尚未成为一个能够以世界利益去定义并且为所有人所共享的世界。”[11]这其中自然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但缺少有效的沟通、交流,仍然是前提性的重要根源。人类历史成为世界历史,或者说世界历史的开启,人类作为共同体历史的开启,才是真正的人类历史的开启。因而,怎样才能使人类成为真正的社会意义上的一类,成为真实的共同体,为共同的人类利益齐心协力共同奋斗,这对今天的人类来说依然是重大的问题,“顺应全球联系日益紧密的新现实,推动各国形成更加牢固的‘命运共同体意识’”,[12]是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

回落到新闻领域,我在本著中已经多次指出,新闻需要是人类的基本需要,新闻活动是人与人之间的信息分享(共享)活动、精神交流活动、文化交往活动,新闻活动是几乎贯穿在人类所有其他生活活动和社会实践活动中的一种基础性活动、中介性活动。因而,无可置疑,新闻活动对于不同层次人类主体之间的相互了解、理解一定有着特殊的作用和影响;也正因为如此,全球职业新闻共同体的形成,必然会对人类共同体的形成有着特殊的意义和价值。作为一种特殊的职业,走在人类展开交流前沿阵地的新闻工作以及全球新闻工作者,应该为人类共同体的实质形成贡献自身特殊的力量。

我们完全可以说,全球新闻职业共同体的形成,不仅是人类共同体形成十分重要的一个维度,也是促成整体共同体实现的一种重要动力。或者说,新闻交流是人类共同体得以形成的重要机制。在如今的“地球村”,如今的全球媒介化社会中,没有新闻的穿针引线,没有新闻共同体的共同努力,人类共同体的形成真是难以想象的。

注 释:

①一般意义上,新闻最基本的特征就是:内容上的 “真实和新鲜”,传播方式上的“及时和公开”,这些特征可以说是新闻的本体性特征,而其他的特征,诸

如政治性、经济性(商品性)、文化性等等,都可以看作是新闻的延伸性或派生性的特征。

②新闻是对新闻事实的表征和再现、描写和陈述,这是辩证唯物主义对新闻最基本的理解,也是在实在论、真理符合论意义上对新闻的基本理解。但是,近些

年来,各种基于建构主义的认识论,否认新闻的这一基本性质,认为新闻不可能表征、再现事实,新闻不过是相关主体建构的结果,与事实本身是什么没有

关系,新闻的真实、客观本质上是不可能的,新闻不过是权力、资本或者其他利益支配下的建构表现。我以为,新闻建构主义走向了极端,没有人会否认政

治、经济、文化、技术以及各种社会力量、环境因素、个人因素等新闻反映事实的影响,也就是说,人们都会承认作为结果的新闻中总会包含一定的建构成

分或因素,但是,任何建构都是基于一定的对象,基于一定的基本原则,总要有根有据,而不是任意妄为,如果离开对客观事实的反映呈现,新闻也就无所

谓新闻了。因此,我认为极端的建构主义观点是错误的。新闻主要是对新闻事实的表征或再现,但难免主观建构的成分和因素。作为以新闻报道为目的的人,

要努力实现再现,而不是故意追求建构。

参考文献:

[1]周光辉,刘向东.全球化时代发展中国家的国家认同危机及治理[J].中国社会科学,2013(9).

[2]牟钟鉴.共同体:人类命运 中国经验[J].新华文摘,2016(7).

[3](美)迈克尔·舒德森.新闻社会学[M].徐桂权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10.

[4]何中华.马克思的思想建构:哲学与文化[N].光明日报,2016-04-27.

[5](美)亨利·基辛格.创造更好的世界秩序是我们共同的使命[J].新华文摘,2016(4).

[6]杨河,于品海.历史中的哲学与哲学中的历史[J].新华文摘,2014(24).

[7]衣俊卿.现代性的维度[M].哈尔滨:黑龙江大学出版社,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

[8]杨国荣.从世界视域看中国哲学发展[N].人民日报,2015-01-05.

[9]吴根友.对当代中国哲学创新的思考[J].新华文摘,2015(24).

[10]邱耕田.从自我中心走向共生主义[J].新华文摘,2016(4).

[11]赵汀阳.天下秩序的未来性[J].新华文摘,2016(5).

[12]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课题组.联合国改革与全球治理的未来[J].新华文摘,2015(24).

(责编:石思嘉(实习)、燕帅)

推荐阅读

迎第十七个记者节 看优秀新闻人炼成记
   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评选日前正式揭晓,在第十七个记者节来临之际,让我们走近这些中国最高新闻奖项获得者,通过数据和事迹,为您揭秘优秀新闻人修炼之路。
【详细】迎第十七个记者节 看优秀新闻人炼成记    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评选日前正式揭晓,在第十七个记者节来临之际,让我们走近这些中国最高新闻奖项获得者,通过数据和事迹,为您揭秘优秀新闻人修炼之路。 【详细】

戳破"10万+"泡沫 自媒体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这个平均每100个网民就有一个微信公众号的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10万+”的光环再加上一波高过一波的估值,自媒体在资本和市场的热捧下水涨船高。
【详细】戳破"10万+"泡沫 自媒体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这个平均每100个网民就有一个微信公众号的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10万+”的光环再加上一波高过一波的估值,自媒体在资本和市场的热捧下水涨船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