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片刷爆朋友圈 我们何时能拍出《爱乐之城》?

2017年02月16日08:03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我们何时能拍出自己的《爱乐之城》?

  4个月前,卓然影业CEO张进在狮门影业总部第一次观看了歌舞爱情片《爱乐之城》的全片,他当即表示:“把这部电影引进中国的决策是非常正确的!”随后,《爱乐之城》横扫各大颁奖礼,金球奖7项提名全部命中成大赢家,奥斯卡奖又再获14项提名领跑,这使得它在2月14日中国上映之前已刷爆朋友圈。截至记者发稿时,《爱乐之城》上映两天票房已经超过9000万元,创下近年来歌舞类电影在国内的最佳开映纪录。而它带来的高关注度也不禁让人发问:中国何时能拍出这种水平的歌舞片?

  事实上,自有声电影诞生以来,歌舞片(又称“音乐剧”电影)在国外尤其欧美早已发展成为主流电影类型之一。而它同样曾在中国早期电影史上绽放光芒,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马路天使》,之后的黄梅调电影也曾风行一时。中国歌舞片昔日的辉煌为何在今天难以延续?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拍出属于自己的《爱乐之城》?

  1 聚焦

  歌舞片进军国内市场的“试水实验”

  去年10月,在威尼斯电影节闭幕后不久,卓然影业CEO张进就留意到海外各大网站和媒体对《爱乐之城》赞誉有加。在还没有看片的情况下,张进就与影片的出品方——狮门影业董事会主席进行了商谈,果断拿下《爱乐之城》的引进权。

  《爱乐之城》在金球奖大获全胜后,卓然影业趁热打铁公布了中国情人节的上映档期,但耐人寻味的是,电影更多地被作为一部“爱情片”来进行宣传,似乎有意避开“歌舞”元素。对此,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张进予以了否认:“只是没有大张旗鼓地提歌舞而已。”张进表示,影片并非标准意义上的歌舞片,歌舞部分篇幅有限,“主要是作为片中人物情感的辅助”。在他看来,影片首先是一部“雅俗共赏的爱情片”。

  随后他又承认,宣传《爱乐之城》时淡化歌舞元素是出于争取院线排片以及适应国内观众观影喜好的考虑。

  可资参考的是,此前引进此类歌舞片在中国内地的票房“天花板”是8000万元,这个纪录是奥斯卡获奖音乐剧电影《悲惨世界》2013年创造的。而国产歌舞片方面,票房最高纪录依旧由2013年上映、周杰伦自编自导自演的《天台爱情》所保持——1.3亿元。这些数字,相比如今动辄过10亿元的大片票房而言,并不乐观。

  为此,《爱乐之城》在宣传上不遗余力,除了在全国20座城市举办了以“致爱”为主题的提前观影活动外,还发起了全国范围内的影片主题曲《繁星之城》翻唱大赛,甚至还特意推出了一款广场舞翻唱版,这些视频上传到微博后获得了数千万次的点击量。

  “很简单,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让更多人看到它。”张进说。

  据影评人“电子骑士”分析,某种程度上,《爱乐之城》就像一块“试金石”,这场试验的票房走势能直观地反映出当下内地观众对歌舞类电影的认知度与接受度。

  2 困境

  “中国演员一言不合就跳舞太别扭”?

  事实上,歌舞片在中国电影史上并非没有成功的先例。比如,早年以《马路天使》《歌女红牡丹》为代表的娱乐片以及《刘三姐》等戏曲电影,都被视作中国歌舞片的典范之作。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尹鸿仍记得,田壮壮执导的《摇滚青年》1988年上映时的场景。这部以好莱坞的《霹雳舞》为创作灵感的电影,上映后曾在中国掀起了持续数年的霹雳舞热潮——当时,跳霹雳舞成了各文艺团演出必备节目,而男一号陶金也被媒体誉为“霹雳王子”,还曾登上央视春晚舞台。

  然而,在中国电影大步向市场化迈进之后,歌舞片却逐渐式微。也有大牌导演敢于尝试歌舞片创作的“可能性”。2005年,陈可辛横扫香港金像奖多项大奖的《如果·爱》就是其中一例。

  但大多数国产歌舞片上映后却面临票房、口碑的双重失利,这在《华丽上班族》《一步之遥》等影片身上得到集中体现。前者讲述职场人挣扎生存状况,后者呈现老上海摩登之都的风情。两者走的都是偏欧美范儿的路子,结果遭到颇多质疑。一位网友的留言很有代表性:“看到中国演员一言不合就跳舞,实在太别扭了!”

  此外,还有一部翻拍自好莱坞同名电影的《歌舞青春》,上映后几乎被人遗忘。有看过的观众评价称:“模仿美国版痕迹太重,观看时无论如何都不能联想到自己的生活。”

  国产歌舞片始终处于欧美风格和中国本土文化相融合的焦虑期。张进认为,问题出在近年来的中国歌舞片“形式大于内容”之上。影评人“电子骑士”同样认为,优秀的歌舞片背后都有音乐的灵魂,而国内不少同类型作品则是为了展现歌舞而刻意展现,“那歌舞就成了无源之水,空中楼阁,没法和观众建立情感联系。”

  “在中国,歌舞剧的文化尚欠缺,何来歌舞片呢?”尹鸿反问道。

  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百老汇音乐剧早在西方成为非常主流的娱乐形式,而目前中国国内舞台表演仍以话剧为主,载歌载舞的音乐剧偏于小众。而歌舞片产出数量的欠缺也让中国观众尚未形成相应的观影习惯。

  另一方面,歌舞片创作的高门槛又让人望而却步。这类影片要求导演、编剧、作曲、作词的合作能达到天衣无缝的境界,但现实是,音乐创作普遍并非国内导演、编剧的擅长之道,而流行音乐词曲作者又往往与影视、舞台创作存在“一步之遥”。

  在这种情况下,周杰伦成为为数不多的能在电影界和音乐圈之间游刃有余的创作者。影评人“电子骑士”表示,这使得《天台爱情》本身的剧情和音乐保持了较好的统一协调,不至于让观众产生突兀的违和感或割裂感。

  3 探索

  歌舞元素嫁接喜剧片或成可行方式

  “歌舞片天生具有穿越国界和文化的特性,因为音乐、舞蹈是沟通不同文化和族群的桥梁和通行证。”一位影评人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从文化和历史意义的角度看,歌舞片对中国电影日后类型的多样化,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文化名片是有积极意义的,只是和早已形成规模的欧美歌舞片及印度歌舞片相比,我们还处于缺乏经验的起步阶段,市场的风险又让资本不愿涉足这一领域。

  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石川接受本报采访时同样感慨称:“中国电影有些过度市场化了,有文化价值和正面意义的电影反而没人愿意去做……这是电影文化职能的一种欠缺。”

  歌舞片既然能在海外实现口碑票房双赢,为什么在中国就不行呢?张进的看法是:“我们习惯把一些在中国电影市场中表现欠佳的电影类型归为‘小众电影’,导致投资对此比较谨慎,但其实歌舞片根本不算‘小众’类型。”“如果是我,越是这样的类型越是要做,差异化的产品才有特色。”

  在业内人士看来,要解决国产歌舞片生产“断层”问题,既要着力在中国培养足够的观众群,给投资方以信心,也要找到合适的创作路径。其中,多引进一些国外经典歌舞片,对于培养中国观众的欣赏习惯无疑是有帮助的。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除了《爱乐之城》,由“小黄人”团队打造的《欢乐好声音》也会在2月17日于国内上映,影片除了故事做到老少皆宜,还收录了65首流行金曲。从2006年开始相继拍摄了5部系列电影的《舞出我人生》最新一部则于近日开拍,片方透露,影片将融入更多的中国元素,剧组在过去半年内,在中国各地网罗了众多实力强劲的舞者加盟剧组,以拉近影片和中国观众的距离。

  如何打造原创的中国式歌舞片?正如尹鸿所言,全盘西化显然不可行,在他看来,歌舞片的投拍在中国仍带有很强的偶然性,尚未形成既符合当代观众欣赏口味、又具有中国自身艺术特色的创作思路。多位受访者认为,可考虑以歌舞元素嫁接喜剧片、青春片等类型片的方式进行前期尝试。例如,春节档上映后票房表现不俗的喜剧动作片《功夫瑜伽》,片尾部分就将印度歌舞融入其中。而借鉴中国传统戏曲元素并融入歌舞成分的《捉妖记》亦大获成功,从目前片方披露的信息看,续集依旧会以大量歌舞元素作为一大看点。(驻京记者 刘长欣)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传媒视线:一封信一首诗为何打动心灵
  人文类综艺突然开启了“刷屏模式”,播出以来好评如潮,获得社会各界的普遍赞誉,被誉为电视界的一股清流,也成为电视综艺中的一匹“黑马”。
【详细】传媒视线:一封信一首诗为何打动心灵   人文类综艺突然开启了“刷屏模式”,播出以来好评如潮,获得社会各界的普遍赞誉,被誉为电视界的一股清流,也成为电视综艺中的一匹“黑马”。 【详细】

年终策划:2016传媒新规知多少
   2016年,我国发布、出台和通过了不少有关传媒的法规、通知及规定,人民网传媒频道一一为您进行梳理,看看大银幕、小荧屏、广播、互联网及移动端等会有哪些新变化。
【详细】年终策划:2016传媒新规知多少    2016年,我国发布、出台和通过了不少有关传媒的法规、通知及规定,人民网传媒频道一一为您进行梳理,看看大银幕、小荧屏、广播、互联网及移动端等会有哪些新变化。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