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传基睡梦中离世享年92岁 被誉中国电影界"公敌"

2017年04月05日06:59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被誉中国电影界“公敌”周传基睡梦中离世

  资深电影人与教授周传基先生,于美国时间4日凌晨在芝加哥驾鹤仙去,享年92岁。周传基的女儿表示:“他走得很安详,无痛苦,是在睡梦中走的。”周传基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标致性人物,是张艺谋和陈凯歌的老师。不过,周传基曾经直言不讳地表示,自己已经多年不看张艺谋和陈凯歌的电影,并认为他们与其拍大片,不如回电影学院教书。

  周传基于1925年3月12日出生于北京,祖籍山东。他10岁学习小提琴,年轻时想考音乐学院,自知天资不够,忍痛割爱。二战期间,周传基曾在中国国民革命军驻印缅远征军新编第一军服役。1950年山东大学文学院外国文学系毕业,主修英国文学,通晓英语、俄语、波兰语、德语。后为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是中国资深电影人、教授,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音乐学会理事、中国电影剪辑学会理事、中国电影评论家学会会员。

  1995年,周传基为美国旧金山大学讲授电影公共课,被誉为中国电影界的泰斗。周传基曾获北京电影学院第一届“金烛奖”,先后为无锡国际旅游电影节、夏威夷国际电影节评委。他的代表作品有学术著作《电影电视广播中的声音》、《电影时空结构中的声音》等。

  周传基逝世的消息传出后,很多电影学院的学子都沉痛悼念并缅怀先生。导演颢然表示,周传基先生理性又充满激情,犀利又不乏幽默,他是我们很多人大学记忆中不可替代的部分,能做他的学生,是我们的骄傲。

  一位“永不妥协”的中国电影界“公敌”

  在外界,周传基被誉为中国电影界的“公敌”、综合艺术论的克星、永不妥协的愤怒老人。周传基先生对于电影往往语出惊人、观点独特,比如,他曾经在谈到陈凯歌和张艺谋拍大片的问题上直言不讳:“为什么非拍大片呢?你没那个功力嘛。说句不客气的话,我没教你,你不会。你们非得凑那热闹干什么?我的意见,你们还不如回电影学院教书算了,难道非得混得全身臭了再走?中国并不需要搞什么大片。想发横财还是怎么的?中国就是做低成本的影片,把自己的民族风格做出来,这是好东西。外国谁认你这大片呐?拿出去笑掉人家的大牙,还吹嘘什么北美盛赞。”

  周先生还曾表示,自己早就不看陈凯歌和张艺谋的片子了,但是他预计中国拍大片的趋势会继续恶化,“人人都想发横财。只有等观众上当受骗受够了,不再去看大片了,那大片的制作在中国才会终止。”

  而对于中国影人对奥斯卡的情有独钟,周先生更是认为很荒唐,“现在的奖有很多,全世界电影节有上百个。这就看我们怎么报道国外的奖的问题。跟你说吧,我都能办个电影节。70年代末,我们的一个权威媒体在报道世界各大国际电影奖时,竟然把奥斯卡奖摆在第一位,这简直是荒唐。”周先生引用《午夜牛仔》编剧的话说,奥斯卡就是最糟糕的最佳影片,并称美国有文化的人从来不提奥斯卡。(记者 肖扬)

  学生们的追忆

  陈凯歌:周传基老师风度翩翩,讲一口流行的英语,在学院的老师中算得上一个异数,在学校时对我影响很大。是周老师第一次让我译一篇英文文章,我记得是关于影片《公民凯恩》的。我一个字一个字查字典才译出来,他帮我改了许久,笑着说:现在像个样子了。后来周老师四处游学,见得少了。听到他辞世的消息,往事撞上心头。永远怀念这位满怀童心、真挚为师的前辈先生。

  赵宁宇(北京电影学院教授):任教以后,随着教学和拍摄经验的逐渐丰富,对周老师的观点有所推敲,并且和周老师在网上争论过多次。比如,“综合论”和“本体论”没有绝对差异,是一个事物的两种着眼点和表述方式。比如,电影并非只有同期声,随着技术进步,时下世界电影大部分反而变成了后期配音。比如,电影不需要表演的论调已经被现实击成齑粉。周老师这位泰山石敢当,督促着我们深入调研、思考、学习,对于电影的认知不断进步。师者,博大,宽容,锐利,执着。教鞭已经交到了我们一代人手中,我们也当努力承继前辈的精神,尊师重道,薪火相传。

  周传基就电影教育问题致时任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的公开信(节选)

  关于电影技术

  “连电影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谈中国电影民族化”

  张会军:

  你现在已经是北京电影学院的院长了。你应该认识到,你是北京电影学院第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任院长。我认为你必须把这个学院办成一个够二十一世纪水平的电影学院。那么,从我的认识来说,当务之急就是必须让学院的全体教员都知道电影的发明原理。现在学院的情况就是,大多数教员不知道电影的发明原理。

  过去,在中国有一个很坏的传统:没有科学观念,而电影恰恰又是二十世纪科学技术的产物,对它必须有二十世纪的科学观念。在中国,科学与电影艺术是分家的。有一位电影学院的名教授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老周,你为什么在“电影语言的语法”一书的译本中用科学技术词儿,我不懂科学技术。多可怕,不懂科学技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反问他,加足马力建设社会主义,你懂吗?他说,懂啊。我说,马力才是真正的技术词。不过它是十八世纪的,所以你懂。可是我在文中用的“匹配”不能算是技术词。门当户对就是匹配。

  ……

  只有当北京电影学院的全体教员都清楚地了解电影发明的原理之后(也就是说,人怎样才能看到纪录下来后还原的活动影像的原理),他们才能胜任电影教学的任务,才能称职。中国的电影才能有所进展。才能进一步谈到电影与具体的中国文化的关系。

  最简单的道理,连电影是什么都还不知道,还在认为电影有文学的属性,戏剧的属性,绘画的属性,音乐的属性的水平上,就要大谈特谈中国电影的民族化问题。有人就从这种没有根据的种种属性来研究电影与中国文化的关系。我经常说的一句话,连自己是男是女都还没有搞清楚呢,就捶胸顿足地发誓说,一定只跟中国人结婚。可是我感兴趣的是,你是要跟中国男人结婚,还是跟中国女人结婚!?

  祝好

  周传基

  关于电影教学

  “办那表演班是骗钱的勾当,我把这种班叫作野鸡班”

  会军:

  我主要想跟你聊的是,教学方法上的改进。

  ……

  在云南这里,我们强调以动手为主,课堂为辅,设备不在好坏,你们买的那套先进的工作站,若是由我来做决定,我根本不买那套东西,积压资金!不仅如此,冯德耀老师跟我介绍了一点情况。我更觉得那是愚蠢的浪费!我会把那笔钱买大批的业余用的DV,给所有的学生包括表演系的那些学生用。这是教学!不是办展览!

  ……

  要知道,为什么中国观众会喜欢看好莱坞影片,这是不合情理的。这里有一个文化差异问题,可是因为我们不会拍电影,我们拍出来的那不叫电影,观众是最好的裁判。这从我们的电影教育就可以看出问题来。我就是想纠正这一点。

  ……

  另外,现在各大学纷纷在办那些能赚钱的电影系,甚至电影学院。可是师资呢?没有师资,这是最可怕的,教出来全是误人子弟的。

  会军,我跟你说,办那表演班是骗钱的勾当。我把这种班叫作野鸡班。办师资培训班是当务之急。我已经考虑了半年了。根据我的教学经验,那些教授都是有资格的教授,可是他们不懂电影。对他们进行培训是最重要的,而且无需什么一年、两年。五百到六百个课时。把那些无用的课程全扔到垃圾箱里去。什么电影美学,在大陆中国有哪个人有资格讲电影美学的,我不知道。没有,根本没有。不设课。

  制片。我们的制片上正规了吗?那有什么好讲的?现代电影理论,那是电影理论吗?连西方自己都承认那已经脱离了电影了。那学那种东西干什么?不仅浪费时间,而且误导。我办班只要三名教师,我讲电影本体和电影的结构:用光和声来体现的相对时空结构。剪辑就在其中。然后一位老师讲“光”,只讲如何用光。另外一位老师讲录音,只讲现场如何录音。一个电影教员如果接受了这样的基本功的训练,至少不会像现在那样,在讲坛上“毁人不倦”。

  周传基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

新闻出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吗?
  新闻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议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团排序)
【详细】新闻出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吗?   新闻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议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团排序) 【详细】