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定义的"二次元"人类 用新媒体开展"趣缘社交"

2017年01月18日06:44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难以定义的“二次元”人类

  当日本动画电影《你的名字》在北京市海淀区的一家影院里落幕时,观众表现出惊人的默契。

  正片结束,却无人离场。银幕的微光跳动在年轻的脸上,直到最后一行字幕消失,观众才舍得起身。

  这些观众全部来自附近的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在2016年年末《你的名字》的中国大陆首映日,北大“元火动漫社”和清华“次世代动漫社”组织了这次包场放映。

  到2017年初,这部电影在中国的总票房超过5.6亿元人民币。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动漫展正在各地进行,以动漫为主要内容的弹幕网站上也聚集了众多活跃用户,诞生了许多流行用语和“病毒视频”。

  伴随着不俗的市场效益和文化辐射力,一个外来词汇——“二次元”也走入大众视野。这个在日语中表示“二维世界”,用来指代动漫、电子游戏的词,现在不仅为爱好者津津乐道,也引起了投资者、经理人和官员的兴趣。围绕着“二次元”的讨论从昔日位于网络边角的“圈内论坛”,蔓延至券商的行业分析、上市公司的业绩报告和文化部的产业扶持政策中。

  像这个年代的许多流行热词一样,对于迅猛发展的“二次元”,人们的理解莫衷一是,但身处其中者有一个共识:“二次元”世界多元而繁杂,难以简单描述。

  趣缘社交

  元火动漫社社长“思雪”是北大数学系学生,瘦高个儿,留着“三次元”世界(即现实世界)里男性不常见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一个中马尾。

  像他这样的年轻学生正处于易被“二次元”吸引的年龄阶段。艾瑞咨询在2015年的一项行业调研显示,中国二次元用户的“入坑”时间以初中为主,占到3万多名有效受访对象的49.6%,其次是小学和高中。

  “入坑”是“二次元黑话”之一,指开始热衷于ACG作品。A、C、G分别对应动画(Animation)、漫画(Comic)和游戏(Game),现在也常加上小说(Novel)——多指娱乐性较强的网络小说。

  思雪“入坑”也是在中学时代。吸引他的是一些“超出现实的”“过于美好的”东西,比如魔法、机甲、时空穿越等。即使是让他“入坑”的那部非架空世界观的作品中,思雪也看到一些动漫特有的超越性:超出预期、超出现实的简单而和谐的人际关系。

  但当这些着迷于“超现实”的爱好者聚到一起,他们却心甘情愿投入实实在在的精力,虽然这无关他们的学业和职业发展。

  包场放映的第二天是元火动漫社18周年社庆。为了庆典,有执委通宵剪辑音频,刚休息几小时,下午又去带排练。执委会成员连续熬了几个通宵,第一版舞台美术文档长达96页,导演和舞美又陆续将最终版修改到了106页。

  文化研究者、北京大学文学博士林品曾是元火动漫社的活跃成员。他是一位资深“哈迷”,COS(角色扮演)哈利·波特惟妙惟肖,也曾把“魁地奇”比赛搬到北大静园草坪。

  林品认为,“二次元”人类很难一概而论,但可以说有两点共性:一是有自己真心热爱的作品;二是能熟练使用网络新媒体,并通过新媒体展开“趣缘社交”。

  “大规模人口流动,使得许多人的人际关系很难再像过去那样依靠血缘或地缘来维系,他们也因为难以获得传统文化的宗族归属感和地域归属感,而试图通过新兴的文化渠道去寻求一种替代性的集体认同。这可以说是‘趣缘认同’和‘趣缘社交’兴起,并产生巨大文化影响力的社会背景。”林品把二次元文化理解为“趣缘认同”的一种。

  思雪享受大家一起努力的状态:“其实是喜欢一群人在一起的感觉,并不是具体某个作品。”社团也促成了多对情侣,包括思雪和他的女友。

  “理直气壮”说喜欢

  在元火动漫社成立之初的章程中有这样一段:“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使漫画这种目前还被‘正统文化’所排斥的艺术形式得到她应有的地位……使喜爱漫画的人敢于理直气壮地承认说‘我喜欢’。”

  那是1999年,日本动漫刚在前一个10年传入中国,“机器猫”“圣斗士星矢”和“美少女战士”的幻想世界多少具有“不务正业”“玩物丧志”等负面意义。“元火”这个名字则包含了爱好者的一种愿景,“欲以此星星之火,燎华夏之原”。

  10多年后,动漫爱好者已不再尴尬,反而是不了解“二次元”的人有“被时代抛弃”的风险。配音演员——或者按照“二次元”的叫法——“声优”夏磊,目睹了星火燎原的过程。

  曾为《秦时明月》《古剑奇谭》等多个国内动漫、游戏作品配音的夏磊有另一重身份——资深“纸片党”。多年来,他收集了超过1万册漫画,存放在一间专门的书房里。

  夏磊“入坑”也是在少年时代。现在的“二次元人类”喜欢逛弹幕网站,而对70后的夏磊来说,鼎鼎大名属于“海南摄影美术出版社”。他至今仍清楚记得当年的漫画价格:“我初中的时候,一个月零花钱10元,《圣斗士星矢》1.9元一本,一卷是5本,我一个月可以买一卷。”

  夏磊说,“二次元”是有“气场”的:“就好比我跟你聊天,我喜欢普泽直树(日本漫画家),你也喜欢普泽直树。我们就有一种,咦!遇上了,我们就把别人抛开了。”

  10年前,当“二次元”这个概念还未泛滥,动漫文化也未获得现在的关注时,夏磊就曾感受过动漫爱好者的“人多势众”。

  当时,夏磊和另一位著名“声优”冯骏骅在上海广播电台开播了一档节目《动漫新地带》,他们在节目里给自己取名“玩仔”和“妞妞”。节目的时段是周末早上7点。但自从这个“垃圾时间”的节目开播后,门房总有一大袋从各地飞来的信件等着玩仔和妞妞。

  聊起这段往事,夏磊的语气明显兴奋起来,他惊叹动漫迷比自己想象得多。

  元火动漫社从建立之初就不乏拥趸。上世纪90年代末的第一次招新中,它就吸引了148名北大学子。

  一种观点认为,动漫文化逐渐走向主流的原因之一是,动漫迷的数量本来就很大,当夏磊这样的昔时少年长大成人,有了更多话语权和消费力,也带动动漫走向主流。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是互联网。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大量“潜伏”在QQ群和论坛的爱好者通过微博、视频网站等逐渐“显形”。

  互联网也促进了动漫爱好者的创作。北京“神漫展”的组织者“七块”,从2007年开始全职从事漫展策划,随后又运营COSPLAY(动漫角色扮演)工作室。她认为,自己看动漫和爸爸看武侠相似,一茬茬的年轻人总是被“美”和“精彩”吸引。但当下的“核心二次元群体”有一个新特点:大量参与同人创作,这是指以原作为基础再创造,包括创作同人漫画、同人小说、剪辑动画视频、排演舞台剧、翻唱动漫歌曲等。

  互联网为他们提供了父辈不曾享受的传播平台和社交渠道。现在,一个动漫迷再也不用执笔写信,贴上邮票,寄给一档周末早晨的广播节目。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轻松地“找到组织”。

  “消费新生代”

  “二次元”越来越热的同时,许多深度爱好者却不爱使用这个词了。

  “二次元”内部包含许多不同的圈子:动漫迷、游戏迷、配音迷、COSPLAY爱好者、古风爱好者等。“他们是一个不喜欢被代表、被定义的群体。整个市场都在讲二次元,但大家都只能从外围去寻找它的边界,而无法直接定义它。”腾讯动漫主编顾乡说,当碰见一个“二次元”时,他能辨别,但无法给出一个简单的描述。

  不同年龄的二次元人群也显示出了一些行为差异。腾讯动漫产品总监张飚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根据他们对用户的了解,大学生及工作后的人群更喜欢经典动漫。而大学前的群体则同时喜好国漫和日漫,更擅长在网上认识“同好”。前者喜欢的“二次元”偶像以作者、声优等为主,后者喜爱的类型广泛,包括UP主(视频制作者),舞见(宅舞表演者)、唱见(动漫歌曲翻唱者)等网络红人。

  虽然常被认为是一种“青年亚文化”,但“二次元”却不同于“嬉皮士”和“摇滚乐”,并没有强烈的反主流色彩,在价值观上也呈现出多元性。林品观察到,二次元群体中有一部分人积极地认同主流话语,比如参与塑造“二次元民族主义”的人群。

  让市场感到欣慰的是,二次元人群至少在消费行为上表现出了足够的共性。顾乡认为,消费表达了对作品的“爱”:“我喜欢的作者,非常喜欢的作品,和我的情感有非常正面的连接。消费就是表达我的这种情感连接。”

  像夏磊这样的人把自己的消费热情放在搜集作品上。在电子商务还不发达的时期,有人辗转搜集日本动画制作人手冢治虫的作品,同一套漫画的完全版、普通版、文库版,都收。同一版本,“书腰”不同,也收。

  今天,零花钱变多的年轻一代,消费方式十分多元。思雪介绍,根据个人的经济条件,元火的成员会组团去漫展,订购手办,到动漫故事的发生地“圣地巡礼”,或者赴日本观看虚拟偶像演唱会……

  庞大的需求撑起了庞大的市场。文化部官员曾透露,到2014年底,中国动漫产业总产值已突破1000亿元。

  资本的橄榄枝也正穿透统计数字,实实在在地触碰着从业者。几年前还认为“圈子很穷”的七块,现在认识了不少对漫展和COSPLAY商业化感兴趣的投资人。在未名湖畔的象牙塔里,各种找到动漫社的商业活动也日益增多。高峰期,每月摆到思雪面前的合作机会就有3到4个。

  对比动漫发达的日本和美国,目前中国动漫的兴起,是一个不难预见的趋势。在温饱问题解决后,中国的这一代人需要更多的文化娱乐产品。美国动画的第一次繁荣期正是出现在二战后经济快速发展的上世纪50年代。日本的动漫产业也随着上世纪70年代经济复苏、人们精神生活需求增加而迅速发展。

  但在繁荣之中,这个过去多以兴趣为纽带的行业也正显现一些不规范之处。去年底,二次元圈里发生了一件“撞破次元壁”的纠纷,漫画家夏达在微博发长文述说自己10年来签约“夏天岛”工作室期间遭遇的不公:收入被大量分走,并失去了自己作品的版权。她所控诉的夏天岛创始人和运营者,恰是她过去十分崇敬的漫画家姚非拉。

  七块说,这样的事现在不少:“以前都是以爱好为前提,但是慢慢地,这个东西变成以商业为前提。以前就是玩儿,现在变成你必须先看合同。国内还没有形成行业规则。”

  眼下,七块自己也面临一个纠纷。去年11月,工作室所在的北京“三间房动漫园”发生了大火。工作室的许多物资受损。目前园区还未与各公司谈妥赔偿方案。

  这座动漫园始建于2006年。当时正是中国动漫“黎明前的黑暗期”。七块记得,在“钱变多”之前,一批老漫迷的杂志消失了:《卡通王》《新干线》《动漫新时代》等先后停刊,一批漫画家也随之销声隐没。七块感到伤感又愤怒。

  小时候,这个女孩常常给《卡通王》写“一句话投稿”,有一次居然被编辑选登出来。那是个问句:什么时候中国电视上才会有介绍动漫的节目?编辑信心十足地回答:一定会有的。(程曼祺)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年终策划:2016传媒新规知多少
   2016年,我国发布、出台和通过了不少有关传媒的法规、通知及规定,人民网传媒频道一一为您进行梳理,看看大银幕、小荧屏、广播、互联网及移动端等会有哪些新变化。
【详细】年终策划:2016传媒新规知多少    2016年,我国发布、出台和通过了不少有关传媒的法规、通知及规定,人民网传媒频道一一为您进行梳理,看看大银幕、小荧屏、广播、互联网及移动端等会有哪些新变化。 【详细】

迎第十七个记者节 看优秀新闻人炼成记
   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评选日前正式揭晓,在第十七个记者节来临之际,让我们走近这些中国最高新闻奖项获得者,通过数据和事迹,为您揭秘优秀新闻人修炼之路。
【详细】迎第十七个记者节 看优秀新闻人炼成记    第十四届长江韬奋奖评选日前正式揭晓,在第十七个记者节来临之际,让我们走近这些中国最高新闻奖项获得者,通过数据和事迹,为您揭秘优秀新闻人修炼之路。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