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神草》"用生命拍摄" 透过美景感受大地之恩

2017年03月18日06:58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透过绝美景致感受大地之恩

  《秘境神草》中,挖本草桑黄菌的少数民族男子。

  茂密的丛林中、陡峭的岩壁上、荒凉的野地里,两三名穿着朴素的人在执著地探寻着什么;镜头回拉,磅礴的山岳由近而远呈现在你眼前。你以为自己在看《Discovery》?其实,这是广东卫视刚刚收官的6集纪录片《秘境神草》中的片段。在这部豆瓣评分8.5的纪录片里,观众看到了绝美景致中采药人与本草的动人故事。

  三年时间,导演吕岛带着摄制团队跋涉80多万公里,期间险情不断,堪称“用生命在拍摄”。团队足迹所至的自然秘境包括横断山脉、怒江大峡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神农架国家自然保护区、龙门山断裂带、呼伦贝尔大草原等,涵盖了冰峰雪岭、高岭陡壁、江河峡谷、大漠深处和原始森林。

  寻访神草

  源于一碗独龙族解酒汤

  拍摄《秘境神草》,其实纯属偶然。

  2013年春节,喜爱徒步旅行的吕岛在探秘云南独龙江的路途中,迷失了方向,幸而被一位开着农用车的独龙族汉子带回了家。在这位独龙族大哥的热情招待下,吕岛当晚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醒来头痛欲裂。他回忆:“独龙族大哥递给我一碗解酒汤,喝起来味道像藕粉,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本草董棕粉。”很快醒过酒后的吕岛,看到独龙族农家院中挂满的中药材,灵感忽至,“采药人和本草的故事,这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纪录片题材吗?”

  找到了本草这个题材,出于对节目差异化的考虑,吕岛给自己限定了一个范围,那就是“长在人迹罕至地区的本草”。他举了一个例子,艾草这味本草在他的家乡湖北的田埂边随处可见,“这样的景致对普通观众没有什么吸引力,但同样是野生艾草,观众若是在非常漂亮的秘境中看到,就会感到耳目一新。”

  《秘境神草》讲述了30多户人家与30多种本草之间的故事。

  在湘西大山里,有一位名叫张明峰的民间苗医,20多年前,由于儿子发高烧被当地医生误诊,导致孩子终身双耳失聪。孩子的不幸,让这位苗医从那时起,对草药产生了痴迷和狂热。30多年间,他一直在跋山涉水,深入了解大山里的野生本草资源。经过多年的实践和学习,他的草药秘方成了深山里治疗一些常见病的良药。张明峰的故事,是节目的一个片段,这样的故事,可遇不可求,吕岛花了整整7个月的时间踩点,“总体上踩点的成功率在八成,不枉费一路辛苦。”

  深入秘境

  “你这是玩大家的命”

  “秘境”有好风光,也意味着高风险。

  早在踩点阶段,吕岛就经历了生死考验。在川西大山,他经过多方打听,得知一名老汉深居大山采草药的故事,为了找到这位老汉,他和一位户外旅行者租摩托车,骑行了70多公里的山路。他们从下午开始爬山,一直到黄昏,半途中,因摩托车司机大意,吕岛摔下半山坡,“如果不是抓住了灌木丛,一旦滚下悬崖基本就有去无回了。”

  拍摄阶段的险情,也数不胜数。2016年4月2日,摄制组来到位于贡嘎山西坡的苦西绒峡谷,准备拍摄苦西绒村切布一家采挖冬虫夏草的故事。生长冬虫夏草的山谷,离切布家有25公里山路,摄制组跟着切布一家进山,山高路险,徒步进山的队伍不仅要涉水过冰河,还要克服高原反应。傍晚摄制组到达目的地时,刚搭建完帐篷,一场大雪便铺天盖地而来。而半夜,四周的山坡上又传来了狼群的嗥叫,切布一家和村民冲出帐篷,拿起手电筒和藏刀,向四周山坡打照明、呼喊,狼群才退去。经过这样一番折腾,摄制组没睡上两个钟头,天就亮了,接下来等着他们的是攀爬海拔接近4900米的雪岭。

  吕岛在拍摄上近乎严苛的要求,也令团队成员受尽磨难。为了以延时摄影的视角拍好壮丽的山川巨脉,摄像队伍经常熬在荒野、睡在车里,等日落日出的最佳光线。吕岛说:“我自始至终都要求摄像师,要力争把每一种地貌镜头拍出诗意,把每一个故事拍出诗境。”为了呈现最美的画面,有些摄像师累得发疯,冲着吕岛喊:“你这是玩命,玩大家的命,再这样玩法,不干了。”尽管大家不时有小情绪,但令吕岛欣慰的是,摄像师们最终还是没有放弃。

  筹备第二季

  传承中药博大精深

  《秘境神草》开播前,吕岛面临巨大压力。这档选择在每周五21:10播出的纪录片,要在各大卫视的明星真人秀综艺节目包围中突围而出,堪称天方夜谭。吕岛直言:“我们想看看这部纪录片在与强势的明星综艺节目打擂时,能伤到什么程度。”尽管收视一般,但所幸《秘境神草》后来在网络平台上强势发酵,超出了吕岛的预期。

  事实上,去年五月江苏卫视也在周五黄金档播出了一档中医药纪录片《本草中国》。刚开始看到这部纪录片时,吕岛形容自己“蒙了”,感觉自己“和别人撞题了”。但看了几集《本草中国》后,他很快恢复了信心:“《本草中国》的题材是以人工培植本草为主,自然也不用去抵达那些特殊的地貌,拍摄难度和画面冲击力肯定没有我们的大。”

  拍摄《秘境神草》,对吕岛来说也是进一步感受中医药魅力的过程。在他看来,这部纪录片不只是揭秘一些野生本草的药性,更多的是寻找药食同源的野生本草,“这些天然本草的发现与利用,将通过人物故事,剖析本草与人类健康的深刻关系。”在片中本草的选择上,吕岛用的更多的是“配伍药”,即一剂药方中的一味本草,比如片中的“七叶一枝花”就是治疗“跌打损伤,毒蛇咬伤”的主打配伍药。他解释:“这是为了让观众感受到中药的博大精深,一服良药,不是单一的,必由多种本草构成。”

  目前,《秘境神草》第二季已经在筹备中,吕岛透露,将在故事性和思想性上做深做厚,“大自然永远是最真的,因为它接近人们的心灵向往。”(徐颢哲)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

新闻出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吗?
  新闻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议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团排序)
【详细】新闻出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吗?   新闻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议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团排序)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