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界人士呼吁行业自我净化 "小鲜肉"成众矢之的

2017年03月10日08:12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小鲜肉”成众矢之的

宋丹丹、陈凯歌、成龙等对“小鲜肉”提出批评

一段时间以来,“小鲜肉”在圈内掀起的非议持续不断,关于部分年轻演员高片酬、演技差、耍大牌的抱怨屡有所闻。近日,这一人群更是被推向风口浪尖——在2017中国电视剧导演上海论坛上,一众知名导演对这一群体表达了不满;而在全国政协会议文艺界小组讨论中,宋丹丹也一针见血指出“小鲜肉”存在的种种问题;此外,一篇由知名编剧宋方金“卧底”横店发回的实录,不仅迅速创下了“十万+”的阅读量,也再次刷新了人们对这一群体的认知底线。

国内影视业近年来发展迅速,在激烈竞争下,不少制片方靠当红的年轻艺人来吸睛抢收视。而部分年纪轻轻便一夜爆红的“小鲜肉”,也有些迷失自我,拿高价片酬却拍戏不认真、不敬业,引起圈内多方不满。在2017中国电视剧导演上海论坛中,许多导演直言:“小鲜肉”肯定不能老鲜下去,今天是“鲜肉”,明天就是“腊肉”、“腐肉”。

高片酬

对于演员“天价片酬”问题,央视曾专门报道,批评一些“小鲜肉”片酬奇高,但“拍出来的东西却很难看”。据悉,目前一些当红演员的单部剧酬劳已经以“亿(人民币)”计,某些剧组甚至出现一名主演的片酬相当于整部剧投资70%左右的情况。

2017中国电视剧导演上海论坛上,有业内人士表示,去年拍一部电视剧,想找一位当红的“小鲜肉”,对方竟然开价一千万元;现在这位“小鲜肉”已经没有那么红了,片酬大打折扣;据说这还算便宜的,另一些当红“小鲜肉”甚至开出了六七千万元的片酬。

演员张康尔在受访时称,“鲜肉”、“仙女”太贵:“现在的青年演员片酬太高,动不动就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张康尔坦言,自己并非鄙视“小鲜肉”,但是年轻演员天价片酬的影响相当恶劣。据他透露,如今的影视剧制作成本中,演员的片酬经常超过全部制作费的二分之一。

对此,演员唐国强深表忧虑。他直言,现在的国产剧市场,投资越来越大,好作品却越来越少,究其根本在于主演拿走大部分投资,而其他演员、后期、导演等环节的费用不得不一再缩水,导致烂片的产生。“这样的烂片拍三部,还有人找你拍戏吗?”

耍大牌

全国政协会议文艺界小组讨论中,宋丹丹发言表示:现在很多青年演员一夜成名,要不因为长得帅,要不会演一点戏,一下子就有几千万粉丝,挣很多钱,“他们有名有钱,很小就成为所谓的‘成功人士’,其实他们有许多事情不懂,没有人教他们怎么做人。”

对于“小鲜肉”们的自我膨胀,用宋丹丹的话说:“没有人告诉他们什么是露怯的。”她举出拍戏时遇到的两种现象,一是“小鲜肉”攀比化妆师和助理人数。宋丹丹回忆,一次她在外地拍戏,住的酒店来了很多参加某电视台跨年晚会的明星,“那些小孩子,你带4个助手,我带6个,他带8个,最终几家酒店才能装得下这些明星。另一种现象是,两个演员一起拍戏时,都不愿比对方早出现,甚至在停车场等着也非要等对方先进去,“好像后进去的人显得腕比较大”。

高满堂编剧的《最后一张签证》在选角时,原本投资方想找一位“小鲜肉”,前前后后谈了半年,最终因为对方越来越过分的要求而惹怒了剧组。据知情人透露:“一开始对方提出的高片酬让人惊讶,但从市场考虑,我们接受了。后面又提出了很多过分的要求,比如化妆师、服装师要自己带,自带人员的收费是剧组化妆师、服装师的5倍,光服装师就要200万元;还要求每天拍摄必须导演先到一个小时,各种准备做好之后,他才出现直接开拍。”最终让剧组放弃的原因是,该“鲜肉”压根没有打算好好演出角色,“对方说档期只有65天,后面签了别的戏。我们65天确实不够,而高满堂老师和导演对于用替身也不能接受,只好放弃了。”

不敬业

宋方金的文章中指出,仗着俏脸和人气的“鲜肉”们,往往在一个剧组只给出15天的时间来拍摄,所使用的方法则是所谓的“表情包表演”,“表演各种角度,各种表情,需要四五个环境变化时,要不对着天拍,要不对着大树,要不对着面墙,把他的脸拍完,剩下的场景都由替身完成。”剧组为了赶工,一般也会分成A、B、C等多组同时拍摄,就连普通配角也都有替身,演员在其他组时就让替身来演,“有一场戏拍的是大全景,拍戏的三十多个人,全部是替身,没有一个是正身。”

文章以老一辈艺人的言行来作对比:“连陈宝国这样的大咖都是全程在组,没有戏份时也在片场看别人演。所有的演员拍戏前和拍摄期间都是琢磨怎么演戏,演员之间、演员和导演之间都要互相交流,大家铆着劲儿把戏拍好。”文章提出,如今不光是“鲜肉”演员在组的时间极少,演员们之间也不多交流,没戏份时都外出接综艺、跑通告,“过去谁拍戏时离开剧组会让大家嗤之以鼻,如今谁留在剧组反而成了怪事。”

演员何赛飞在某访谈节目里也描述过她所遇到的“小鲜肉”:“很多‘小鲜肉’——不是全部,很多——以自己已经是老戏骨的状态出现,功夫不下在怎么创造角色上,而是下在抢衣服上。他们经常迟到,连老演员也得在片场等他们;对剧本时,他觉得自己的台词太少,就说这一场不要了……”

关于“替身”,成龙前段时间对媒体透露,有些演员不敬业,拍打戏完全用替身,“他当自己是大牌,拍两个镜头,大家都跟他说辛苦了!他有什么辛苦?一点都不辛苦!一大帮人前呼后拥,到现场化个妆,打的动作替身都拍完了,他只是来喘喘气……我真的想把这个名字讲出来。真的看不惯这种人,送他五个字‘看你几时完’!”

声音

新人表态:

先做人,再从艺

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正式实施。首次把“德艺双馨”写入法律,要求从业人员加强自律,树立良好社会形象。这一条文,无疑让整个娱乐圈为之一振,一众“小鲜肉”们也纷纷作出了回应。

杨洋说,自己刚演戏时就记得一句话:“要演好戏首先要学会怎样做人,品行很重要。”他还表示:“年轻人吃点苦、受点伤是笔财富,身为偶像应该树立一个好的榜样,因为你的一言一行都会被粉丝看到。”

王俊凯也表示:“自己确实在行业里还很稚嫩,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谈到对“德艺双馨”的看法时,王俊凯指出:“德就是德行,艺就是艺术上的技巧。从艺先做人,对我来讲,德是一个前提条件,必须把一个人的德行做好。先学做人,再从艺。‘小鲜肉’也会成长,也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至少我会往这个标杆上去靠。”

【三点建议,让鲜肉保鲜】

心态放踏实

对于这些“小鲜肉”,宋丹丹更多的是心疼:“他们不明不白地就火了,这种火未必长久,过一段时间后,他们中的一些人也会不明不白地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宋丹丹表示,自己能理解“小鲜肉”们的浮躁:“火了以后,挣很多钱,一下就乱了。年轻的孩子怎么能把持住自己?”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放平心态是改进的关键一步。宋丹丹认为,首先要“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演戏,别想没用的”。在宋丹丹看来,演戏要有德行和义,“对于一个演员来说这两点最重要,其他的先别多想。”

前辈陈宝国被问到对年轻演员有哪些建议时,说道:“我没有教化人的责任,但是我觉得帅耍得差不多了,钱也挣得差不多了,当一个职业演员,让心踏实下来,要好好演戏,因为一切的根本就这么一条路。”

从影28年的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业教师王劲松,几天前在某发布会上表示:“耍大牌的‘小鲜肉’都是自卑的。一个人很高傲的话,就证明心里很虚,心平气和的人内心最强大。”

前辈多引领

宋丹丹认为,“小鲜肉”们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几乎没有人来约束他们,需要前辈们进行监督和价值观引导。宋丹丹回忆,她20岁考入北京人艺,有老师手把手教,而现在她希望能有老师对青年演员进行引导,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导演陈凯歌也表示,虽然围绕“小鲜肉”群体的确有很多不良现象,但这不是“小鲜肉”自身的错,只是周围的人没有正确引导他们。濮存昕也提出,前辈们要有容纳后辈的雅量,年轻人喜欢“小鲜肉”,自然会有一批人红起来,至于能红多久,还是由市场决定。

行业需净化

宋方金说,这次他借演员之口来说电视剧的乱象,但实际上电视剧创作风气的败坏,不只出在演员,而是整个产业链的每一环都在失灵。作为影视圈的一个环节,“小鲜肉”们行为变质也不足为奇。

编剧余飞也表示,很多制片方只求短期内迅速变现,对艺术质量的追求退居其次;投资方将“大IP”、“小鲜肉”和“高收视”、“高流量”进行捆绑。长此以往,这类烂剧就成了市场主流,而真正靠品质说话的作品,反而因为被虚假收视率和数据打压,变成了所谓的冷门。在余飞看来,“真正要解决表演崩坏这个问题,首先还是得从杜绝收视率造假做起,只有评价体系恢复正常,市场才可能实现好作品好收视、烂作品烂收视的正向反馈机制,才可能实现行业的自我净化。”

链接

那些流传 在圈中的“梗”

面具先生:

有网友曾发文称,某“小鲜肉”拍戏,留给剧组的时间特别紧,剧组被逼急了,用真人倒模,定做了两张人皮面具,除了近景,全部用替身拍!女演员宋佳在评论中调侃:“最后发现比真人演得还好吧。”

1234数字小姐:

金星曾在节目中爆料娱乐圈有一位“数字小姐”,她在演戏时,不记台词,只念数字:“1234567,7654321……”刘涛在受访时也印证了这一事实:“拍一部古装剧,有一个女孩演我妈妈。对戏过程中,她真的只念1234567,我内心真是有一点觉得……太恐怖了!”

腊肉男孩:

也是金星爆料,某男星长得特别帅,刚开始演戏时啥都不会,但特别殷勤,在剧组“老师”长、“老师”短的,每次回家都会把家乡腊肉带来,这也是他外号的由来。可走红后,“腊肉男孩”翻脸不认人,把当年开口闭口叫“老师”的人当空气。

抠像演员:

“抠像”一词的走红,源于电视剧《孤芳不自赏》。当时有网友曝光该剧主演只在剧组出现了几天,大量使用替身;有些场景都是演员在绿幕前完成,再由后期特效团队合成,即“抠像”拍摄。随后,该剧制片人发长文表示,绿幕抠像技术在当今影视制作中是非常普遍的一种拍摄手法。

人肉提词:

知名导演赖声川,曾愤怒表示:“个别年轻演员,要求在别的演员身上贴台词,这样他就可以照着念,根本不背台词。这样的演员,我一点跟他合作的兴趣都没有。”(章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电影第一法”正式施行 你准备好了么
  《电影产业促进法》从今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作为我国文化产业领域的第一部法律,《电影产业促进法》首次以法律的形式对电影产业的规范和发展作出规定。
【详细】“电影第一法”正式施行 你准备好了么   《电影产业促进法》从今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作为我国文化产业领域的第一部法律,《电影产业促进法》首次以法律的形式对电影产业的规范和发展作出规定。 【详细】

新闻媒体践行"2.19"讲话精神放了啥"大招"
  一年来,全国新闻战线深入学习领会、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努力把新闻舆论工作做得更好。值此“2.19”讲话发表一周年之际,我们特集纳媒体的一些优秀案例。
【详细】新闻媒体践行"2.19"讲话精神放了啥"大招"   一年来,全国新闻战线深入学习领会、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努力把新闻舆论工作做得更好。值此“2.19”讲话发表一周年之际,我们特集纳媒体的一些优秀案例。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